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59章 她到底是谁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包子怕影响食欲,每每到了吃饭的时候便叫英姑娘帮他封了一部分自己过分灵敏的嗅觉,让他只能嗅到眼前饭菜的香味,等到饭后再回复,这样也不至于让外面战争的气氛影响他的食欲。

     只可是,才吃了两口,他动了动鼻子,忽然闻到除了饭菜的香以外还有一股独特的女人香。他抬起头,确定那股女人香就是来自于四夫人的身上。

     四夫人拿筷子的手顿了顿,自然而然地笑趣道:“包子兄弟,你这样看着我是为何?”

     包子摇摇头,鼓着嘴道:“我是觉得四夫人做的饭菜真好吃,闻起来真香!”

     因为宅子很大,饭后,四夫人便将苏宸安置在另一个单独的宅院里。

     苏宸简单地洗漱了一番之后,便解了外衣搭在屏风上,准备休息。这时,外面的门却被叩响了。

     苏宸打开房门一看,见是四夫人正站在门口,她手里端着托盘,托盘里放着一碗羹和两碟点心,一抬头便望进苏宸的眼眸里,有些无法自拔的样子。屋中烛火映衬着她的脸颊,有两分透明的苍白。

     苏宸见她一说一句话,便看了看托盘挑眉问:“夫人有事?”

     四夫人回过神来,笑了笑,垂下的双眼里却含着浅浅的水光,道:“我料想这个时候大家都还没睡,便做了些夜宵给大家送来,晚上饿的时候可以吃的。王爷若是不嫌弃的话,可否让妾身把这个送进你放你去?”

     这说话的语气柔柔似柳枝轻抚水面,饶有余韵,且一字一句的口吻和语气,竟让苏宸莫名地觉得熟悉,仿佛以前常常听过这样的话语。可他又是第一次见到眼前这位四夫人。

     苏宸沉吟了一下,还是侧身让开,四夫人便端着托盘进屋了。她把食物放在桌上,细心地介绍了下:“这羹是我亲手熬的莲子羹,清热解气的,这点心是我蒸的海棠酥和芙蓉糕,王爷趁热吃吧。”

     苏宸闻起来,觉得那香味未免有些熟悉。可是多闻两下又会觉得腻了,根本不是他喜欢的口味,遂道:“你放着吧,多谢,一会儿饿了我会吃的。”

     四夫人便轻轻点了点头,道:“王爷舟车劳顿一定非常辛苦,夜里还请早些歇息,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和妾身说便是。”

     “好。”

     四夫人便准备告辞了的样子,往门口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来,眼神落在了苏宸高大的背影上,随后又移到了旁边的屏风上,看见了他的衣裳。她莲步轻移地走了过去,擅作主张地把苏宸的外衣取了下来抱在怀里。苏宸一回头看见了,摆明了一脸不爽的样子,但又不好发作。

     四夫人便道:“妾身看王爷这件衣服脏了。王爷不嫌弃的话,就交给妾身,帮王爷洗了之后晾干,等明早就又能穿了。”

     苏宸声音冷了两分,道:“不用那么麻烦,放着吧,出门在外,没有那么多讲究。”

     四夫人敛眉道:“是妾身失礼了,大家每日都在努力奋斗着,我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妇道人家,想帮忙却又什么都帮不上,唯一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所以还请王爷见谅,体谅妾身的一片苦心。”

     最终苏宸还是让四夫人把他的外衣拿走了。可能是他生来优越,过惯了有人服侍的生活,见这四夫人如此要求,便也没有拒绝。

     四夫人退出门口,很周到地替苏宸合上了房门。待转身之时,脸上全无笑意,清淡的月光照得她的脸越发苍白。她垂头看了看手里的衣服,抬步走出了院子,前脚跨出院子时,幽幽叹了一声:“还以为一辈子都等不来你,没想到你还是来了。”

     “笃笃笃。”

     叶宋房间里的灯也未熄,窗户微微阖着,只露出微敞的一条缝。这时有人在窗棂上悠闲地叩了两三声,叶宋不用抬头便知道出自谁人之手。果真外面苏静的声音随之响起:“里面没有我见不得的画面吧比如正换衣服什么的,我推窗了噢。”

     窗户未锁。叶宋牵了牵嘴角,她已经对苏静这样不要脸的行为见怪不怪了。比起他的正正经经、拒人千里,叶宋打心眼里觉得,还是他这样更为妥当一些。是以叶宋一抬眼帘便看见苏静苏静从窗户外面探进半个身子来,道:“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来这里干什么?”

     “你不也没睡么?”

