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19章 死不瞑目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一秒记住 黑岩书屋

     陈明光满身血气,额角一缕发丝垂下,手里的长枪正淌着敌人的鲜血,他急迫地问苏静:“怎么回事?为什么你醒了,她却没能醒来?”

     苏静夺过敌人的一把刀,站在床前,但凡有胆子敢来进犯者,统统杀无赦。他的声音也几乎淹没在这无止境的杀戮中,道:“引魂灯熄了一盏。”

     这不仅对陈明光,对他自己来说,也是一个天大的噩耗。因为白袍老头说过,灯不能熄,否则永远都引不回来她的魂。他整个人,就像是被人掏空了,只剩下满腔的怒血,脑海里只有一个字:杀!

     原本平静简朴的小木屋,变成了一个屠宰场。

     两人浴血奋战,只为守护床上安然沉睡的人。

     陈明光周身的血,早已经分不清是敌人的还是他自己的。他只觉得自己快要精疲力竭,麻木得感受不到任何的疼痛。他身法有所减缓,前赴后继的敌人更加的肆无忌惮。而他的长枪杵在地上喘口气的空当,整个后背的破绽完完全全地暴露在敌人眼前,使得他们越发猖狂地冲进来。

     苏静及时帮他解了围,温热的鲜血溅在了他的脸上。

     忽而,陈明光血手抓住了苏静的衣角,目光坚定地说道:“你还不能死。”

     北夏存亡的重任还担在他的肩上,他不能就随随便便地死在这里。

     陈明光回头,目色温柔极了,看着叶宋,忽而又道:“她也不能死。所以你带她走,这里我来垫后。”

     苏静手上动作未停,用命令的口吻道:“不行,要走一起走!”

     陈明光不知是哪里来的力气,突然抬起手中长枪,对着屋门所在的那堵墙狠狠扫去。顿时木屑混杂着尘埃泥土充斥着暗夜里的空气,他一脚往前踢出去,整堵墙都往前倾倒。使得那些冲进来的敌兵猝不及防全被压在了下面。面前火光冲天,将山林照亮。四周都燃起了大大小小的火苗。

     那火苗同样也燃起在了陈明光的眼睛里。他道:“一起走就谁也走不了。”

     面对敌人并排冲上来,陈明光一夫当关,大吼一声,“快走——”

     苏静胸中气血翻腾,紧紧抿着唇角,转身就将叶宋稳稳抱进怀里,回头看了一眼。

     他想,若是叶宋睁开眼睛,也永远不会忘记这一夜,陈明光的背影。

     那是神圣无比的存在,尽管染上了血的污浊。

     那杆长枪上的红缨,成了印象里最鲜艳的一抹色彩。

     陈明光挥舞着长枪,但他早已经伤痕累累,明显不敌,只杀了三两个人,便被冲上去的敌兵制服。那一把把明晃晃的刀,淬着火光,噗嗤噗嗤地,插进了陈明光的身体里……

     只剩下心口垂死挣扎的空洞回荡着的心跳声。

     陈明光缓缓回头,直直望着苏静怀里的叶宋,眼神渐渐空洞,但极其温柔,张口刚想说话,便涌出一大口鲜血,最终只扯动了下嘴角,做出一个无声的口型:“快走……”

     苏静闭了闭眼,心中酸涩、痛楚、无可奈何。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辜负陈明光,遂咬牙转身便飞快地往木屋后面的漆黑树林里逃去。

     胜败乃兵家常事,身为一国将军,这是打仗最基本浅显的道理。苏静一直都懂。他也懂,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到底谁胜谁败,危急存亡关头下令撤军,是理智的做法,只要心中有希望,总有一天能给敌人致命的一击。

     他一直是这样想的,也曾用这样的想法安慰叶宋。

     可是如今,这样的想法像是洋葱一样被层层剥退,而终有一天,这再也不能说服他自己。他从没像此刻这样觉得过,自己是个真真切切的逃兵。

     可除了逃,别无他法。

     身后敌兵一声长喝:“别让他跑了,追——”

     那些插进陈明光身体里的刀,纷纷被抽了出来,鲜血淋漓。陈明光抽搐了两下,无力支撑,身体缓缓倒在了地上,睁着双眼,看着眼前被血染红的地面,渐渐视线变得混沌。

     神智流连人间的最后一刻,他所惦记着的人,是叶宋。手指掐着地面的泥土,他想,他这一生就只接触过叶宋一个女人,一切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不过不要紧,只要她能生活得很好,自己也安心……只要她能好,一定要好……

     一双金丝瑞兽靴站在陈明光的面前时,他早已经断了气,死不瞑目。

     那人悠悠道:“大的没抓到,抓到个小的也不错。把他抬回去。”

