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61章 她无法想象他有多重要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从地上捡了一块跟苏静差不多的竹片站起来,道:“你想杀的人是我吧。”

     四夫人面色一凛,看向叶宋的眼神里,夹杂着绵绵无尽的恨意。她忽而又是一笑,清丽的脸蛋上却流转着千娇百媚的味道,伸手便掏出一只瓷瓶,道:“这里是解药,只能救一个人,叶宋,自私如你,会怎么做呢?你是想救你自己还是救他?”

     叶宋冷笑了一声,道:“你也说了,自私如我,我当然是要救我自己!”说罢,苏静正想和她一起出手,怎想叶宋却忽然一回身,伸手往苏静的身上几处大穴点了一点。

     苏静再想动,发现自己的身体动不了。他皱着眉头,看着叶宋道:“阿宋,你想干什么?”

     叶宋温柔地把他扶着在树下坐下,抬头笑了笑,用只有两个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耳语说道:“这么久没给人点过穴了,很庆幸我还没有特别生疏。别急,我这就去帮你抢解药。”

     说罢她再度转身,下一刻猛地朝四夫人冲了出去。

     她没有苏静那样浑厚的内力,但是动作却十分矫健,常年挥鞭使得她手劲儿非常的大,一上前便跟四夫人打了个满怀。四夫人似乎恨她入骨了,每一击都是致命一击,并伴随着咆哮一样的发泄。

     叶宋手里的竹片被四夫人的长剑划成了一块块小竹片,而叶宋的身上也有大大小小的伤口。但她从来都是越挫越勇,那些伤口仿佛根本不是她身上的一样,却因为伤口里流出来的血让她感到越来越振奋。

     四夫人也没讨到好,被叶宋用竹片划破了脖子和手腕,鲜血染红了她的白衣,看起来很像是一片冬雪中绽开的一树红梅。

     叶宋仿佛失去了理智一般,满脑子都是解药,还有苏静受伤时苍白的脸。很快叶宋也感觉到了身体里的翻腾,像是被夹在锅上熏烤一样,连血液都快要沸腾蒸发了。她张口也喷出了一口鲜血,耳中嗡嗡作响,似乎听到身后有人在狂躁地呼唤,让她也跟着狂躁了起来。

     为什么,她就只能给苏静带来伤害。让苏静一次次为她舍身忘死,一次次为她深处险境!为什么,就不能给他带来幸运呢!

     地上全部都是散落的竹片,她不断地捡起,然后疯狂地反击四夫人,四夫人起初游刃有余,但她根本没想到叶宋即便中了毒,居然还有如此狠劲儿,也对,叶宋一直是一个狠辣的女人!

     四夫人的剑都砍钝了,她飞起一剑朝叶宋刺来,叶宋闪身躲过,赤手握住了她的剑刃,鲜血淋漓,四夫人抽手却发现抽不回来。而叶宋另一只手反起一击,手中竹片在四夫人的脸上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不知是力道不够还是怎的,却只沁出淡淡浅浅的血痕。

     叶宋嘴角涌出来的鲜血顺着下巴滴落,场面十分惨烈。但她瞪着四夫人的双眼,却如恶鬼的印记一般,好似一旦在四夫人身上烙上了,她就是投胎转世十次也照样不会放过她。叶宋一把揪住四夫人的衣领,很久没有这般对峙,她仍旧是被叶宋的眼神和表情所震慑,叶宋咬着一口血牙,一字一句告诉她:“有本事你就冲着我来,他若是因你、因你们有何差池,我穷尽所有也必屠你南国天下!就算你们全部都下了坟,我也会把你们从坟里挖出来,让你们永生永世不得超生!”

     这像是毒咒,是她这辈子对人发过的最恶毒的毒咒。

     她是做得出来的。

     四夫人原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的惨白,她声声笑了起来,凄厉又不甘,道:“你也知道即将被人夺走最重要的东西是个什么滋味么,你现在有多恨我,便知我有多恨你!”

     叶宋没再耽搁,抬手就往四夫人怀中摸去,企图抢回解药,但四夫人无论如何也不让她得逞,哈哈大笑道:“屠我南国满门又怎样,永世不得超生又怎样,就让他死好了,我看看你究竟是会疯掉还是傻掉!”

     话音儿将将一落,叶宋猛地一巴掌扬手甩去,几乎是用尽了全力,一巴掌将四夫人扇倒在了地上。她满手是血,坚定不移地握着那只瓷瓶。

     她从没想过苏静在她心里的重要性,但大抵,是重要的。比自己所想象的,还要重要得多。

     就在叶宋转身,将抢来的解药送去苏静身边时,包子终于气喘吁吁地跑到了后院里,找到了他们,他看见四夫人脸上的伤口,立刻就失声大喊:“她不是四夫人!她是南枢!她是奸细南枢!”

