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07章 一败涂地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柳州城尚未很好地安顿下来,北夏的将士们也没来得及好好喘口气,当天夜里,南瑱军从益州行进,大举进攻柳州。本书同步更新百度搜抓机小说网。

     那一夜,北夏惨败。

     数千人,怎敌得南瑱数万敌众。于是柳州城门被破,兄弟战士们要么战死沙场要么如溃蚁一样被四处击散。一场春雨将将消停,硝烟再度弥漫,火光冲破天际照亮了黑暗。

     本是柳絮疯长的季节,却入眼之处即是尸骸,惨不忍睹。

     柳州的城门破败不堪,它曾坚不可摧,抵挡了敌军不知多少次的攻击,如今却也气数将尽,被敌军用数人环手相抱般粗壮的木桩用力冲撞,没几下便壮烈牺牲。

     而面对这样的场景,北夏将士们死的死,伤的伤,到最后竟无能为力。

     叶宋一直记着苏静告诉她的话,只要活着,就会有希望。因为只要他们活着,后方无数的北夏百姓才会有希望。可是,看着同伴们一个在身边倒下,她无不愤恨,手中长鞭挥舞,机弩里的箭已用完,被她弃之一旁,她奋力杀出一条血路,成为身先士卒的第一人。

     脚下,是敌人的鲜血和尸体,在她脚边堆起一座小山丘。

     苏静下令撤退,已经没有人能够听得见。

     她杀人杀得手软,失去了一切感官。所有人的叫喊她似乎都听不倒。周遭只剩下不断有鞭子扫在敌人身上的声音已经敌人应声倒下的声音,能让她感到无比愉悦。

     后来,她赤红的视线里,马蹄踏伐,火光之下,南习容骑着高头骏马,以胜利者的姿态缓缓走进城门。隔着重重人影,他对叶宋露出一抹惯有的自负而挑衅的笑容。

     他不知是在自言自语还是在对身边南枢,轻声细语说道:“本宫不得不承认,这叶宋的变化的确是大。当年她宁王妃的风华顾盼生姿叫本宫至今难忘,而今这铁血女将军的名头也非浪得虚名同样叫本宫大开眼界。上天怎么可以造出这样的女人,不仅拥有了女人天生所具有的东西,同样也不逊色于男人。”

     这是他对叶宋最中肯的评价。尽管叶宋是敌国女将,而他身为南瑱太子,双方势不两立,但他言语之间还是不乏赞赏之意。

     “若是这样的女人,生在我南瑱,该多好。”南枢眸色一动,听南习容紧接着又如是说道。他的声音温柔而深沉,让人猜不透内心究竟在想些什么,不懂他的人还以为他这是情人之间的低喃。随之,他便取过边上副将手里的一把弯弓,张势霸气如半弦月,修长的手指拈过一支白羽箭,素手搭在那弓弦上,缓缓拉开。

     而箭锋稍移,却是对准了厮杀的叶宋。

     她侧脸溅上敌人温热的血迹,绯艳绝伦,像是一只振翅欲飞的蝶。

     叶宋抬起眼帘与南习容对视,眼神黝黑如墨,沉寂得可怕。那威武霸气的玄铁鞭将围着她的敌兵纷纷扫落,末梢卷过旁边的火把,火星四溅,在地上燃起一场大火。而她则是烈火翩跹中的一抹幻影。

     壮阔得似一场以繁华收场的梦。

     身后,英姑娘被白玉带着,包子被刘刖带着,依照苏静的命令从后方杀出血路准备撤退。而苏静则被另一拨敌人所纠缠着,正努力朝叶宋靠近。

     英姑娘跟包子回头,看见叶宋被包围,并被南习容利箭所指,吓得三魂掉了六魄,那一刻脑中嗡嗡嗡地响,心里也突突突地跳,来不及多想什么,扯开喉咙就冲叶宋大喊,让她快躲开。

     而叶宋根本听不见。她直视着南习容,双眸渐渐淬上了火光的冷金色,更显得冰冷斐然。当南习容手指一松,那支箭冲她破空飞射而来时,她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阿宋!”

