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52章 为你自己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英姑娘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让鲜血溢满了掌心,随后她抓住那些肉虫子,肉虫子闻到她血的味道,有片刻的茫然,随后便是挣扎,而不是像痴迷苏静的血肉那样往英姑娘的手掌心钻,使得英姑娘一手就成功地把它们甩在了地上,对叶宋道:“快,打死它们!”

     叶宋一鞭子出去,就将它们打成了肉泥。

     再抬头看,河水不断从门缝中溢了出来,这两扇城门饶是再牢固,想必也支撑不了太久时间。叶宋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罩在了苏静身上,扶着他道:“走,赶紧离开这里。”

     黄昏天暮的时候,几人终于到达了临近的一座小城。还没到时,刘刖便折返回来接应,并已经将城里的一切打理妥当。

     刘刖道:“小城里已经没有多少百姓剩下,但城里有一大户,却没有离开,我们去后,他们主动出人出力,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

     后来,叶宋他们抵达城门外,叶宋仰头看去,金色的暮光映照着城门,以及城楼上布置的哨兵。一种熟悉的感觉袭上心头,叶宋忽然问:“那大户人家姓什么?”

     刘刖道:“姓谢。”

     进城以后,刘刖带着他们去到已经布置妥当的宅院,宅院也是现成的,便是城里谢家主动捐出来的,里面的吃穿用度一应俱全。

     当务之急便是要把白玉和苏静分别安置休息,苏静背后的伤可不轻,那些肉虫子长期泡在熏臭的河水当中,没有食物的时候就靠着自相残杀捕食同类来充饥,因而十分肮脏。它们咬了苏静的后背,连伤口都是黑色的,他的后背上还少了两块皮肉。鲜血流出来,将黑色的伤口洗礼,在后背上留下一道道黑红交错的痕迹。

     英姑娘事发当时就给苏静服下了解毒丸,因而没有什么毒素侵入体内,但这触目惊心的伤口却必须要处理了。在英姑娘的吩咐下,这里又没有药酒,所以叶宋要用烧酒给苏静清洗伤口。

     酒咬肉,别说是这么大面积的伤口,就是平时破了一点皮沾了酒也会有火辣辣钻心的疼痛,现在苏静的情况这般,若是用酒浇洗,还不得痛得死去活来。

     叶宋递了一根毛巾给他,手里拎着一坛烧酒,道:“一会儿若是忍不住,便咬着它吧,以免不慎咬到了舌头。”

     包子在旁打下手,他将酒坛里的酒倒进了大碗里,叶宋用薄薄的巾子蘸湿,轻轻往苏静的伤口周围擦拭。她知道,这伤,是因为她留下的。

     那一晚悬崖的半山腰上,她扑过去为苏静挡下掉落的碎石。苏静便说,她身上那么多的伤痕当中,总算有其中一道是彻彻底底为了他而留下的。可是眼下,叶宋看着苏静的后背,他身上的伤痕一点儿也不比自己少,那这其中又有多少是为了自己留下的呢?

     不止这一处,有很多。为了救她、帮她,他的手臂上有刀口,后腰有疤痕,整个前胸后背,都还留着曾经在河里被暗礁砸到的痕迹。如今再添了这一处新伤。

     叶宋的手指,缓缓抚上苏静的背心,将他背心的血迹拭掉。背心偏离背脊骨咫尺之处,还残留着一道箭痕。因为这道箭痕,他差点就死了。

     苏静趴在床上等了一阵,都迟迟等不到噩梦般的疼痛来临,反而他能感觉到叶宋的动作十分轻柔,所至之处,所掠起的火辣辣的痛对于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他可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苏静比较虚弱,但脸上的表情却是一派轻松,手背抵着自己的下巴,旁边放着叶宋给他的毛巾。他还笑得出来,轻挑眉梢,歪了歪头抬眼看叶宋一眼,又垂下头去,缓缓道:“怎的,是不是心疼了,所以舍不得下狠手是么?”叶宋抿了抿唇,一边伸手向包子,包子将满满一碗酒递给她,就听苏静继续道,“你不用舍不得,实际上这没你想象中的那么恐怖,就当是用的清水,洗一下才能好,你放心来吧,我能……”

     话还没说完,叶宋冷不防一碗酒往苏静的后背叩去。生生将苏静的后半句话堵进了喉咙里。他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瞬间憋得通红。

     苏静的手掐紧了身下的枕头,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人摆在了油锅上,狠狠得地煎了一遭。煎得外焦里嫩的。那种疼痛感,似潮水一般疯狂地涌来钻心,又似无数只小手在揪扯着他的心房,他想阻止,却无能为力。

