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49章 对不起,来迟了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在南习容看来,并非要在今日取了她的性命,他把这场战争当做一场游戏,要跟他们玩到最后,再以胜利者来欣赏他们的丑态。他们是北夏的英雄,而让一个英雄失去他的一切、败到后无退路,远比要了他们的性命还要令他们痛苦。可叶宋如此疯狂,南习容若是不认真对待,无法交代,遂道:“本想留你到最后,没想到是你自己要跑来送死,那就别怪本宫不客气。”

     话一说罢,南习容加强了攻势,一把长剑,削得叶宋遍体鳞伤。叶宋的眼神却越发地凶狠,丝毫不畏惧、退缩。

     苏静从南瑱的士兵围攻中抽出了身来,就在南习容手飞速地翻转,挽住了叶宋的鞭子猛地往前一带,叶宋瞬间被南习容拉至了身前,同样是两双桀骜的眼神冷冷对视,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自己,南习容飞起一脚便向叶宋的腹部踢去,那一脚却因为看见了叶宋眼中的自己而稍稍有片刻的迟缓时,苏静冷不防眨眼的一瞬间就出现在了南习容的身后,扬掌劈向他的背心。

     南习容心下一凛,顾后而失前,来不及管叶宋了,剑松了玄铁鞭,转身便去应付苏静,与他两掌相对,各退数丈。

     叶宋的身体在空中翻转几周,稳稳落地,与苏静一前一后夹着南习容。她那落地的瞬间,鞭子末梢往地面上扫了扫,带起黑色的泥浆,溅在了南习容的脸上,南习容却因为太过专注,而根本没留意到。

     火光闪烁间,战势一触即发。

     只见苏静脚下一蹬,南习容几乎同时也朝他冲了过去,刀剑相碰之际,双方打了一个满怀,谁也不让谁,然而两人却是旗鼓相当势均力敌。叶宋瞅准时机,几鞭子招呼过去,南习容为了躲开,一下子便被苏静占据上风,身上受了两剑。

     叶宋在夜色火光之下,再度举头朝上望去,那十字架上的人无声无息,仿佛在默默观赏着这一场战役。他低着的头的头顶,又仿佛星子垂得很低,他背后是圣洁的光辉,而他伸手便可触碰。

     叶宋眯了眯眼,随后扬臂挥鞭,十字架被她从中间斩断,木屑飞扬,而上面的人失去的支撑,也倒身往下掉。

     叶宋站在下方,就在那人堪堪落到地面上时,她背过身去,让那人成功地落在她的后背上。

     很重,重如泰山。

     她险些支撑不住,往前踉跄了两步,但咬牙挺了下来,绝不放下。

     背上的人的盔甲上,满是污浊的凝固了的血迹,他的头发散乱遮住了脸颊,无力地垂在叶宋削瘦的肩头。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重腐朽的异味,充斥着叶宋的鼻子,熏红了她的眼睛。她回头看了他一眼,乱发之下曾经的轮廓若隐若现,只是再也没有曾经的风采与活力,只是闭着眼睛沉睡着。

     叶宋哑了哑,对他轻声说着:“陈明光,对不起,我来迟了。”但一定会把他带回去。会让那些给他羞辱和伤害的人,加倍的痛苦。

     当是时,南瑱四处散乱的军队察觉了这个地方有打斗,又迅速地整理好队形前来支援。那批大军,将山口都堵得满满当当。

     南习容一见,得意之形瞬时爬到了脸上,让他面容变得有些扭曲起来,他知道叶宋和苏静不能久待了,否则必然是有来无回。他趁着打退苏静的瞬间,回头看了看叶宋以及她身上背着的人,这种时候还笑得出来,十分妖异,道:“就这样你便想带他走,本宫没让他葬身山林永无人知,把他带到这里来还颇费了些力气,你难道不应该拿点儿什么来交换吗?”

     叶宋身上负重,半抬起头,依旧那么傲气,她抬起双眸,眼珠沉沉,忽而如鬼阎罗一般勾起唇角,所浮现出来的妖异之色丝毫不比南习容逊色,带着女子少有的英气,叫南习容目色一敛。她道:“好,那我便拿点东西来跟你交换。”说着,她从盔甲里掏出了一捆炸药,那是最原始的炸药,是她和苏静在这短短的三天时间里才研制出来的,能够炸垮一座山。

     紧接着她又掏出火折子,往自己的盔甲上一擦,点燃了引火索。

     南习容仿佛知道她想要干什么,脸色剧变,回头看着那些冲进来的南瑱大军,下一刻立即下令他们撤退。只可惜,当时环境太过嘈杂,南瑱大军在某位将军的带领之下护主心切,直如山河呼啸一样地冲过来,哪里听得见南习容在下令。

     而苏静也快速抽身,在叶宋身旁落下,捏了一声口哨,奔驰的骏马往相反的方向跑来。他从叶宋身上接过陈明光,便放在马上。叶宋扔出了那捆炸药,手扬长鞭,一鞭将炸药抛出很远,直直落到了南瑱士兵群中。

     紧接着,“砰”地一声巨响,无数南瑱士兵被炸飞。

     苏静回头,眼神清冷地看了南习容一眼,下令道:“撤!”

