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86章 血流不止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宸的武功就和他人一样霸道,丝毫不给对方留有余地,只要有他在,没有人能够伤害得了叶宋。他千里迢迢到达这里来,不过就是想保护她。

     叶宋一见状,立刻调头回来,和苏宸一起夹击南习容。是他自己要往火坑里跳,这个时候不逮住他就对不起他这么主动。

     苏宸和南习容对打还能平分秋色,和叶宋一搅和进来,南习容就有些乱了。他一下子占了下风,恨叶宋恨得牙痒痒,身边负责保护他的副将因为被他给甩到后面去了,一时半刻杀不过来。

     南习容有些气急,一边应付,手上长剑挽起一个个漂亮而狠厉的剑花,与苏宸的剑以及叶宋的鞭子在夜空中摩擦出火花来,一边咬牙切齿地道:“叶宋,本宫迟早叫你付出惨痛的代价!”

     当是时,夜空里烟华如出水芙蓉一般,又如突然冲上夜空的绚烂花火一般,从城墙上飞了下来。她像一只美丽的蝶,在夜色中翩翩起舞,正朝这边飞来。

     叶宋定睛一看,此人不是南枢又是谁。她裙裳十分美丽,及腰的长发丝丝飘舞,若非在这打仗的时期,兴许还能停下来做一番欣赏。只是这样优美的身姿,在这乱世之中,只能被血色给淹没。

     南枢身上重伤初愈,莫说她完好的时候不是苏宸的对手,现在更加不是,因而她一过来,就选择和叶宋缠斗在了一起。从她私心里来讲,她不想跟苏宸做对手。

     叶宋被她这样一纠缠,显然就不能帮着苏宸一起对付南习容了。但南枢柔弱,叶宋也没有因此对她手下留情。

     南枢是实实在在地恨叶宋,每一招交手,都让她想起和叶宋之间的过去种种恩怨。要不是因为叶宋的出现,她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要不是叶宋夺走了她的爱,她不会一无所有。南枢恨得双眼发红,裙带如练,她拼尽全力打压叶宋。

     叶宋的鞭子十分刚劲,被她的裙带缠上,叶宋扭动手腕旋转着手柄,鞭子上的勾刺勾破了南枢的裙子,一用力挥扫之下,裙带碎成了布沫。

     正在这时,南习容突然对南枢大吼一声:“还在等什么,还不快动手!”

     南枢抿唇,看向叶宋的眼神仿佛恨不能将她千刀万剐,可同时又隐藏着不尽的痛苦。叶宋相信那不是对她的。

     忽然,南枢一扬手,袖中香气扑鼻,叶宋本能地掩袖遮鼻,没想到南枢却又往苏宸的方向一甩手,几枚冷镖冷不防地从她袖中射出,直逼向苏宸。

     南习容弯身躲过,苏宸见状,立刻抬剑抵挡,只听砰砰砰地几声,冷镖全落在了地上。然而,他还来不及抬头一看,竟还有一枚后发的冷镖射来。

     “小心!”叶宋失声大喊。

     苏宸立刻侧身,那枚冷镖却堪堪从苏宸的脖子上扫过,顿时鲜血就涌了出来……而南习容抓住机会,立刻提剑再度往苏宸刺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宋突然冲着远方大声吼道:“苏静?!”

     南习容一惊,立刻跟着回头去看。

     正待这时,叶宋鞭子抽出,毫不留情地卷过南枢,而南枢竟没有反抗就轻而易举地被叶宋捉住,她不敢冒险拿南枢去换苏宸,因为南习容这个人,没有谁在他心里是真正重要的,所以以人换人是最愚蠢的行为。

     叶宋鞭子一收,南枢便至身前,随后在南习容发现自己上当受骗之后回过头来之际,又猛地将鞭子甩出,连带着南枢这个人也一并甩向南习容。南习容眼看着南枢的身子向自己撞来,他脸上的表情阴沉得可怕,竟在关键时刻一闪身如躲避一支箭一样,南枢就从他身边飞过,跌在了不远处的草丛里。有士兵看见她,立刻杀了过来,她为了保命不得不奋起反抗。

