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66章 一幅画卷,两相依偎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他们仿佛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有的纵身跳进了火坑里,有的尚有力气自行了断,而有的只能祈求同伴了结他们的性命。

     经历了 一场地狱般的战争,大家都心有余悸、精疲力竭。再有这样撕心裂肺的诀别,一时间,城里被一种沉默而压抑的气氛所笼罩。

     没人下得去手。

     苏宸也是元气大伤,他整只手臂都没有了知觉,但人还是清醒的,便靠坐在角落里喘着气,嘴唇泛着白,眼神是少有的沉重。

     最终,是叶宋咬紧牙关,夺下将士手中的一把剑,苏静和她一起,含泪将那些将士们一一斩杀。

     那些将士们临死前,无一不露出解脱一样的表情。

     最后一名将士也亡于叶宋的剑下。她喘着气,手上无力,剑清脆一声便落在了地上,满地都是鲜血。她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她会亲手杀掉北夏的同胞兄弟。

     叶宋眨了眨眼帘,缓缓回头,有些无助地看着苏静。苏静高挽的发,如墨一样染在他银色的盔甲上,露出一张恍若春日下漂亮的脸,一双沉甸甸的眼眸里写满了疼惜。他丢下了百折剑,上前两步,披风被风吹得往后扬起,随后长臂一揽,便将叶宋紧紧抱在了怀里。

     两人的盔甲均是很硬,可盔甲下柔软的衣角,又如春风一样纠缠在了一起。两人站在城楼上,上有天幕沉沉,下有浮烟遍地,在这乱世之中描绘了一幅与世独立的画面,仿佛世间万物都已经静止,唯一剩下的就只有风声。

     血色的红,和杀伐战乱,成为了他们唯一的背景。

     苏静摸着叶宋的头,轻声安慰着:“没事,这一仗我们赢了。”

     城楼上、城楼下的将士们都沉默,他们默默看着那双紧紧相拥交叠的身影。仿佛那是他们坚持下去的唯一信念与动力,他们心中也在为那两人默默祈祷着。

     今日一战,会成为许多北夏战士们的噩梦。即便是两国的战争结束多年后,他们也仍旧是忘不了,大战后的平静,以及眼前的这幅平凡却美到瑰丽的画卷,所带给他们心灵的震撼与感染。

     苏宸微微眯着眼看着,阴沉沉的天光也让他觉得有些碍眼。可真正碍眼的大概就是苏静的怀抱了吧。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

     他突然间竟觉得,不论是谁上前阻止,都会成为横插的第三者。自己也不例外。

     叶宋的确是离他越来越远了。

     大概他和苏静唯一不同的便是,他这一生都想要把这样一个女人抓住,而苏静却是在放飞她、陪着她一起翱翔。

     如果,终有一天,他也学会了去放飞她、护她自由翱翔,那么她感到疲惫的时候会不会回来,将他当做栖息的港湾呢?

     苏宸想着想着,便低下了头去。大抵,不会可能了吧,因为他已经错过了无数次的好时机。

     苏静给她的安慰是最有效的良药。每一次幸存下来,叶宋便偷偷地庆幸着,没事便好,还能听到他在耳边的说话声,真好。苏静的话能够让她静下心来,能够让她安定,以最快的时间调整好自己。

     不知从何时起,她开始贪恋着苏静的拥抱。或许很久很久以前了吧,只是她害怕去靠近,害怕给他带来伤害。

     可即使他带着满身的血腥气,几乎掩盖住了他身上若有若无的梅花香气,闻着也能够安心。

     就只一会儿,一小会儿就可以了。

     叶宋心里想着,这一小会儿的时间里,希望老天爷能够闭上眼睛当做什么都看不见,那样便不会给苏静带来厄运;希望时间能够静止,哪怕是片刻,她也能够在时间里感受到永恒。

     叶宋从苏静的怀里退出来,没有多抬眼看他一眼,一切恢复如初,她眼里的痛色渐渐被抚平,却没有因为苏静有任何的波动。大抵换做任何人,都会感觉到失落吧,但苏静不会。

     时间永远不会为了一个人停留,它包含着匆匆流逝的过往和回忆。可也是这些,让他一点一点地读懂了叶宋,包括她看似的冷淡。当叶宋那只垂着的手,轻轻放在苏静的腰上,似要抱着他,可最终又松开了去,他心里跟着一疼,知道她的一切隐忍。

     叶宋低低地问:“你有没有哪里受伤的?”

     苏静轻声回道:“我一切都好。”

     那就好。

     随后叶宋走到苏宸面前,看了看他的伤,道:“有大碍没?”

