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83章 蒙混过关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于是鬼毒夫人毫不恋战,抽身回撤,在空中与苏宸对战数招,飞落到后面中毒的南枢的身边。她低头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南枢,随即嫌弃地拎起她,纵身一跃,踏着屋檐飞奔而去。

     苏宸立刻就要去追,被叶宋拦下,道:“不要追了,你一个人容易吃亏。况且英子给的避毒丸只能支撑一刻功夫。”

     原来,在北夏大军出发时,苏宸和叶宋并肩前行,刚走出门口,英姑娘便追了出来,给了他俩一人一颗药丸,道:“留着防身用,如果遇到了鬼毒夫人,就咽下,一刻时辰之内,她的毒对你们没有任何效果。”

     彼时叶宋拈着药丸,似笑非笑:“英子,你好厉害,还能弄出这玩意儿。”

     英姑娘道:“我能力有限,不能给每个人都发一颗,就只有这两颗。叶姐姐,我能不能有个不情之请?”

     叶宋挑眉道:“你是想我留鬼毒夫人一命?”

     英姑娘点头:“对,留给我亲自来。”

     叶宋抬头看了看天色,随后策马掉头,渐渐远离,声音顺着风飘向英姑娘,道:“这就得看她的运气和我的心情了。”她一直觉得,让英姑娘去做那样的事,太残忍。她的年纪,不适合背负这些过于沉重的东西。

     英姑娘说得平静,似长大了,很多道理都懂了。可是却也是被现实所逼的。

     最终苏宸听了叶宋的话没有去追,而是立刻吩咐随行军医来帮中毒未亡的伤员治伤,不能解毒的想办法拖住伤员的性命,等着英姑娘来了便好。

     鬼毒夫人拎着南枢一口气跑到了郊外,在郊外一片树林里歇了下来,一把将南枢扔在了树脚。她整张脸的脸色都青了,气若游丝的,毫无美感可言。鬼毒夫人睨了她两眼,随后蹲下喂给她一粒药丸,随后在她背心运掌,让药效在最短的时间内发挥,解了她的剧毒。

     很快南枢的脸色就缓和了,但是她受伤不轻,面上一片惨白,看起来是痛得厉害,喘息着道:“多谢,多谢师父救命之恩……”

     鬼毒夫人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忤逆殿下之意。我救你不为别的,要将你带回去给殿下处置。”

     南枢一听,眼神里真真切切地流露出害怕的神色,整个人都哆嗦了起来,抓住鬼毒夫人的衣角,乞求道:“师父……我求求你,能不能不要告诉殿下,他,他一定会让我生不如死的……”

     鬼毒夫人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有胆子这么做?”

     南枢垂着头,沉默不语。

     鬼毒夫人稍作调整,便拎着南枢离开了树林,往柳州的方向前往,口中的话语没有任何感情:“你生不如死,关我什么事。”

     后来南枢痛得晕过去了,醒来又晕过去。她不做任何挣扎,仿佛已经预料到等待着自己的是什么。她这一生,都逃不开南习容的魔爪……她活着,跟鬼毒夫人杰作下的那些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区别,一生都不过是南习容的傀儡罢了。

     傀儡是不允许有感情的。如果说有,那便必须是对主人的依恋之情。

     到了柳州,鬼毒夫人带着重伤的南枢复命。南习容只脸色有些沉,并未发脾气,只对鬼毒夫人道:“看来本宫着实有点儿高估你。”

     当时南枢连跪在地上的力气都没有,只得躺在地面上,身上血迹斑斑。她撑着眼皮,看见一双黑色瑞兽靴落在了手边,感到疲惫至极,不由闭了闭眼,仿佛等待着凌迟的一个罪人,身子被无形的锁链给套牢,让她没有任何反击的余地。

     鬼毒夫人垂首揖道:“是属下办事不力,请殿下责罚。”

     南习容看了看南枢,道:“先把她带下去疗伤。”

     于是南枢被带到了一间房里,躺在床上。鬼毒夫人得了南习容的命令,不得不亲自帮她疗伤,当褪下她身上全部衣衫时,胸前两处被马蹄踢到的地方很是严重,整个胸膛大片乌青。而这个过程中,南习容便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着,他好像刚好有空闲,看南枢痛苦的样子就像是看一场戏一样。

     南习容眼尖得很,看见乌青之下有隐隐的掌印,便问:“她那一掌是谁打的?”

     南枢并没有彻底晕过去,苍白着一张唇,阖着双眼,眼帘颤颤。她身下的手不知不觉间握成了拳头,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害怕。

     那一掌是鬼毒夫人打的。南习容何其聪明,只要鬼毒夫人说出那一掌是她打的,那么南习容定能猜出事情始末。

     鬼毒夫人从没把她当成自己的徒弟,这样一个女人连自己的丈夫和亲生女儿都能杀,南枢根本没有指望她会帮自己。或许如她所说,她把南枢救回来,只是为了看南枢受到南习容的惩罚。

     结果鬼毒夫人从容地帮南枢敷药,面不改色道:“北夏首将打的。”

     南枢的身子倏地一僵。南习容倒有些诧异,道:“北夏首将苏宸?”

