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25章 脑子似乎有些生锈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他说得云淡风轻,可是那双眼睛却很笃然。好似还没开始,他眼里就已经燃起了熊熊战火,不由让叶宋浑身有些血热。

     何时起,她变得喜欢和苏静一起上战场杀敌,并肩作战,共同进退。即使是危机四伏,那也痛快酣畅。

     因为苏静的话,苏静的眼神,似乎她又有些相信,他们并没有彻底失败,他们还有机会反击,只要努力,心存希望,就还有反败为胜的那一天。

     最终叶宋拢过被子,乖乖躺好,似笑非笑道:“一言为定。”

     那抹笑意在苏静唇边加深然后缓缓漾开,他道:“好,一言为定。”

     叶宋一直目送着苏静出门。他留给叶宋的背影,仿佛是一道坚不可摧的信念。

     苏静去清点北夏剩余的战士了,实际上不用清点也知道,少得可怜,顶多就几百人不足上千人,单凭这样的人数再难跟南瑱大军抗衡。在刘刖的组织下,不少无家可归的壮汉难民,主动加入到北夏的军队中来,扩充成了一只两千人的队伍。

     昏城的地势条件不算差,也属于易守难攻的类型。苏静便即刻分置这支队伍,前往城门各个要道把守。

     刘刖人本就瘦,加上这连日以来身体和精神上的疲乏,整个人又是瘦了一大圈,就皮包骨头似的。他脸色有些泛青,显然是给累的,下巴上也长了青色的胡茬来不及打理。而今苏静和叶宋回归,他也总算是可以歇口气了。

     苏静拍拍刘刖的肩膀,道:“这段时间军师辛苦了。”

     刘刖道:“王爷客气了,这都是在下职责范围以内的事情。”

     “你下去好好歇一歇,这里我来处理。”

     刘刖顿了顿,道:“王爷,还有一事。”

     苏静道:“请讲。”

     “柳州城破的那天晚上,大家情急之下撤军,事后陈明光将军去接应王爷和二小姐,而今王爷和二小姐回来了,但陈将军却没回来,王爷见过他了么?”

     苏静半晌没有说话,表情不言而喻。

     刘刖心思玲珑,不会看不懂,叹道:“陈将军大义,叫刘某万分佩服。”

     苏静道:“陈将军为了给我和阿宋争取时间,牺牲了自己。这件事先不要告诉阿宋。”

     “是,王爷。”

     陈明光的死,令人沉痛。同时,苏静也感到为难,这件事情只能瞒一时,不可能瞒一世。若是叶宋知道陈明光死了,且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救她,她会怎样呢?会自责一辈子吧。

     入了夜,英姑娘煎了药给叶宋服下之后,便草草去了城里最近的一条河边。

     这昏城,她熟悉得很,自己曾常年在这一带混。而眼前她所处的这条河的河边,便是当初苏静和叶宋他们以为她要跳河而把她救起来的地方。思及往事,英姑娘忍不住笑了起来,她一回头,丈宽的过道对面便坐落着一座二楼客栈,而那个时候他们正从这客栈里走出来。

     只不过她来这里也不是来赏玩的,而是有任务在身。下午的时候,苏静已经全城下令,任何人不得引用河里的河水,只能引用深井井水,而整个昏城的河都是相通的,好像是一座水上城池。这样的地势,除了城门以外,这水便是敌人进攻的最有利的条件,因而需得断了他们走水路的念头。故而才派英姑娘来。

     英姑娘也不耽搁,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琉璃瓶,瓶子里似有什么活物,时不时挣扎一下。

     “这是什么?”当英姑娘正准备往河里放时,冷不防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吓了她一跳,差点害得她栽进了河里。

     英姑娘回头一看,见是白玉不知什么时候来了,正蹲在自己身后,不由没好气道:“这么晚了你来这里干什么?你不是在跟苏哥哥他们商量事情吗?”

     白玉道:“你是故意撇开我一个人到这里来的吧?”

     英姑娘一口否认:“没有,我只是见大家都很忙,这里又不远,我一个人就可以办到的!”

     “可要是城里混入了敌人的奸细怎么办?”

     “那你应该问我会拿他怎么办,而不是他拿我怎么办。”英姑娘哼哧了一句,旋即打开了瓶盖,将里面的活物倒进了水中。只听叮咚一声,就没有了动静。英姑娘咬破自己的手指往水里滴了一滴血,又道,“这是我炼制的毒虫,一夜之间它会长大而且迅速繁殖,估计这整个昏城的河里的鱼也会一夜之间全被它们消灭干净。就像是食人鱼一样,对血有着疯狂的敏感和执着。”她扭头看向白玉,“你见过食人鱼抢夺食物没有?”

