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78章 他会死吗?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宸道:“你应该多关心关心你自己,英子说你手上的伤很重,身上也有很多处伤,还中暑了,就只剩下半条命。英子正在救治苏静,眼下你的当务之急是应该养好你自己的身子,而不是一心惦记着别人。”

     叶宋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双手被包扎得像一根根春笋一样。

     叶宋抽腿就要下床,道:“不行,我要去看看。”

     苏宸拉住了她的手,脸上出现了愠色,她总是这么倔强,不管任何事,别人劝都劝不动,只要她自己认定了的。可是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这么伤害自己,道:“我知道你现在担心他,可他有英子看着,英子会治好他的,你能不能也顾惜顾惜你自己,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了!给我躺回去!”

     苏宸说完以后,房间里沉默了片刻。

     叶宋道:“我是死是活,要你管了么,你瞎操心个屁。”

     苏宸眼神一暗,紧紧抿着唇,道:“一定要这样是不是,别人对你的关心就不是关心,就只有他对你的关心才是关心?我是瞎操心,但我把你接回来不是为了看你自己糟蹋自己,如果是他,我想他看了也一定不会乐意。”

     “关键是他现在看不见。”叶宋撇开苏宸,自己走到了门口,十指被包扎显得异常僵硬不灵活,但她还是打开了房门,出去的时候在门口停顿了一下,没有回头,淡淡道,“苏宸,对不起,但是我想,苏静受伤了他一定很孤单,一定不想我走,所以我不能那么不负责任,要去陪着他。”她只要往深处一想,犹记得上次苏静在同样一个地方受伤,他费劲地握着她的手说让她别走,可最后她还是走了。

     所以这次,无论如何也要陪着他,不会再走了。

     苏宸愣了愣,忽然问:“如果受伤的人是我呢?”

     叶宋道:“没有如果,你现在正好好的。”

     他想起以前,在狨狄的时候他受了伤,叶宋也曾衣不解带地照顾他。那个时候他觉得只要多为叶宋做一些,总有一天她会感动的。但是今天看来,多少是不一样的。

     叶宋的回答,也让他明白了。苏宸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只有他是不一样的。”

     叶宋抬脚出门就走了。她中途碰到了刘刖,拉住刘刖便问苏静的所在。

     刘刖揖道:“二小姐,身体要紧。英姑娘说了你应该多休息,这个时候……”

     叶宋打断了他,道:“废话少说,你只需要告诉我他在哪里就可以了。”

     刘刖自知劝说无效,只好亲自给她带路,顺便也搀扶她过去。

     昏城是座小城,屋舍大都破败光了。刘刖带着她去了一处大户,保存得算是比较完整,里面也十分简陋,才一进去便闻到一股浓重的药味。

     房门未掩,从门缝里可以看见里面匆忙来回走动的人,刘刖带着叶宋拾级而上,轻轻把房门推了推,留出来的缝隙更加宽。叶宋一眼便看见苏静躺在床上,英姑娘正来回忙活给他施针,口中不断说着话,让包子在一旁帮她打下手。

     包子入了这一行,干起来尤其得心应手。比一干站在旁边干着急的军医还顶用。到底跟英姑娘相处久了,搭档起来比较有默契,英姑娘说什么他都能明白,而且能第一时间找到她想要的东西。

     叶宋轻手轻脚地进去,刘刖只对那些军医打了一个手势,军医们便陆陆续续地退出去。她走到苏静床前,低眉看了他许久。

     英姑娘忙活的时候,叶宋便站在一旁,既不出声打扰,也没有着急询问苏静的情况。她只是看着苏静的表情,见他时而眉头微蹙的时候,自己也忍不住跟着皱起了眉。她想他一定很痛。

     她头一次见一个人身上插了这么多的银针。

     英姑娘擦拭了满头大汗,蹲在床前定定地望着苏静的头部,见他头上缓缓升起了白烟,细密的汗珠布满了他的额头,但插入他脑心的银针始终干干净净。

     英姑娘等了一会儿,突然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气,道:“不行,还是无法排出他脑内淤血……”

     叶宋跟着缓缓蹲了下来,看着苏静问:“那他会死吗?”

     英姑娘沉默片刻,道:“我也不知道。”

     叶宋心平气和地问:“你不是大夫吗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你爹可是鬼医,天底下最厉害的大夫。他连阿青断掉的双腿都能够重新接起来,想要排出这脑内淤血,应该不是难事吧。”

     英姑娘道:“可我毕竟不是我爹,我第一次遇到苏哥哥这样的情况,除了开颅取血我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其他的办法……”

     “那就开颅取血。”叶宋笃定道。

     英姑娘站起来,将苏静身上的银针一根拔出,道:“那是不可能成功的。我爹都从来没成功过。以前他帮人取脑子里的东西的时候,人都是死了的。”

     叶宋没有再说什么。浑身的银针都取完了,就剩下脑部的还没有取。叶宋不敢去动那银针,却也忍不住伸手去抚他的发,低低道:“那你说,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要让他活着,就是让我掏心肝,我也愿意。”

     英姑娘停下了手里动作,忽然问:“叶姐姐,你知道苏哥哥恢复记忆了吗?”

