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27章 不知不觉便是一夜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当然记得,苏静去过那个新世界,亲眼看到过小时候的她过的是怎样艰难的生活。那些全部是她不堪的回忆,而且却又被人光明正大地摆开了来。索性这个人是苏静,也仅仅只有苏静,所以她并未觉得有多难堪,而是无谓地笑了一下,说道:“倘若我过的是锦衣玉食的生活,还能像如今这样上得战场杀得敌人吗,还能不输于别的男子吗,还能守护得了对我来说重要的东西吗?并不是女子就一定要被人捧在手心里面疼着,我更喜欢自力更生,比起别人疼着,不如自己疼着自己。只有当初的自己争气了,才能选择自己想要的将来。还有,如果我过着被人捧在手心里的生活,与真正的叶家二小姐有什么差别,最终她还是免不了被人冷落而病死的结局,如若侥幸活着,会入得了你的眼吗?我们还有可能成为朋友吗?”

     苏静看着叶宋,不语。他的心里是复杂的。

     她总是想得很理智,能将周围的一切看透。

     叶宋的笑意渐渐凝固在嘴角,看着苏静的眼神略深,带着些自己都分不清的情绪,低低说道:“所以,你为什么要痛,为什么要难过,如果你希望坐在你眼前的人是叶宋而不是真正的叶家二小姐,那你只需要顾着开心就好了。”

     苏静眼眸里的烛火,堪比烟火还要华丽而温暖,他道:“不想我痛,不想我难过,是因为你怕痛我所痛,难过我所难过么?”不等叶宋回答,便又道,“道长说,能点燃引魂灯去异世带回你魂魄的人,必须是你心里在乎的人。后来我成功了,那么,我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位置呢?”

     叶宋愣了一下,她似乎从来没有去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听苏静提起,不觉有些心惊,咯噔了一下,却找不到答案。

     苏静便再问:“倘若躺着醒不来的人是我,你会是什么感觉呢?”

     叶宋一阵心烦意乱,道:“也得等你先躺下了再说,你无不无聊,竟说些没用的,今晚还要睡觉吗,再不睡天都亮了。”如果真的要她说,她希望那一天永远都不要到来。

     苏静回头看了看窗外的天色,道:“是啊,再说下去天都快亮了。不过……”他欲言又止。

     叶宋皱眉问:“不过什么?”

     苏静眨眨眼睛,道:“你似乎能记住的有多几句话了。”

     叶宋一怔,旋即心头便开始默默算计,好像苏静说的是这么一回事。她不会对自己才说过的话就忘记了。

     然而……刚刚一算计完,还来不及高兴,叶宋的大脑便一片空白,完全忘了刚刚自己在算计什么。她望着苏静,道:“刚刚你说了什么?”

     苏静一顿,笑得有两分无奈,道:“没什么,你快睡吧。”

     叶宋:“你呢,难道你不应该出去吗?”

     苏静道:“等你睡着了我再走。”

     叶宋心知是撵不走他了,便由着他去,自己倒头背对着他便闭上眼睛欲睡去。

     后来,迷迷糊糊中,听苏静唤道:“阿宋。”

     她心头一暖,支着鼻音应付了一声。

     苏静道:“不管你的谁,叶宋也好,叶家二小姐也好,又或者是别的什么身份,对于我来说都没有什么差别。因为我中意的,除了你这个人以外,别无其他。”

     她听着这句话酣眠。

     良久,苏静见她睡着了,打算起身回房。不想叶宋忽然翻了一个身,压住了他放在床边的手。苏静来不及轻轻拂开她,屋子里的烛火终于燃尽了最后一滴蜡油,跐溜一声熄灭了。房间里陷入了黑暗。

     叶宋睡着了有些不自觉,给她一根竿子她便顺着往上爬,遂顺着苏静的手臂,蹭了过去,将头枕在他的双腿上,似在做梦一般喃喃地含糊不清地梦呓了两句,再无动静。

     苏静不由好笑,手指透过夜色轻轻抚上她的脸,道:“你这是在挽留我吗?”

     最后他不忍惊动叶宋,索性不起身离开了,半靠在了床头,任由叶宋枕着他睡。

     第二天,昏城各个河道里的河水,都变成了恐怖的红褐色,约莫是里面的水下动物全部被繁衍迅速的毒虫给侵袭,远远看去,才真像是血流成河。三丈开外,昏城里的百姓无人敢靠近河道。

     而到了正午时分,河面上飘起来数具完完整整的人的骸骨。那骸骨之上,尚余血水肉沫,像是刚刚被啃干净的肉骨头一般,叫人一看便禁不住背脊骨发寒。

     同时,飘在水面上还有一副空空的乌篷水船。

     英姑娘前一夜才在水里放下东西,没想到第二天便有奸细混进了城里来。只不过他们走水路注定死路一条无一幸免。

     当时用竹竿捞水上骸骨之时,有不少人在河边围观。便有不少声音疑惑道:“就算只剩下一具尸骨,怎么能浮得起来?”

