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68章 我不是外人,是内人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过来看了看白玉,安静如初的模样,道:“你留他在这里放心吗?”

     英姑娘道:“我跟包子说过了,会按时喂他药。[zhua机书阅读网 wWw.Zhuaji.oRg”她手抚摸上白玉冰凉的脸,眼神很是温柔,“就离开两三天而已,我又不是真的离开他了。我要帮他把所有能够威胁到他的事情都解决了,他才能好。”

     昏城有英姑娘跟着一起去当然万无一失,这样就算有瘟疫也不算个事儿。只是,如果是以前,她一定舍不得离开白玉半步。只能说,她是彻底长大了,知道自己应该做的是什么,要怎么做才能保护自己爱的人。

     叶宋侧了侧身,一眼便看见了窗下的苏静,正努力地磨药。对于苏静来说,他也是难得偷闲,做起事情来闲适而游刃有余。打从刚一进来,眼角的余光都落他身上了。

     叶宋迟疑了一下,才缓缓走过来,看了看窗棂上的积水,皱了一下眉头,道:“这样开着窗,让雨都飘了进来没问题么?”

     苏静抬起头来,身上的衣服和头发均是湿润润的,他冲叶宋眨眨眼睛,笑说:“你觉得又什么问题?”

     叶宋面不改色道:“你磨好的药都湿了。”

     实际上药粉没湿,倒是苏静身上湿了。她说着已经上前两步去稍稍掩了掩窗,好让飞雨不往苏静的身上飘。

     下午的时候,一队人马已经收拾妥当,整装从城里出发,前往昏城。

     叶宋和苏静,身披着江南下雨时人们最常披的蓑衣,走在队伍的前面,英姑娘人比较小巧,也紧随其后。

     一出了城,路上便全是泥泞,马蹄踏起的泥水飞溅,将路边的杂草都染透。到了特别难走的路段,队伍就要下了马来,手拉着手,往前行进。

     等天黑前到了昏城时,大家几乎都成了一个个泥人,仿佛刚去泥田里滚过一遭似的。所带来的马匹,鬃毛都湿透了,浑身上下都是泥水。

     还没接近城门的时候,他们的路上都断断续续看见死人的尸骸,有的倒在路边草丛的,有的倒在洼地被泥水都淹没。等到了城门,昏城无不弥漫着死气沉沉的气息,好似那就是一座地狱之城,待到天色一黑,鬼门关便从这里打开。

     进了城一看,到处都是曾经被河道里的河水冲涮淹没的痕迹,街道两边的屋舍破旧不堪,经这大雨一侵蚀,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倒下的可能。

     一进城,大家都顾不上休息,立刻将城里的尸骸堆积起来。叶宋和苏静去了太守府,上次的大水让这太守府也不可避免,被冲了一遭之后,所有能坏的能被冲走的一概没有留下,唯一剩下的大概就只有房屋的框架了,就跟一间破庙差不多。两人一起下了地窖,这太守府里有一个非常隐蔽的地窖,里面漆黑一片,先前是用力存放枯柴的。

     如今一打开入口,里面一股湿腐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十分难闻。两人对视一眼,相继下去,结果脚踩在地面上都有薄薄的水声。里面的枯柴也全部被这场大雨打湿了,难怪会有湿腐的气息。

     苏静擦亮了一根火折子,递给叶宋。熹微的火光照亮了这个小小的地窖,两人走到枯柴边,叶宋给苏静照着光,苏静便将枯柴全部拨开,几只木桶呈现在了眼前。

     叶宋当即就将火折子衔在嘴上,火折子够长,这样也不会烫到嘴,然后她弯身就欲跟苏静一起将这几只木桶一一搬上去。怎料苏静却站直了身,抬手就从她嘴上抽下火折子,好笑地塞回她手里,道:“你帮我打着光就好,这样的体力活不是应该男人来么。”

     叶宋眨了一下眼睛,不解道:“那你叫我下来做什么,你应该叫一个男人下来。”

     那木桶里面装满了东西,苏静轻轻松松就抱了起来,一股浓重的气味从木桶里挥散了出来,叶宋连忙将火折子往外,谨防点着不该点的,立刻弄熄。

     地窖里又重新陷入黑暗,苏静对着叶宋说:“叫你下来是让你陪着,我舒服。”

     随后叶宋就真的没插手,只是蹲在一边,让火折子保持着极微弱的光亮。这地窖里的湿度又很够,就算气味有些挥发,也应是没有大碍。直到最后苏静将几只木桶全部搬到了上面去,最后又把叶宋拉了上去。

     城外堆尸如山,叶宋和苏静用板车将木桶运上了城楼,打开盖子,里面全是纯黑色的液体,便全部泼在了尸堆上面。

     英姑娘见状,有些惊讶,问道:“你们去哪里弄来这么多的石漆?”

