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45章 你脑子没事吧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两人对视一眼,仿佛就能知道对方心中所想,苏静道:“来都来了,不进去岂不是太可惜了。”

     于是两人就这样抹黑一点点往里走去。越是往里,石油的气味就越是浓重,前面的路本来还很干燥,到后面就感觉到脚下的路面又湿又滑,叶宋蹲下去,用手指蘸了蘸那液体,两指捻了捻,道:“这里的液体,全是溢出来的石油。”他们走到尽头了,还能听到似乎有小束小束的液体流淌的声音,叮咚似清泉。

     随后叶宋便笑了起来,道:“果真是天助我也。”

     她和苏静没有在这洞里久待,两人便撤退了出去。按照苏静的想法,一起攀岩着峭壁上的藤蔓和凸石,艰难地往上面爬去。

     趁着天色未亮,昏城里陆续跑出一小队精练的队伍,带着木桶和板车,一刻不停地往山上赶。队伍抵达后,抛下又长又粗的麻绳,便摸索着爬下悬崖。

     待到日出东升时,霞光迸射出来,照亮天际。叶宋和苏静在前,带领着那只精练的队伍,满载而归。

     她骑马从城楼下经过,站在城门口,勒了勒缰绳,赫尘稍稍踢踏了两步,在那里停了下来。叶宋转头往东边望去,冷色琉璃般的眼眸,也被那金红色的光芒淬亮,仿佛重新燃起了不可被摧毁的希望之光。

     回到昏城,刘刖便上前来说道:“南瑱大军那边刚刚传来消息,南习容说只等三天,若是三天之内王爷和二小姐不只身前往,他便会率领大军攻城。”

     叶宋满手的石油,味道十分不好闻,她闻了一个晚上,不禁有些头晕。再加上一晚上没有合眼,即使没有上床睡觉也是会有床气的,因而在听到刘刖的话之后脸色并不怎么好。彼时她正用一块巾子擦拭手上的污迹,然后用皂角洗净了手,转身随手就将沾了石油的巾子扔进了火盆里。

     火盆里的火是天亮时熄灭的,只剩下淡淡的火星,只要经风一吹,就会彻底熄灭了。没想到巾子一沾上,几乎没有非什么功夫,那些火星仿佛又攫取到了生命的源泉,酝酿了一下之后蹭地就燃起来了。

     叶宋面无表情地走过,道:“就让他等三天,只等三天。”三天以后,她一定会把陈明光带回来。

     白日里,昏城里的将士们都没有什么行动。只要一到了晚上,他们便偷偷地上山,摸索下悬崖,将半山腰里的石油一桶桶带出来,昏城里只放置了一部分,其余的全部连夜运往四面各山山脚,隐藏起来。

     这地形对于南瑱来说,的确是有些不利。但南习容就是一个自负的人,他自认为北夏现在并无援军,而昏城也就一小部分人死守着,只需要派一支分队兵力就足以将他们像蚂蚁一样碾死。大军驻扎的四周,虽然四面环山,但还是隔得有些距离,这样长的防线北夏的残军不可能拉得起来,因而就更加不用担心他们会围山而攻了。他只需要在城郊等上三日,时间一到便立马攻城。

     据南习容所知,叶宋和苏静均是重情重义之人,且莫说陈明光和他们是什么关系,单是将陈明光的尸首往十字架上一挂,只要是有血有肉的北夏人,都不能容忍自己的将军被敌军这样对待,这是对军人、对战士极大的侮辱和轻蔑。

     所以,北夏那边一定不会坐视不理。南习容想,叶宋或者苏静都极有可能会真的单枪匹马赴阵。就算他们不会现身,也一定会出现有人偷抢陈明光尸体的事情,因而南习容早就将一切布置妥当。

     苏静和刘刖说得对,这就是一个***裸的陷阱。

     若是先前叶宋起初听到陈明光的死讯之后理智全无,还有可能会来硬闯,可如今她冷静了下来,南习容注定要守得一场空了。

     这三日里,叶宋也没有闲着。出了短暂的夜里休息时间,她都在研究炸药,研究如何能将一整座山都轰垮的炸药。

     军队里没有人是懂这一行的,因为在北夏的战史上面,将炸药用于战争,还是前所未有的事情。那时的炸药,是北夏民间研制的一种东西,并没有得到普遍而广泛的运用,唯一得到认可的便是用来观赏的烟花爆竹,而炸药从烟花爆竹衍生而来则多用在一些见不到光的事情上面。

