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72章 你不是不守信的人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怎知苏静却也跟着一笑,眼眸一转,流转万千,还骚包地打开一把玉骨折扇,那时候折扇在上京很流行,但凡是个文人雅士都会随身携带一把,可这玉骨折扇看起来就有些……值钱。叶宋眯了眯眼睛盯着他手里的折扇,只听苏静笑呵呵道:“你怎么知道?”

     叶宋似笑非笑道:“既然这样,不如你请我吃糖葫芦吧。”

     苏静大方回答:“这是在下的荣幸。”

     于是叶宋把卖糖葫芦的整根糖葫芦棒子都揽了过来,对卖糖葫芦的人说道:“没事,你看他穿着便知道他有的是钱,不会亏待你的。”

     苏静抽了抽眼角。

     叶宋又回头从叶青怀里抽出一包刚炒出来的糖炒栗子,递给苏静,道:“这个就当做是我给你的回礼。”苏静伸手就去捧,叶宋又道,“你不方便是吧,来,扇子我先帮你拿着。”然后就不由分说地抽走了那玉骨扇,“快尝尝这栗子好不好吃?”她把玩着扇子,玩着玩着就顺进了自己的袖兜里。

     见苏静剥了栗子正品尝的时候,叶宋就拉着叶青扛着糖葫芦棒转身离开了。

     后来叶宋和叶青把那玉骨扇拿去当了。当叶青说苏静有可能是上京大名鼎鼎的贤王时叶宋嗤之以鼻,没有多大的印象。她把糖葫芦分给了街上的小乞丐。

     当苏静追着她找她要扇子的时候,她便醒了。

     仿佛那是清晰发生过的事情一样,让叶宋一时之间有些混乱。

     她侧头看了看,苏静正安静地躺在她身边。她忍不住伸手,去碰了碰苏静的下巴,知道如果脸上没有这些污泥,皮肤的颜色定然也是略白皙的,指尖碰到的地方,与梦里如出一辙,下巴有些尖,是个天生的美人胚子。

     一场梦,像是改写了两人的初次相逢。那样的开始,看起来也不错。

     叶宋道:“实际上,我最常梦见的人就是你了。”

     这时,外面的雨已经停了,棺材上没有那噼里啪啦的声响,棺材也没再飘飘荡荡,一切都平静、静止了下来。

     叶宋便爬起来去掀开上面盖着的棺盖,一往外抽动上面就有泥浆簌簌掉落了下来。

     外面明亮的光线照射进来,世界也跟着陡然敞亮,叶宋极力眯着眼,觉得有几分炫目。

     外面的空气是清新的。带着浑然泥土的味道。

     叶宋率先从棺材里爬起来,举目而望,只见目光所及之处,茫茫褐色一片,全部都是沉淀下来的泥土,很是萧条。

     远方似与天际相交接,望不到边际,叶宋看了一会儿,莫名地觉得熟悉,随后回头一看,棺材已经被搁浅在了岸边泥沙滩上,而身后是一座孤岛,好像是这一片大地上的唯一一抹绿色。

     叶宋一愣,想了起来。是否是冥冥之中自有注定,他们竟有被冲上了这座孤岛,而这孤岛便是当初她和苏静从药王谷被冲下来时停留的地方,苏静就是在那途中头部受了重伤。

     叶宋低头看了看苏静,眼神里情绪浮动,就快要冲出了阀门。她俯身去把苏静抱起,两人翻出了棺材,在干燥的浅滩上歇息。

     这场雨好似已经到了尽头。天上的乌云层层散开,地面上有了些浅浅的光影,大有雨过天晴的意思。

     叶宋让苏静枕着自己的腿,轻轻拍着他的脸,有些脱力道:“苏静,你醒醒,没事了,我们已经安全了。”

     “苏静?”

     叶宋捧着苏静的头,不厌其烦地一遍遍唤了他许久,但是苏静仿佛听不见,始终没有醒来。叶宋觉得自己的脸有些紧绷着,抬手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泥,急了起来,声音低沉得似咆哮一样,道:“苏静,你给我醒来!你现在就给我醒来!”

     她拍着苏静的脸,指缝里流泻着他的头发,“你不是答应我了,我让你醒的时候你就得醒,你不能这么睡下去,你答应我了,你答应我了我才同意你睡的,要是你不答应我是不会让你闭眼睛的,就算、就算你死不瞑目我也不会让你闭眼睛……苏静,你不是这么不守信用的人,苏静!你给我醒醒!”

     一直以来,叶宋都在尽心全力地保护着身边的人,做她该做的事情。可是此时此刻,全部都被打乱了,她的一切都乱了。她忽然不明白,自己该做什么,那些有有着什么样的意义?

