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09章 我不会离开你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他觉得头绷得很紧,紧得发痛。看着叶宋的那双桃花眼,双眸赤红。他不断地往叶宋身上输送真气,即使自己精疲力竭也无法停下来,咬牙低喃道:“叶宋,你不能离开我……就算这辈子我无法拥有你,我也不能让你就这么离开……我求你醒醒,我承认这都是我的错,害你受伤都是我的错,只要你起来,要我承受多少箭我都愿意,万箭穿心我也愿意!”

     终究,叶宋是没有回答他。

     倘若她听到了,一定会很感动的吧。可惜,她听不到了。苏静颤手去摸她的脉搏,没有了,贴耳放在她心口听她心跳,也没有了。

     一切都没有了。

     他抱着叶宋,头埋进她怀中,坐了很久。他几乎都已经忘了,自己还活着。

     后来,后方传来马蹄声响。苏静都没有任何反应,直到马蹄声越来越近了,那声音就像是踏在苏静的脑子里一样,一踢一哒,震得他脑仁翻来滚去地疼,仿佛要裂开了一样。

     苏静缓缓循着声音侧头看去,只见夜色之下一人骑着马正匆匆往这边追来。一瞬间,他周身的戾气暴涨,低头看了一眼叶宋,俯头在她唇边落下最轻柔的一个吻,随后将她轻轻地放在草地上,道:“你等我,很快我便回来。我不会离开你的。”

     站起来时,乌云散开,头顶有熹微的月色。他抬起眼帘时,眼里渐渐爬上鲜红的血丝。

     待那马还未跑近,离他三丈有余时,他空手一握,百折剑从袖中滑落出来,扬臂一挥,便精准地射了出去,力道之大,十分霸气,直直没入到马腹之中,从马腹的另一边飞脱出来,刮起一片血雾。

     马儿吃痛鸣叫,扬起马蹄,随后无力支撑便倒向一边。马背上的男人见此一惊,随即反应还算迅速,立刻点足飞身而起,落在一旁的地面上。只是还不等他反应,下一瞬苏静便似鬼魅一样朝他冲了过来,速度快得恍若月色下的一抹幻影,眨眼的功夫就至眼前,满身杀气。

     他扬手便对那人展开攻击,即便是空手,却招招毙命。对方用的是一杆长枪,枪法精准独到十分娴熟,可是几招之间却不是苏静的对手,被苏静逼得节节后退,最终长枪亦被苏静节节折断,对方一慌,已被苏静夺得枪头,反手用那长枪枪头就朝他的喉咙刺去。

     对方当即失声道:“王爷!”

     那枪头,锋利的尖将将划破对方的皮肤,沁出殷红的血,而后生生止住。

     苏静满身张狂未减,他眼前只出现一个猩红的轮廓身影,根本看不清对方是谁。此刻他心中,怒血沸腾,恨不能杀尽天下人,国家的灭亡与长存跟他无关,百姓的生与死跟他无关,他连自己心爱的女人都守不住,谈什么去守护家国天下!

     因而,他能在这样至关重要的时刻停下手里的动作,可知他是花了多大的力气和意志力。

     苏静的发散落在肩头,已经趋于癫狂了。脑子痛得厉害,他晃了晃头,仍旧是看不清对方的面容,便声音冰冷低沉地问:“你是谁?”

     对方道:“王爷,我是陈明光。”

     陈明光是谁?苏静脑子里模糊有个印象,似乎觉得有些熟悉。他脑海中唯一浮现出的画面就是,已经记不清是多久以前,他送给叶宋一枚令牌,在暗中悄悄地看着叶宋拿着他的令牌进去一座别宫。而负责看守宫门的,便是一位年轻的将军。

     他分不清是敌是友,唯一能分辨善恶的,就是看他与叶宋的世界有没有联系。有,那便是善意的;没有,那便是恶意的。

     最终,苏静似看着陈明光,又似没有看着他,眼里的血丝十分渗人,思绪似飘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陈明光见状觉得不妙,还好苏静拿着枪头的手松了松,慢慢撤离了陈明光的脖子。陈明光担心道:“王爷,你没事吧?”他不是没听说过苏静受伤的事情,而今看来,不可大意。

     苏静缓了缓,脑门松懈了些许,头疼得厉害,不由伸手扶着额头,道:“我没事。”

     陈明光便道:“属下见王爷和二小姐往这头走了,后有不少追兵,放心不下,便掉头抄近路赶来。此地不宜久留,不久之后敌兵一定会找到这里来,我们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再说吧。”他四顾了一下,问,“二小姐呢?”

