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84章 就一个人坏了规则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英姑娘道:“没关系,反正那也是座空坟。我没有找到爹和苏漠的尸骨。幸好有那一座坟墓,也许这就是天意吧。”

     益州的房间比昏城要好得多。南瑱撤得急,这里一切都还是现成的。

     叶宋没有带苏静住进南习容住过的那些地方,那些地方布置妥当,似乎空气中都留有一股淡淡的香风,但叶宋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反正领军的将领们都是些三大五粗的汉子,不会在意这些细节,让他们住布置这么好的房间,他们都比较高兴。而叶宋只着了一处较为清净的院落安置苏静,房间也是重新布置过的,起码床榻上的东西全部换过。

     她顾不上自己忙了一天需要休息,连身上盔甲都来不及脱,便用湿毛巾帮苏静擦了擦脸和双手。在外赶了路,他一身风尘,总要擦干净,而且这样比较凉快。

     她给苏静擦了脸,又起身去推开窗户,回头问苏静:“热不热?”

     外头夕阳正红。

     包子端来了药,然后她又亲自喂苏静喝药。包子站在旁边,说道:“叶姐姐,今天你走了,苏哥哥有浑浑噩噩醒过来一次。”

     叶宋轻轻“嗯”了一声,白瓷药匙舀了深褐色的汤药,在碗弦上碰了碰,声音有些清脆,她将药匙送到苏静的嘴边,问:“那他有没有说什么?”

     “说了”,包子道,“他唤了叶姐姐的名字,就又睡过去了。”

     “是么。”她一边喂药一边对苏静说,“现在我回来了。”

     到了晚上,叶宋才从苏静的房间出来,去把自己身上厚重的盔甲脱下,她的后背已经湿成一片了,仿佛把衣服脱下来还能挤出水来。

     叶宋的肩上有伤,英姑娘带着伤药来帮她换,连洗澡都要英姑娘小心着不让她碰到肩上伤口,道:“叶姐姐,你干嘛不先回来换了衣服再去帮苏哥哥,你都出了这么多汗,咬着伤口一定很疼。”

     叶宋洗完了,从浴桶里走出来,面对英姑娘也不避讳,用毛巾擦干身体上的水,英姑娘却望着她的身体有些发呆。叶宋穿了一件薄衫,极其理智道:“换衣服随时都可以换,但苏静喝药却不是随时都能喝。所以这两件事情应该有个主次。”

     说她理智,但仔细听来,却很是倔强。

     后来苏宸来叫叶宋吃饭。依旧是大家都吃过了,苏宸单独给她留下的晚饭。

     两人趁着月色,坐在廊下的石阶上,叶宋吃到了米饭,几样小菜,她吃得非常香,显然是饿坏了,狼吞虎咽的。最后还把菜碗里的油水都倒进米饭里,拌着吃,是一点也不肯落下。

     苏宸看着她的吃相,很是心疼,道:“你慢点吃,这些全都是你的。”原本她一个女人,根本不用在这样的地方受苦,她依旧可以在京城当她的叶家二小姐,每一顿都能吃上饱饭。不像在这里,打起仗来,有了上顿就顾不上下顿。

     而且她一回来,都没歇口气,一直在苏静的房间里照顾他。

     如果让他代替苏静受伤,能够得到叶宋的陪伴那他也愿意。可是如果真的爱她心疼她,又怎么舍得让她衣不解带地照顾自己呢?

     苏宸对苏静,是既羡慕又有些生气。他若早些醒来,叶宋也不至于这么辛苦。

     直到叶宋把最后一口饭都吃完了,苏宸才问:“吃饱了吗,没有的话我再去给你弄些来。”

     叶宋道:“不用了,差不多了。”

     苏宸刚一伸手,叶宋就本能地往后躲了躲,苏宸手指有些僵,只好伸回来指了指自己的嘴角,对她道:“这里有米粒。”

     叶宋伸出舌头就卷进了嘴里,一点女子形象也不顾,道:“以后你有什么就说什么,不要动手动脚的。”

     苏宸挑眉,眼里却是哀沉的,故作轻松道:“你就那么讨厌我,连我碰一下都不可以?”叶宋刚想说话,他又打断道,“你不要告诉我男女授受不亲,这个借口不管用。”

     叶宋吁了一口气,睨他一眼道:“我和你适当保持距离,才是对你负责任吧,不然像你这样的人,总是心存侥幸,好了伤疤忘了疼。”

     苏宸问:“这只是单单针对我么?是不是对苏静就没那么管用?”

