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70章 要死一起死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三两拳,就让南习容破了嘴角。

     那一刻,她就是不要自己的命,也要跟南习容同归于尽。

     她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他死。或许他死了,就可以避免战争的继续,只要他死了,一切都可能结束。

     眼看着身后泥石流滚滚涌来,南习容也终于有些失了分寸,连反击叶宋都变得毫无章法。两人你一拳我一脚,竟在泥地里满地滚爬,相互赤手空拳地斗殴起来。

     南习容哪里像是敌国的太子殿下,而叶宋又哪里像是北夏的第一女将军,完全成了两个泥人。只恨不能将对方打死,这样自己才有活路。

     苏静本也想拉着叶宋转身就跑,可这又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南习容孤身一人,要杀他不趁现在更待何时。

     可是,山上爆发下来的泥石流势不可挡,他们根本一点时间都拖延不起。泥石流很快就淹没了一片杂草丛生的药田,就在脚边一丈开外,再也等不得,苏静提起长剑,对准南习容的胸口就猛刺了下去,那一刹那,南习容反应极为迅速,立刻就往边上滚去。苏静也再顾不得南习容死还是没死,一把将叶宋抓住,拉着她的手就开跑。

     就让南习容最终被泥石流给淹没,丧命在这药王谷中,也是一件大赚的事情。

     然而,两人抬脚还没来得及跑,突然叶宋感觉脚踝便是一紧,她匆忙回头一看,竟是南习容抓住了她的脚踝,双手掐得死紧,仿佛就是死也不能让他松开。他咬牙切齿地笑着,一口白牙在满身泥渍的映衬下极为炫目,阴森森道:“要死就一起死,本宫死了,你们也休想活着走出这里!”

     轰隆隆。上面更激烈的山洪冲了下来,已经来不及了。

     叶宋感觉自己的耳朵里都被灌满了泥,脑中嗡嗡嗡的,什么都听不清楚。紧接着她脚下便像是被石头给重重地砸了一下似的,双腿麻木得失去了知觉。泥石流哄地冲了过来,苏静与叶宋十指紧扣,却免不了被卷入了洪流当中。

     身后还跟着一个南习容,抓着她的腿,丝毫不肯放松。就是下地狱,他也要抓着叶宋一起。

     洪流十分湍急,下面泥水非常重,叶宋感觉自己就像是穿了一件铁衣一样,浑身都动弹不得。况且下面还有暗石,时不时从她身体上擦过,或者实打实地击中她的前胸后背,顿时内里便一阵腥甜,又被她给压了下去。

     苏静和叶宋的手臂几乎同时使力,两人相隔一臂的距离顿时就被拉近,苏静将叶宋紧紧抱进怀里的那一瞬间,终于松了一口气。

     叶宋双臂上全是泥,她也本能地抬起来,反抱住苏静,双手护着他的头,双腿径直缠在他的后背上,也企图用自己的身躯为他的后背挡住一些乱石。

     泥石流卷得她浑身都痛,她头贴着苏静的脖子,脸上的泥水顺着他的脖子淌进了他的衣襟里。叶宋死命地蹬脚,可是南习容无论如何都不松手,他紧跟在后面,叶宋与苏静面对面拥抱着,她的视线一越过苏静的肩头,便看见南习容恶魔般的笑容。

     他的面具被山石砸坏了,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头发贴着半边脸颊,脸上的污泥也早已经让人看不清他的本来面目。仿佛他是跟定了叶宋和苏静了。

     可是他越是吊着他们,两人就感觉身体越是沉重,在这泥石流里根本无法行动,只能随波逐流。到最后完全被淹没。

     于是到了空旷之地时,山洪没再那么湍急了,叶宋一手搂着苏静的脖子,空出一只手来,费力地弯身下去,想将脚踝上的手指一根根掰掉。但是不管怎么努力都无济于事,南习容的手劲儿反而更大,内心里的狂妄已经盖过了本身对死亡的恐惧,笑得肆无忌惮道:“你要是不想我捏断你的脚踝从此以后变成一个残废的话,尽管用力好了。”

     要比狠,大概叶宋和南习容真是同一类的人。她一句话不说,松开了手,那只手径直摸去了苏静的身上,从他身上摸出了百折剑,南习容一见叶宋抬起长剑,脸色就是一变。

     叶宋呲牙,对南习容露出了同样的阴森森的笑容,道:“那就看你是要不要自己的手了。”话音儿一落,她举剑也跟着落下,毫不留情地冲南习容的手臂斩去。

     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南习容终于在最后的紧要关头松开了手。而下一刻,洪流突然又变得湍急了起来,将南习容和他们分别往两个不同的方向冲开。

