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57章 另一场无暇的洗礼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这一战,北夏大获全胜,而南瑱全军覆没,连一个活着回去传递战报的人都没有。

     到了黄昏之时,整座干净的小城被血污污染,透着宁静而肃杀的气息。街头巷陌,血流成河。北夏的将士们将敌人的尸首搬去了城门外的万人坑,毫不客气地扔了进去,而同伴们的尸首,则一同火葬了去。

     黄昏的日光照射着斑驳的城楼。南瑱将领们的头颅被切下来,并排挂在了城墙上。

     谢家老宅被肃清之后,地上的血污也被清洗干净了。只是,偌大的花园被破坏,房屋也坍塌了两间,全无往日幽静的景象,反而尽显破败,这才是战争洗礼过后的模样。

     那些房间里的名贵瓷器以及值钱的南瑱士兵试图抢走的物件,全部都散落一地。叶宋从城楼回来时,和苏静一起踏进这座宅子,亲手将各个房间里的摆设归回原位。

     暮色擦黑的时候,叶宋甚至都来不及洗把脸,便匆匆下了地道,去墓地里看看大家是否还安好。

     苏静走在她身旁,拿了一只火把以照明通道,看了看叶宋,道:“小宝没事吧?”

     叶宋道:“没事。”

     到了墓室以后,北夏的伤员们由英姑娘和包子一起照顾,都很安定。见到叶宋和苏静来了,包子急忙上前问:“叶姐姐,苏哥哥,你们总算是回来了,外面怎么样了?”

     苏静道:“打退敌军了,你们可以安排他们陆续出去安顿了。”

     伤员们闻言一阵欢喜。

     英姑娘看了看苏静和叶宋一身血污,不由问:“你们,有受伤吗?”

     小伤不可避免,大伤倒是没有。叶宋道:“放心吧,没事。”她顺便问了谢小宝和谢明的去处。

     英姑娘便往里面指了一个方向。

     叶宋随后就缓缓走了进去。谢明蹲在角落里,显得有些寂寥,而他怀中的小宝睡着了,但眼梢还挂着泪珠子。

     叶宋站在谢明面前,谢明仰头一看,脸上的表情十分动容,刚想要站起来,便被叶宋制止,也示意他不要说话吵醒了小宝。

     怎想,这时候,谢小宝却是很敏感,自己就醒了。约莫是叶宋和苏静身上带来的血气很难闻,他缓缓睁开了明亮的眼睛,如水洗一样,纯粹分明。

     当他看见了叶宋,仿佛一个从天堂来,而一个从地狱来,他本能地就往谢明怀里瑟缩,似乎很害怕叶宋的样子。

     谢明便喝他道:“这是干娘,你不是哭着要找干娘么,怎么,才睡一觉就不认得了?”

     尽管叶宋嘴上说着没关系,在堪堪转头时那一脸的黯然,还是叫苏静清楚地捕捉进了眼底。她的感情,比谁都要细腻,当她嘴上说着不在意的时候,不一定心底不在意。

     从她拼命想要从敌人的箭下救起小宝的时候,就说明她不可能不在意。

     或许,她也只是不想单纯地弄脏小宝的衣服,所以连一个招呼都不跟小宝打。

     大家正井然有序地撤退出墓室,叶宋便也叫谢明带着小宝一起出去,随后自己抬脚便欲先行离开。这时,衣角却轻微地扯动起来。

     叶宋垂头一看,见一只藕白的小手紧紧地拽住了自己的衣角。衣角上全是血,他的手心里也全是血。

     叶宋回过头去,垂着眼帘看向谢小宝。谢小宝倔强地瘪着嘴,想哭却又坚决不让自己哭出来。

     僵持了片刻,最终叶宋还是矮下身去,蹲在谢小宝面前与他齐平。还不等她说一句话,谢小宝就伸出另一只干净的手朝向叶宋的面门,软软暖暖的触感贴到了她的脸上,小小圆圆的手指帮她拭掉了眼角的血迹,叶宋始终低垂着眼帘,颤了颤睫毛。

     这又像是另一场洗礼。战争让她浑身沾满了杀戮要将她拉回地狱,而小宝像是救赎一样,恍惚间又把她带回了人间。

     从这以后,小小年纪的小宝似乎明白了这种大人之间捉迷藏的游戏的意义,为了不让叶宋担心,他能做的就是最隐蔽地躲好自己,不让别人找到。而只有叶宋亲自来找他的时候,他才肯出来。

     南习容对于这次的全军覆没非常生气,再度调兵继续攻之。但北夏将士就是死守,不让南瑱大军再有近前一步的机会。

     鸣金收兵的时候,有时候天黑了,有时候仍是傍晚。叶宋得空,换了盔甲,穿着一身束腰长衣,头发高挽,抱着小宝去城楼上看这满目疮痍的风景,等到有人来叫吃饭的时候再牵着小团子缓缓归家。

