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17章 迫在眉睫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嘴角一直上扬着。他当然记得在进来之前白袍老头跟他说过的话,必须是叶宋心中在意的人才能点燃引魂灯在这异世里找到她。如今看来,他是成功了,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成功。

     小叶宋回到自己的出租屋,简单地洗洗之后就睡了。留下屋顶上的两只游魂野鬼坐在屋脊上,看乌黑浑浊的天空。

     这处居所十分简陋,属于即将拆掉的危房,因此租金才比较便宜,是小叶宋所承受的范围之内。她总是习惯看着窗外,然后才能渐渐入睡。

     怎知,这天夜里,小叶宋睡着了。叶宋和苏静所在的屋脊突然抖了一下,有瓦砾不断地簌簌往下掉。叶宋眼尖,一眼便看见剥落了白色石灰的墙壁上正出现了一条裂痕,那裂痕有不断扩大的痕迹。

     她心中一惊,暗道不好,不由分说地就跳下了地面,对苏静道:“屋子要塌了。”说罢她冲进了里面,将床上的女孩子一把抱起,就准备冲出去。

     怎料,这变故说来就来,毫无半点预兆。且又如雷霆倾倒之势,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应急的反应。

     小叶宋还算警觉,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她张开眼睛的那一刻,房梁正倒塌下来,整个屋顶就像一块水泥板一样无情地往下压。叶宋见跑正门来不及,毫不犹豫地一把就将小叶宋扔出了窗外。然她自己却逃跑不及被困在了屋子里,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正门被堵死,一道凉风突然从窗户里袭了进来,只见眼前光影一闪,下一刻叶宋的腰猝不及防就被人揽住。紧接着水泥板和无数碎石砸下,四周墙壁纷纷往中间倒,两人根本没法逃出去。

     叶宋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转,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她张眼间,看见苏静近在咫尺的脸,以及他的身躯压在她的身上。他用后背为她抵挡上面塌下来的千钧重力。

     叶宋眼里一闪而过的惊恐,本能地抱住了苏静的头,想要挣扎着起来。她不想再看见苏静因为她而受任何的伤害,只可惜她拗不过苏静的蛮横大力。苏静伸手捂住了她的双眼,将她的身子稳稳地护在怀中。

     耳边是轰轰的几声巨响。她能感觉得到,那重力非凡,冲击得她的胸膛都快要碎裂了一样,五脏六腑都发出几乎移位的钝痛。空气中充斥着呛鼻的水泥和尘埃的味道,蒙蔽了人的感官。叶宋睁开眼,却什么都看不到,唯有伸手紧紧抱住身上的人,另一手拼命想去挪开压在他身上的泥板。

     只是,不管她怎么用力,压在苏静身上的泥板都岿然不动。

     叶宋有些焦躁地道:“苏静你给我醒醒,你是不是疯了……”

     半晌,苏静才缓了过来,头埋在叶宋的颈窝里低咳了两声,道:“幸好,我动作够快,不然被碾压的就是你了……这滋味不是一般的难受……”

     叶宋拂掉他头发里的碎石,心里酸涩而复杂,说道:“知道难受那你还冲进来干什么?”

     苏静强撑起手臂,微微抬头,对上叶宋的视线,道:“保护你。你不要担心,应该死不了,顶多是痛一些罢了。”

     最终,叶宋扶着苏静一步步从废墟中走出来。她知道房屋塌后小叶宋会自己找地方宿一晚,且在她的印象之中后来她独自一人也没有再出什么危险,便没有多管小叶宋,而是扶着苏静去到临近的一条小河边,将脸上身上的灰尘擦洗干净。

     叶宋忽然道:“等她过了十八岁,我就跟你回去。”

     苏静侧头看过来,唇边笑意浅浅,身上却很狼狈,但丝毫不影响他桃花眼中溢出来的光芒和笑起来时的风华,道:“好。”

     叶宋嗤了一声,用毛巾汲水拧干,丢给苏静让他自己擦脸,站起来睨着他道:“你不要觉得我是因为你才想要回去,只不过是因为当初我到宁王府时刚好是十八岁而已,除此以外再无其他。”

     苏静笑着点点头:“嗯,我知道。”

     搜山的南瑱敌兵离得越来越近,他们似乎笃定苏静和叶宋等人就藏在这深山老林里一样。白袍老头在这里逗留了几日,每日只负责来看看引魂灯是否安好,其余时间都偷懒地把看守引魂灯的事情交给了陈明光去办。

     陈明光是个十分耐得住性子的人,他每天都坐在房间里,守着七盏引魂灯。正好,他有足够的时间将之前被苏静折断的长枪修复,枪头还是那只枪头,枪杆便换了一根新的。多半时间,他的视线都是落在沉睡中的叶宋身上,带着百般眷恋。这对于他来说不是辛苦事,而是一种恩赐。只有这样,自己才能静静地肆无忌惮地看着她,只要她能够醒来,自己就是这样守一个月、一年也愿意。

     那份心思,从未被外人所知。因为他觉得那是不可能的,若是让她知道了,只会给她增添烦恼。明明自己就已经在煎熬了,为什么还要把烦恼加倍呢?

