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56章 她要保护那一抹纯真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不顾一切地就骑马冲了出去,一边飞跑,一边用鞭子扫掉一切阻碍。本书同步更新百度搜抓机小说网。她双目注视着前方那一抹小小的身影,周围向那小身影跑过去的仿佛是恶魔,要把纯真的小身影带去地狱。

     不,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她不能让敌人的一滴血溅在谢小宝的身上,而毁掉了那份纯真。谢小宝不属于这个残酷冷漠的战争世界。

     与此同时,南瑱的一个将领,也注意到了那小孩和叶宋的反应,听到小孩唤叶宋“娘”,立刻便明白了过来,那小孩对于叶宋来说非常重要,几个南瑱士兵想过去抢,纷纷被叶宋截杀,而那将领亲自去抢又来不及,他伸手就从马鞍上取来一把弯弓,搭上一支利箭,直直瞄准了谢小宝。

     叶宋侧头一看,顿时浑身迸发出强烈的杀气。

     只见那将领手指一松,利箭倏地冲谢小宝射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谢小宝根本就没有看侧边,或许就是他被一箭射死,年少的他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他只哭着想要娘,看着叶宋朝他奔跑。

     叶宋大喝一声“驾!”瞬时猛地勒起马缰,赫尘十分勇猛,抬起前蹄嘶鸣一声,竟从那些阻拦它步伐的南瑱士兵身上踢踏而过,眼看着那支箭就快要击中谢小宝了,叶宋甩出自己的鞭子,好比飞龙破云而出呼啸过去,就在那利箭堪堪沾上谢小宝的精致小衣时,鞭子末梢冷不防从衣服与利箭中间穿插而过,形成一道坚不可摧的防护,使得那支箭遇强则弱,难以缓冲那股突如其来的力道,从箭头到箭尾,破断成了好几节。

     破开的细小木屑十分尖锐,其中有一枚,在谢小宝白白细细的小脸上,留下一道血印。

     谢小宝眨巴着眼,一时忘记了哭泣,任眼泪还挂在眼梢以及脸蛋上。

     下一刻,叶宋近他身前,身体往下一俯,顺势就把他捞起,紧紧夹在自己怀里,一路往前飞奔。

     那南瑱将领见状,立刻下令道:“给我追!”

     莫说一般的马抵不过赫尘的强壮矫健,它经历过无数次艰难残酷的战役,能够存活至今,跑起来十分稳妥且快速,一般的马无法追上,更何况那些没有骑马的南瑱士兵,短短片刻功夫就被甩了两条街。

     叶宋马不停蹄地跑到了谢家老宅子。老宅子里空无一人。

     谢小宝又开始哭了起来,一个劲儿地往叶宋怀里蹭。

     叶宋的冰冷盔甲上,全是敌人的鲜血。她不想,用敌人的鲜血来打脏这样一个孩子,因而翻身下马,毫不留情地把谢小宝拎下来,夹在自己腋下,大步跨进谢家老宅。

     谢小宝一个劲儿地挣扎。叶宋边走边道:“你为什么会跑出来,不是跟你说过,这是一场捉迷藏的游戏,你和你爹,都不能被找到,你说你为什么会跑出来!”

     她从来没对谢小宝这样声色严厉过。

     这是性命攸关的大事,她根本不能想象,方才若是她慢了一步,谢小宝会怎么样。或许,她和苏静,还有他爹谢明,就永远地失去他了。

     谢小宝一边大哭一边大喊,还抱住叶宋怎么也不肯撒手,道:“我要娘——为什么捉迷藏就只有我和我爹躲,为什么***和干娘都不躲——”

     叶宋大刀阔斧地走进祠堂,毫不停留地拉开佛手打开暗道机关,把谢小宝放了下来,谢小宝顿时又要往外面奔,道:“***还在外面,我要去把***叫回来——”

     叶宋又把他拉了回来,眼神冷肃,告诉他道:“因为你***干娘不能让他们找到你们,所以才不能躲,知不知道?”

     谢小宝哭着摇头。叶宋便把他往暗道里塞,又道:“快进去,一直往前去找你爹,告诉你爹,好好躲着,除非我们亲自进来找你们,否则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能出来!”

     谢小宝去抱叶宋的手臂,软软糯糯道:“我不走……”

     叶宋二话不说,直接将谢小宝拎起来塞了进去,道:“快走!你要是不听话,以后我就没有你这个干儿子!”

     谢小宝刚刚蹭出头来,却在听到叶宋的这句话之后,猛地止住。

     这时,暗道下面传来脚步声,是谢明找回来了。因为先前为了安置北夏那些几次战役下来留下的伤兵,负责带领他们藏到谢家的墓地里,一直在前面引路,本来是牵着小宝的,竟不知何时小宝不知不觉地脱离了他的手心,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不见小宝踪迹。待将伤员们都引到了墓地以后,谢明这才匆匆折返,回来找小宝。

     如今看见小宝在地道口,他真是谢天谢地,一把抱住谢小宝,狠狠亲了一口他的额头,旋即就伸手打了他的屁股,道:“让你不要乱跑你偏乱跑,要是出事了怎么办!”

