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08章 能击垮他的只有她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赫尘朝苏静跑近,苏静见状再也不耽搁,再度拉起叶宋,双足在马背上点过,飞身而起落在了赫尘的马背上。不等苏静夹紧马肚狂奔,赫尘便自行地飞跑了起来。那马蹄踏在血流满地的青石地板上,踏出来的哒哒声音淹没在杀喊声中。

     夜风扬起叶宋的长发,三千发丝往后飘拂。她眯着眼,恍惚间感觉,身后那冲天火光和杀喊声,似乎都将远离她而去,最终变得和她毫无关系。她觉得有些冷,攀着苏静肩膀的双手泛凉,手指尖的温度渐渐和他的盔甲变得一样冰冷。

     叶宋动了动手指,想去抓住苏静盔甲下的那一袭柔软的衣角。可是最终她失败了。

     双手无力地垂下。

     不知往前跑了有多久,也不知他们正往哪个方向跑去。身后的光亮越来越微弱,人声也越来越渺小,前面是漫漫无边际的黑暗。赫尘慌乱之下,似跑进了别人的庄稼里,马蹄上全是湿泥,但它依旧不留余力地往前跑,奔跑在茫茫田野间。

     叶宋双手垂下之际,身体也跟着往后仰了仰。前面的苏静连忙伸手往后,在她腰上稳稳扶了一把,道:“阿宋,抱紧我。”叶宋却迟迟未动,苏静便又道,“要不然,我让你坐到我前面来。”

     方才情急之下,苏静拎着叶宋飞身上马,没太注意谁前谁后。而今苏静实在担心叶宋会突然就掉了下去。

     叶宋尽量稳住声音,道:“没事,不用麻烦,就这样挺好。”

     苏静半侧头,看着身后叶宋的半边轮廓,道:“你掉下去了怎么办?”

     叶宋挑唇笑了一下。凉风灌入她口中,她深吸了两口气,随后冰凉的身子缓缓贴了上来,贴上了苏静的背脊,道:“那我这样抱着你,也好。”

     苏静挺直了背脊,感受着从叶宋身上传来的她的重量,以及她身上的气息。她身上的气息,不是女子的幽香,可能是因为长期奔波在外,生活习性讲究干净清爽便是了,哪里有功夫用女子的熏香。因而那是一种归于自然的清爽气息,有些像草木的味道,又有些像清晨的第一滴朝露和第一捧阳光。只是而今,那种纯粹自然的气息被染上了血的味道,那不是肮脏,而是拼尽全力的挣扎。

     叶宋扯了扯嘴角,似又笑了。她缓缓抬起双手,环住了苏静的腰,用了她全身仅剩的力气,抱紧他。

     那种感觉,明明很陌生,却又很熟悉。她仿佛也嗅到了,冬日来临时,漫天飘落的白雪,和在白雪中灼灼盛开的红梅。

     那些白梅,全染红了,成为了红梅。

     叶宋轻声地问:“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苏静回答道:“暂时去一个安全的地方。”即使这一刻一败涂地,也没能彻底地击垮他。仿佛他还是那个不败战神,一时的得失并没有什么大不了。

     风很冷,冷得她浑身的血液似乎都快要被冻住了,身体渐渐麻木,失去了知觉。连单单只是抱紧苏静的这件事似乎都做不到,手几度滑落,又被她费力地抬起、扣紧。她问:“我们都会活着吗?”

     苏静肯定地说道:“一定会活着。我不会让你有事,阿宋,你不要犯傻,也不要乱来。你若是有事,我不知道我会怎样。”

     叶宋的鼻子被凉风灌进有些泛酸。她脸颊贴着苏静的后背,回避了他的这个话题,而是道:“一定要活着,你活着,北夏的百姓才会有希望。”沉默了一会儿,叶宋气息忽然减弱,轻声唤道,“苏静。”

     苏静身体一顿,随后便是心一沉,隐隐有众不妙的感觉,应道:“嗯。”

     叶宋双手在他腰间费力地紧了又紧,说道:“还好有你……”

     “有我什么?”叶宋没有回答,苏静便有些急躁,顿了一会儿道,“阿宋你受伤了?是不是受伤了?你说清楚,有我什么?”

