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62章 没有爱也可以欢愉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南枢功夫不强也不弱,但哪里是苏宸的对手,况且苏宸正在气头上,出手雷厉风行充满了煞人的阳刚之气。南枢动作稍稍迟缓一点,便被苏宸一掌击到胸口,她捂着胸口倒退数丈,终是跌倒,伏地便呕出一口鲜血,发丝散落肩头,脸色煞白,不住地喘息着。

     苏宸一步步朝她走来,南枢抬了抬眼帘,眼眶却是微红,定定地望着苏宸,道:“苏宸,你没良心。明明……我等了你那么久……”

     苏宸道:“你对本王下蛊,本王为什么要对你有良心?你对本文所做的一切,对叶宋所做的一切,本王就是让你死一百次你都难辞其咎!”

     “那,你就杀了我吧。”

     当苏宸站在南枢面前时,她已经无力反抗,只好缓缓闭上了眼睛。苏宸正要动手,这时英姑娘和包子已经跑去了叶宋那边,叶宋已经不省人事,英姑娘为她吃了一颗药后,忍不住晃着她道:“叶姐姐你醒醒!”

     苏宸心绪一慌,他都没来得及顾上叶宋,而今回头去一看,见叶宋正紧闭着双眼躺在苏静怀里,遂哪里还顾得上南枢,当即转身就向叶宋跑去。

     英姑娘给叶宋服下了她特制的解毒丸,但是效果不明显,摸了一把叶宋的脉后很是有些不可置信,道:“这女人到底是谁,为什么她的毒会……”英姑娘忙看了看苏静和苏宸,“快,帮叶姐姐护住心脉,毒气攻心了,送到我院子去我给她排毒!”

     苏静不等苏宸动手,飞快地封住了叶宋的穴位,往她身上输送了真气,随即拥着她便往英姑娘的院子狂奔。

     苏宸一时间有些错愕,英姑娘和包子也是以最快的速度跑在后面,就只剩下他还蹲在原地。想帮忙,却发现根本没有他插手的余地。

     苏宸缓缓站起身,转头往身后的方向看去,那个墙角角落里也只剩下一滩血迹,而早已不见了南枢的人影。他沉沉道:“别让本王再抓住你,否则就是你的死期。”

     他最终也抬步出了后院。脑海里不由想起,方才叶宋明明中了毒却还跟南枢斗得你死我活的光景,她拖着自己的身子,手里握着瓷瓶,不顾身后留下的有可能让她丧命的巨大破绽,也要向苏静走过去,是为了给他拿解药吗?她连自己的毒都顾不上也要帮他解毒吗?

     苏宸的心空得厉害。因为他总感觉,这段他不在的时间里,错过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

     南枢受了重伤,连夜逃出了城,回到昏城的时候已经只剩下半条命了。鬼毒夫人难得肯亲自出手,救她性命。

     似乎南习容并不知道她潜入北夏是为了去行刺叶宋。

     南枢苏醒时,床边站了一个人,如鬼魅一样无声无息,一双狭长的眼睛神色不定。只是如今,他那张阴柔的脸,被半张金色面具所遮掩,只露出另一半完好的脸,肤色白皙,完美无瑕。

     虽然戴着面具,但那面具似乎却很适合他,金色华丽的色泽,仿佛也给他的容颜淬上了一层艳色,衬得他的鼻梁挺拔,下巴有两分清长,饶有韵味。

     起初南枢惊了惊,随后挣扎着坐起身来,跪坐在床上对南习容福礼道:“妾身见过殿下。”

     南习容在她床边坐下,手指去绕南枢鬓角的头发,发丝在他指尖悠闲地打着转儿,道:“枢枢不必多礼,你有伤在身理应躺着休息才对。”可是他手上没放开南枢的头发,南枢也不敢轻举妄动,值得挨着身体上的伤痛僵着身子等候着。

     过了一会儿,南习容才又道:“你这伤谁打的?”

