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35章 似乎不健忘了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此人便是鬼毒夫人了,在南瑱时她依照南习容之命收过南枢做徒弟。但南枢是舞姬出身,当时便只教会她炼制毒香,以及养几种普通的蛊虫,这些都只是入门最浅显易学的毒术。

     鬼毒夫人冷冰冰地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南枢道:“是太子殿下让我来,不知为何城里会多出这许多毒虫,让师父尽快把它们控制下来,以及有不少死伤了。”

     “知道了。”但这岂是想控制就能控制得下来的。她飞身走在前面,南枢只好坚持着跟在后面。

     南习容站在苏州城里最高的一座塔楼上,看着下面成群结队的毒物以及走在前面的英姑娘。时不时有毒虫爬上来,身边的亲卫军便将它们处理掉,很是警戒。

     随后鬼毒夫人和南枢飞上了塔楼。南习容的脸色很不好。

     恰逢一条蛇也跟着顺着爬上了塔楼,还不等亲卫兵处理,鬼毒夫人甫一落地,便拂袖将那条蛇扔出了塔楼,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

     南习容语气不善道:“你跟本宫说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本宫允你独居,允你钻研百毒,甚至允你处理你自己的私事,但允过你闹得如此满城风雨么?你未免也太大胆了。”

     鬼毒夫人微微垂首,道:“事出突然,我也始料未及,请殿下恕罪。”

     “你也始料未及?这不像是夫人的处事态度啊”,南习容扬了扬嘴角,溢出的笑却有几分冰冷,似那幽幽吸附在墙壁上的毒蛇一样,他转头看了一眼鬼毒夫人,“还是说,你的家务事也乱了你的分寸?”鬼毒夫人眼神一滞,南习容便指着那条长街上尚未彻底出城消失的英姑娘,和无数毒虫托着的白玉,“本宫让你自行处理,是要让他们活着出去的意思吗?夫人是不是舍不得了?”

     鬼毒夫人冷冷淡淡道:“不敢。”

     “那她为什么还活着!”南习容突然拔高了音调,冲鬼毒夫人喝道,“她是北夏的军医,看得出来习了夫人在军中颇有些威望和能耐,如今他二人单枪匹马闯我南瑱大营,本宫问你为什么要让他们活着回去!”

     鬼毒夫人顿了顿,道:“我说过了,我也没想到,她会成功地引领万毒,不是我不杀她,而是她有毒群保护,我没有那个机会。”

     “拿箭来!”南习容下一刻对身边的亲卫兵道。

     立刻便有一把威风凛凛的檀弓被送了上来,搭上弦的那支箭亦是白羽金边箭,一看就异常的锋利。南习容把弓箭交给了鬼毒夫人,幽幽道:“那就是现在要杀了她也为时不晚吧,这般远的距离射杀了她,不许费什么功夫就能够做到,现在不是本宫给你这个机会了么,动手吧。”

     鬼毒夫人的眼神深暗了两分,并未伸手去接,而是道:“她现在不能死,还请殿下三思。”

     南习容面上的笑容半是妖异半是冰寒得钻人骨髓,问:“为何死不得?”

     鬼毒夫人道:“如果殿下想眼下城里的毒物万毒无首的话,尽管这样去做。一旦她死了,这万毒便会顷刻失控,到时会有什么后果就不得而知了。”

     南习容眯了眯眼,迸出危险的气息,道:“你敢威胁本宫?”

     鬼毒夫人依旧是那副冷漠的姿态,道:“是不是威胁,殿下一试便知。”她抬眼不卑不亢地看着南习容,“我是南瑱人,我还会害南瑱不成?”

     最终,南习容终究是不敢轻易尝试,只得眼睁睁看着英姑娘和白玉出城。而城里各处乱爬找不到队伍的那些毒虫,都交由鬼毒夫人来处理。

     只要不是大规模的,这点毒虫倒难不倒鬼毒夫人。她给看药丸,让士兵放去指定的地方,那些毒虫便会避之,直到最后被赶出苏州城。

     但是爬进了军营里的那些,处理起来便有些棘手。

     鬼毒夫人去了军营,先是将大部分的毒虫都引了出来,在地上窸窸窣窣地爬行,全部往鬼毒夫人聚集。南瑱的士兵没有一个敢上前,均被眼前之景所骇住。

     它们就像嗷嗷待哺的小孩,全部昂着头望着鬼毒夫人。倘若是鬼毒夫人拿不出让它们满意的食物来,它们就有可能随时冲上前来,将鬼毒夫人淹没。

     因而鬼毒夫人处理它们的时候,也不是十分有把握,但不能出一丝的纰漏。

     当是时,鬼毒夫人往身后看了看,见一排排士兵站在那里,便让其中一个上前来。事关重大,士兵不敢不从,况且那副将二话不说立刻就允许了,只要能将这些毒虫赶走,鬼毒夫人让他们怎么做都可以。

     那名士兵面露恐惧之色,颤颤巍巍地上前来,问:“夫人有何吩咐?”

