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37章 你想要的是什么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英姑娘用力拍打着叶宋后背的手,随着她的话渐渐失去了力气,变成抓紧了她的衣裳,回以一个孤苦无助的拥抱。英姑娘边哭边道:“叶姐姐……我不倒下去,我不会让他们得逞的,可你一定要让他们也像我现在这样痛……”

     叶宋垂着的眼帘里,冷光幽邃,摸着英姑娘的头道:“叶姐姐答应你,一定会。”

     她把英姑娘抱起,两人同骑一匹马,回头看了一眼苏静马背上静静靠着的白玉,随后策马扬鞭回去了昏城。

     英姑娘几天几夜没有合眼,把她所有会的,都用在了白玉身上。不会的,她就急忙去翻她爹留下来的书籍,不吃不喝不眠不休。

     倘若白玉死了,对于他们目前的情况来说,又必会是一大损失。所有人都想白玉能够活过来。可是……

     看到英姑娘那样疯狂,没有人能看得下去。

     包子已经不知是多少次端了饭菜来房间里,一如既往地看见英姑娘不停地忙碌,也不知在忙碌什么,便劝道:“英子姐姐,你多少吃点东西吧,这样身体怎么扛得住,不要白玉哥哥还没醒来你自己倒先倒下了。”

     英姑娘回过头来,双眼充满了血丝,对包子说道:“不用担心我,还差一点,还差一点点……”

     包子具体也不知道她究竟差了什么。等英姑娘实在撑不下去的时候,她便服两颗药,强行透支自己的身体,看起来依旧精神十足,但身体却一点点虚弱了下去。

     叶宋去房里看她时,她就疯了一样,到处找药瓶,地上书籍散落得到处都是。她抓住叶宋的手臂,急迫地问:“我已经把他身上的毒全部解开了,你告诉我,为什么他还没有醒来?到底还差了什么?”

     叶宋伸手捋了捋英姑娘耳边散乱的头发,轻声说道:“英子,如果白玉活着,知道你这般辛苦为他,也一定会醒过来的。你不妨去睡一觉,说不定等你醒了他也就醒了。”

     “真的吗?”英姑娘期期艾艾地问。

     叶宋点点头,道:“我何曾骗过你。”

     于是英姑娘神经兮兮地一步三回头地准备回去睡一觉,走到门口又折了回来,摇头道:“不,不,我不能回去睡,要是一会儿他醒来我却还没醒来,岂不是第一眼看不到我了。我就在这房里睡,我就去他床上睡。”

     说着,英姑娘就爬上了白玉的床,在他身边缓缓躺下,一直侧着头看着他安静而苍白的面容,尽管眼里布满了疲惫的血丝,都不舍得闭上眼睛。

     她看着看着,一滴眼泪便顺着她的眼角,无声地横落了下来。

     叶宋也是不忍心,问:“你这样睡在他身边,能睡着吗?英子,不要太勉强自己,大家都知道你已经很尽力了。”

     英姑娘抬手,无限眷恋地去触碰白玉的鼻梁,道:“可是叶姐姐,我不能失去他。”

     叶宋那一刻觉得,或许让英姑娘忙起来比较好,起码身体上的疲惫比不上她心里的苦,一旦歇下来了,就会忍不住去一遍遍回想。

     但不想能怎样呢,难道要让她直到累死吗?

     英姑娘自己又笑了,说道:“叶姐姐,你是不是也觉得我朝三暮四说变就变?以前我以为我一辈子都只会喜欢苏漠大哥一个人的,可是连我自己也没想到,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会喜欢上另外一个人。”

     叶宋回答她道:“那不是朝三暮四,那只是英子长大了。人不能一辈子只活在回忆里,现实当中有许多真诚的人值得去珍惜。”

     英姑娘道:“以前我觉得他很讨厌,因为他老是想方设法地让我忘了苏漠……以前我也觉得他是个吊儿郎当的人,可是有时候他很认真,我没想到他愿意为了我几次连命都不要了……你知道吗,当他奋不顾身要为我报仇的时候,濒临死亡的时候,我的心就像被人用刀子割开了来,放着它流血……他让我成功地忘了苏漠,放掉了那一段一直以为永远也过不去的回忆,可是他现在却要丢下我……”

     英姑娘渐渐闭上了眼睛,眼泪一直没有停过,落进了白玉肩头的衣衫上,道:“叶姐姐,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太不懂得珍惜的人,他在的时候我不珍惜,他不在的时候我却来悔不当初。老天爷才会因此而惩罚我,夺走我身边的人,让我醒悟过来,一次又一次。现在,我脑子里全是他的影子,停不下来,我怕我一停了,他就真的走了……叶姐姐,我是真的很爱他,不能失去他……”

     后来,英姑娘在这样执着的念想下,沉沉地睡着了,她的脸上还残留着斑驳的泪水。叶宋禁不住想,或许不离不弃的陪伴和感动,真的能让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

