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18章 混战厮杀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一秒记住 黑岩书屋

     陈明光道:“这个不用你们担心,多留下一个人就多一分危险,我们不能因此连累你们。快走吧,再晚就来不及了。”

     猎户看了看屋前的火光有变亮的趋势,敌人定然是正往这边靠近。他又看了看自己的妻子,妻子一脸害怕的样子,最终心生不忍,且自己又着实忐忑,遂咬一咬牙下决定地对妻子道:“快回房收拾一下,带点吃的,咱们去深山山谷里躲两天。”

     妇人连忙答应,转身就去收拾。猎户对陈明光道:“将军,对不住了!”

     陈明光道:“哪里的话,你们能够收留我们已是莫大的恩惠,陈某感激不尽。况且生死有命,怨不得谁。”

     猎户废话不多说,转身又去屋里的墙上取下来一把颇有些气势的弓,还有一支箭筒,箭筒里面装满了箭,递给陈明光,道:“这些将军留着,兴许会起到作用。”

     很快妇人收拾好了吃的,便和猎户一起告辞陈明光,两人趁着夜色往后面山坡跑去了。山坡的背面,是一山接连一山的深山峡谷。

     如今,陈明光只有期盼叶宋和苏静能够早一刻醒来。

     白袍老头也终于有了一点正经的样子,撩了撩袖袍进屋去,在床前坐了下来。他对陈明光说道:“年轻人,守在门前。贫道施法引魂灯去瞅瞅,看看这两家伙回来了没有,没回来顺便想想办法将他俩逮回来。”

     陈明光道:“既然有此法子,道长为何不早做?”

     白袍老头道:“这是一招损人损己的法子,贫道脑门又不是被驴踢了,为什么要早做。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贫道是不会这么做的。”

     陈明光在门外守着,表面上看起来十分沉着,实际上内心里腾起了一股子焦躁。眼看着那些火光越来越近,而他却没有任何应对之法。一时间他脑子里飞速转动,想着有什么办法能够引开这些敌兵,莫说屋子里的红光不能不引人注意,就是他把追兵引开了,如若后面再有敌兵陆续上来,发现了苏静和叶宋,那二人毫无还击之力便只能任人宰割。

     他不能冒这个险。

     最终心里下定决心,无论如何,需得死守在此地。

     这时,前方的树林里,在火光的映照下依稀出现一个个人头,他们高举火把,停顿了一下,继而像发现宝藏一样地大声喊道:“前面有光!”

     紧接着,南瑱的敌兵便一致对准目标往这边走来。

     陈明光转身看向屋中,见引魂灯闪烁不定十分跳跃,而白袍老头周身镀了一层白光正往苏静和叶宋各自的眉心施法。老头道:“把门也关上,不然贫道没法专心。”

     陈明光二话不说,伸手关上了门。他手边放着那把猎户交给他的烈弓,低头看了一眼,便弯身拿起,一手搭上三支箭,缓缓抬起手臂。敌兵的人头,在火光之下显得太过显眼,这便是真的活靶子了。

     总要有人先发制人,才能起到很好的威慑作用。

     因而陈明光瞄准了,咻咻咻地射出了三支箭。那三支箭正中敌人的三只人头,他们甚至都来不及闷哼一声便被一箭毙命,火把落在了地上,人也直挺挺地往后倒去。

     敌兵人群顿时惊慌起来,喝道:“有埋伏!”

     他们在明,陈明光在暗,因而很难发现陈明光的身影。陈明光又搭了另三支箭,射死了三个人。如此循环往复,直到箭筒里的箭全部都空了。陈明光抿唇扔掉了大弓,手端握住自己的长枪,准备这场注定希望渺茫的战役。

     火光越近,终于将这坐落在深山老林里的简陋木房子照亮,以及木房子前一位身穿戎装、手握长枪的年轻男子。他身上的盔甲散反射出火一样的光芒,但是却丝毫没有火一样的温度,而是显得十分的冰冷。

     仿佛只要他往那门前一站,任何人都休想越过他进入到里面去。

     敌兵跟见了猎物似的,先前的恐慌全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争前恐后的亢奋,他们不管这人是谁,总之穿的是北夏将军的盔甲,连日以来的搜寻终于有了一个结果。是以全部一股脑地往前冲来。

     陈明光的拿手好戏便是一杆枪法,使得出神入化。方圆一丈,竟无人敢接近,近者只有死路一条。

     起先敌兵都相当地忌惮他,但是后面跟来的同伴源源不断,他们不信就制服不了这一个人。有士兵瞧见了屋中红光不觉,便晓得屋子里还藏有其他的人,于是趁一部分人纠缠住陈明光的时候,绕过他想冲进屋子里面去,或撞门,或爬窗。