     叶宋道:“我正准备睡。”

     苏静两只手臂搁在窗棂上,笑眯了一双桃花眼,说道:“我还想夜色晴朗,打算邀你出来散散步的。外面星星可多了。”

     叶宋没有说话。

     苏静便又道:“这两日也没再见那只流浪猫儿在房顶上嗷叫了,不知道它跑到哪里去了,难道你就不想知道吗?”

     叶宋侧头看着他,微微拢起双眉。

     苏静所说的那只流浪猫,打从叶宋头一晚喂了它一碗羹以后,第二晚和第三晚都回来了,并且在屋脊上落魄地叫两声,似等着叶宋的投喂。而叶宋也每晚备上一碗羹等着它来。

     今晚此时若不是苏静提起,叶宋都还差不多忘了,已经过了流浪猫该来的点儿了,而桌上放着的那碗羹没有动,外面也没有听到任何的猫叫声。

     叶宋看了看桌边的那碗羹,问:“你看见它了?”

     苏静正了正身,站在窗外,道:“无意中看见的。”

     随后叶宋走过来关掉了窗,吹熄了房间里的灯,开门便走了出来。苏静仍旧还站在院子里月色下等着她,听到了开门声便回过头来对着她笑。

     叶宋眯了眯眼,觉得这几夜的月色似乎格外的圆润,她抬了抬头看向夜空,苏静说得不错,星星可多了,如宝石一样点缀着夜空,很是漂亮。

     叶宋走下台阶,道:“走吧。”

     苏静知作不知:“去哪儿?”

     叶宋借了他的话:“夜色晴朗,散散步什么的。”

     谢家老宅很大,叶宋很少去后院,不想苏静却是带着她往后院的方向去。后院里有一方池塘,池塘里的水很干净,因为外出打水烧饭烧菜很不方便,因而暂时都是用池塘里的水做饭。

     池塘的四周,铺就了一块块平坦而光滑的青石,青石的一部分没入到了水中,裸露在外面的石头爬满了湿湿凉凉的青苔。整个水面十分平静,一轮明亮的圆月倒映在水中,与天空中的相差无几。正是在这样平静的水面上,一旦有什么漂浮着的东西,一眼也就能够发现。

     此刻,那水里,便浮着黢黑的一团物什。

     英姑娘、白玉和包子住在一个单独的院子里。一来是白玉需要静养,英姑娘不会让任何人打扰,二来她所在院子里常有小东小西出没,一般人还是少去的好。平日里,包子就主动担起里帮白玉煎药的工作。

     屋檐下的炉子正冒着淡淡的青烟,药煲里沸腾起苦涩的药气,包子闻起来就觉得实在是太苦了并且阵阵泛呕。

     英姑娘一般很晚才睡下,此刻便和包子一起守着药煲。她见状道:“这药就那么难闻,比外面尸体腐烂的气味还难闻吗?”

     包子摸摸鼻子,眼睛红红的,道:“那倒不至于,只不过我鼻子太灵,闻到的味道比一般人闻到的要放大两倍不止,实在是有些熏人。英子姐姐你不要在意。”

     英姑娘不苟言笑,俨然一个小大人,道:“我又不会呕,我不会介意。”

     包子顿了一会儿,忽然道:“今晚吃饭的时候,我在四夫人身上闻到了熟悉的味道,是我以前闻过的。”

     英姑娘用筷子搅拌了一下里面的药汁,“然后呢?”

     包子道:“每个人身上的味道不同,即便是女人擦了同样的胭脂水粉香,但也各有不同。但那香气我以前闻过,那就说明我以前一定见过那个女人。”

     英姑娘便放下筷子,看了看他,道:“你以前来过江南?认识谢明老爷?还见过他的夫人?”

     包子摇摇头。

     “那你说说你从哪里见到的?”英姑娘问。

     包子还是摇摇头,但坚定道:“可我就是觉得熟悉,我觉得那四夫人可能有点儿问题。”

     英姑娘平静道:“如果连你都觉得四夫人不对劲的话,叶姐姐也应该是早就察觉了。但是如果你不放心的话,你可以和叶姐姐苏哥哥说一说这件事。”

     随后包子就坐到了一边,苦思冥想,时而自言自语道:“到底是谁呢……”他越往深处想,追溯的往事就越多,那抽丝剥茧般的思绪一点一点地指引着他去靠近真相。

     就在英姑娘一煲药煎好了,端起来将药汁倒进碗中。包子突然发神经一样地拍着大腿站起来,一脸天快塌了的一样凝重的表情,扭头就往外面跑去,边道:“我知道她是谁了!一定是她,就是她!”

     包子一刻不停地跑去叶宋和苏静的院子里,敲了半天的门,发现两人都不在房中,不由急得满头大汗的,挠头又往外跑去,“他们都去哪儿了呢,真是急死我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