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74章 生不同寝死同穴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感觉自己浑身都快散了架,正闭目养神,苏静的手很凉,抚上她的脸时,她睫毛明显地颤了颤。苏静的视线越来越混沌,他都快要看不清叶宋的模样,头痛得厉害,晓得自己定然又是旧疾复发了,就算没有铜镜也能想象得出此刻自己的眼睛是个什么样子,因而就在叶宋睁眼的刹那他便先闭了下去。

     苏静道:“阿宋,我可以再睡一会儿么。”

     叶宋摸了摸他的手,然后蹭起身来摸了摸他的肩背,发现他整个身体都很凉,便翻地坐起来,把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下来全披在他身上,问:“为什么你身上会这么凉,是洗了冷水澡的缘故么?”苏静不答话,她看了看苏静的脸色,便又伸手去碰了碰他的额头,发现他的额头有些发烫,不由声音都紧了起来,“苏静,不可以,我没同意,你不许睡。”

     她真的很怕,他这一睡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苏静,你睁开眼睛,我也不睡了,我们都不睡。你睁开眼睛看着我,我跟你聊天,陪你说话,做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睡。”

     她小心翼翼地把苏静的头抬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抱着他的头,护着他的身子,不想让风再吹凉他。

     身后的树林沙沙沙地响。她有些无助地往后看了一眼,当即就准备把苏静移到后面的树林边上,这样也可以适当地挡一挡风。

     苏静却按住了她的手,他微微弯着嘴角,像是在做一个美好的梦一样,声音又低又轻,道:“就睡一小会儿,我保证,天不亮就会醒了,只要你叫我,就会醒了。”

     “不行……”叶宋捧着他的头,“苏静你看着我,不能睡。你不是喜欢看我么,不是喜欢我在你身边么,现在我就陪在你身边,你却要睡觉,怎么都说不过去吧……”

     苏静忍不住闭着眼睛笑,伸手揽过叶宋的脖子,把她拉怀里抱着,道:“真的就一会儿。”

     “我不信。”叶宋默了默,道,“我怕我后来无论怎么叫你,你都不会醒了。苏静,算我求你吧,求你别睡。你要是真睡了去,等明早天一亮,我就不会再理你,我们的关系会变得和从前一样僵,我说到做到的。”

     “叶宋,你这是在对我撒娇么?”苏静轻轻问过叶宋的耳边,说道。

     “随你怎么想。”她从苏静的怀里挣出来一下,仔细地看着苏静的脸。

     仿佛只要苏静不睁眼看她,她就能一直维持着这个姿势,一整晚下去。

     最终,苏静道了一句“好吧我妥协了”,随后就一点点撑开了眼帘。眼里是绯艳猩红的红光,充满了血丝。

     叶宋乍一看,一张脸血色尽失。

     她的脑子里嗡嗡嗡的,出现短暂的一片空白,后来便陆陆续续地听到有人在说,贤王爷脑内的血块已经错过了最佳取出的时间,有人说他的头部不能再受伤,否则引起血块散开,就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眼下苏静双目充血,意味着什么……

     下一刻,叶宋惊惶地爬起来,四处张望,她想找到有灯火的地方,她多希望这个时候能有船只飘到了这里来。最后她把视线固定在了河边搁浅的那具棺材上,叶宋立刻就要往那棺材跑去。

     没有船来救他们,对了,他们还可以自救。这棺材能够保护他们从泥石流里逃生,也一定能够保护他们漂流过江最终靠岸。现在就出发,说不定等天亮他们就能够飘出去了……

     只是苏静却及时拉住了叶宋的手,笑着说:“上哪儿去?不是说了么,只要我不睡,你便陪我说话。”

     叶宋回头看了他一眼,抿唇道:“我现在就带你出去,找大夫。”

     苏静道:“现在天这么黑,辨不清方向,我们又能去到哪儿呢?”

     “总比在这里等着好。”

     苏静看了一眼河边的棺材,道:“如果要死,我不想死在江上……”

     叶宋倏地扑下来,堵住苏静的嘴,双眼定定地看着他,带着十万分的倔强,道:“你不会死,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会让你死。”

     “可是……江上飘飘荡荡,我不舒服,会很头晕。”苏静把叶宋拉下来,“我脑子有些乱,就待在这儿吧,让我好好抱抱你,跟你说说话……我们哪里也不去。”

     叶宋的身子很僵硬,不知不觉比苏静的还要凉。她睁大着眼睛,连眨也不敢眨一下,靠在苏静怀中。

     苏静对她说:“不要害怕,会挺过去的,我会挺过去的,上次也是这样。现在我这么开心,终于得偿所愿,我不会就这么甘心死去的……”

     “你好傻”,眼泪顺着眼角,无声地淌下,落进苏静的衣襟里,失去了踪迹,她说,“你是我见过最傻的人,你能不能自私一点,像你大哥那样多为自己算计一些,又或者,像你三哥那样,但凡喜欢的都往身边多揽一些,如果你自私一点,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如果你自私一点,就不会被我害成这样还傻乐……到底是有什么值得你高兴的呢,我都把你害成了这样……你忘了上次的教训了是不是,还记得吗,就是在这里,你为了保护我而受伤失忆了啊……”

     “我记得。”苏静说,“我不觉得我傻,要是我比大哥三哥都傻的话,那到最后为什么他们都失去了你,而只有我才有可能得到呢?”