     叶宋哑了哑声:“知道。”

     “当初下江南的时候,我便是一边靠着带苏哥哥去药王谷一边给他脑部做针灸,每天给他吃很多活血化瘀的药”,英姑娘道,“那个时候他不能受一点伤,否则那么多药效混在一起,伤口不可能会痊愈,而且还会流血不止。苏哥哥是那种宁愿要记忆也不会要身体的人,为了恢复记忆他吃了很多的苦头,我在他身上尝试的也都尝试遍了,可见他有多么的在乎你。”

     “我知道”,叶宋垂着眼睑,睫毛颤动,“我一直都知道……”

     “后来我总算成功地把他脑内淤血逼到一个角落里全部凝起来,只要没有再受伤,那血块不会再从角落里跑出来,就不会有生命危险。可是如今,看样子,苏哥哥脑内的血块先前不知是何缘故有些涣散,这次受伤就全部散开了。若是排不出来,迟早就会有生命危险。”

     叶宋摇摇头:“我一点也不想知道那么多,我就只想知道,要怎样才能让他活着。”

     “不光是他脑内”,英姑娘指了指苏静的后颈,“因为后颈受伤撞击了脑部,导致这里也有很大的血块,所以暂时不能给他服祛瘀活血的药。”                                                                                                           叶宋手指微凉,伸了过去,去触摸苏静的后颈,那里有一块硬硬的。显然是受伤的时候,处理得不够好。如果就这样放任的话,过不了多久后颈的血块就会自动排除体外,伤口会痊愈,但如果服用祛瘀活血的药的话,虽能使苏静的头脑减轻一点负荷,却让他后颈的伤无法痊愈,血液会流失得很快。

     英姑娘不敢给苏静用药,说明苏静后颈的伤委实很严重,血液流失过多,也同样会有生命危险。

     叶宋把手指从苏静的后颈缓缓抽出来,指端扫过他的发梢时,感觉有些黏黏的,低头一看,竟是黑色的血珠,她再抬起眼帘往苏静脑部的银针看去,见极为细小的血珠正顺着银针缓缓地淌,叶宋脸上表情大震,急道:“英子,如果淤血排出来了呢?”

     英姑娘听她如是一说,也定睛一看,大喜:“说明这样的方法是有效的!以后就用针灸给他排血!”

     一次只能排两小滴。银针不能长时间停留在苏静的头上,但有两小滴总比没有的好,这样起码能有希望,等着他总有一天好起来。

     英姑娘立刻安排治疗计划,一天要给苏静针灸一次,针灸的银针要泡两个时辰的药汁,而苏静每天也要泡半个时辰的药浴。

     等英姑娘将苏静头上的银针抽出了,对叶宋道:“叶姐姐,你先看着他,我去准备药浴的药材。”

     随后房门一关,这简陋的房间就与外面隔绝。

     叶宋将苏静枕上散乱的发拨到一边,温柔地帮他理顺,后坐在床边,握了握他的手,以他冰凉的手抵着自己的额心,半垂着头,声音低哑道:“谢天谢地,谢天谢地。”

     正当叶宋准备将他的手放下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苏静的手指正轻微地颤动。她眼神一动,让苏静的手平放在床上,便看见他的手指极力地曲着,试图紧握住她的。

     仿佛耳边还回荡着他曾经说过的话:不要走,要回京城我陪你回去。

     叶宋便任由他松松握着。她想只要她不离开,他便能够安心吧。

     一桶药浴被两名力壮的士兵抬了进来,冒着腾腾热气。英姑娘站在门口,吩咐两名士兵道:“你们现在把王爷抬进浴桶里去。”

     叶宋却道:“不用了,都退下吧,我来。”

     英姑娘惊道:“叶姐姐,你可不要忘了,你自己身上都还有伤呢。”

     “没有大碍。”说着叶宋就小心翼翼地把苏静扶起来,让苏静靠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的呼吸浅淡,若有若无,一双桃花眸安静阖着,只在双眉下留下两道弯弯的羽痕。他的睫毛又弯又长,仿佛停靠在空枝上的蝶,轻轻碰一下就会振翅而飞。叶宋不由自主地歪了歪头,蹭着他的头发,好似这样也能让她自己感到安心,她不能让别人来,只有她自己来她才能放心。

     士兵退了下去,英姑娘又补充道:“脱了他的衣服。”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