     苏静一愣,呢喃了一句“阿宋……”,随后转身便朝那处草地跑去。陈明光在后面定睛一看,浑身震住,瞠了瞠双目,脚底发凉。

     陈明光走上前去,看见苏静温柔地把叶宋抱起,在她额头上吻了又吻,说着轻声细语,仿佛叶宋睡着了一般。但是叶宋的脸色,比月色还苍白。

     “二小姐……她怎么了?”

     苏静道:“暂时受了伤,没事,等伤好了一定会醒过来的。”他手指穿插进叶宋的发间,温柔地抚摸着她。

     陈明光蹲下来,手指亦是发颤,轻轻地放到叶宋的鼻间,忽而又瑟缩地收回。他分明感觉到,叶宋已经没有呼吸了,并且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寒意死气,不由双目一瞠,如遭雷击。

     叶宋死了。

     陈明光的第一反应是不可能,在他心目中叶宋犹如神一般的女子存在,不可能就这样死了!

     如此,陈明光心急如焚地还想摸叶宋的脉搏,却被苏静一手打开。他血眸死死瞪着陈明光,一字一顿道:“你再敢碰她分毫,就不要怪我对你痛下杀手。”

     陈明光这次毫不退缩地直视着苏静,问:“她为什么会这样?先前不是还好好的吗?到底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

     苏静不愿回答陈明光的问题。他想抱着叶宋起身,却被陈明光一把逮住了衣襟,拉到近前,道:“我问你为什么!不要以为你是王爷,我就应该怕你!你不是一直很爱她吗,你不是一直想要保护她吗,可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你倒是回答我!”

     刘刖说得不错,陈明光是一个腼腆的有为青年。他在那年武招考核的擂台上,遇到了叶宋,他生平第一个女对手。

     以前他从不打女人的,因为女人都是用来保护的。可是那时不一样,那是决定他以后的人生的重要时刻,即便对手是个女人,他也要拼尽全力。只是他没想到,对方比他还要拼命,为了胜利连自己的性命都顾不上了。那一战他输得心服口服,而叶宋赢得也伤痕累累一点都不轻松。

     从此,他才跟叶宋有了交集。

     他想,没有男人能够抗拒得了叶宋身上散发出来的吸引力吧。她那股子韧劲儿,在别的女子身上找不到。即使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不计后果,那也是可爱的。

     可是陈明光很清晰地认识到自己和叶宋之间巨大的差距。他不在乎叶宋曾是宁王妃,可喜欢她的男人均是天底下最优秀的,怎么都轮不到他。

     因此,只要叶宋能够过得好,他宁愿默默地站在毫不起眼的角落里,尽自己的一份力,来帮助她和保护她。

     如今,这样一个鲜活的女人,瞬间就失去了所有鲜活的味道。

     苏静手抚着叶宋的脸,自己也不知道答案,他自己也很疑惑,自言自语地问道:“对啊,这究竟是为什么?”

     这时,后方隐约有火光传来,不用想也知道,是敌兵追过来了。再在这里待下去,那铁定会被发现,到最后大家都走不了。陈明光抿唇,松开了苏静的衣襟,站起来道:“先找个地方躲过敌兵再说。”

     苏静纹丝不动。

     陈明光对他不客气,低喝道:“你要生要死我不管,难道你想让二小姐落到敌人手里吗!”

     苏静这才醒神儿,深深看了一眼怀中的人,然后将她抱起。陈明光心道三人骑马是不可能了,而且敌兵一定会循着马蹄印去找。因而他走到赫尘身边,往它身上猛拍了一下。

     赫尘撒腿就跑。

     随后陈明光和苏静带着叶宋往另一方向走去。

     这天晚上,他们不知跑了多久,走了多久的路,竟是快要靠近苏州城。城中灯火稀疏而落寞。

     苏静和陈明光没有进城,而是转而便钻进了一片深山老林。

     不想在林中走了许久,竟于半山腰发现了一座猎户家的房子。大抵是害怕夜里有野兽袭击,猎户家门前挂着一盏幽若的油灯。陈明光连忙上前去敲门,苏静在旁轻声道:“阿宋,我们先在这里暂歇,避避风头。”

     敲了一会儿之后,里面便传来声音。开门的是一位妇人,以为是自己的丈夫去更深的林子里打猎了回来,正欢喜地打开门,结果却发现是陌生人。且陌生人身上沾满了鲜血,怎能不害怕,还不等陈明光说句话,便怪叫一声又把院子门给关上。

     陈明光在外面好说歹说,妇人都不肯开门。因为她一个人在家,实在是太害怕了,而且这深山老林里何曾来过这样的人物。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