     树林漆黑,完全找不到方向。苏静背着叶宋,一路在林子里飞掠而过。他来不及想太多,身后追兵锲而不舍,且火光隐隐照亮了身后斑驳的重重树影,看起来像是张牙舞爪的魔鬼怪物分布在林中。他甚至不用想就知道,陈明光的结局如何。只是,他不能停下来,更不能慢一步,他必须为自己和叶宋争取活下来的机会,因为那也是陈明光所希望的,不能让陈明光白白牺牲。

     苏静唯恐叶宋受那一盏引魂灯熄灭的影响,再也醒不过来。他一边飞跑一边对睡在自己肩膀上的叶宋道:“阿宋,你不要走,坚持住,很快我便会重新来找你。你不要走得太远,我绝对不会留下你孤独一个人。”

     然而,他说了这些话以后刚没跑多久,突然猝不及防,心口传来一道剧痛,似被人紧紧揪住一般,心在那只魔爪上挣扎似的突突跳,好似要从他的喉咙里逃出来。

     苏静眼前的视线一片混沌,额头上的青筋突了起来,冒出细密的汗,连呼吸也不顺畅。他连吸几口气,发现那种痛感正似瘟疫一样向四肢百骸蔓延开来,他双腿踉跄,似站也站不稳,却强背着叶宋往前一步步地走去。

     他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约莫是用过引魂灯以后的后遗症。但是他却不能停下来,连歇一口气都不能。先前被他远远甩在了后面的追兵,又追了上来,且因为他走得慢而越来越靠近。

     苏静咬牙尝试了几次动用轻功,可是才将将蹬离了地面没在树干上踩几步,人就跌了下来。自己被跌得胸腔痛荡,他顾不上自己,起来第一时间便是检查叶宋有没有被摔着,低声细语道:“阿宋,痛不痛?这次是失误,下次我小心些。”

     后来,他强撑着,背着叶宋继续往前走。身后的火光缓缓照亮了旁边的树干,粗糙而跳跃着。苏静终于支撑不住,整个人往前倒去。

     可是,前方不是平坦的路,而是一道斜坡,斜坡上长满了及腰高的杂草树苗,地面上爬满了荆棘藤蔓。在滚落下去的那一刻,苏静无力挽回,只有全心全意地把叶宋护在怀抱里。

     后隐约听见上面有人在喊:“你们往这边搜!你们往那边搜!其余的跟我走另一边!”

     这样下去,苏静和叶宋被搜到,那是迟早的事。

     苏静暗自运气,希望能让身体好受一点,不到最后一刻他坚决不会放弃。就在他聚精会神的时候,旁边的草丛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他眉头一拢,动了动耳朵,旋即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伸手往旁边一扣。

     只听一道轻微的闷哼声,苏静便精准地扣住了那人的喉咙。

     苏静眼中杀意顿显,但在侧头看向来人时愣了愣,又沉了下来,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人正是山中隐居的猎户。只不过先前危急时刻陈明光让他夫妇二人先行离开,去安全的地方躲避一阵子,却没想到在这个地方与苏静碰面。

     猎户道:“陈将军让我们躲难,但这山里我熟,想着能够帮上一点忙也好,就又折了回来没想到恰好就在这里遇到了将军。闲话莫说,将军快快随我走。”

     猎户眼尖,明眼便看出苏静的身体不适,迟疑了一下,又道:“将军若是不嫌弃的话,让我来背这位姑娘吧。不然以将军这情况,恐怕很难安全地走出去。”

     苏静低头看了叶宋一眼,猎户背过身去蹲在地上,他便将叶宋轻轻地放在了猎户宽实的后背上。猎户身体强壮,背个人也显得轻轻松松,但心里却相当细腻而谨慎,说道:“将军放心,我肉厚,不会磕着姑娘,我会小心一些的。”

     苏静道:“有劳。”

     猎户不忘回头问:“将军的身体咋样,还能走么?”

     苏静道:“无碍。”

     于是两人赶在敌兵搜下来之前,便以杂草幼苗为掩护,一前一后地离开了这个地方。

     苏静不知道猎户带着他走到了哪里,但猎户的方向感却是十分好,对这片树林也着实熟悉。在走到稍微平坦一点的地方时,四周都是参天古木密不透风,猎户道:“这附近常有野兽出没,我一个人的时候根本不敢单独来这个地方打猎,但不是有句俗话怎说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么,所以咱们就先在这里躲一躲了。”说着他就找了个地方把叶宋放下,随后自己在地面上踩了两脚摸索了一番,终于找到了头绪,扒开层层枯叶之后,竟有一块木板安静地躺在那里,猎户把木板一揭开,下面便有一个洞。他又道,“这个洞还是前年的时候跟猎友一起上山来挖的,我们在这里曾猎到过一只猛虎。”

     他侧头看向苏静,面目露着淡淡的沧桑和自豪。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