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24章 很快后遗症就来了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老头道:“年轻人嘛,总会遇到一些成长的烦恼,不是什么大问题。本书同步更新百度搜抓机小说网。她会醒过来的。”他看了看天色,惊道,“原来已经这么晚了,看来贫道得告辞了。往后都要靠你们自己努力了,年轻人,你要好好把握机会呀。”

     苏静对着白袍老头揖道:“苏静多谢道长对阿宋的救命之恩,有生之年没齿难忘。”

     老头走到窗前,推开了窗户。今夜天边挂着一梢明月,夜里也十分清净。他回头,月色盈上了窗棂,倒衬得他有两分仙风道骨,说道:“你不用太感谢贫道,贫道也不是无偿帮助你们的。”

     苏静道:“那道长想要什么作为补偿,如若是苏静能够办到的,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老头摆摆手道:“唉唉,那就太严重了,贫道也就一个要求。”

     “道长请讲。”

     “在你有生之年,护叶家包括叶宋在内,一世长宁。”

     苏静怔了怔,道:“不需道长说,我也会竭尽全力。”

     “那就好”,老头摸摸胡须,心满意足地微微笑道,似乎越看苏静越满意,又对他招招手,“年轻人,看在你这么诚心诚意的份儿上,你过来,贫道再对你泄露一点天机。”

     苏静依言走了过去。老头便附在他耳边,声音极轻地低语了几句。而苏静却因为他的几句话而双眼渐渐灼亮了起来,仿佛百转千回又见桃花纷飞,盈满了明澈的笑意,令满室生辉。

     他笑弯着眼望着老头,问:“道长说的可当真?”

     老头哆道:“这种事情,贫道能跟你开玩笑嘛?”他拍拍苏静的肩膀,“年轻人,你任重而道远,仍需继续努力。加油吧,贫道万分看好你。”

     说罢以后老头便爬窗而出,瞬间消失了踪影。徒留苏静在屋子里,不慌不忙地转身去桌边点上灯,在昏黄的灯光下回眸笑看着叶宋,整个人像是涅盘重生了一样,容光焕发,低低道:“阿宋,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最终苏静在她床前静坐一夜,倦极的时候才微微撑着额头闭上眼睛小憩一会儿。

     第二天清晨,渐渐明亮的光线映照着窗扉,院中有碧树错落,一小分枝往窗户这边生长过来,树叶葱葱郁郁,还有想往屋子里延伸的趋势。小鸟从树枝停靠在窗棂上,清脆地鸣叫。

     叶宋先是动了动眉头,一会儿过后才缓缓睁开眼睛,眼神是空洞的。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床顶的素色帘帐,随后身体的感官都渐渐恢复,她听得见窗外鸟儿的声音,她嗅得到从窗扉缝隙间溜进来的晨间清新的空气,她手指摸得到身下柔滑的缎子,她还看得到床边坐着的微微阖眼的人。

     一切都是那么新鲜,这便是活着的滋味。她从没有哪个时候如眼下这般,清晰地感受到什么是活着。指端轻微地碰到了他的,那种感觉真好。仿佛是阔别重逢的喜悦,又仿佛是失而复得的珍惜。

     她想他更好地活着,努力地活着,她也想,和他一起活着。明亮的光线刺得她眯起了眼,看见苏静的周身都被淬上一层淡淡的光亮,美得似雪白背景里的一抹画。

     只不过这样的思绪也仅仅在她脑海中存留了片刻,便又被另一个思绪取代。

     叶宋挺身就坐了起来,身上的被子从胸前滑落在腰际,她满头青丝铺在肩上有些散乱,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双眼仍有些惺忪。

     尽管叶宋的动作很轻,苏静却还是一下子就被吵醒,蓦地抬头睁开眼来,看着叶宋坐在床上,正与他四目相对。他心间来不及溢出狂喜,就听叶宋问道:“昨晚臭老头给你泄露了什么天机?”

     苏静缓缓扬起唇角,笑得春风面,道:“怎么,你听见了?”

     叶宋道:“我能听见你们的说话。”

     苏静缓缓凑近,几乎与叶宋鼻尖抵鼻尖,他感觉恍惚间似过了很久很久,都没有这样近地看着她眼中自己的影子,让自己知道眼前这个人实实在在地活着。苏静抬手,捧上叶宋的侧脸,叶宋垂下眼帘侧目看了看他的手在自己脸颊上拂过,想说什么却一时忘记了该说什么,张了张口又停下。

     下一刻,苏静将她紧紧揉进怀,手臂在她肩后拦乱了满头青丝,在她耳畔道:“阿宋,你总算肯回来了。”

     叶宋忘记了挣扎,本能地觉得被苏静这样抱在怀里她觉得很安心,她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一天晚上,两人骑着同一匹马在原野上奔跑的时候。晚上出奇的冷,而她努力想要抱稳苏静,可是最后一刻似乎她不得已地松手了。

     她歪了歪头,就这样静静地靠在苏静的肩膀上,努力地想了又想,总觉得忘记了什么,遂道:“刚刚我是不是问了你什么问题?”

