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73章 记忆全部恢复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下巴贴着叶宋的脸颊,轻轻道:“你说如果我醒来,不管什么,后面呢?”

     叶宋静静道:“不管什么我都答应你。”

     “包括我爱你这件事吗?”不等叶宋回答,苏静自顾自又道,“现在不要回答,你只需要心里记着就好。等我想找你讨的时候,再来找你讨,好不好?”

     直到太阳西斜,头顶的树荫笼罩下来,随着微风,有几分凉爽。

     现在雨过天晴了,从药王谷冲出来的洪石流也已经趋于平静了,这一地段是药王谷以下的下游,地势极为开阔,除了这中间伫立的一座孤岛,四周都是平坦的水面。而水里的泥沙也彻底地沉入到了河底去,因而水面是极为清澈的。

     趁着天色还没完全黑下来,还有金色的阳光洒在浅滩和水面上,而苏静和叶宋两人又身上都是泥,总得要清洗一下。因而两人均要去河边洗澡。苏静先去洗的时候,叶宋也没有闲着,在岸上生了一堆火,自个去了另一个方向,还不忘抱走苏静的里衣长衫,脱下身上的衣服,身上全是今日新添的擦痕,但对于她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她便就着河里的水将自己身上的泥擦洗干净,随后又将两人里面穿的衣服泡在水里洗干净,外衣来不及洗,因为她怕苏静久等。

     傍晚风很大,叶宋贴身穿着刚从水里拧干的里衣,起初是有些冷,但被风吹了一阵,衣服就差不多半干了,夕阳照在她身上反而暖洋洋的。她洗干净的头发,用一支长长的藤条挽着,再走了回去。

     当叶宋回去的时候,苏静还在水里,头也不回道:“你干嘛拿走我的衣服?”

     叶宋挑眉道:“难不成你要穿这满是泥的衣服吗?”说着她不由想起神话故事里牛郎偷了织女的这一茬儿,一边将苏静的长衫架在火上烘烤一番,嘴上一边似笑非笑道,“是不是没有衣服你就不敢上水来了?那你在水里待一晚上好了。”

     叶宋这开了一个头,苏静就顺着竿往上爬了,声音如这月下流水一样动听,道:“我只是怕你会不好意思。”

     叶宋将苏静的衣服翻了一个面,嗤了一声,道:“又不是我要露,为什么我会不好意思。”

     怎料此话音儿一落,只听河边水声哗哗,苏静就那样迈着一双长腿赤脚往河边浅滩上走过来了,竟真的一点也不顾叶宋这个旁观者的感受。他身体修长均匀,肌理线条明晰而紧致,身上有着新旧不一的伤痕,但一点也不影响他身体的美观,反而有一种男人的性感在里边。苏静浑身挂着水珠,折射着夕阳金色的光芒,如一匹黑布一样的长发,落在结实的肩背上,有几缕发梢贴在他的脸上,有种说不出来的诱人力,而且脸上挂着……恬不知耻的表情。

     叶宋循着水声草草抬头一看,只看见他的模糊轮廓,当即眼皮就是一抽,想也不想就捞起苏静的衣服,用鞭子卷着往他那头一扔。

     只见衣袂轻飘,苏静伸手拿过衣服,然后只转了转身,再定睛一看时就已经穿得整整齐齐了,便若无其事地走过来,在篝火前坐下。

     叶宋道:“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苏静笑眯眯地伸手就去拨衣襟,微微露出脖颈下的一段锁骨,道:“如果这是你要求的话,可以啊,要不要我脱了再重新穿过?”

     叶宋看着他,道:“脱吧。”

     不等苏静自己解了衣裳,叶宋就将苏静的身体背过去,自行扯下他的衣服,露出了上半身,看着苏静的后背眼神顿了一下。边上早已经备好了草药,苏静转了转头,就被叶宋说了一句:“安心坐好,别乱动。”

     她说着就把草药嚼烂,全部敷在苏静的后背上,等弄好了再给他穿好衣服。可是叶宋心里仍然不怎么放心,他的后背没有太过严重的伤口,可如若是没有的话,何故苏静会两次昏迷?她脑海里隐隐有一根弦绷着,生怕他出一点事情,更怕的是他现在的伤会牵扯到头部的旧伤。

     叶宋问:“身上还有没有哪里痛的?”

     苏静背对着她坐着,沉默了一会儿,道:“都还好吧,没什么大碍,不要担心。”

     叶宋便转到苏静面前,面对面坐下,看着他的眼睛。火光映亮了彼此的脸,还有彼此眼里对方的影子,她再问了一遍:“真的没有?不要怕我担心就不说,那样我只会更加担心。”

     苏静与她对视片刻,他眼里的血丝比下午醒来的时候又多了些。叶宋的心一直提着,她缓缓凑近,几乎鼻尖贴着苏静的,定定地看着苏静的眼睛,道:“是不是要我自己亲自把你周身都检查一遍?”