     叶宋和苏静想办法抢回陈明光的那段时间,英姑娘正沉浸在白玉昏迷不醒的伤痛中,因而什么都不知道。

     叶宋道:“你也知道这是石漆,上回在山上发现的,幸好用剩下的藏了起来,现在倒是发挥作用了。只可惜,山上的都被挖得差不多了,这样的好家伙也难找。”

     随后叶宋一把火扔下城楼,尽管下着雨,尸堆仍是哄地一下,就着了大火。

     英姑娘面对熊熊大火,忽然道:“我知道哪里还有。”

     这城外大火烧了几乎整整一夜,第二天才将那如山的尸堆烧成了灰烬。

     夜里的雨变小了,成了温和的绵绵细雨,让人恍惚间还以为是一场润泽万物的春雨。瓦檐上的雨水,半晌才能汇聚成一滴,滴答一下,落到了地面上。

     当天晚上,昏城的将士们集中找了一处破败的民屋聚集之地,当做临时的营寨歇了下来。毕竟讲究不了那么多,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也就不错了,而且城里吃的也没有,只能吃随身带来的干粮。

     英姑娘捡来几口铁锅,就着雨水熬煮了汤药,每人都喝上一碗,无病强身,还能抵御瘟疫。

     苏静和叶宋也都喝了一碗。

     两人坐在同个屋檐下,边上是一堆木火,将空气烤得不再那么湿。但天气闷热,叶宋鼻尖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她将厚重的盔甲解下来放在一边,玄铁鞭在夜里的声音显得十分清脆,一回头时,不想苏静突然抬起手指,往她鼻梁上擦了一下。

     叶宋一抬头,就撞上苏静的笑容,他道:“若是觉得热得慌的话,不妨多脱几件衣服,反正这里没外人。”

     叶宋只松了松领口,睨他一眼,嗤道:“你还真不把你自己当外人。”

     苏静摸摸自己的鼻子,认真道:“当然,我不是外人,我是内人。”

     叶宋:“……”

     最终叶宋背对着苏静,在另一边睡了下来。她身下铺着的是自己盔甲,苏静见太窄,便把自己的也解了下来给她躺着。她睁着眼睛,看着外面漆黑的天,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静一边松动着边上的火堆,一边看了过来,道:“快睡吧,我给你守着。”

     叶宋闭上了眼,道:“外面有人守着,用不着你守,你也快睡吧。”

     苏静笑了笑,没有答应。没过一会儿,叶宋的呼吸就沉稳均匀了起来,显然是睡着了。对于打仗的人来说,瞌睡是最为奢侈的东西。

     苏静拈起一根极为细小的木签,将将沾上了一点火星,忽而抬手翻转就往叶宋那边的空中射去,结果力道十足,径直射在了那边的木柱子上,上面还稳稳插着一只蚊子。

     苏静捡了一块比较宽的木块,朝叶宋走过来,在她身体后方撑着头缓缓躺下,将木片当做扇子,往叶宋周边扇着风,声音若有若无道:“我若不守着你,有蚊子咬你怎么办?”

     火光闪跃了几下之后就熄灭了。熄灭前,隐约可见叶宋的眼帘轻微地颤了一颤。

     第二天一大早,苏静和叶宋带上了英姑娘以及几名精简将士一同去了姑苏城外的药王谷。因为药王谷落座在深谷当中,山路难行,再加上连日下雨,几乎是一踩一脚泥,他们需得绕着山路前行,因而马匹根本进不去,只有徒步。

     若是在药王谷里发现了有大量的石漆,就凭他们几个人,也无法将石漆搬运出来,还极有可能引起南瑱的注意,若是他们也发现了石漆这样的战时宝藏,北夏就会又多上几分风险。

     只不过,要想把石漆引出药王谷却不是难事。药王谷里多条河流通往外面,姑苏又是水水相连的一座城,只要把石漆顺着河道引入了姑苏城,姑苏城也会一点即燃。

     上午的时候也还下着蒙蒙细雨,穿着蓑衣太过繁琐,索性大家都没穿。苏静走在最前面,手紧紧握着叶宋的手,叶宋另一只手又握着英姑娘的,身后的士兵均手手相握,才不至于在这泥泞路上摔了跟斗。

     雨丝似蛛丝一样铺天盖地地网了下来,将视线也打湿得雾蒙蒙的。叶宋一抬头,便看见苏静的头发上,铺着一层细细的晶莹的水珠。她举目朝山间望去,深山一重接着一重,山外有山,恍若一层层得天独厚的翠峦屏障,烟雨寥寥,有白雾环绕,而苏静的背景融入了这样的画面当中,似一副远近得宜的水墨画,美不胜收。

     他身上的紫衣,晕开淡淡的水迹,变成了深紫色。脚踩着的黑色长靴满是污泥,连衣角上也不可避免地沾上了泥印。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