     他们带来的一小支队伍,得到了命令,立刻抽身撤退,纷纷骑马奔跑离去。

     叶宋和苏静同样分别骑上了马,陈明光就在赫尘的马背上,她低头看了陈明光一眼,抿唇似下了极大的决心,才舍得调转马头跟着一同撤退,但手上却没有歇着,那枚火折子尚有余光,被她扬鞭抛到了身后,正中南习容的方向。

     南习容抬剑便将火折子 劈成了两半,火星四溅。

     然而,他忽略了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自己四周,不知什么时候起竟是被叶宋用鞭子有意无意地带了满地的黑色泥浆,连他的衣角上也沾上了不少。

     尽管是细微的一点火星,一落到了地面上,跐溜一声,就燃起了大火,将南习容包裹在中间。

     南瑱大军中爆发出啸叫:“保护太子殿下——”

     可是那火,岂是那么容易被扑灭的。

     赫尘奔跑间,叶宋回头去望,见火中的南习容正奋力地扑火,抬眸间看向她的方向,迸发出强烈的杀意。

     不够,远远不够。他不死,难解她心头之恨。可是他就这样死了,她也难解恨!

     苏静和叶宋很快便绝尘而去,彻底地消失在了夜色里,连带着他们带来的那小支干练的精兵队伍一起。

     南习容感觉自己浑身都快被烫掉了一层皮,身上穿着的盔甲被烧红,他挣扎着用手解开身上的盔甲,尽管双手被烙得直冒青烟,也好比被烧成灰好。他的头发也起了火,没想一下不慎,叫一小团火往脸上扑去,恰恰点燃了他脸上的那一滴污迹,他痛得大叫,一手捂脸,盔甲掉落瞬间,人就往地上扑,在地上来回滚了数圈,到处都是小火苗。

     他身上的烟,久久不歇。

     南习容就那样趴在地上,久久没起来。

     南瑱的士兵过来,将他围住。领头的将军一跨下马就跑过来,问:“殿下没事吧!”

     南习容只抬了抬手,止住他的动作,同时也告诉大家,他此刻还活着。良久,他才抬了抬头,狭长的双眼里满是猩红的嗜杀,他捂着左脸的手缓缓撤开,虽是半低着头,但火光映衬着他的轮廓,将他脸上的伤痕照得万分狰狞可怖,手上也被烧掉了一层皮,只见那下眼睑的部位,有一滴血肉模糊的烙痕,似一个窟窿浅洞往下凹,几乎能看见他的颧骨,半张左脸,也都是手上高温的烫伤,满是水泡。

     南习容手握成了拳头,恨极,低低道:“叶、宋。”

     一夜之间,叶宋他们以最小的损失大破南瑱大军,让南瑱损失严重,是这么多天来的唯一一件让人值得高兴的事。昏城里的将士们的士气,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鼓舞和振奋。

     他们觉得,只有叶宋和苏静联合,才能创造一个又一个的奇迹,他们才有胜利的希望。

     那天晚上,叶宋和苏静骑马回城,一路往北没有停歇。直到跑到了郊外。

     苏静都只是默默地跟着她,两人在一处清净的山坳里停了下来。叶宋仰头,看了看天上的稀疏的星辰,再看了看远方夜下朦胧的山影。

     黎明快要来临了。

     叶宋手挽着鞭子,长长吁了两口气,抬手指着正前方,对苏静说道:“那里,会有日出升起吧。”

     她所指的方向,是两座山的夹角,正东面。

     苏静道:“是的。”

     叶宋便翻身下马,在一颗树下,捡了地上的石块蹲下,开始刨地面。一下一下,她刨得很认真,似在虔诚地做着一件事,带着忏悔。

     苏静蹲在她身边,想和她一起做,叶宋却道:“你别动,我自己来。是我,该亲手送他这一程。”

     苏静便没有继续,而是起身去周围给她找了更方便刨土的木棍,削尖一头递给她,道:“如果这样能让你不那么难过的话,我只陪着你便是。”

     遂叶宋只一个人刨坑。刨着刨着她便哼出了声,不仅仅是因为耗力气而喘息,而是她想将心中淤塞的情绪全部都发泄出来,她低着头,肩后长发全部滑至胸前,遮挡了她的脸,遂看不清她的表情,但听她的声音,却像是在闷闷地哭泣,听得苏静的心一阵一阵地抽痛。

     可是他什么也不能帮她做,唯一能够做的便是陪在她身边,不离不弃。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