     苏静无言,握起叶宋的手,放到自己的脖子上,让她双手搂着自己的脖子。苏静用叶宋的手指尖在自己的后颈处碰了碰。叶宋手指顿时便是一缩,她倾身过来,头绕过苏静的肩膀,用双手轻轻分开苏静脑后的头发,露出了他的后颈。

     叶宋一看,瞳孔紧缩。那里有一处很深的伤口,血液凝固又被水冲散,里面的血水正慢慢淌下来。苏静道:“阿宋,已经不痛了,没事。”

     叶宋抿着唇,用手指轻轻将周围的血水都擦拭了,然后把嚼烂的草药轻轻铺在那上面,道:“等明天天亮,我们就想办法离开这里。”

     浅滩上,篝火的火光随着晚风一闪一跃。

     叶宋细心地帮他敷好了药,她不知道这样会不会有效果,她只希望苏静能够慢慢好起来,最起码,情况不要恶化下去。

     随后叶宋又把两人脏兮兮的外衣捧到河边去洗,苏静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蹲下来绑着一起洗,洗好以后架在火边,烤一烤就干了。

     两人都感到很累,侧身躺在浅滩上,面对面。苏静一直半垂着眼帘看着她,她的头发被风吹干,丝丝从脸颊拂过,有些凌乱,苏静便抬手去帮她捋顺。

     叶宋忽然道:“苏静,为什么你从来都不后悔?即使弄成现在这样,也不后悔吗?”

     苏静手掌抚过叶宋的脸,玩笑着对她说:“我也想,可是我收不住脚。可能这辈子,除了一个娀儿,一个叶宋,以后都不会有任何人再走进我心里了。”

     叶宋声音柔了下来,道:“娀儿知道了,会吃醋的吧。”实际上,现在回想起来,不知不觉间她也嫉妒着娀儿,因为她一个女子可以在苏静的心里住这么多年。

     “那你会吃醋吗?”苏静问,“她一早便知道你的存在了,在我告诉她决定忘了她的时候。”

     叶宋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良久而是问:“你的记忆什么时候恢复的?”

     苏静愣了一下,桃花眼里笑意连连,道:“最终还是骗不过你。在我带英子一起去江南赈灾后就恢复了,她带我去了姑苏,去过了药王谷,把我们之间的事情都讲了一遍。”

     “就这样?”

     “当然还有些其他的治疗。”苏静云淡风轻道 。叶宋清楚,那个时候的英姑娘还是个半吊子的大夫,对自己没有自信,大家对她也没有足够的自信,通常都是没有其他的办法了才让她死马当活马医。叶宋虽然不知道他到底经受了什么样的治疗,可是一定不轻松。

     叶宋问:“为什么偏偏想要记起那些,你就当你的战神王爷不好么?”

     苏静笑着说道:“不好,因为你总是困扰着我,我每天晚上做梦都会梦到你。我迫切地想要知道你是谁,我每天都会不由自主地想着你。”

     叶宋不说话了。耳廓微微发烫。

     苏静手指抚摸着她的鬓角,继续又道:“后来都想起来了,包括我们一起逛花楼,一起喝酒,一起吃夜宵,还有在江南的那段时间里,认了小宝那个干儿子,街道拐角妇人卖的可口酸梅汤,还有桥头下停靠着的乌篷船……药王谷的药田里,大黄追着满地跑,你回头抱着我说喜欢……我们一起掉下悬崖,你亲口说,要生一起生,要是一起死……所有的一切,我都没有遗漏地记了起来,然后就明白为什么老是想着你,因为你占据了我精神的全部,就是我活在当下的全部意义……”

     叶宋搂着苏静的脖子,呢喃着问:“为什么不说?”

     “顺其自然吧,不想给你压力。不想你再是因为对我心存愧疚。”

     天色渐渐黑尽了下来。江上没有船,他们暂时还没有足够的精力来打起精神离开这座孤岛。

     后来晚风吹得有些大,但夏季不觉得冷,反而格外舒坦。天空中,点亮了星辰,还有一轮清月,将浅滩照成了银白色。

     苏静眼帘又垂了垂,缓缓眨了眨眼睛。 这时候浓重的血丝已经完全爬上了苏静的双眼,他头脑昏胀,像是被人用什么东西给重击了一样,眼前的光景天旋地转。最终他眼睛定格在身边的叶宋的脸上,伸手去捧着叶宋的脸。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