     谢明一抬头,就看见叶宋正站在地道口,垂着头冷眼睥睨着谢小宝,脸上冰冷的表情,似神祗降临。她的盔甲上、铁鞭上,都淌着刺目的鲜血。

     叶宋对谢明冷声道:“把他带走,任何情况都不许出来。”

     谢明应了一句:“多谢叶小姐。”随后抱着挣扎的谢小宝,转身就下了暗道,不复回头。

     叶宋抬了抬眼眸,重新走到佛像面前,动了佛手,将暗道的门合上。

     当她走出谢家老宅的大门时,那些南瑱士兵已经循着痕迹找了过来,将老宅子的大门里三围外三围地包围着,水泄不通。

     敌方将领正骑着马出现在外围,看着被士兵团团围住的叶宋,仿佛想要拿下她已经是唾手可得之事,但除此之外他还是比较在意那个被叶宋救走的小孩,好像她和北夏的战神王爷都相当的重视,遂问:“刚才那个小孩儿呢,哪儿去了?”

     叶宋直勾勾地看向那将领,随后回应他的便是叶宋一鞭猝不及防地飞扫而出,直直击向外围的将领的马,顿时那马脖子上就是一道触目惊心的血痕,它吃痛地嘶鸣了一声,发狂似的扬起马蹄,险些将那将领掀下了马去去。

     南瑱将领数度紧勒马缰,怒不可遏,下令道:“给我活捉了她,带回去向殿下讨黄金百两!”

     于是,南瑱的士兵们纷纷沸腾了起来,尽数朝宅子大门涌去,叶宋收回自己的鞭子,那鞭子的末梢宛如蛟蛇,狡猾而迅猛,又在南瑱士兵群中扫出一条血路,南瑱士兵倒地痛哼。

     但南瑱士兵们依旧是前赴后继地冲来,莫说叶宋独身一人双拳难敌四手,光是那黄金百两的诱人都足以让他们舍生忘死。

     叶宋一个人始终不敌,不得不一步步往后退,最终又退回了谢家老宅。

     这时除了一部分南瑱士兵围着她不肯罢手以外,另外的一部分南瑱进了谢家老宅就跟乡巴佬进了城一样,宅子里的光景令他们叹为观止,这长期的战乱已经让他们很久很久都没见过这样奢华的宅子,便也想着里面一定有许多值钱的东西。因而在那将领的吩咐下,一队士兵纷纷冲进谢家老宅的屋门,看看里面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统统都搬走。

     叶宋一边应付眼前的士兵,一边组织他们往屋子里去,当是时一鞭子套住屋檐下的一根廊柱,用力一扯,借力飞身起来,往面前的南瑱士兵飞脚踢去,使他们倒了一片。同时,落地之际,再一鞭击垮了那根廊柱,木屑飞尘似落雪一样,簌簌而落,那屋脊晃了几晃,也跟着坍塌了下来,将南瑱士兵压死一片。

     南瑱将领恼羞成怒,再也顾不上活捉不活捉了,径直再度挽起了弯弓,拉直了弦,三支箭直直瞄准叶宋。

     就在放箭那一瞬间,叶宋如猎豹一样往旁边闪身一躲,那三支利箭反而射杀了自己人。

     索性这样的战局并没能持续多少时间,北夏的追兵很快便到来,如瓮中捉鳖一样把正条胡同所有活路都堵死了去。

     胡同里的刀剑磕碰之声以及惨叫声不绝于耳,可见这场屠杀有多么的惨烈。

     南瑱将军陡然一惊,回头望外看去。然,他才只来得及瞥一眼,一道影若飞鸿从视野里惊掠而过,根本看不清楚,随后一把百折剑便凛凛射来。

     那将领反应还算迅速,当即本能地侧身一躲,使得百折剑并没能直击他的要害,而是稍稍偏离了几分,但痛得他已是整张脸都扭曲。

     南瑱将领抬头一看,见谢家老宅的大门口,苏静正缓缓走进来。

     他的盔甲上与叶宋别无二致,银冷的光泽全被敌人的鲜血所覆盖。几缕散落在盔甲上的墨发,亦是浸了湿润的血气。

     南瑱将领的脸上,爬上了惊恐的神色。他还不忘做最后的抗争,下令道:“给我杀!”

     他戒备着前面的苏静,脑后没有一双眼睛因而就没有戒备到后面,叶宋一鞭就从他后面偷袭,布满了勾刺的鞭子一下子就套住了将领的脖子,将他拉下了马,鲜血淋漓。

     擒贼先擒王,这一举动,使得那些苟延残喘的南瑱士兵都不敢再轻举妄动。可即便是这样,叶宋臂间还是一使力,连眼皮都没眨一下,双瞳泛着冷光,生生将南瑱将领的头颅用鞭子切了下来。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