     眼看着南习容被越冲越远,叶宋还来不及松口气,南习容变幻莫测的脸上居然又露出了笑容。而这时,叶宋明显感觉到洪流下面的地面凸石嶙峋、凹凸不平,苏静在她耳边忽然道:“阿宋,小心前面。”

     叶宋堪堪一回头,便见前面赫然矗立着一尊大石头。而两人正以很快的速度被冲向那大石头,连一点缓冲的余地的都没有。同时,洪流里面的山石,又陆陆续续地砸来。

     叶宋一手护着苏静的头,根本来不及犹豫,就在大石头近在眼前的时候,她用力扭身,仿佛快要把自己的腰给拗断了,可往旁边偏移的幅度却小之又小,她手腕抬起百折剑,剑锋就擦在了大石头上,顿时掠起尖锐的摩擦之声,也终于使两人的身体将将从大石头的侧面擦过。可没想到,到了末尾边角时,那里竟还有一方尖锐的角,苏静猝不及防就猛地撞在了那上面。

     那一撞,叶宋都觉得自己的身体狠狠荡了一荡,可是苏静除了把她抱得更紧,什么反应都没有,甚至连一声闷哼都没有。

     ??滚滚洪流,两人深陷泥潭不可自拔。那些泥流仿佛是最有力的浆糊,将两个人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叶宋一张脸全是污泥,她抱着苏静的头,方才苏静那一撞,仿佛如恶魔朝他们伸出了爪牙,让她心里生起一股莫名的恐惧。她头埋在苏静的肩上,心里觉得苏静一定很疼,她便觉得自己也跟着疼了起来,问:“苏静,苏静,疼么……”

     苏静没有回答她。恐惧越来越强烈,让她仿佛重回噩梦,同样是在这个地方,同样是他受了伤……

     她一声声唤着苏静的名字。抬头看向青灰色的天空,忽然觉得老天爷何其残忍。

     “苏静……你不要吓我……”

     隔了一阵,两人被越冲越远,冲到药王谷外面是,因为地势平坦开阔了起来,洪流也就没有那么深那么凶猛,苏静和叶宋终于得以喘口气。这时苏静才缓了缓,支吾了两声,道:“还好,没什么大事。”

     叶宋听到了苏静的回答,松了一口气,手指深深拂过苏静沾满泥水的头发,将他的头发往后拢,掌心碰过苏静的侧脸,道:“没事了,我们会没事的,苏静你要一直清醒着知道吗……”

     苏静似乎很累,没有回答她。

     叶宋看见了泥石流冲散的边缘,似乎有一个洞口,洞口朝着下方,泥石流根本冲不进去。看形状,应该是坐落在这山谷之中的一座古老的坟墓,是用石碑堆砌而成,石碑上面已经长满了青苔和藤蔓。

     叶宋当即抱着苏静拖着两人沉重的身体,拼尽全力往那边挪过去,她腾出一只手来,手指往边缘粗糙的石面上一一擦过,满手都是血泥,十指连心怎能不痛,但是她不能皱一下眉头,只有这样抓住那些石头才能减缓洪流带给两人的冲劲,才有可能躲进那个石洞里去。现在她脑海里所想、心里所装的全部都是苏静,担心着他的伤不知道他怎么样了,他们不能再这样漫无目的地被冲到下游去,那样的话何时能靠岸就还是个未知数。

     最终,叶宋凭着一股蛮横的毅力,硬是把苏静拖去了边缘,想要抽身而出简直就像把自己的身体往沼泽地外面拔一样很费力气。

     转头往回看时,又一波汹涌的洪流来袭。若是她没有抓住机会,那么两人都会被冲走了。当是时,叶宋咬紧牙关,竭尽全力把苏静往洞口里面推去,双手的重量好似重于千斤,就快要把她给压垮。因为要把苏静举出泥潭,而她自己却越陷越深,有那么一瞬间她感觉自己浑身都似要被掏空了,最终沉入深渊不可自拔,失败与崩溃留在她一念之间,只要她手一垂,苏静就会又重新扎回泥潭里。

     可是……她怎么能放弃呢,她曾倒下过,都是苏静一次次鼓励她重新站起来,给了她勇气和希望。现在,在苏静这样受伤的时候,她怎么可能倒下,怎么可能说失败就失败。

     叶宋一口白牙磕地死紧,几乎就在上面的洪流轰地往下冲的时候,她发自灵魂深处地嘶吼一声,生生将苏静拖起来塞进了洞口里……而她自己,再也没有一丝力气,好似接下来就应该……随波逐流。

     强大的洪流冲刷着她的身体,口鼻吸进去的全是泥浆的味道。她想,这倒也不算难吃难闻,总比城外的那些尸臭要强上许多。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