     比如叶青被山贼所掳的那一次,叶宋和苏静都还记得,那时山贼就企图用炸药炸掉山洞。

     因而苏静和叶宋一起研究这门深奥的学问。

     也不知是第几次,房子哐地一声,又爆炸了,烟尘滚滚。刘刖和众副将已经见怪不怪,只默默地把附近的士兵都撤走,给他们留下更为广阔的空间。

     房子里,叶宋和苏静,被房顶簌簌掉下来的沙尘塑造成了一个泥人,身上均是铺满了厚厚的一层灰,面皮又比锅底还黑,长长的头发都被炸得又卷又蓬松。唯一显眼的,大抵便是两只眼珠里面的眼白了。

     叶宋看着苏静的模样,他的眼珠子转动了两下,似乎有沙子进了眼睛,正要伸手去揉,看起来十分滑稽。叶宋忍不住笑了笑,低咳两声,道:“不好意思,是我没掌握好度。”

     苏静也不恼,淡定帮叶宋掸了掸尘,又掸了掸自己的,道:“反正你也一直没把握好过。”

     “再来,多试几次一定会成功的。”叶宋随手将灰尘拂开,继续摆上材料,一边忙活一边道,“以前常玩鞭炮,以为把鞭炮里面的粉尘收集起来裹成一包就会变成很厉害的炸药,没想到看起来简单实际上这么难。幸好,这昏城里,都是交易着婚嫁的东西,鞭炮也都是现成的,所以才足够拿来折腾。若是叶青在,她一定能够不费什么力气就能做得很好……”

     叶宋说到这里,才想起,很久很久没有看见叶青了,也没有看见自己的家人了。还不知道,有生之年能不能看见他们,她的确是很想家了。

     叶宋又不由想起,某一次,叶青弄出了一个新鲜玩意儿要拿给她看,大约就是有炸药的成分混合在兵器当中,叶青简直是一个兵器奇才,连那个她都能想得到。只不过,她一演示,还没怎么开始,里面的东西就不听她的使唤而自己爆破了,叶青也是被炸得灰头土脸好不沮丧。

     苏静忽然出声问:“在想什么这么开心?”

     叶宋想起那些过去的事时,嘴角就不由浮现出笑容。叶宋回了回神,说道:“没什么,我只是在想,阿青最开始也不是什么都会的,想要做成一件事,总要经过不断的磨练和尝试,到最后才能成功。正如我们现在……”话说到这里,叶宋扭头去看忙活的苏静,不禁脸色大变,“卧槽你在干什么!”

     苏静正成功地将几个大鞭炮裹在了一起,将引火线也缠在了一起,正打开火折子点燃了引火线。苏静回头来,对叶宋眨眨眼睛,即使是满脸污垢也遮掩不住他的笑,道:“不是你说的要多尝试么,这也是一种尝试。”说罢,拉起叶宋就飞跑出去,“快走。”

     结果两人才刚跑到门口,前脚都没来得及踏出去,就听见身后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随后火光伴随着灰尘木屑等,如狂风一样从身后席卷而来。

     当是时,逃跑已经来不及了,苏静急忙压下叶宋的后脑勺,就扑倒在了门槛外面。

     叶宋直感觉,自己脑子里和耳朵里都是嗡嗡嗡的响,像是有数百只苍蝇在一齐乱飞一样。身后的房子,经受不住接二连三的摧残,摇摇欲坠,像是老旧的木门,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最终终于寿终正寝,哗哗倒塌。木板石墙,倒成了一座废墟。

     叶宋和苏静两人趴在地上,等到一切风平浪静之后,才敢缓缓抬起头来。叶宋觉得自己的耳朵很堵,一伸手去掏,全是沙尘,都快把耳朵给堵住了,十分不舒服,于是坐起来,把头歪向一边,伸手拍另一边的耳朵,将里面的沙尘全部倒腾出来,一只清理干净了,又把头歪向另一边,开始倒腾另一只。

     苏静也跟着坐了起来,笑得没心没肺的样子,浑身像是从灶里摸爬滚打了一圈似的脏得可以。他看着叶宋倒腾,自己也觉得耳朵有些痒,伸出小指去随意挖了挖,不如叶宋那般有那么多的灰尘。

     若是让那些北夏士兵看见他们的王爷和女将军是眼前这般模样,估计会掉下巴。积累起来的威望也会扫地了。

     苏静笑着问:“阿宋,你没事吧,不好意思,我也没把握住那个度。”

     叶宋抖了抖眼皮,又揉了揉眼睛,粗哼两声,回头看着苏静,只见苏静嘴巴一张一噏似在说着什么,奈何脑子耳朵就是嗡嗡什么都听不见,不由道:“你说什么,大声点,老子听不见!”

     她不知道,她说话是扯着嗓门说的,倒把苏静吓了一跳。

     苏静往后仰了仰身子瞅着叶宋,也跟着扯着嗓门再问道:“你脑子没事吧?”

     叶宋又掏了掏耳朵,凑近一些。说道:“再大声点儿,老子还是听不见!哪里来的苍蝇,吵得我耳朵痛。”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