     这比在伤口上撒盐要痛得多了。

     苏静一点心里准备都没有,但他还不至于痛苦地大喊出声,端得起他一方主将的风度。叶宋连连往他后背上泼了两碗酒,一边用巾子去擦他的血肉,一边将自己的另一手伸到苏静面前,道:“你不愿意咬毛巾的话,若是实在受不住,便咬我的手吧。”

     苏静缓缓扣住了叶宋的手,却不是放到自己嘴边,而是放到自己下巴下面,声音哑然,道:“就这样好了。我会觉得好受许多。”

     叶宋看着他,微微纠起的眉头未曾舒展过,道:“你确定你不会咬到自己的舌头吗?后面还会很痛。”

     苏静道:“你不要皱眉,我就很好。”

     叶宋偏过头不再看他,道:“那你忍着。”

     起初苏静还能清醒地跟自己说两句话,叶宋知道他忍得辛苦,但她不能心慈手软,越是要想他好,就越是要这么做。到后来,苏静连跟她说两句话都不能了,等叶宋把一坛子酒都用光,才发现苏静不知何时已经晕了过去。

     他握着叶宋的那只手,握得很紧。叶宋费了好大力气才抽开。然后给他换了湿掉的衣衫,重新收拾了床褥,再给他上药包扎。

     等做好了这一切,苏静也仍旧是没有醒来。或许是太累了,背上的痛感被一股清凉的感觉慢慢消散,他便安静地睡了过去。叶宋蹲在床边,看着他的头微微垂在了枕头里,看了半晌,包子也无声无息地退了出去。

     叶宋看着他的面容,忽然间心里涌起了密密麻麻的疼痛,轻声地对他说:“知道痛了?知道痛了为什么还要不顾一切地挡在我前面。你要我好好保护自己,那么你呢?不要忘了,你也是血肉之躯。”

     她伸出手,想去轻抚苏静散落在枕上的头发。可是手指尖就快要碰上的时候,又蓦地缩了缩。在半空中停顿了半晌,她手指曲了曲,终是寂寥地收回。

     叶宋声音放得极低,又道:“在你想我好好活着的时候,我又何尝不想你活着。我想全北夏的百姓都能够铭记你,我想你能逍遥自在地活着,我还想你以后能有机会给你自己的孩子讲述这些惊心动魄的战纪。苏静,你不能一直为了我,你要为了你自己。”

     叶宋陪了他一阵,替他掩了掩被子,然后便起身出去了。怎想,刚一开门,便听见院子外面有脚步声。她抬了抬眼帘,霎时一只肉团子一路跑过来,扎进她的怀里便抱着她的双腿不放,十分高兴地说道:“干娘,小宝好想你!你这么久都不来看小宝!”

     听到那软软糯糯的声音后,叶宋的心都有些融化了。她低头一看,怀里的肉团子穿了一身精致的小衣服,也正仰着小脑袋看她,若不是再次回到这个地方,这么久以来她都没想起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干儿子。

     而这小孩子,可不就是当初下江南时途经这座城遇到的谢小宝么。那时候他还很小,走路都走得趔趔趄趄,现在一两年不见,个头长高了,小脸还是那么白白嫩嫩带着一点婴儿肥,让人一见就忍不住掐上一把。

     身后跟着来的是谢明,谢明知道了叶宋的身份,礼遇有加,连呼让谢小宝快放手,不要对叶宋不尊敬。

     叶宋道:“无碍,我也好久没见到小宝了。”说着便蹲下去将谢小宝一把抱起来,笑眯起了眼睛,“来,让干娘看看,你长结实了没有。”当初见他那么小点儿就没娘,很是可怜,模样又生得乖巧可爱,便让他叫自己干娘,而苏静也来掺和一脚,做他的***。没想到,这小家伙到现在也还念着她,更不难想象,这城里愿意主动出钱出力帮助北夏将士们的谢家大户是谁了。

     谢明道:“叶小姐,小宝他太不懂事了,唐突了叶小姐还请小姐见谅。”

     叶宋捏了捏谢小宝的鼻子,谢小宝立刻就爬到叶宋的肩头,依恋地抱着她的脖子,像依偎着自己的亲生娘亲一样。叶宋道:“谢老爷太见外了,小宝很懂事,也很乖,我很喜欢他。”

     谢明就问:“王爷的伤,怎么样了,没有大碍吧?”

     叶宋道:“没什么大碍,休养两天就好了。”

     这时谢小宝透过叶宋的肩膀,看见房间里的苏静正躺在床上,不由问:“干娘,***他怎么了?”

     叶宋道:“你***他太累了睡着了,我们不要打扰他好不好?”

     谢小宝乖巧地点了点头,叶宋便侧了侧身,将谢小宝的小身子微微往房门那边倾了倾,而谢小宝则很上道地够着身子伸出小手,去把房门轻轻关上。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