     叶宋缓了一阵,低沉地笑了一声道:“我没有受伤,我想说,还好有你,不然许多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尽管那些,早已经被你遗忘……”多少次生死边缘,她都是靠他才挺过来的。她想,但愿这次也不例外。“但其实,忘了也并非是一件坏事,因为你摊上我,就没有发生过一件好事……”

     苏静不喜欢听到这样的话,因为听起来就好像是叶宋在跟他告别一样。他道:“你不要胡说,怎么可能没有一件好事。你是不是忘了,如果不是因为你,可能我走不出那段痛苦,可能我一辈子都只会做一个废人,怎会像现在这样,为家为国,尽一份力。”

     过去的事情太复杂,尽管苏静已经说得这么清楚,尽管苏静好几次在她面前提到过去表现得像一个根本没有失忆的人,而她居然都没有发现。

     或许她潜意识里就已经封闭了自己,觉得苏静就应该是现在的苏静,而不是从前她所认识的那个样子。

     以前自己执着过后较真过后,她觉得这样更好。

     “那,”叶宋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入苏静的耳中,“那,你一定要更加努力地活着……”

     话音儿一落,苏静当即驱停了马。可是已经来不及了,赫尘往前缓冲以减慢速度时,叶宋再也无力抱紧苏静,倏尔双手一松。苏静便感觉自己身后一轻,他本能地伸手去扶,可这次却没能扶稳,手掌只来得及从叶宋的腰间扫过,连想抓住她的衣服都没能成功。

     赫尘在前方数丈开外停下,喘着粗气。苏静同样喘着粗气,不敢看自己的手心。他不知道自己这满手腥甜气味的濡湿怎么来的,而后整个人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方才碰到叶宋的时候,她的后背,整个都是这样的濡湿……

     苏静回头去看,身后已经空空如也。他朝后面望去,见叶宋悄无声息地躺在了路边草丛中。

     苏静跳下马,便朝叶宋飞跑过去,然后整个人都凉透了。只见叶宋的后背上,偏离背心咫尺,竟插着一支箭。鲜血流出来打湿了她整个衣背。可恨当时一味地顾着摆脱追兵一路狂奔,竟然忽略了她已经受伤!

     苏静跪在草地上,伸手想去碰叶宋的头发。她的发丝静静地铺躺在地面,可是指尖只碰到丝丝绕绕时,便颤抖地缩回。

     他眼神有些涣散地看了看叶宋后背上插着的那支箭,抬手点了叶宋后背上几处大穴,手指捻住箭便干净利落地拔出,从叶宋后背的皮肉里发出的那“哧”地一声响,简直就像是毒蛇信子一样,舔上他的心,让他感受到彻骨的寒意。

     叶宋连哼哧一声都没有,仿佛她已经不知道疼。

     下一刻,苏静将叶宋捞起来,用力地抱紧。他才感觉到叶宋的身体原来这么凉,他将叶宋的头摁进自己怀中,捂了很久,都没有捂暖和。苏静手一边捧着叶宋的脸,一边与她鼻尖抵鼻尖,看着她紧闭的双眼,双手用了几分力,还是不能克制那股由心底里升起的恐惧而引起的颤抖,手指摩挲着她的皮肤,道:“叶宋,你醒醒,你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受伤了也不告诉我?”

     叶宋当然不会回答他。

     她的身体,从冰凉,渐渐变得僵硬,就像,就像……已经死去了一样。

     苏静见她没有反应,这才猛然想起,他不应该放任叶宋这样,他应该做什么的,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这样。于是苏静手掌运力,抵住叶宋的背心,源源不绝的暖流从他的手心渡入到叶宋的身体里。

     可是,随着时间流逝,叶宋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无底洞,任苏静怎么往她身体里输送真气,都无济于事。而她也没有清醒的迹象,也没有回暖的迹象。

     苏静觉得这样的死寂可怕极了,比万千敌人压境可怕,比城门被破可怕,比天下被倾覆可怕……

     他将叶宋狠狠扣进怀中,手揉着她后脑垂落的发丝,下巴落在她的肩甲窝里,亦是觉得自己冷极了。寒冬腊月,都没有这样冷的。他道:“叶宋,你给我醒来,你是我见过最坚强的女人,我不相信,你就这样说走就走!我现在就要你给我醒来你听见没有!”

     这夜的绝望,才缓缓降临。一直以来,宠辱不惊的战神,战争的胜利不能让他有多开心,战争的失败也不能让他有多沮丧,若是能够,他根本不希望有战争。可是国与国之间,不是他想怎样就怎样的。就算所有人都觉得他坚不可摧,这个世上仍有能够一举击溃他的人。

     那个人就是叶宋。

     正如眼下。

     他不甘心,也不相信,前一刻在他面前还鲜活的女人,这一刻就已经不声不响地躺在他怀里。而叶宋跟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竟是要他更好地活着。

     殊不知,他所守护的没有了,他也跟着崩塌了。

     苏静冰凉的唇在叶宋同样冰凉的额上印下深深一吻,不断摇晃着她的头,道:“不会的,不会这样的,你说过,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叶宋,这些你全部都忘记了吗!”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