     砰地一声。

     四周的火,被利箭擦起来的风撩得往后晃动。而那支箭,直逼叶宋的头,最终分毫不差得插入她的发髻中,断了她挽发的发带。顷刻间,黑发如流水,飞散而下。

     正如当初她一箭射散了南习容的发髻一样。

     这是南习容正以羞辱的方式还给她。

     只是她不为所动。既没有丝毫被羞辱的难堪,也没有丝毫的怯懦。

     南习容愣了愣,紧接着像对待自己的猎物一样随手搭上了第二支箭,方才的第一支箭算是给叶宋一个下马威,而这一次,箭锋赫然对准了叶宋的心口。

     南习容挑起唇角,唇齿间溢出一声极低的话语:“本宫就不信,你不会害怕。”

     但是叶宋岂会再给他一次机会,让自己成为他的活靶。她回过神来,坐以待毙根本不是她的作风,她要让南习容后悔没有一箭射死她,要让南习容为他今天的所作所为以及自己天生的自负付出惨重的代价。既然第一箭留下了她一命,她反应不及,而这第二箭便是应该由她来反击。

     还不等南习容松手射箭,叶宋突然如恶虎猛豹一样冲出去,所至之处,鞭子卷起敌人往四处砸去,火光飞溅。而她,直直冲向南习容。

     南习容身边的骑马的副将们见此情形,立刻策马出列试图拦住叶宋。结果被叶宋用鞭子卷住了马蹄,一马倒下,身后的马匹则乱成了一团。再加上这时,苏静成功突出重围,往叶宋身边赶来,手中剑气袭人,大开杀戒。

     南习容眼睛一眯,十分狠厉。他倒要看看是叶宋凶狠还是他的箭凶狠,因而指端一松,第二支箭再度破空而来。

     叶宋看不清那支飞快射来的箭,但她似乎已经能够感受到心口被箭气摩擦出来的灼痛感。即便是这个时候,看似即将尘埃落定了,她也想要拼一把。她相信着苏静的话,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只要活着就能成为别人的希望,那像是一股活泉一股新生的力量在支撑着她。

     走到今天这一步,她所守护的究竟是什么?从前是为了守护苏若清所在乎的江山而上战场,后来是为了守护自己所在乎的家人而上战场。再后来,南下与南瑱交战以后,她就把自己力所能及的当成是为苏若清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可是,苏静的话提醒了她,他们身后,不仅仅只有苏若清一个人,还有千千万万以他们为希望的黎民百姓;而苏若清的江山,若是失去了百姓,便不复江山。

     所以她才要努力活着,活着才能守护。所以,即便是下一刻死神到来,她也要挥刀砍向死神!

     南瑱的大军就停留在城门口,随时候命。而城内的厮杀,前赴后继,南习容永远都不会担心南瑱后继无人。他看着北夏的士兵们一个个倒下,简直是大快人心。当年的战败场景一直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只有以这样残忍的方式才能让他和南瑱一雪前耻。

     而他战败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的苏静。南习容一点都不着急,他有的是时间来欣赏苏静的狼狈,这就像一场相互角逐的游戏,以无数人的性命和鲜血做基甸,而那些鲜血和生命他一点都不关心。

     眼下,除了苏静,还多了一个叶宋,可以供他娱乐。他坐在马上,看着苏静和叶宋殊死抵抗,便觉得很有趣。

     人仰马翻,血雾弥漫。南习容没想到,那一瞬间,苏静会有那么强的爆发力。他就像一头被唤醒的猛兽,将南习容手下的几员大将斩于手下。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回头间,满身杀伐戾气竟叫人望而生畏。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苏静转而就向叶宋飞奔而来。无人可用阻挡他的脚步。

     他浑身带着血腥气,闯进叶宋的思绪和脑海,瞬间填满。叶宋只用了眨眼的功夫,便看见苏静近在眼前,像是神祗降临一般,带着比月色还寂寥的冷清;又像是阎罗转世,烈火都焚不尽他的暴戾。

     当苏静手紧紧搂住叶宋的腰,自己的身体毫无间隙地贴上他又冷又硬的盔甲时,关于他一切战神的传说,在叶宋的脑海里都得到了无与伦比的诠释。

     苏静的头发扫过叶宋的脸颊,有轻微的刺痒。她身体跟着苏静一起旋转,一只手攀着苏静的肩膀。随后“噗嗤”一声轻微响,叶宋皱了皱眉头,闷哼一声。

     苏静来不及顾及太多,顺手拉住慌乱之中的一匹马,抱着叶宋就飞身上马,拉扯住马缰夺路而逃。

     可惜,那匹马大约是敌国的马,训练有素,刚跑了没几步,身后便传来南习容的口哨,它就在原地狂躁地打转,怎么也不肯往前逃了。南习容一声令下,道:“来人啊,把这北夏的战神王爷和女人将军抓起来,抓到的重重有赏!”

     身后的南瑱敌兵亢奋地冲了过来。

     叶宋趴在苏静身后,两人看似走投无路了,她伸出两指进嘴里,奋力地掐出一声嘹亮的口哨。似烟花冲破夜空的鸣叫。

     之后,马儿的嘶鸣由远及近响起。赫尘得到了主人的号召,不知从哪个角落里窜出,一边狂叫一边四蹄狂奔,鬃毛在火光之下随风飘扬,马尾更像一柄拂尘,跑起来矫健极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