     南枢顿了顿,道:“叶宋。”

     “可是本宫今早刚得到消息,说是北夏的三王苏宸带着援军与他们会合了,怎的,你却没有碰上苏宸吗?”南习容语调不沉也不快,像是在说着无关紧要的话一样,却让南枢无端端地背脊骨一寒。

     她面色一白,努力地强自镇定下来,虚弱道:“殿下,妾身并未见到苏宸,可能、可能是时机不对错过了吧……”

     “这么说来,你去当奸细,却连这么重要的消息都不知道”,南习容也不恼,问道,“那你给本宫说说,你都探听到了什么消息?”

     南枢默了默,道:“叶宋快死了。”

     南习容整个面色一凛:“你说什么?”

     南枢鼓起勇气抬了抬眼,视线与南习容的下巴齐平,道:“妾身去帮殿下报仇了,叶宋如今身中剧毒,想必比妾身好不到哪里去,殿下终于可以出了这口恶气了……”

     话将将一说完,南枢的脑海里便爆发出“啪”地一声轰响,紧接着她整个身子都不受控制地大力往床上摔去,半边脸失去了知觉。散乱的发丝遮住了她的脸,她浑身都痛得叫嚣。血丝不可抑制地从她的嘴角滑出,她呢喃道:“殿下……”

     下一刻,南习容倾身过来便一把揪住南枢的散乱头发,她吃痛得被迫抬起头,眼里、脸上全是惊恐之色。不知道为什么,她面对苏宸的时候觉得连死亡都不过如此,可是每当面对南习容的时候就害怕得要命。

     在她心里,南习容就像是魔鬼一样的存在,让她挣不断、逃不脱。

     南习容凑下了脸来,冰冷的面具贴上了南枢的脸,那股冰冷的感觉钻入骨髓,让她冷得浑身都些微颤抖起来。

     南习容眯了眯狭长的眼,呵气如兰地道:“本宫看,你是被苏宸迷失了心智,所以才会不分主次的吧。怎的,害怕将苏宸的消息告诉本宫,害怕本宫对他不利吗?”

     南枢摇头,也不知是痛还是害怕,眼泪溢满了眼眶:“妾身没有……”

     “本宫倒想知道”,南习容凉凉的手指不忘伸过去,轻拭南枢眼角的泪痕,“你到底是为了帮本宫报仇而去害叶宋,还是你本身就恨她恨得不行。”

     南枢心绪一慌,眼神便是一闪烁,泄露了她的情绪,然这一细微的动作不可能逃得过南习容一眼不眨的双眼。

     南枢便往侧面偏了偏头。

     怎知,南习容俯下头去,便在她纤细白嫩的脖子上狠狠地咬了一口,顿时南枢吃痛呻 吟了一声, 脖子上出现了一道咬痕,鲜血沁了出来。

     南习容伸出舌头吮吸她的血,舌尖在伤口周围打着转儿,南枢立马就浑身战栗,他的话语凉幽幽地在耳边盘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去找叶宋报仇了,听着,叶宋的命只能由本宫亲自去取。下次再敢犯,就不要怪我真的生气了。”

     南枢长得美,身材也没几人能够比得上。她曾是南瑱南习容身边最受宠的南瑱第一舞姬,妖娆的身段很是能够诱人人。如今她这楚楚可怜的样子,声若蚊吟地“嗯”了一声,带着点点哭腔,南习容得到她的答应之后,眼神就软和了下来。

     她胸口伴随着呼吸而起伏着,里衣底下,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

     南习容便再度俯下身去,轻咬着南枢脖颈上的伤口。那湿热的触感,如电流般袭击南枢的全身,痛苦而又伴随着奇异的感觉。

     对于南枢来说,他就是最厉害的毒药。

     不顾南枢身上有重伤,南习容眼里浮现出丝丝绯红的情绪,表现出对南枢的身体有了点兴趣。他整个重硕的身体都压在了南枢身上,嘴上更用力地咬着他,手上却开始扯碎南枢的衣服。