     苏静顿了顿,“嗯”了一声。

     叶宋便问:“那我问了你什么问题,你是怎么回答我的?”

     苏静不由自主地想起白袍老头所说的后遗症问题,他先前是浑身痛得死去活来,而眼下叶宋……似乎更像是脑子出了问题。她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很有逻辑,而不是看着他就问他是谁,说明她不存在失忆问题,更多可能是记忆力衰退或者……智障?

     苏静倒不着急,这只是短时间的,后面会慢慢恢复的。

     于是苏静很淡定地说道:“你刚刚问我,你睡了有多少天。”

     “嗯,那我睡了有多少天?”

     苏静微微笑道:“也就三五天而已。”

     叶宋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又道:“我还有问题想要问你。”

     苏静声音轻柔道:“你问吧,想问什么我都会回答你。”

     “可是我忘了一时要问什么。”

     然后一大早上,叶宋都在想问和忘记问之间来回纠结。苏静见她时而沉思的模样,心情就不由大好,仿佛就这样看着她看一辈子都不够。见叶宋实在纠结得厉害了,苏静才忍不住出口问她:“如果有人欺负你你会怎么办?”

     叶宋回答:“想办法揍他全家。”

     苏静轻轻吁了口气,自言自语道:“还好,还算正常,不是智障。”

     叶宋皱了皱眉头,问:“你说什么?”

     苏静道:“我是说,道长说了,你这个情况属于暂时性的健忘,是这次引魂后的后遗症,等过两天就会好了。”

     叶宋死而复生的消息传开,大家都很高兴。这简直是一个奇迹,尤其是英姑娘,欣喜若狂就跑来,将叶宋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叶宋背后的箭伤颇有些严重,只稍稍偏离背心不足半寸,危险性是极大的,可如今她醒来除了感觉会痛、伤口会重新流血以外,并没有什么异常。英姑娘便将她的伤口好好上药包扎一番,一边红着眼圈道:“叶姐姐你真是吓死我了。昨天苏哥哥抱你回来的时候,连呼吸脉搏都没有,我还以为你死了,可是苏哥哥不让任何人动你,我便以为他是疯了。没想到他是对的,真是老天有眼,又让叶姐姐活了过来!”

     叶宋问:“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英姑娘动作缓了缓,正犹豫要不要实话实话。而今他们的境地一点都不乐观,南瑱已经接连夺下三座城池,这昏城随时都有可能被攻下。可是……若是实话实说了,一定不利于叶宋的伤情恢复。

     这时,苏静端了早膳进屋来,在床上安放了一张小桌,将吃的一一摆放在小桌上。叶宋的视线和注意力一下子就被吸引了去。几天不进食,她不饿才怪了。

     苏静先给她盛了一碗粥,递给她,边问:“你们刚刚在说什么?”

     叶宋一口气咕噜噜把一碗粥喝光,再让苏静盛第二碗,叹口气道:“我忘了。”

     英姑娘瞪大了双眼。后叶宋横扫桌上饭食,苏静便把英姑娘拉到了一边,他知道英姑娘想要问,先一步道:“她刚醒,许多事情都记不太利索,容易健忘。若是问了什么敏感的问题,你忽悠一下也就过去了。”

     “原来如此……”英姑娘咽了咽口水,望着苏静,“可是这也是暂时性的吧,叶姐姐迟早会利索起来的,要是到时候她知道我们忽悠她,发火了怎么办?”

     苏静抬眼看了看院中盎然碧意,笼罩着淡淡的阳光。他眯起了桃花眼,双眼弯出浅浅的弧度,眸色泰然如山,道:“到时候就算她发火也没办法,到时候全部兜我头上就是,眼下先让她好好复原才是。”而今,只要叶宋醒过来,便没有什么能够让他觉得天崩地裂的事了。只要叶宋活着,他就不会被击垮。

     英姑娘点点头道:“叶姐姐这样的情况着实少见,回头我再给她好好看看,希望她能够早日恢复。”

     早膳过后,苏静在屋里陪了叶宋一会儿,便要起身去处理连日以来堆积的一大堆事情,彼时叶宋全当自己跟个没事儿人似的也要跟着一起去。

     苏静便笑话她道:“前一句我们说什么后一句你便会忘了,你的脑袋一下子路过这么多信息岂不是会很累?”

     叶宋沉吟了一下,道:“现在我起码能记住两句了。”

     苏静挑挑眉,唇边含着笑意,低垂着双眼,挽着手臂睨着她,道:“可我们说的铁定不下两百句。”叶宋不禁抬眼看着他,恰好他也弯下身来,“你不如就好好卧床休息,等背上的伤好了,也不健忘了,我们再一起上战场杀敌去。”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