     老头子很懒,每天做的最多的一件事情就是蹲在山间吃野味。偶尔他会蹲在屋门口吃,一边吃一边嘲笑陈明光。无非是说他太过沉闷,这样守下去像个傻瓜云云。

     陈明光都不恼火。老头子也是开玩笑,并没有真心嘲笑他。

     后来,见他看叶宋的眼神,老头子实在看不下去了,便语重心长地说道:“年轻人,你们人世间不是有一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天涯何处无芳草,你何必只单恋不属于你的东西呢。你这是一叶障目啊你懂不懂,只有学会放下才能看得见更多嘛。我看你条件也不差,停端正帅气的一个小伙,放外面一定会有很多姑娘喜欢哒。”

     陈明光眼神动了动,苦笑一声,道:“连你也觉得我这样是奢望,我自己也觉得是这样。”

     老头抹了抹油嘴,道:“话也不能这么说,你千万不要妄自菲薄丧失自信,其实你还是很优秀的。只是吧,叶宋这丫头的因缘,一早就注定了的,想要更改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啦。”

     到了晚上,山下的火光隐隐约约传来。猎户过来着急说:“不行了,照这样下去,不到天亮他们就有可能搜上来发现我们了!依我看,我们还是趁早在敌人空隙之际下山去吧,我晓得一条近路,通往苏州城,没几个人发现的。”

     白袍老头一口拒绝:“不行,引魂灯一旦点燃了,他们就不能移动。否则容易出问题。”

     陈明光皱了皱双眉,回头看了床上的两人一眼,沉吟道:“这个时候进城也不见得是好事,南瑱军想必正准备大肆攻城,苏州不堪一击。”

     “那可怎么办!”猎户道。

     白袍老头道:“凡人,不用着急。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猎户眼睛一亮,看向老头,道:“啊对了,这位道长是神仙,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你可以使一道仙法,帮助我们逃过此劫!”

     老头道:“那贫道还可以再使一道仙法,电闪雷鸣啥的,劈死南瑱的将士们,帮北夏打赢这场仗呢对不对?”

     猎户夫妇点头:“对!”

     “你想得美!”白袍老头道,“你以为我们神仙可以随便插手俗事吗,那是有悖天道的。世事都有其发展的规律,不可强求。”

     陈明光道:“那为何道长又肯救二小姐?难道这不是有悖天道吗?”

     “咳、咳咳”,老头面色微微尴尬,“她是个例外……哎呀这个例外就已经很麻烦了,其余的贫道都无能为力。”

     猎户又有些垂头丧气,道:“那方才道长叫我们不要着急,我以为道长还有办法呢。”

     白袍老头道:“贫道的意思是,现在情况都已经这样了,床上那两只又移动不得,再着急也没有用嘛。没用的事情干嘛还要着急呢?”

     猎户夫妇和陈明光:“……”

     貌似是这么一回事。

     于是猎户夫妇洗洗回房睡了,陈明光继续坐在屋子里守着引魂灯,实在倦极时才撑着额头闭上眼睛小憩片刻。后来山下传来的吵闹声越来越大,陈明光睁开眼,眼里虽有淡淡的睡意,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清醒无疑。屋中的七盏引魂灯依旧散发着绯红的光芒,但却似受到了惊吓一般,开始轻微地摇晃闪烁起来。

     这时白袍老头进屋来,对陈明光说道:“快关上窗户,外头人气嘈杂得很,容易影响到他们。”

     陈明光立刻便去窗边关上了窗户,顺带将房间里唯一一盏油灯给吹熄了。可尽管如此,房间里引魂灯的灯光还在,只要敌人搜上了山来,还是能够第一时间就察觉到。

     猎户夫妇再也无心睡眠,披衣而起,在门口道:“他们怎么来得这么快,再不走,恐怕大家都走不了了!”

     陈明光略一思忖,起身对猎户夫妇道:“原先是我们冒昧打搅才招来今日祸患,陈某实在对不住二位。事到如今你们不用理会我们,快去找地方躲躲吧。”

     猎户道:“将军千万不要这么说,大家都是北夏的子民,相互帮助扶持是本分。我们又岂有见死不救的道理,只是若我们只顾着自己逃命,将军该如何办才好?”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