     “你说,我这样的女人,有什么是值得你留恋的苏静?”

     “你这样的女人是怎样的女人?”苏静道,“我只知道你是我爱的女人,只要我爱,那就是值得的。”他闭了闭眼,又睁开,将叶宋抱得更紧,下巴不住地蹭着她的头发,“上次,我就是在这里失忆的,这次,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再忘记你……”

     “叶宋。”

     “嗯?”叶宋低低地回答。

     “叶宋……”

     叶宋从苏静怀里抽出来,她想起身,奈何被苏静扣住了手腕。这时,河岸上吹来的风,夹杂着淡淡的石漆的气味,叶宋动了动通红的鼻子,对苏静道:“你闻到了吗,石油,说明英子她成功了。我们必须该走了,就算夜里辨不清方向,我也要带你走。”苏静的手仍是没有松开,她的眼泪啪嗒落在了苏静的耳廓上,叶宋贴着他的耳朵,对他说,“如果要死,就算是死在江上又怎样,我陪着你,生不能同寝死同穴好了。”

     苏静的手忽而松了,他滑动了一下喉结,轻轻呓念着叶宋的名字。叶宋连忙起身,收了火星进火折子里,再把苏静也扶起来,将他装进棺材里,随后把棺材从河岸推进了水里,她自己也跟着钻了进去。她半靠在棺材一头,苏静枕着她的腿,两人随波逐流,渐渐飘离了这座孤岛。

     不断有黑色的石漆从上游漂流了下来,气味越来越浓。石漆漂浮在水面上,形成一层黑色的油膜。

     药王谷已经被摧毁得几乎什么都不剩,四面环绕的山,因着泥石流的涌下而坍塌了一半,裸露在外面的全是褐色的湿土,那些参天大树被连根拔起,东歪西倒,露出和泥土一对比之下就显得白生生的树根。

     但是药王谷有一个地下室,有泥水渗入到了地下室中,但万幸的是地下室却没有坍塌。

     白日里遭到南瑱士兵埋伏的时候,英姑娘于混乱之际滚入了草丛中,也因此和叶宋跟苏静失去了联系。她顺着草丛一路往外爬,成功地接近了地下室的入口,飞快地钻了进去。当时鬼毒夫人从上面看见了她,纵身一跃便在后面紧追不舍,她也跟着进去了地下室。

     这地下室先前英姑娘和白玉来过一遭,里面非常的大,有三面石壁都连接着庞大的山体,而且不是泥土堆砌而成的山体,而是实实在在的石壁。前一次,英姑娘把这里书籍全部收走了,就算数量太多没法收走的,她也是当场看了便毁掉,因而这地下室里几乎已经不剩下鬼医留下的医书古籍,而绝大部分都装进了英姑娘的脑海里。

     她原本没有发现这地下有这么大,而是进来不久后,上面发生了山体垮塌,导致这下面也跟着一起晃动,于是先前装书的书架被晃得倒在了地上,英姑娘才发现原来书架后面别有洞天。

     这药王谷里有石漆,英姑娘清楚,她爹鬼医曾给她讲过,只是当时她不怎么上心,没有亲自见过他爹取过,就只看他爹用过。后来仔细想了想,又听叶宋说了石漆多是埋藏在地底下,论哪里的地势最低,便只有这个地下室了。

     书架一倒,英姑娘心里就有了个数,看来她揣测的果然不假。于是一头就往书架后面的洞口钻了进去。

     鬼毒夫人进来地下室,眯眼看了一下四周,随即指甲往墙边弹了弹,萤光色的粉末将地下室照得隐隐约约。她若有所思地看了一下地上歪倒的书架,随后也也跟着进去了书架后面的洞口。

     英姑娘越往里面走,就越是清晰地闻到洞内的空气里有一股浓重的石漆味道,当她走到尽头时,面前挡着的便是一堵冰冷的石墙。她手往石墙上一摸,满手湿润,再放到鼻端去一闻,顿时便晓得手上那种黏糊糊的油腻感正是石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