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46章 好多苍蝇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笑眯眯地,缓缓靠近叶宋,两指捻住她的耳珠往自己唇边凑了凑,然后用润润的嗓音轻声说道:“叶宋,我爱你。”

     随后叶宋就像看神经病一样看苏静,翻了翻白眼道:“我让你大声一点,你他妈偏偏跟我说悄悄话,这么多苍蝇在叫,我能听见吗?”

     两个泥人坐在地上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半天,叶宋感觉耳朵里的苍蝇少了些了,但还是听不见苏静说什么。大抵是苏静事先有个心理准备,所以听力没有怎么受损,而叶宋是完全没有准备,突然轰地一声,脑子就有些反应不过来,耳朵也经受不住。

     歇了一会儿之后,苏静担心叶宋真把耳朵给震坏了,还是决定带她去给英姑娘瞧瞧比较靠谱。

     英姑娘最近很忙,除了守着白玉研制解药以外,几乎闭门不出。她的饭食都是包子按时给她送过去。

     还好的是,她总算肯吃饭了。头几天,她害怕白玉醒不过来,不吃不喝不休不眠,后来叶宋劝过了她,她才开始吃饭。她唯一坚持的信念便是要活着,只有她活着才能给白玉配出解药,只有活着才有可能救活白玉。她想,等白玉第一眼睁开眼睛的时候,就能够看见她在身边,而不是当白玉醒来,而她已经倒下了。

     这些都是叶宋交给她的道理。她当做信念一样执行着。

     可是,英姑娘整个人却都变了,变得沉默寡言,好似跟个木头人一样,不会说话也不会笑。她那抹榴红的艳丽色彩,也变得暗淡,不再鲜活。多数闲下来的时候,她都会静静地坐在白玉床前,看着他发呆。

     当苏静和叶宋满脸灰地出现在英姑娘的面前时,也未见她有多大的反应。两人看到她那般模样,也都忍不住心疼,心情也跟着沉重了起来。

     看白玉那样子,也不知道何时才会醒来。叶宋看着他,就不由想到了当初昏睡的自己,对英姑娘说道:“英子,其实他并非是什么都感觉不到的。”

     英姑娘眼神闪了闪。

     叶宋便又道:“我昏迷那一会儿,虽然不能睁开眼睛看也不能张嘴说话,但是有谁在我床边守着,有谁为了我而哭泣着跑出门,还有谁在我耳边说了什么话,我全部都能感觉得到。相信他也一样,他没有反应,不代表他没有感受。他也一定能够感觉到你的难过,你的不离不弃,你的不分日夜的照顾,和你想他快点好起来的渴望。只要他的心在这里,他便走不了多远,始终会回来的。”

     “是吗,他真的能够感觉得到吗……”英姑娘看着白玉苍白的面容,很是茫然。

     叶宋回头问苏静:“她刚刚说了什么?”

     苏静言简意赅道:“她说你骗她。”

     “你说什么?”叶宋突然觉得自己很傻缺,听不见英姑娘说什么,问了苏静,苏静告诉她她又怎么能听见呢,结果还是不知道英姑娘说了什么,只好继续道:“你也知道叶姐姐不会骗你,他想让你快乐,绝对不是想让你像现在这样痛苦,如果你不想他跟着你一起难过的话,那你便不要难过。”

     苏静不禁抽了抽眼皮,叶宋竟然能够自行前后结合起来。大抵,她本身就是一个有逻辑的人,这都归功于她的逻辑。

     英姑娘也注意到了不对劲,回头来看叶宋,又看看苏静,才总算有些讶异,问:“叶姐姐怎么了?”

     苏静指了指耳朵,道:“她暂时听不见了,所以过来找你看看。”

     英姑娘便让叶宋坐下,替她检查了一下耳朵,并用药汁将耳朵里面擦洗了一遍。叶宋闭着眼睛,似乎很舒服很享受的样子。

     英姑娘问道:“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叶宋仍是闭着眼睛很舒服很享受的样子。她压根听不见嘛。

     不过的确是觉得好受多了,耳朵里清清凉凉的,好似也没有那么吵了。世界重新变得宁静了下来。

     很快,英姑娘擦进去的药汁起了作用,将混杂着污尘的积血都给洗了出来,苏静拿了巾子给她擦拭,脸上的表情也变得严肃了起来,道:“她耳朵为什么会出血?”

     若真是聋了……

     苏静不可能不自责,是他趁叶宋不备,把房子炸垮的。

     叶宋看了一眼巾子上的血迹,再看了看苏静的表情,道:“你干什么这样一副样子,好像我的耳朵是真的聋了一样。有英子在,我聋得了吗?”