     英姑娘检查捞上来的几具骸骨的时候,白玉便检查靠岸的乌篷船,看看上面都有些什么东西。他先是应英姑娘的要求,将周围围观的百姓都驱散了,随后看着蹲在地上的英姑娘,只见她轻轻往那截手骨上一撇,正截骨头就轻而易举地断了开来,而骨头里面整只都是空的,连骨髓都被吸干净了,这才真真算是一句空空的躯壳。那空心骨头里,还狡猾地藏着几只毒虫,它们因为吸了人的骨髓,整个身子都变得有些透明的红,分外可怖。

     英姑娘一撇断骨头,它们见了光,便争先恐后地逃窜出来。

     英姑娘就是为了以防意外,才让白玉把人都遣散的。白玉见此变故,惊呼一声,刚想挑剑削落它们,英姑娘便手脚忒快得一手抓住两只,且手指正中它们的软骨后背,使得它们扭动着身子却无法咬到目标。英姑娘面不改色地把它们重新扔回到河里。

     白玉见之触目惊心,约莫是英姑娘自己也觉得这样轻易撇断骨头太过危险,干脆起身又一脚把骸骨踢回到了水里去。水里霎时就又是一阵骚动。白玉感觉自己浑身汗毛都倒立起来了,有种起了鸡皮疙瘩的惊悚感。

     事后,白玉对英姑娘道:“这样的河,有没有办法可以清除里面的东西?”

     英姑娘道:“当然是可以,只需一粒药丸投下即可,它们吸取了药性,会自相残杀,直到最后只剩下最后一条,再把它引出来就是。”

     白玉转身就要走,道:“那我先去禀报王爷,请求将这河里的东西清除掉。”

     英姑娘拉住他的手,问:“为什么啊?”

     白玉道:“它们攻击性太强了,这河水也太危险了。对付敌人是可以,但这城里也有我们自己的老百姓,若是掉了下去,就必死无疑。”

     “可是他们自己也知道这水危险,大家都争先恐后地避开,谁还会想不开往河里跳呢?你也看见了,有南瑱的奸细企图混进昏城来,谁也不知道他们接下来要做什么,这河水就是一道有利的屏障,可以把他们杀死在水里。就算,等日后南瑱要攻打昏城,这河水也能够发挥一定的作用。”

     白玉表情十分严肃,看着英姑娘道:“你知不知道你刚刚要是慢了一步,定就要叫那些该死的虫子在你身上钻出几个血窟窿来?”

     英姑娘知道他这是在担心自己,由衷地感到温暖,嘴上却道:“可是你也知道,这虫子就是我自己炼制出来的,它什么习性我最清楚不过了,它们也自然没有办法伤到我这个主人的。现在是关键时期,事情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你就不要想着能收回了。况且,想活命的百姓,是没有人敢轻易靠近的,你如果不放心,派人守着河道不就好了。”

     “英子,听话。”

     英姑娘倔强地看着白玉,眼神清亮无比,道:“该听话的是你。你忘了上次柳州城发生的毒雨了吗?南瑱那边有比我们更厉害的毒师,要是不做绝一点,你是不是还想重蹈覆辙啊?反正我,不管用什么办法,都绝对不会再让那样的事情发生。”说完以后她转身就走了,任白玉在身后叫她,她也不回头。

     英姑娘咬牙,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儿,就是不哭出来,自言自语道:“我是绝对不会再让她能够伤害任何人。”

     是夜,英姑娘跑去白玉那里找他。那时,军中的人都还没休息,白玉和苏静、刘刖在商量下一步作战计划。昏城新集结起来的几千新兵,在城里扎了一个简单的军营,英姑娘在营帐外一只等着。

     白玉忙完以后便听说英姑娘在等他,便匆匆忙忙过来了。

     夜风吹得她的头发和裙子均是有些凌乱。白玉问:“英子,你来这里干什么?”

     英姑娘从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递给白玉道:“我仔细想了想白天的事情,觉得是我太冲动了,对不起。这个是我所说的药,只要投放在河水里,河水里的家伙就会自相残杀,只剩下最后一条的时候,用一滴鲜血把它引过来抓住,弄死了就没有后患了。现在我把它给你,等到了你认为必要的时候,你就放到水里去。”

     白玉凝眉想了一下,道:“为什么要给我,这样的事情不是你亲自来才更合适吗?”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