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42章 想不出办法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她知道苏静不会回答她那个问题,她便压低了声音,有些沙哑地问道:“他是怎么死的?”

     苏静想了想,道:“柳州被破的那天晚上,陈将军撤退不及,中了敌人的箭。”

     叶宋:“你这次不要再骗我。”

     苏静被她识破,沉默了一会儿,才道:“从柳州逃出来以后,陈将军回头来接应我们,紧接着就被逼上了山。南瑱大军围山之时,陈将军为了给你我争取逃跑的时间,一夫当关,最终战死。”

     叶宋身子微微颤抖了起来。那时,那时她在做什么?那时她什么都不知道。

     陈明光为了她与敌人殊死搏斗的时候,她正安逸地沉睡着……

     “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叶宋良久,似叹息似悔恨一样地说道。“如果,当时我没有死过去,而是和你们一起战斗,是不是结果就会不一样了,上了战场,大家都应该共同进退的,可是我却当了逃兵……”

     苏静扶着叶宋的后脑,用力吻过她的发,说道:“当逃兵的人不是你,而是我。不知者不罪,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错便错在是我代替你做了那样的选择。”

     “或者说,如果我没有在我的世界里过分沉迷,没有迷茫,没有止步不前;如果我能够听你的话,一早就和你一起回来,是不是结果也会不一样了?”叶宋从他怀里挣出来,抬头望着苏静的眼睛,眼里水光连连。

     苏静捧着她的头,定定地告诉她:“我说了,这一切都不是你的错。你自己说过,从小到大守护着你的只有你自己,试问,如果当时你一早跟我回来了,谁来守护你?结局或许是不一样,但不仅仅是陈将军的生死不一样,而是整个世界都会跟着不一样。”他的安慰似呢喃,“阿宋,不要难过,陈将军也定不会希望你这样难过。”

     叶宋眨了眨眼睛,双眼如冬雨洗过一样澄澈透亮,泛着寒光。她缓缓抬手将苏静稍稍推离,手紧紧握住了自己的玄铁鞭,紧得玄铁鞭都发出兹兹的金属摩擦声。她咬牙道:“是,我不应该在这个时候难过,我应该去叫那些动过他的人偿命!”说着她就要去牵自己的马。

     苏静及时拉住了她的手腕,又将她扯了回来,凝着眉道:“阿宋你要上哪儿去?”

     叶宋一边挣脱一边平静得可怕道:“你刚刚没听说么,南习容将陈明光绑在了十字架上,正等着我去!我要去宰了他!”

     “你不要冲动,南习容能让人放话进来,必定是已经准备好了天罗地网就等着你往里送!这摆明了就是一个陷阱!”

     “这笔血债,我定要他亲自偿还!”叶宋怒瞪苏静,“你放开我!”

     刘刖见两人争执起来,便上前道:“二小姐,还是先听王爷的吧。王爷说得对,这就是一个陷阱,二小姐切勿冲动,等从长计议之后再说吧。”

     苏静无论如何也不肯松手,叶宋怎么抓他掐他都挣脱不开,她不由红了眼,对苏静吼道:“就算那是陷阱,我也必须得去!我不能让陈明光死后还被他们侮辱,不得安生!再怎么样……”话未说完,叶宋努力瞠了瞠双眼,眼前苏静的影子也变得模模糊糊,随后眼皮一沉人就瘫软了下去,说话的声音也绵绵无力,“我也应该去把他的尸首带回来好好安息……”

     苏静及时收回叶宋颈后的手,将她的身子接住,道:“可你现在这个样子贸然前去,只能是去送死。你不忍心看到陈明光受辱,我又何尝忍心放你去冒险。”

     刘刖一脸肃色地问:“王爷,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陈将军的遗体……”

     苏静看了看怀里的叶宋,道:“陈将军的遗体我们是要定了。我先把她送回去,召集大家,仔细谋划这件事。”

     “是。”刘刖转身去了。

     苏静将叶宋送回了她的房里,好好地放在床上。连灯都没点,只黑暗中坐在叶宋的床边,伸手去捏了捏叶宋的鼻尖,道:“好好睡一觉,你想做的事情我会去帮你做。”

     苏静出门的时候,让几名士兵在门外守着,一旦叶宋醒来便立即向他汇报。只是他没想到,他前脚刚走了不一会儿,叶宋后脚就醒来了,从床上坐起来,摸摸自己酸麻的后颈,晓得是遭了苏静的道儿。