     白玉道:“不曾见过。”

     英姑娘道:“比人抢夺食物还要激烈。而这个虫子,虽然没有食人鱼那么大只,但对活物的气息极为敏感,有了它们在河里,但凡有人在河面上撑船,一下子就会被它们发现并想办法拖下水啃噬干净。”

     白玉问:“那刚刚你挤血入水干什么?”

     英姑娘低头看了看水面,昏暗的光线下,水中似有东西正在她的手对准的下方来回游着打转儿,就是不肯离开,不由笑道:“当然是给它一点甜头,让它尝尝血是什么味道。”

     白玉显然也注意到了那东西虎视眈眈,连忙将英姑娘拉离河边,感觉自己头皮都发麻起来,道:“为什么你会有这么凶残的虫子?”

     英姑娘蹲下身捡起地上的一枚小石子投入水中,一石激起千层浪,层层水纹在河中漾开,她道:“苏州是我的家,那时除了去药王谷捣蛋以外,我住在苏州城里的一座宅院里,院里养了许多的毒虫。随便取一条出来,就能顷刻至人于死地。”

     白玉愣了愣:“这是你在苏州的时候捎上的?”

     英姑娘道:“有现成的干嘛不用,我再用别的东西炼制了一下,她想要解我的毒虫,还须得花费一些功夫。”

     在苏州的时候,白玉忙着安顿城里,事情太多根本顾及不过来英姑娘,英姑娘除了照料城里染上瘟疫的百姓之外,还去过她曾经的家里,将里面的药物毒虫全部清扫了一遍,有用的纷纷留了下来,没用的便连着房子一把火全烧了。

     有关那个家,她不想留下任何的回忆。又或者说,那早已经不是她的家。

     等到苏静忙完的时候回来,见叶宋房间里的灯还亮着。他想了想,便拿了些宵夜过去,敲响了门。

     叶宋正在屋子里手里拿着一本书,来来回回地翻看,看起来精神不错的样子。但就是皱着眉,似乎很纠结。

     苏静将宵夜放在她手边的字桌上,好奇地凑过来看了一眼,问:“在看什么书这么较真儿?”

     叶宋道:“兵书。”

     “哦?有什么地方看不懂吗?眉头皱成这样。”说着他便主动伸手过去,轻轻揉着叶宋的眉心。他指端温凉,似上好的冰丝绸缎触额,让叶宋感觉十分舒服,眉头一下子便舒展开来。

     叶宋道:“这倒没有,只不过我刚看了前面的,后面的就忘了。”

     苏静端地一笑,比灯火还嫣然,道:“看来你这个时候委实不应该看书,而是应该好好休息。等你记忆力好些了,便会想起来,这些书其实你一早就已经看过了。”

     “是么”,叶宋合上了书本,道,“可是我休息得太多,总觉得要找些事情来做才靠谱。我也想,早日恢复完全,不要再记事情只能记半截了。”

     苏静将夜宵推至她面前,笑眯眯道:“要想早日恢复,现在就吃点东西然后上床躺着睡去。”

     “睡太多脑子才会生锈吧,况且我现在睡不着。”这一句才说完,叶宋回头去一想,结果又忘记了他们刚才在进行什么话题。

     “既然睡不着,那便做些有意义的事吧。”正当叶宋绞尽脑汁也想不起来反倒觉得头晕脑胀时,苏静如是一说,下一刻他轻唤叶宋的名字,“阿宋。”

     叶宋不可避免地抬起了头。

     怎知,头顶却兜头罩下一片阴影。苏静站在桌子对面,双手撑着桌面,向她弯身过来。一张脸,带着柔和而玩味的笑意,一下子放大在她眼前。

     她的第一反应便是心里停滞了一下,感觉忽然一股暗香扑面而来。

     脑子迟钝以后,整个人也跟着迟钝起来。叶宋坐在那里,眼神有些怔怔的,也不知该如何反应。她正在想,往常遇到苏静准备这样泼皮耍无赖的时候自己应该怎么应对。可是,暂时什么都想不起来。

     苏静鬓角的发丝,从脸颊侧边丝丝流泻了下来,微微挡住了脸颊的侧光,显得轮廓自有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深邃气息。桃花眼里的情愫,仿佛能催得大地春暖花开,源远流长。他说话时的气息,落在了叶宋的脸上,道:“阿宋,你是不是很想知道,道长向我泄露了什么天机?”

     “嗯。”叶宋点头。

     怎知,苏静却没有再回答她,而且将头一偏,唇便落在了叶宋的唇上。叶宋双瞳扩了扩,苏静腾出一只手来,抬高了叶宋的下巴,在她唇上细致碾过,湿润而温热的触觉像是一道火焰,撩起在两人中间。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