     结果趴在地上的四夫人抬头便朝包子扔来三枚毒针。幸好英姑娘在旁眼疾手快,将包子往一旁拉去:“小心!”

     叶宋只一步步朝苏静走去,下巴、身上全是血,她的步伐沉重而缓慢,好像每一步都费了好大的力气。

     苏静中毒在身,根本无法冲撞开身上几处大穴。他看到叶宋的模样,听着她说出的话,心里似刀割一样。

     他在叶宋心里重要么,他终于知道自己是重要的。可是,为什么他宁愿不要这种重要,因为他不想看见叶宋因为他变得这么疯狂、这么伤痕累累。有那么一瞬间,他宁愿叶宋毫不在乎地把他一次次推开。

     叶宋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包子的话,但她脸上的表情着实没有任何的变化。好像她已经知道四夫人就是南枢易容的了。

     南枢见自己既然已经被识破,就没再有什么好隐瞒的了,抬手顺着脸上的伤痕就私下了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了本来的面容。的确是南枢曾经的那张脸。

     她直直望着叶宋的背影,捡起地上的剑,爬起来就朝叶宋冲过来,叫道:“谁先不得超生还不一定呢,我现在就杀了你!”

     “阿宋!”

     眼看着那剑快要刺入叶宋的背心,这时突然横向刮来一阵风,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南枢的剑便不由自主地偏离,等她定睛一看,那剑刃正被两只手指稳稳夹住。

     南枢顺着手再往上看,不由惨然一笑:“苏宸,好久不见。”

     苏宸一用力,袖袍飞扬,那把剑便顺着他的力道横插入一旁的树干里。他看着眼前狼狈的女子,觉得陌生又熟悉。

     叶宋终于走到苏静面前缓缓蹲下,一句话都来不及说,颤抖着双手,抖出瓷瓶里的一粒药丸,拈着送到苏静嘴边。

     苏静迟迟没张嘴,他很想说,给她自己吃,可是他太了解叶宋了,只要他一张口说话,叶宋铁定把解药塞进他的口中。

     后来叶宋支撑不住,跪在了地上,身体朝苏静伏了过去,一身血气地趴在他的胸膛上,眯了眯眼睛道:“张嘴。”她看了看那边正跑过来的包子和英姑娘,头无力地倚在苏静的肩膀上,闭了闭眼睛,呼吸也有些浅薄了起来,手指却抵在苏静的唇上,将解药往他唇上送了又送,指腹碰到了他的嘴唇,或许是唯一的一抹温暖,她另一手缓缓攀上了苏静的肩若有若无地搂着他的脖子,说,“你看,你吃了我也死不了,还有英子呢。我也没想到,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而你,总是因为我卷入一场又一场的伤害当中,什么时候起,你和我在一起才能不再受伤呢?什么时候起,我才能为你带来一场幸运呢……”

     她在苏静耳边轻声诉说的话语,像是呢喃,充满了无奈和茫然。

     苏静的心因为她的话,翻滚般煎熬着。他最终垂下眼帘,张了张口含住了解药,动了动喉咙咽下,温软的舌尖也含住了叶宋的手指,轻轻吮吸着,舔干净她手指上的血迹,她的血的味道,可能他这一生都不会忘记,道:“叶宋,你忘了,爱上你就是我最幸运的事,因为爱上你,我重新活了一次。”

     叶宋似睡着了,又似没有。闻言只轻轻笑了一声,就再也没了下文。

     苏宸对南枢的印象模模糊糊,过去的那些记忆也都随着他的蛊毒解除而变成一团浆糊,他自以为与南枢之间的情意完全是子虚乌有的,若不是那个女人把他害得那么惨,他也不至于生生错失了所爱。

     他对南枢很厌恶,以至于虽然刚开始不知道四夫人就是南枢时,也对四夫人无一点好感。

     而今,这个女人露出了本来面目,确实是长得柔柔弱弱惹人怜爱,但怜爱她的那个人却不是他。

     苏宸绷着一张冷俊的脸,抿着唇似压抑着极大的怒气,道:“你就是下蛊迷惑本王的那个南枢对吗?”

     南枢眼神闪烁了一下,却因为苏宸的话而又灰暗了去,原来在苏宸眼里,除了情蛊以外,他们之前就什么都没剩下了,以前那些浓情蜜意和温柔呵护全部都是虚伪的表象。她柔柔道:“是又如何。”

     苏宸的性格她曾与之同床共枕日日夜夜,再了解不过。他的尊严胜过了一切,他不能容许欺骗。

     果真苏宸便怒道:“你好大的胆子。本王没去找你算账,你倒好,如今自己凑上了门来,那就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说着他便飞速地移身上前,与南枢打了起来。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