     鬼毒夫人淡淡看了他一眼,目光如炬地又落在了地面的毒虫上,道:“我需要你帮我。”

     士兵大义凛然道:“还请夫人吩咐,赴汤蹈火小的在所不辞。”

     鬼毒夫人不明意味道:“你能这么说,很好。”

     那士兵闻言愣了愣,不知鬼毒夫人话里有话所指为何。结果话音儿一落,鬼毒夫人突然就抓住了士兵的手腕,抬手拈起掌中刀便毫不留情地划开了士兵手腕上的血脉,快狠且精准,使得那士兵压根就来不及感觉到疼痛,好见鲜血如泉涌一样不断往伤口外面冒。

     那士兵顿时吓得面无血色,惊慌无助地望着鬼毒夫人。

     鬼毒夫人道:“不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么。”血气由士兵的伤口溢了出来,飘散在空气中。而地面的毒虫对血气极为敏感,顿时就沸腾了起来。那士兵害怕极了,仿佛已经能够预料到了自己的死期,发出出自身体本能的挣扎,但是已经来不及了,下一刻毒虫倾巢涌来,鬼毒夫人抓住士兵,用力往旁边三丈开外扔去,顿时毒虫纷纷往那个方向爬去。

     它们啃噬人的肉体的声音,十分恐怖,让伴随着士兵的惨叫声,人听了不禁头皮发麻,凄厉极了。

     身后的南瑱士兵,无不露出惊恐之色,犹恐这些毒虫吃不饱而下一个轮到的就是自己了。

     而鬼毒夫人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地狱阎王一般的存在。

     索性鬼毒夫人没有惨无人道到等着毒虫吃完要求下一具身体,见毒虫扎堆啃噬那名士兵,她毫不耽搁,立刻移身去取了火盆里的一只火把,加上了自己研制的某种不知名的粉末,顿时火光大涨,她扬臂就将火把扔进了毒虫堆里。

     一瞬间火势就蔓延,毒虫来不及逃跑纷纷被点燃,被烧焦了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让人觉得恶心又觉得无限快意。

     英姑娘和白玉在昏城里不见的消息,下半夜便传进了苏静的耳朵里,还是守城的将士说英姑娘和白玉先后出城,结果大半夜的时间过去了也不见他们回来。守城的将士也是怕他俩发生什么事,所以权衡之下向苏静做了禀报。

     苏静对英姑娘的过去很是了解,又听说英姑娘是偷了白玉的令牌出城,心中便隐约有了一个大致揣测,英姑娘有可能是去敌营里做傻事了。担忧之下,当即亲自带队,连夜出城去找人。

     在敌众我寡的形势下,苏静身为一方主帅,这样贸贸然带队出城去找人是一件十分不妥当的事情,遭到了包括刘刖在内的一干人等的反对。

     刘刖的意见是,苏静仍留在城里,由他带人去找。

     正争论之际,外远马蹄声悠扬,马匹的嘶鸣在夜里显得无比的兴奋高昂。大家出了营帐一瞧,见一人骑着高头大马,身披戎装长发高挽,不远处的火光映出她英姿飒爽的侧影和分明的轮廓,眉宇间的英气一览无余。

     可不就是叶宋。

     苏静愣了愣,道:“阿宋,你怎么来了?”

     叶宋勒了勒马缰,对着苏静稍稍挑高了眉梢,道:“啊,来了,睡了一觉之后醒来,感觉清醒多了。英子出去闯祸了,怎么也得是我去为她善后。”

     听她这语气,苏静便晓得,叶宋眼下无比的清醒。他唇畔漾开浅浅笑,同样在火光之下比星光还闪耀,道:“你确定你能行,不会在回来的时候记不住去时的路吗?”

     叶宋语气轻轻佻佻,似笑非笑地眯起了眼睛,道:“你觉得我有那么逊?”说着她便下令,让准备随行出城的人整队,和她一起前去。

     刘刖见叶宋来了,又是喜又是忧。他知道他是不能够阻止叶宋的了,可这样一来……

     苏静果真也翻上了马,勒了勒马缰,气度斐然,举手投足潇洒而不失气势,慵懒地笑道:“看来你这健忘症应该是好得差不多了,只不过为了避免阿宋间歇性又健忘了,我应该好好跟着,在阿宋真找不到回来的路时也好给你指明方向。”

     叶宋侧头来,眯着的眼睛里光泽如青玉,道:“你不要以为我健忘,就会记不住先前的所有事情。相反,现在我的思绪能完完整整地连成一条线,一丝一毫都不会落下。至于你做的那些蠢事,回头我再跟你算账。”说着便又看了一眼刘刖,“你就留在这里,有什么事情随机应变。”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