     英姑娘道:“苏哥哥放心吧,叶姐姐的耳伤还不算太严重,只是轻微受损,擦过药之后,很快就能够恢复的。”说着就又给了苏静另一瓶药,那是一瓶药膏,并吩咐要在叶宋洗干净了之后,再往耳朵里擦一遍,不然有尘跟着进耳朵,就不好了。

     随后苏静的表情就是一松。

     叶宋眯了眯眼,道:“我就说没大事吧。”

     苏静看向她,道:“你怎么知道?”

     叶宋往椅背上靠了靠:“看你的表情就知道。”

     送走了苏静和叶宋之后,英姑娘连房门也没出,而是坐回来,在白玉的床边,看着他半晌,伸手去握着他冰凉的手,用那冰凉的掌心蹭着自己的脸,自言自语道:“你真的能够感受得到吗?你的手指,能够感受得到我的温度吗,你的心,能够感受得到我的绝望吗?如果可以,你能不能睁开眼睛看我一眼呢?你会回来的吧,因为你知道我在这里等你,你的心在这里。”

     叶宋和苏静回去以后,第一时间便是各自回房清洗一番。

     叶宋的房间里,脏衣服丢了一地。她从头到脚将自己洗干净,换了另一身干净的衣服,长长的头发湿湿的正滴着水,随意地垂在她后背,打湿了她后背的衣服,衬得身子轮廓若隐若现。

     叶宋的后背还隐隐作痛,估计那晚被石头砸伤的伤痕也让灰尘给弄到了。不过这对于她来说,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桩,晚点睡觉前再擦一次药,自己就会好了。

     苏静洗干净了,一身清爽地出现在叶宋的房门外,伸手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应。他觉得叶宋反正听不见,敲门也白敲,索性就干脆直接地推门进去。反正他也故意等了一阵了,叶宋手脚一向麻利,应该已经洗完了。可等他推时,不想门却从里面被牢牢闩住。

     苏静嘴角一抽,看来她真的是很防备他,就跟防狼一样。

     叶宋慢条斯理地系好了腰带,回过身来,看见房门不停地在晃,便晓得是谁来了,过去打开门,见苏静果然站在门外。

     不等苏静说话叶宋就先一步道:“我也是怕我听不见敲门声,你来了自己就进来看见什么不该看见的,所以预先把门闩了,由此看来,我还真是很有先见之明。你是要来给我擦药了吗,进来吧,我已经准备好了。”说着叶宋就转身进屋,在一把椅子上坐好。

     苏静带了药来,坐在叶宋的旁边,看了看她的湿头发,还在往下滴着水,而她一副全然不在乎的样子,顿了顿,又起身,去找了干的巾子来,兜头罩在叶宋的头上,叶宋不及反应,他的手便隔着巾子,帮她擦拭头发上的水,还道:“不擦干,着凉了怎么办。”

     叶宋见躲也躲不掉,也就任由他去了,咕哝道:“怎么这么多事。”

     苏静只笑而不语,手上动作未停,直到把叶宋的头发拭得半干。

     给叶宋的耳朵擦药时,先依照英姑娘所说,用先前的药将叶宋的耳朵清洗了一遍,然后再抹上浓稠一点的药膏。奈何苏静的手指比叶宋的耳洞要粗,伸到一半就伸不进去了,才去英姑娘处取来小布签才解决了这件事。

     上药了之后,叶宋觉得自己的耳朵有种凉津津的痛感,但尚且不是特别的难受。苏静看着她,问:“感觉怎么样?”

     面对面说话,叶宋听不分明,但是这次却从苏静的口型里看出他说的什么话了,遂道:“你放心,聋不了。”

     苏静道:“这都是我的错,若是你真聋了,我便一辈子做你的双耳。”

     叶宋一眼不眨地盯着他的嘴唇,道:“你说什么,有本事你再说一遍,说慢点儿,我有些看不过来。”

     却见苏静的唇角轻轻一勾,宛若因风萌动的春水,杨柳飘飘,春风十里,缓缓道:“没什么。”他伸出手指点了点叶宋的肩头,指着她的后背,又道,“让我看看你的后背,来时我也带了金疮药,帮你上药吧。”

     叶宋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他失笑,轻轻地挑了挑眉梢,微微低头,肩上的发丝滑了两缕下来,也是泛着湿润,惹人无限遐想。他靠近一些,手指从叶宋的腋下穿过,轻轻地拂过她后背的伤口边缘,掠起丝丝的流淌的灼痛,叶宋立刻绷直了背脊,戒备地看着苏静。苏静取出金疮药,在叶宋眼前晃了一下,叶宋总算领悟过来,道:“你想帮我上药?”

     苏静诚恳地点了点头。

     叶宋便道:“不用了,人走,药留下,我自己可以上药。”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