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13章 面对自己的过去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当苏静有意识之后,周围便是一片黑暗,看不见任何东西。他不禁想,从前从来没遇到过神仙,没想到这世上竟真的有。他感到无比的庆幸,能得神仙的眷顾和帮助。

     尽管,那有可能是一位玩世不恭的半吊子神仙,可总比没有的好,他起码晓得自己现在该做什么。

     不知走了多久,前面有一束白光照来,明晃晃直刺眼。他记得老头说过的话,便一手遮挡着眼睛,往那有光的方向走去。

     黑暗渐渐散开,眼前一片白,同样看不清任何东西。苏静一边走一边张望,渐渐四周出现了变化,一幅幅光幕像图片一样挂在雪白的背景里,不断地闪现变化。他停下了脚步,举目看着那些画面,无不熟悉。

     从他小时候,到他长大了,所遇到的人和事,全部都像是故事一样呈现在他面前。有一些他早已经忘记了的,有一些印象模模糊糊的,还有一些他可能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他在这里,看见了娀儿。

     就再也迈不开前进的步伐。

     在他最深处的记忆当中,那是一位温婉而贤惠的妻子,美丽大方,待人温和。他们媒妁之言结成了夫妻。起初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却也相敬如宾,皇家的婚姻不正是这样么,比起相互看不顺眼,这样已经是很幸运的了。

     他对娀儿日久生情。倘若一辈子身边有个那样的女子陪伴着,善解人意,在自己疲惫的时候能够送上一杯热茶或者捏捏双肩,就是一件舒服的事情。

     画面里闪现着,他戎马归来时,天空中下着雪,娀儿从马车上下来,手里挽着披风,站在城门口等他归来。在看见他的那一刻,眼里迸射出神采。

     还有,当娀儿知道自己有了身孕之后,那嘴角浮现出的第一抹笑,简直是全天下最温柔最美丽的笑。

     那几年,北夏和南瑱颇不太平。他在家的时间少之又少,家里的梅花几度开放,而妻子的肚子也一天天长大。

     苏静即将迎来他的第一个孩子。

     但是当他在战场上奋力杀敌时,家中却传来妻子惨死、一尸两命的消息。南瑱以此来刺激他,以为他会从此一蹶不振,却不想,他化身修罗,所至之处血流成河,用无数南瑱的累累尸骨,为他的妻儿做祭奠,成就他不败战神的美名。

     后面的光幕,便是永无止境的杀戮。

     苏静眼神闪烁,盈出与光幕一样的光芒。久违了,他的过去。

     要是换做以前,他一定会欣喜若狂,沉迷在这一幅幅过去的画面里,因为他终于见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娀儿。可是而今,苏静心里很清楚,他能够像看别人的故事一样对待自己的过去,他也能够面对娀儿过去的笑容露出释然的笑。

     他只希望,娀儿在来世能够过得好,除此以外别无其他。

     而他心心念念的人,早已换做她人。

     是她让自己得以从过去的痛苦中走出来,也是她让自己认真地面对接下来的生活。有一个人让他沉沦,总有一个人会让他得到救赎。

     而救他的那个人,是叶宋。

     他现在爱的人,也是叶宋。

     苏静缓缓低了头,准备继续往前走。可是忽然,他又顿住了脚步。因为那些光幕倒映在冰雪一样透明澄澈的地面上,让他隐隐看到了一个人的轮廓。

     他又急急抬头看去。

     结果恰恰看到了一名穿着男子长衫的人身边带着一名小厮,进入了上京最繁华的烟花之地素香楼。小厮模样清秀,唯唯诺诺,难掩害怕之色,不断地扯着身边主子的衣袖,似乎不想她进去素香楼。而主子一意孤行,还似笑非笑地捏了捏小厮头上的发髻给予安慰,随后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她身量高挑,眉宇之间略带英气,走起路来大刀阔斧跟真的男人没什么两样,一言一行都带着一股潇洒。

     苏静弯了弯眼,站在原地驻足观看。他怎会忘记,这是他第一次跟叶宋相遇时的场景,而今再重温,不由唇边带了一抹温柔的笑。

     素香楼里正举行一场首饰竞买,她带着当年的叶青,一起坐在人群中。当时他一眼就认出了叶宋来,以前虽然交集很少但至少见过几面,可也只是一眼他就发现叶宋跟以前大不相同。而素香楼里竞买的首饰,绝对与她脱不了干系,因为那时她脸上似乎正此地无银地写着——我纯粹是路过来看戏而已,这跟我没关系。