     鬼毒夫人:“应是他。”

     南习容便看着南枢的身子,狐疑地问:“如何被打的?”

     鬼毒夫人露出不屑的表情,用不屑的语气道:“就凭她这点三脚猫的功夫,她没被打死就已经算不错了。”

     鬼毒夫人这语气,让南习容渐渐放下了狐疑。随后房间里都是诡异的沉默。鬼毒夫人帮南枢处理好伤势之后便退下了,南枢等了很久,房间里也没有任何动静,以为南习容也跟着一起出去了。

     谁知,当南枢缓缓睁开眼帘的时候,突然发现南习容竟还不声不响地站在床前,她一眼就跟南习容的视线撞个正着,逃也逃不开。

     南习容邪气地笑了起来,撩衣在床边坐下,看了看南枢的身子,伸出手指去抚弄她胸口的伤痕,漫不经心道:“本宫就是看看枢枢是不是在装睡,刚想走呢,没想到枢枢就醒来了。看样子不像是真的睡着了。”

     说着他手指在南枢的伤口上微微使了几分力,南枢当即痛得面色惨白。

     她紧紧咬着嘴唇,不吭声。

     南习容温柔道:“乖,痛的话就叫出来。”手指又使了两分力,好似要戳断她的胸肋骨一般。

     南枢再也忍不住,惨叫出了声。

     南习容满意道:“这样就对了。”

     南枢脸上冷汗连连,虚弱不堪地求饶道:“妾身求殿下……饶了妾身吧,妾身真的很痛……”

     南习容指尖一绕转,手掌便覆在了南枢胸前的蓓蕾上,尽管受了伤,但她的胸依旧很酥软,又很挺傲,南习容一掌握着尚有余,从他的手掌边缘又溢了些许出来。

     南枢很痛苦,南习容却温柔地抚弄着她的身体,像在把玩一个玩具一样,一边欣赏着南枢的表情,一半让她身体十分僵硬,另一半却让她的身体从里到外渐渐柔软了下来,南习容的手像是一团火一样,要将她烤化了。

     “求殿下别这样……”南习容将她视作最低等的女人,她心里明白,屈辱的情绪油然而生,她不得不讨饶。

     屈辱么,可是……

     南习容道出了实情:“你的身体却很诚实。”他的手指描过南枢胸膛的掌印,“这真的是苏宸打的吗?”

     “是……”

     南习容狭长的双眼眯成一条缝,里面有精光闪烁,“你真要杀了他?”

     “妾身……妾身……和他势不两立!”当时她便在想,要是这一生,没有遇到苏宸就好了,她可以安心当南习容身边的宠姬,锦衣玉食,让她服侍谁她便服侍谁,心里没有装着谁就不会觉得痛苦。又或者,她没有遇到南习容就好了,她也不会跌入恶魔般的深渊里不得自拔。

     南枢喘着气,两眼空洞无神地望着南习容,南习容总算满意地笑笑,手指不再在她身上霍乱她折磨她,而是轻轻捧了捧南枢的脸,“很好,你记住了,你是本宫的女人。”

     “你说过你会放我离开……”

     南习容起身,将薄被掩在她的身躯上,转身就走了,道:“除非这场战争我们赢了胜利了,除非本宫对你腻了。但是现在,本宫都还觉得你很有意思。”

     益州城被夺下,北夏军队在城里安顿下来,安营扎寨。城里有几个大将镇守,叶宋和苏宸便带了一部分人往回走,去接应后来跟上来的大军队伍。

     彼时英姑娘他们已经走过了苏州,刘刖领军,时辰也掐算得好。叶宋看见前面的小黑点,便策马奔了过去,一眼便搜寻到了队伍中间的红衣英姑娘。她身边有两匹马拖着一个板车,板车上放着一座棺材底,叶宋连忙去看,见里面躺着的正是苏静,旁边还躺了一个白玉。

     英姑娘看见叶宋回来,露出些许喜悦,道:“叶姐姐这个时候回来定是益州城拿下了。天气太热,我没找到什么可以遮阳的东西,便还是用了这棺材,把白玉也放了进去,叶姐姐不会介意吧?”

     两人躺在棺材里一样的安分,也不觉得挤,叶宋便摇了摇头,道:“他的情况怎么样?”

     英姑娘道:“还算稳定吧。”顿了一会儿,忽然眯着眼睛看着前方的路,问,“叶姐姐,这口棺材是在药王谷谷口下游的地方找到的吗?”

     叶宋一愣,道:“你怎么知道?”

     英姑娘笑了起来,有些释然:“难怪,初看之下我觉得怎么那么眼熟呢。那你一定是在一个石墓里找到的了,这是一具空棺材,里面未曾躺过人。”

     叶宋心里沉了沉,抿唇道:“英子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是……”想来也对,那个地方是药王谷,除了药王谷的人,谁还会把坟墓安放在那个地方。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