     陈明光却是因此心绪一乱,急忙上前阻拦,手中长枪毫不吝啬地将那些逾越雷池的敌兵挑穿,纷纷扔于地上。不一会儿,这座木房子的窄小院落前便横七竖八地堆满了尸体。

     然而,也正是因为陈明光的分心,导致他枪法略有些紊乱,露出了不少的破绽,给了敌人可趁之机。当一个敌兵手举长刀得幸划到了陈明光的身上,陈明光虽躲闪的身形极快,但还是不可避免地被划破了腕间柔软的衣角,而那刀刃在他坚硬的盔甲上划出一道长长的火星,给他的盔甲平添一道深深的伤痕。

     这一举动,极大地鼓舞了敌兵的士气。他们纷纷围拢了上来,刀刀致命。

     屋中引魂灯受到了人气和血气的干扰,已经极为不稳定。那绯红色的火苗四处乱窜,似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这才是生死存亡的至关重要的时刻。

     白袍老头感到了很大了压力,满头大汗,触着二人眉心的手都已经被汗湿并发着抖,他眼尾的余光一下子就瞟见了正有一个南瑱的敌兵成功地翻窗进来,手里举着明晃晃的刀往这边靠近,不由咬紧牙关再施力,暗自道:“拜托快点,快点醒来,不然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正在这时,苏静似乎有所感应了,平静的眉头突然动了动,白袍老头大喜,再猛戳苏静的眉心。而那敌兵已经站在白袍老头的身后,如他所说,除了叶宋这一个例外,他不能插手人间俗事,所以根本不能把站在自己身后的敌兵如何。但是倘若他的刀真的冲自己的脖子削来,那他也是真的会挂掉的……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苏静突然睁开了双眼。双眸瞳仁被引魂灯映得通红,有种慑人心扉的冷冽。

     而那个敌兵根本没有想到苏静会睁眼,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手中落下的刀亦是迟疑了片刻,眼看就要落在了白袍老头的脖子上时,苏静忽而抬手,袖摆扫过,那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易地夹住了那刀刃,将白袍老头的脖子从刀刃下解救出来。

     敌兵见状,自己的刀就这么轻易地被人夹住岂会甘心,于是双手握刀死命往下压。

     白袍老头怎还会乖乖坐在那里等着被误伤,赶紧另一只手的手指抽离了叶宋的眉心,敛袍站起来就躲开到一边。

     苏静手指一曲,那长刀就似木片一样嘎嘣脆地被折断,随后他反手一扔,刀刃深深插入敌兵的身体,正中他的心窝子。

     然而,许是苏静的气势太过凌厉,带起的冷息直往床边的一盏引魂灯扑去。就在那敌兵到底的瞬间,那盏引魂灯竟也跐溜一声,熄灭了。

     苏静一看,霎时脸色就白了,望着白袍老头。

     老头颤巍巍地过来,手指再去碰叶宋的眉心,神情有两分严肃道:“不行,还没到位,还差一点点。她暂时是醒不过来了。”说着也顾不上许多,一挥袖就熄灭了其余六盏引魂灯,全部收拢回他的广袖中。

     苏静心中狂躁不已,就好似自己期待已久的事情被别人生生打乱。他低沉问道:“那该怎么办?”

     白袍老头道:“事到如今还能怎么办,先解决了眼前的燃眉之急再说吧!”

     而外面正混战的敌兵越来越多,陈明光没有三头六臂,根本顾及不过来。他周身各处,伤痕累累,但就是屹立不倒。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就会尽自己所能多杀一个敌人,除非从他的尸体上面踏过去,否则他就要拼死保护他想要保护的人!

     这时,陈明光也注意到房间里的引魂灯灯光熄灭了,一时间他心里十分复杂。不知道是因为人醒了而熄灭还是灯光被人为地熄灭。正待他有此分神之际,敌人一刀从他腰侧扫过,他身上的盔甲已经不足以保护他,顿时便是一道血痕,鲜血如注地不断往外涌。

     陈明光被逼退,不得已撞开了房间的门。

     他回头一看,见苏静已经醒来,不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可是再定睛一看叶宋时,却见她仍是睡着。苏静见状也不耽搁,当即上前,与陈明光一起,打退敌人。

     白袍老头伸手遮挡眼睛,唏嘘道:“哎哟这血腥残暴的场面实在是老人不宜,反正贫道待在这里也是拖累你们,不如先走一步。”说罢不等二人回答,他便使了一个障眼法,让人以为他翻窗逃走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