     叶宋等了一会儿,也不见苏宸继续说,便道:“你说下去。”

     苏宸沉默好一会儿,才又道:“以前,苏静缠着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没跟他保持距离?就他在你心里才是不同的。”

     叶宋道:“为什么非要提他。”

     “是你让我说下去的。人要在不断的对比中才能看清自己的得失,而我一直在失去,因为我是第一个出现在你生命里的,却被我伤害得最深,我失去了所有的机会都是我应得的。”苏宸安静地看着叶宋,“我只是想知道,你的规则是不是他们都可以破坏,就我不可以?”

     “不是。”叶宋斩钉截铁道,“我这辈子,就一个人坏了我的规则。”

     “是苏静?”

     叶宋低头看着地面,地面上又没有星子也没有月亮,就只有一地残碎的若有若无的月光,并没有什么好看的。良久,她似叹息一样说道:“是苏若清。”

     苏宸一愣。

     叶宋捡起地上的一根枯枝,在地面写写画画,像是诉说着别人家的故事一样若无其事道:“我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明知道他是皇帝我应该全身而退的时候,却还是奋不顾身地爱上了他,选择和他在一起。”

     “和一个皇帝谈恋爱,就是坏了规矩。因为我知道到最后,很大一部分可能也仅仅是谈一场恋爱而已,不会有结果。我不能忍受他有很多的女人,但那也是不可争辩的事实,我以为我看不见就可以当做不存在。所以我对他说,‘嫁人当嫁苏若清’。”苏宸似乎有些明白,又有些不明白,叶宋说到这里,兀自笑了一下,“充其量,不过是一句美丽的誓言,当时我想,就算不能和他在一起,我也甘愿被这句誓言困住一辈子。”

     苏宸懂了。他不知道她和苏若清之间还有这么美丽的誓言,那是他一辈子都可能拥有的。可是叶宋在那么说的时候,不是为了要给苏若清承诺,却是为了困住自己。因为她是鸟,她向往自由,她不能没有翅膀,她不能被养在金色冰冷的牢笼里,可她把她的心锁在了牢笼里,那把钥匙,只有苏若清有。

     尽管太迟,苏宸还是想要更多地去了解她,知道她内心的想法,哪怕只有这片刻的交心他也觉得很知足。他道:“既然你那么爱他,为什么不跟他入宫,他也那么爱你,一定会很宠你。”

     叶宋歪着头看着他笑,道:“你觉得我是一个不明事理的女人吗?”

     苏宸想了想,摇头。

     叶宋道:“前朝与后宫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他所宠爱的,只不过是一个叶贵妃或者是叶皇后,而不是叶宋。明事理的女人,迟早有一天,会把自己心爱的男人送到后宫别的妃子的床上,李如意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女人不嫉妒,那是骗人的,只是我嫉妒起来比别人格外明显一些,我想要了她们的命。”

     叶宋收起手里枯枝,地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三个字:苏若清。

     她拿鞭子拿刀枪久了,倒不怎么会拿笔杆子了,写出来的字也不够娟秀,有些歪歪扭扭,又摆脱不了她的大气。

     苏宸忽然问:“如果一开始我便对你好,不伤害你,你有没有可能回头?”

     叶宋勾唇一笑,道:“那我根本不可能会走,这个回答你满不满意?”

     苏宸亦是一笑,道:“我忽然觉得我自己真可怜。你忘了他了吗,苏若清。”

     叶宋手往地上一抹,便将苏若清的名字抹掉了,又开始写另一个人的名字,淡淡道:“怎么可能忘得了,只不过是放下了。要想忘了,除非我重活一次,不要再遇上你们这些人。”

     她写了苏静的名字。清寂的眼神望着那名字,怔怔出神。

     她忽然想起,当初在苏静房里翻到的小札,最后一页写了她叶宋的名字。她想她有些明白了,苏静当初写下她的名字时,是一种怎样的心情。

     一个人的名字可以单单是一个名字,也可以包含一切。

     就好像一个叫苏静的男人,他的名字包含了有关他的一切。一个叫叶宋的女人,她的名字也同样包含了一切。

     如今,叶宋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便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过去有关他的点点滴滴。

     苏宸看着她发怔的侧脸,问:“那苏静呢?”

     叶宋回过神,道:“他没有做任何破坏,那时我不会拒绝他的好意。因为我可以依赖的,就只有他。那会儿我真将他当做我最好的兄弟。”虽然他行为夸张了些,爱占人便宜,但他永远有一颗比谁都善良的心。

     “那会儿,是什么时候?”

     叶宋道:“在从江南回京之前。”这一切,都在那里成为一个分界点。

     苏静握着她的手说让她别走,可是她走了。她一直都后悔。苏若清让太医没取出苏静脑中血块,她也一直没法忘怀。

     那时,他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她刚刚察觉到苏静心里有她,不仅仅是兄弟、朋友那么简单。可是他从来一句话都不会提起。只知道默默付出。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