     她看着怀中的苏静,只觉得愤怒和痛苦直冲大脑,快要从她身体里炸开,把她整个人折磨得死去活来。

     这不是她想要的,她不想苏静就这样在她怀里躺下去,她不想苏静再也睁不开双眼。

     叶宋手撑在苏静的身体上方,阳光穿破云层,从上面照耀了下来,浅滩泛着浅褐色的光泽。她的头发湿哒哒地从后背滑落到胸前,遮住了她的脸颊,逆着光也让她的身影在苏静的上方投下一片浅浅的阴影。

     叶宋久久凝视着苏静,然后缓缓曲了曲手臂,俯下身去。脸颊轻轻地贴着苏静的胸膛,眨了眨眼睛,像抱着琉璃般的梦境一样轻轻抱着他,声音几近渴求,沉哀如冬日里被风吹走的白霜,“你答应了我的……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啊苏静……”

     她不想失去他。

     倘若他活着,如果最终要彼此离开,那她可以选择笑着送他离开。

     但绝对不是现在这样。

     她能够彻彻底底地体会当初苏静的那种感觉了,原来是这样一种滋味。仿佛一颗完整的心被血淋淋地硬掰成几瓣……

     叶宋伏在苏静怀里,双肩瑟缩着,寂寥的浅滩上就只有这一双相拥着的人。河水失去了一切冲动的力量,变得温柔而沉静了下来,在河床上铺了一层厚厚的沉淀的泥浆,上面便是渐渐变得清浅的水流,水浪推着水浪流向不知名的远方。

     叶宋一拳捶打在松软的浅滩上,带着凝固的鲜血的手指扭曲成一团,她仰头大叫:“苏静——”

     撕心裂肺。

     仿佛倾注了所有。声音在江面上回荡,飘出了很远,最终消失在了水平线上。

     不单单是不想失去,而是宁愿失去所有,都不愿失去他。叶宋心里明白的,要是可以交换,她没有什么是不能拿来换的,不求别的,只求苏静一个平安康乐。

     一直以来她所努力地,便是尽量不要失去。不靠近他是因为不想失去,不接受他是因为不想失去,可是她却自私地承受着他无微不至的好,到最后还是会彻底失去……

     叶宋低着头,努力握着苏静的双手,缓缓抬起,放在唇边,凉凉的唇落在他的手背上,眼泪忽然啪嗒一下,随即便如大雨倾盆不受控制,全部落在了苏静的手心里。那眼泪,是唯一干净纯粹的东西,她对他说:“好吧我再妥协一步,如果你醒来……不管什么……”她都答应。他为她做的她也可以为他做,她也可以为了保护他而去拼命,也可以为了他不顾一切。说好了,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然而,她的呼喊、她的每一句话,对于苏静来说都像是召唤。即使昏睡着,他也在用心倾听。就在叶宋的话只说了一半,苏静的胸膛突然像是攫取了生命的源泉,剧烈地起伏了两下。

     叶宋握着苏静的手一顿,她动也不敢动地看着苏静闭着的眼睛,生怕那是她的幻觉,生怕她一动一切就又破灭了。

     她一直等着苏静的双眼睁开。

     苏静很疲惫地皱了一下眉头,忽然眼帘一抬,就无比清醒地睁开了眼睛。眼里散布着几缕血丝,眼神深沉而幽邃,一瞬间便将叶宋的满眼泪水尽收眼底。

     起初他的眼神是有些空洞的,仿佛神智还没有和身体一样迅速,只是当他伸手去揩叶宋的眼角时,那双桃花眸里始才渐渐有了叶宋的影像,由浅至深,最终彻底清晰地定格在他的瞳仁里。他突然笑了,天上云影浮动,水中波纹轻漾,连阳光也不及阴影下他的笑容好看。

     他笑得有些云淡天青,道:“哭什么,我答应了你会醒来,就会醒来的。只不过太累了,所以多睡了一会儿。”

     叶宋双眼通红,没吭声,只是呼吸有些颤抖,眼泪依旧是不受控制地往下落。她垂了垂眼帘,深吸一口气,打算把她的所有脆弱和软弱全部都逼回肚子里去。

     两人沉默很久,苏静忽然问:“阿宋,如果我再也醒不来,你会难过吗?会难过多久?”

     叶宋的嗓音宛如干涸已久的泥,没有丝毫的弹性,也没有一切悦耳动听的因素存在,只尽量轻描淡写道:“会的吧,可能会很久。”

     “可是我怎么舍得你难过。”他对叶宋笑说,笑容很虚弱。叶宋吸了吸鼻子,再次缓缓俯下身去,靠在苏静的怀抱里。

     在苏静的印象里,这是她第一次这么的主动。苏静搂着她,往后半生他都想这样搂着她,又有些玩味道:“阿宋,你莫不是看我现在可怜,同情我所以才主动抱我让我开心的吧?”

     叶宋头埋在苏静的颈窝里,闷闷道:“你说呢。”眼泪从眼角的地方滑了出来,滑过她的鼻梁,最终落在了苏静的颈窝里。

     他的心口,也被她的眼泪灼得滚烫。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