     一大一小从冷清的街道上走过,苏静总会在街口等着他俩。小宝一抬头看见他时,便会忍不住小跑过去。苏静便一把抱起小宝,站在原地等着叶宋走近。

     这天,城门外跑进来一个女人,在这种草木皆兵的时候,她当然是要被阻碍在城门外。后来她一个劲儿地说自己是谢家的夫人,要进去找自己的丈夫和孩子。

     大家都知道谢家,随后便通报给叶宋。叶宋询问了谢明,是否真有这号人物时,谢明当即带着谢小宝去城门那里看看。

     那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但浑身却是脏兮兮的,叶宋粗一见之下,也觉得有两分隐约的眼熟。谢明有多房妻妾她知道,虽然多数不是省油的灯,但也有一两个善良之辈。

     谢明一眼便认出了她来,对叶宋道:“叶小姐,那的确是贱内,能不能开门放她进来。”

     城门一开,那女人就哭着跑了进来,与谢明抱头痛哭。

     原来这位是谢明的四夫人,除了小宝的亲娘,平素就她与谢明的感情最为亲密,也对小宝是真心实意的好。小宝与其余的夫人都不怎么亲近,就与她最为亲近。

     在战争来临之前,谢明就把家里的人遣散了。众多妻妾都分了足够的财产远走高飞,这四夫人也不例外,可是没想到如今四夫人又回来了。

     他们一家三口重聚,有种难舍难休的牵绊。

     谢明很是动容道:“不是让你走了么,这里这么危险,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那四夫人哭道:“没了老爷和小宝,这天下之大,我又能到哪儿去呢?我出了城,外面也同样混乱,到处都是强盗,我一介女流无处藏身,后来也是侥幸逃脱。放心不下老爷和小宝,就冒死跑回来了。”

     谢明搂着她宽慰了一会儿,随后带着她一起回家去。

     回到谢家老宅以后,四夫人好好洗漱了一番,再吃了一顿热腾腾的饭菜,天色已经不早,便各自回去歇下。

     叶宋和苏静他们本来是在另外一座宅子里暂住,自从谢家老宅被南镇士兵围攻过以后,也都搬去了老宅子里面住,一旦出现什么突发状况时也好应付。

     小宝跟叶宋待在她的房间里。叶宋道:“你四姨娘回来了,你今晚还跟我睡?”

     小宝撅着红红的小嘴,道:“四姨娘回来了,我才更应该跟干娘睡,四姨娘要跟爹睡。”

     怎想没一会儿,外面就有人敲门,道:“请问叶小姐歇下了吗?小宝是不是在里面?”

     叶宋去打开房门一看,见是四夫人站在门口,她如今打扮得干干净净,很是风韵十足。四夫人手里端着一碗羹,对叶宋道:“我听老爷说了,这些日多亏了叶小姐照顾,才使得他们至今安然无恙,妾身对叶小姐是感激不尽,这才做了这碗夜宵,还望叶小姐不要嫌弃。”

     叶宋侧身让她将羹送进屋里,道:“四夫人有心了。”

     随后四夫人又把小宝带走,道是小孩子夜里睡觉不安分,怕打扰她的休息。

     四夫人和小宝离开以后,叶宋看了看桌上那碗羹,没打算动。忽然听见外面有一两声猫叫,她想了想,便端了羹开门出去。

     月色不错,从屋檐顶上照了下来,将院子照得方方正正似一块乳白色的羊脂膏。叶宋仰头看去,见对面的屋脊上的确是有一只猫,看起来瘦瘦弱弱。它见了叶宋也不逃,只是弱弱地冲叶宋喵了两声,听起来有些虚弱。

     应是一只被主人抛弃了的流浪猫。

     叶宋便将那碗羹放在了地上。流浪猫起初有些怯怯的不敢靠近,但到底是太饥饿了,几番尝试以后就从屋脊上跳了下来,一小步一小步地靠近叶宋。见叶宋似乎没有恶意的样子,它便蹲在那碗羹旁边,卖力地吃了起来。

     这时对面的窗户打开了,月光将窗户边的人照得隐隐约约,有种说不出来的美。

     苏静就住在她对面。屋里没有点灯,他穿了一袭松散的白色里衣,肩膀和衣襟上尽是染墨的长发,比平时着紫衣挽发髻的形象更添了两分慵懒恬淡。他似乎也没什么睡意的样子,双臂放在窗棂上,眯着眼睛看月色下的叶宋和她旁边的猫。

     忽然苏静嗓音带着淡淡的沙哑,犹如清风拂过竹林响起的沙沙声,道:“不如以后,咱们也养一只猫吧。”

     因为一向刚强惯了的叶宋,此时此刻蹲在一只猫的旁边,月色也将她的轮廓淬了一层淡淡的光,分外柔和。那样的景象实在太美。

     仿佛她是世上最温柔的女子。强大的外表,只是为了让她守护她心灵的那片净土。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