     苏宸摇了摇头。叶宋倾身过来就把他扶起,道:“ 走吧,我先扶你回去休息。”苏宸便将那只受伤的手,毫不客气地搭在叶宋的肩膀上,行为显得有些亲昵,但叶宋根本没在意,他的眼神看向苏静,似乎在向苏静挑衅。

     然,苏静只是眉眼温和地看着,并叮嘱叶宋回去的时候小心些。

     在从苏静身边错过之时,叶宋点了点头,看着他,冷色琉璃般的双眼里,清晰地映着他的影子,道:“这里就交给你了。”

     苏静笑眯起了眼,笑意疏朗,云淡天清,清冷当中带着如沐春风的暖意,道:“放心去吧,照顾好三哥。”

     苏宸将身体的一半重量都挂在叶宋身上,也只不过只是在城楼上故意做给苏静看而已,一下了城楼他便主动直起身体,自行走路。

     叶宋看他一眼,道:“你能行么?”

     苏宸道:“又不是缺胳膊缺腿, 自己能走的。”

     叶宋脚下顿了顿,停下来,睨他道:“你要是自己能走的话,那不妨你自己回去吧。”说着就指了指来时的路,“我便回那边去看看。”

     苏宸默了默,“我突然感觉我不是很好,可能还是需要人搀扶。”他认真地看向叶宋,“你急得不行要非走不可么,那你回那边去吧,我自己回去便是。只不过手上的毒有些扩散,上半身也有些失去知觉了,可能需要及时就医。没关系,你忙去吧。”

     叶宋抽搐了一下眼角:“我还是陪同你一起吧,你的伤势比较重要。”

     苏宸面色坦然了下来,欣然接受叶宋这一建议。

     两人走着走着,苏宸忽然道:“你很担心四弟?”

     叶宋言简意赅道:“他不用我担心。”

     “他是北夏的战神王爷,能克敌国,能打胜仗,自然是很厉害的,用不着旁人担心。”

     叶宋闻言却是笑了笑,道:“其实也不仅如此。你们都把他放得太高,但他不是神,而是人。他有血肉之躯,也只有一次生命,他有想要迫切胜利的心情,也有一时失利后的沮丧和低落。只是这些,你们都看不见而已,你们都觉得他很厉害,以为只看到了他面前光辉的一面。他曾经的战神名号,应该也是用不知多少次的失败和绝望,最终才换来的吧。”

     苏宸抿了抿唇,道:“嗯,人到了绝望,要么彻底崩溃,要是一触即发。”他略有深意地看了叶宋一眼,“当年北夏也是这样和南瑱打仗,战况屡屡不佳。后来南瑱为了击垮四弟,杀了弟媳,没想到反倒激怒四弟。所以,他的战名,是因为弟媳才成就的。”

     叶宋一愣。她知道,她也记得,还有一个叫娀儿的女子,曾霸占着苏静的全部,叫他活着不像活着。而苏静的赫赫战名,也是因为她。

     苏静和叶宋的相遇,正处在一个非常尴尬的时候。

     如今,连苏宸都瞧出了端倪。起码他看了出来,叶宋有了变化。虽然到现在他也没放弃,可是他感觉自己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叶宋眼神凉薄,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苏宸道:“你应该明白了我的意思,我不想你受伤害。”

     叶宋侧目看着他,倏地一笑,嘴角嗤了一声,好似不屑又好似深信不疑,道:“全世界所有人都有可能伤害我,包括你苏宸,但惟独他不会。你这是在挑拨离间吗,如果是,那你可能要失败了。”她收敛了笑容,整个人忽然就沉了下来,有几分较真的味道,“因为我不许你在他背后嚼他舌根。”

     这回轮到苏宸怔愣。

     叶宋又自顾自地扶着他往前走,道:“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过去,你也有,我也有,但过去只能代表过去,那不是去诋毁一个人的有力武器。”

     苏宸没有再说话。可能他说再多,在叶宋听起来,也是别有用心的吧。这个时候的叶宋根本没有发现,她自己是何如地偏袒苏静。

     过了一会儿,叶宋淡淡道:“你在京中的时候,想必时常进宫去,皇上……他过得好吗?”

     苏宸道:“你还是问起他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再问他的。”

     叶宋神态自若,道:“不过是许久不见,两句寒暄罢了。”

     “他很忙。”半晌苏宸才说了这么一句,“倒是很关心你,在京中听闻你遇险之事时,是归已事先隐瞒不报,他还对归已大发雷霆。他的脾气,是从来不会对归已发火的,约莫是归已真的惹怒他了。还有”,说到这里,苏宸又停了下来。

     叶宋等了一会儿,见他也没有继续要说下去的意思,便问:“还有什么?”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