     不知怎的,这时叶宋想到了苏静。

     近来,她总是会不经意间想起,苏静救她时候的疯狂,就跟眼前的英姑娘一个模样。她也会想起,在自己的那个时空里,苏静的静静陪伴与呵护,守护着小叶宋的不光有她自己,还有苏静。

     叶宋带着复杂的心情走出房间,回身轻轻带上房门。在转身的时候,迎面就险些撞上一人,她抬头一看,苏静正悄无声息地站在她面前,阳光如华丽的流苏一样从他的头顶流泻下来,在她头顶罩上一片浅淡中略带有明媚的阴影。

     叶宋心头一悸,张了张口,发现自己一时竟不知道找什么话来说。

     苏静便弯了弯眼梢,似在等着叶宋的下文。见叶宋迟迟不开口,便先问道:“英子怎么样了?”

     叶宋吁了口气,道:“不肯吃喝也不肯睡觉,刚刚总算是愿意躺下,现在已经睡着了。”

     苏静道:“那个傻丫头。”

     “可能,这就是她成长的代价吧,起码,她最终还是明白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叶宋平静道,“我们除了给她鼓励和安慰,谁也不能帮到她其他的,这一切,只有靠她自己。”

     “你呢?”苏静看着叶宋。

     叶宋挑挑眉,道:“我怎么?”

     苏静问她:“你比任何人都努力,有危险总是第一个冲在前面,你用守护的名义一直在做傻事,如果这也算成长的代价,那么你可有明白你心里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叶宋一怔。

     她从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所以回答不上来。

     苏静的语气放柔,似两人之间的喃喃低语,叹息道:“你从没想过你自己对么,阿宋,你比英子还要傻。但愿有一天,我能够等得到,你明白你想要的是什么。”

     叶宋看着苏静,他容颜依旧,风华无双,只是眼里和脸上,承载了太多的感情,让她有些心痛。

     叶宋从苏静身边走开,将将错身之时又停下,风扬起的几缕发丝,飘拂过苏静的下巴,她寂然道:“我明白我想要什么,只是这不需要你明白。”

     随后只留给苏静一抹决然的背影。

     经过那一晚之后,苏州城里的毒物暂时被鬼毒夫人给控制起来了。她用那些被咬死的南瑱士兵的尸体再次提炼毒素。而南枢,本是琴师舞姬出生,最拿手的便是弹琴和跳舞了,如今她断了一指,试图再次撩拨琴弦,可是弹出来的曲子却不成调。

     彼时,南习容就坐在上面主位上,随手拈着一只茶杯拿在掌心里把玩,一边听那不成调的曲子,反倒有些悠闲惬意的意味,仿佛他听的是世间天籁,极为悦耳享受的样子。

     南枢完好的手指都被那琴弦割破了,鲜红的血珠沁了出来,她方才止住了琴音。南习容的雅兴被打断,他手掌把玩茶杯的动作停了下来,抬眼往下方的南枢那里看去。

     南枢立刻敛裙起身,在大堂中间跪下,毕恭毕敬道:“殿下恕罪,妾身实在无法弹好这一曲,扰了殿下的雅兴是妾身有罪,妾身这便去叫别的琴师来。”

     她刚一有动作,南习容便不缓不慢地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悠悠走下大堂,声如鬼魅般道:“在本宫眼里,这世上没有哪个琴师的手艺能比得上枢枢。原以为你断了一指以后已经不能再抚琴了,没想到这一首曲子虽然停顿多了一些,但还是很令本宫欣慰,如此训练下去,想必要不了多久”,他蹲了下去,亲自将南枢扶起来,手指捋过她耳边的发,又说道,“本宫的枢枢是世上最聪明的女人,就算是少了一根手指,很快琴技也会恢复如初的。”

     他将南枢那根被琴弦割破的手指拿到眼前看了看,随后竟含进了口中轻轻吮吸,南枢一惊吓,本能地缩了缩手指,可南习容却抓得紧,不容她有丝毫退缩的余地。

     南习容的舌尖抵着她的伤口,有些酥麻痒痒的,伴随着轻微的刺痛,将她指尖上的血都吮吸干净,再道:“枢枢方才那一曲弹得很好,本宫听得如痴如醉。有你在这里,本宫哪里还用得着其他的琴师呢。”

     南枢垂头,一副受宠若惊的模样。

     实际上,一个人会演戏并不是天生的,而南枢,从来都是在做讨别人欢心的事情,却从不曾有哪一刻是为了讨自己欢心。

     然,南习容狡猾多端观察入微,注意到南枢表情里的异样,眯了眯眼便伸出两指轻佻地抬起南枢的下巴,微微狭长的双眸凝视着那一张美丽的容颜,带着强有力的压迫感,道:“枢枢不开心本宫只宠你一个吗?”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