     只是,她这昏迷了片刻之后醒来,脑子也跟着清醒了一些。

     苏静说得有道理,若是她真的冒冒失失毫无一点准备就闯进敌军阵营,后果不仅不能为陈明光报仇夺回他的尸身,连自己也会搭进去。

     可是除了按照南习容所说的只身赴约,她一时间脑中一片混乱,根本想不出别的办法。

     叶宋晓得门外守着士兵,看了看墙壁侧面的那扇窗,随后利落地翻窗而出。

     她骑上赫尘,一路飞奔。赫尘的马蹄声,惊扰了宁静的夜。

     苏静和刘刖他们本来还在商议应对之策,忽然士兵就前来禀报说叶宋强行闯出城门了。苏静二话不说,当即骑马去追。

     叶宋没有直接跑去城外五里坡的敌方阵营,而是绕了远山跑上了山路。山路在大山山体上盘旋蜿蜒,马蹄闷实得踏在地面上,在若有若无的月光下掠起轻微的尘。马蹄所过之处,淡淡的风将路边的杂草也震颤。

     叶宋在前面跑,苏静在后面追。他的马本不是赫尘的对手,奈何他一路狂夹马肚,狂甩马鞭,心急如焚,眼看着前面那骑马的背影越来越近。

     就在自己的马快要累趴下的前一刻,苏静瞅准了时机,双脚往马背上一蹬,整个人腾飞起来,似暗夜里的雄鹰,十分矫健,在半空中踢踏数步,随着赫尘粗哼了一声,马蹄印也加粗了两分,苏静赫然落在了叶宋的身后,一手揽住了叶宋的腰,不容辩驳,一手躲过她手上的马缰,控制了赫尘。

     叶宋心里一惊,匆匆回头。怎料苏静头正靠近叶宋的肩膀,她这一回头,凉凉的唇恰好往苏静的唇角堪堪擦过,激起细微的电流。苏静一张脸也赫然在眼前放大,似被月光淬亮半边轮廓。他鬓角的发丝往后拂扬,桃花眸中清浅月华正视着前方,赫尘很快被他控制了下来,减缓了速度,在山路上颠簸奔跑。

     苏静生怕叶宋又会挣扎,便悠悠道:“你别乱动,旁边便是悬崖,如果你不介意我和你一起掉下去的话。”

     叶宋不由回头,往侧边看去。山路并不宽,边上正是漆黑一片的悬崖。

     最终,赫尘在山顶高处停了下来。苏静坐在她身后抱着她,仍旧是没有松手。

     身处高地,视野也变得开阔起来,即使是在夜里,也有一览众山小的即视感。她遥望远方,隐隐约约能够看见重重山影之下一片空地之上黑压压一片,并散发出微弱的营火。

     她的内心是焦灼了,恨不能这一刻就飞过去,与那些可恨的敌国军队大战一场,抢回陈明光。

     可是她不能,这样只能是去送死。

     叶宋问:“你追出来干什么,怕我干傻事?”

     苏静反问:“那你为什么跑出来?”

     叶宋安静道:“我只是暂时想不出办法,想来这山里走一走。或许,等我走完这一夜,等到天亮之后,就知道我该怎么做了。”

     苏静轻轻地吁了一口气,将头靠在叶宋的肩膀上,低低呢喃道:“我真怕,你不顾一切地去找南习容报仇了。”

     叶宋觉得心里很酸,那股酸涩感就快要涌上她的喉头和眼眶了,她眯着眼睛,极力看着远方,却也忍不住偏了偏脖子,让自己的头与苏静的靠得近了些,仿佛这样才能感受得到彼此的呼吸和体温,才能感受得到咫尺的温暖。

     叶宋道:“先前的确是我太冲动了。只是我没有想到,陈明光会死去……一定是因为我拖累了你和他,他为了保护我才让你带着我先走的吧。他帮了我许多的忙,是一个很和善的好人,这些都源自于我们是朋友。可是到现在,我都没能为朋友做点什么,甚至连他死了,抢回他的身体都做不到。苏静,你说,我该怎么做?”

     “阿宋,总会有办法的。我会帮你,和你一起做。”

     叶宋再偏了偏头,蹭着他的颈窝,感受着他的发线拂面的触感,还有脖子上沉稳的脉搏,或许只有这眼前跳动的生命能够给她慰藉。

     苏静搂着叶宋,眸中神色明暗不定。叶宋却侧过身来,额头抵着他的下巴,伸手环抱住了他,低低道:“你就借我靠一会儿。”

     山上两人一马,夜色孤寂。

     叶宋遥望远方看了很久,天边有散碎的星辰,忽明忽暗。她忽然从苏静怀中正起身,看着连连相接的群山,若有所思。

     南瑱的大军所驻扎的地方,虽然不是狭长的山谷,但四面都有大山,隐约成围拢之势。叶宋眼神渐渐坚定了起来,道:“不如我们烧山吧。”

     今年的庄稼刚长出来,若是再等两三个月,就到了要丰收的时候。只是而今满城的百姓都不在了,留下这些庄稼又能怎么样。而要烧毁四面的大山,必定会连带着附近的庄稼一起遭殃。

     苏静愣了一愣,道:“你想逼得他们自乱阵脚?”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