     苏静唇畔的笑意渐渐加深。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爱上叶宋的,与她混熟了以后,每次逛楼子都会叫上她。而不知不觉地,他竟发现,不管叫哪位姑娘弹曲儿助兴,都会想要从她们身上找到叶宋的影子。

     苏静一直看下去,并沉醉其中自得其乐。

     苏静沉睡过去之后,满屋子的红光实在太过耀眼。陈明光在屋外等了很久都不见他出来,生怕他在里面出什么变故,而今又见这红光,哪里还忍得,敲了几下门以后无人答应,便强行破门而入。

     推开门时,引魂灯的灯光左右摇晃不定,老头立刻手忙脚乱地上前挡风。

     老头有些生气地回头瞠他道:“年轻人怎能如此莽撞草率!你要是把灯给扑灭了他俩都生死无门了。”

     陈明光定睛一看,两人均是躺在床上,又见七盏诡异的灯,不由斥问:“你到底对他们做了什么?”

     老头指着苏静道:“贫道是让他去救这丫头,你以为贫道是在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么,贫道一向是慈悲为怀的!”

     陈明光道:“这又是用的什么妖法救?”

     老头对较真起来的陈明光很无语,又懒得跟他多计较,遂道:“跟你说起来太麻烦,以你的智商可能也不会明白贫道在说什么。你且护着这七盏灯千万不要让它们熄灭了就是,否则他们就没有引路的灯回来了。你要是想他们都醒过来,就只有听贫道的。”

     陈明光张了张口,欲言又止。最终还是紧紧抿唇闭上了嘴巴。

     这时老头回过头去再看了一眼躺着的叶宋和苏静,本是淡淡一瞥,怎想一瞬间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又迅速再定睛看了一眼,结果看见苏静唇边若隐若现的笑,立刻觉得颇有些不妙,复看向陈明光,指着苏静问他:“你看见他在笑了么,莫不是贫道看眼花了?”

     陈明光也看了一眼,肯定道:“王爷的确是在笑。”

     老头便道:“糟糕,他是给迷了心窍了。稍有不慎就会一直被困在那里止步不前。”于是他走到苏静的床头,也不管苏静能不能听得见,扯着他的耳朵就说道,“年轻人,那只是一时的幻觉,切勿自己被自己迷惑啊。你还想不想救叶宋丫头了,想的话就不要去看不要去信更加不要停下脚步,你只有一直往前,才有可能找得到她。”

     苏静本是静静地欣赏着他与叶宋的过去,突然就有一道声音犹如晴天霹雳一样给了他当头棒喝。他进入到这里来,走过黑暗和光明,一时间心也跟着一起经历了黑暗与光明,沉浸在这短暂的快乐中竟忘记了自己为何而来。

     他难以分辨这声音出自哪里,但确确实实让他想起了此行的目的。于是苏静不再耽搁,不再留恋,抬脚就往前继续走。而那些画面,因为他心志坚定地离开,在下一刻统统化作了泡影。

     白袍老头看见苏静唇边的笑意散去了,不由舒了一口气,道:“还好,孺子可教也。”是以他又对苏静道,“你需得记住了,这里面免不了游魂野鬼,可幻化成丫头的模样纠缠迷惑于你,你千万要看清楚,不要带错了魂。还有你要尽快,不要等到灯芯燃完了,到时候想回来都回不来了。”

     老头再等了一会儿,见苏静没再有异常,而引魂灯又燃得十分的安然与平和,他便起身,拂了拂衣袖,对陈明光说道:“既然你进来了,那你就在这里守着吧,不要让灯熄了。贫道饿了,出去找点吃的。”

     陈明光回头看着老头的背影,已经消去了大半的怀疑,问道:“这灯……最多能燃多久?”

     白袍老头道:“一个时辰。”陈明光脸色一变,他再不急不忙地继续道,“那都是因为别的仙家经常用后不擦洗,贫道拿来用之前特意擦洗过了,灯芯也新崭崭的,撑个六七天应该不是问题。你且好生守着便是。”

     “这世上,真的有神仙吗?”

     白袍老头抖了抖袍子,抬头挺胸:“那不然站在你面前的是什么?”

     陈明光便揖道:“求神仙道长,一定要救好二小姐。”

     “你这小子,倒是通透。不要担心,丫头的命格与这个世道不容,注定有此一劫,需得有人帮她化解。”说着就开门走了出去,边走边自言自语道,“听说这山间野味还不错,既然来了贫道也要不虚此行,贫道答应了道友要带手信回去的……”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