     南枢与他交颈重叠而躺,仰长了脖子和下巴,整张脸只有巴掌大小,她张了张口,却发不出丝毫的声音。

     她松散的衣衫,很容易便被南习容扯了个精光,露出十分均匀而白皙诱人的胴体。南习容看也没看两眼,径直伸手在她胸前很捏了两把,身后侧开她的双腿,一阵窸窸窣窣之后,他褪下了衣袍下的亵裤,对准了南枢便直挺挺地进入。

     南枢张大了口,抽了一口气,身子被南习容贯穿着往床头重重一耸,瞬时那酥麻的感觉冲涨了全身,仿佛连伤口也开始愈合了,只剩下难耐的痒。她手指紧紧拽住身下床单,喉咙里还是发不出声音。

     南习容手指在她私***轻轻游走了一圈,在她耳边道:“这身子还真是敏感得很,我咬你一口你便已经这么湿了。是不是不管是谁这么做,都会让你觉得很舒服,嗯?”

     南枢咬紧牙关,颤抖着从齿缝间溢出一句话:“可能……是吧……”她不知被多少个男人压在身下过,身子早已经敏感得轻轻一搅便能搅乱一池春水。而这一切,不都是拜南习容所赐么,是他要自己拿自己的身子去勾引别人,也是他主动把自己送到别人身下。

     只是令南枢想不到的是,连自己都觉得这具身体肮脏不堪,而南习容却要在这个时候要了她……

     那又是另一种奇异的感觉。

     被南习容狠狠往里耸了几下之后,她便至了云端。明明应该恨他的,毁了自己的一生,可是心里却滋生起一种难以抑制的亢奋感,仿佛她潜意识里就希望被南习容这样占有着索取着。

     南枢再也忍不住,叫出了声。

     她越是叫,南习容也越是兴奋。他不去看南枢的表情,不去亲吻南枢的嘴唇,便只将她当做发泄的工具,一点也不怜惜地,折腾着她的身子,在她身体里来回猛烈地横冲直撞。

     而南枢的表情,则是扭曲到了极致的快乐。正所谓男欢女爱,销魂蚀骨。尽管他们之间没有爱,但还是少不了水乳交融的欢愉。

     事后,南枢软成了一滩水一样,没有一丝力气。南习容在她身上快活之后,便干脆利落地抽身而出,捡起地上的南枢的衣裳随便擦拭了几下,便扬手将衣裳抛到了床上,遮住了南枢的脸,疏疏落落地遮住了她青紫交加的身子,一句话没说便扬长而去。

     南枢的呼吸久久才平息,整个人空空一片。

     英姑娘花了整整一宿的时间,将叶宋身体里的毒以银针排除,毒血呈黑色,从她的指尖一滴滴淌下。但是青灰的脸色却因为毒血的排出而缓和了许多。

     到天明时,英姑娘将叶宋身上的剑上都包扎好了,也去后院把池塘里的水毒清理干净了,随后才回了自己的院子歇息。

     苏静一步不离地守在叶宋床前,军中要事便交由苏宸负责。

     谢明和小宝没有料想到先前的四夫人居然是南瑱奸细假扮的,而南枢能把四夫人扮得那么像,想必已经见过了真正的四夫人了。由此可以想象,四夫人绝大可能是已经死了。

     谢明一下子没能缓和得过来,脸上难掩悲戚和苍老之态。

     北夏和南瑱的这场仗,一打便是半年过去了。这也出乎南习容的预料,原本在他的预想当中,若是北方众小国联合起来,再加上狨狄入侵北夏,北夏四面受敌难以全部顾及,这样他便挥师北上,最多三月就能把北夏拿下。只是没想到,狨狄被灭,北方众国被制服,到现在两国的战事仿佛还有往下拖延的趋势。

     北夏地大物博,虽然目前战争失利,但始终拥有源源不断的供给和支援,况且还有苏静和叶宋镇守前方,让南瑱大军屡进屡挫。而南瑱就不一样了,一开始的时候气势十足,一旦战线拉长、战期拖延,后方的弊端便显露了出来。

     南习容结集在昏城的兵力有限,而葬身于叶宋他们城楼外的南瑱士兵又数以万计,便对鬼毒夫人道:“想尽一切办法,就像当初大破柳州那样,将北夏军逼进死地。”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