     南习容的目标在苏宸和叶宋,好不容易苏宸受伤了,正是抓住他的好时候,他怎么可能错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只可惜,就在叶宋卷起南枢砸向他而他又闪身躲开的同时,叶宋也已经抓住了时机,鞭子的末梢瞬时捞起了苏宸,拉过来骑在自己的马上。她当即勒起马缰,调头“驾”地一声便回撤,眼梢不经意间瞟到了城楼上的一抹鬼魅红影时,下令立刻撤军。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南习容怎么可能会甘心,立刻夺下一匹马就要去追,连南瑱这边的大将劝也劝不住。于是要撤退的北夏军就又被迎上来的南瑱军纠缠着打成一片。

     迎面的夜风仿佛也带着战火的热度看,苏宸坐在叶宋的马后面,一手搂着叶宋的腰,不至于被奔跑的马给扔下去。他回头看了一眼,见南习容在后面紧追不舍,他手臂抬起,手里握着的剑寒光闪闪,正准备瞄准给苏宸致命的一击。

     苏宸从叶宋手上拿过鞭子,在半空中旋转了几下,随后长鞭往身后袭出,一把就套住了南习容的马,手臂用力往侧面横拉。

     马匹嘶鸣一声,整个就朝侧边横倒了去,使得南习容身体不稳也跟着摔了下去。正可巧的是,旁边就是一个长长的斜坡,他这一摔,直接摔下了斜坡去。

     叶宋担心着苏宸的伤,无心再去管南习容,一扬马缰更加快了速度,不忘回头看了一眼,眼神有些严肃,问:“你怎么样?还能撑住吗?”

     苏宸手掌贴着自己的脖子,整个手掌里全是鲜血。鲜血还不断地在往外流,打湿了他的衣襟,失血过多衬得他脸色有些异样的苍白。

     他正是伤在脖颈上的血脉处,即使他点穴止血也没有多大作用。

     苏宸道:“没什么大事,只要能快些回去止血就行了。”

     叶宋明白,南枢并非是有意要了苏宸的性命,如果真要杀他,在暗器上抹毒,就跟上次对付她一样,那苏宸可能赶不及回去救治便会毒发身亡。可如果不杀他,偏偏手法又扔得这样准。

     叶宋一边驾马一边咬牙道:“那你且忍住,我们很快便回去了。”

     这头,南习容摔下斜坡之后,反而躲避了北夏将士们的追击。当南瑱的大将在斜坡下找到他时,他摔得浑身是泥颇有些狼狈,而他所骑的那匹马已经被摔死了。

     南习容愤恨之际,无人敢上前,除非想当他的刀下亡魂。将领在旁安静地等着,等到南习容气消了愿意主动站起来回城了,他们再护送南习容回城。

     只差一点,他就能够杀了苏宸,或许用苏宸来要挟叶宋,连带着叶宋一块儿活捉了。没想到现在两个都跑了,他一问战况,得知北夏前来偷袭的军队又得以顺利的撤退,火气便又窜了上来。

     爬上斜坡,南习容骑上一匹马,猛地往回奔跑。

     城门下,场景一片血腥,到处都是残肢断臂,几乎让人无处落脚。他骑着马看着南瑱的士兵正收拾着残局,马蹄在原地打着转儿显得有些茫然。这时南习容眼梢一抬,便看见了边上的草丛里,半跪半站着一个人,表情呆滞,脸上和身上全是那血污。

     南枢原本一身美丽的衣裳被撕碎,裙带东一条西一块,俨然是叶宋鞭子的杰作。她的烟粉色纱裙上,全是血迹,头上发髻也有些散乱,手里拿着一把士兵身上的佩剑,身边倒着几个北夏的士兵。看起来像是经历一场生死打斗,而南枢侥幸获胜,胜得一点也不轻松。她浑身上下,都是深深浅浅的伤痕。

     南习容就骑在马上睥睨着她,半晌才用手中剑缓缓抬起她的下巴,喜怒不定地对她说:“苏宸跑了你知道吗?现在你开心了?”

     南枢垂着双眼,眼帘遮住了眼里神情。那流光如水波微动,只可惜南习容没有发现。她脸色很平静,声音虚弱道:“只要殿下不开心,妾身就不开心……殿下放心,他中了妾身的毒镖,没有解药也活不了多久的。”

     “是么。”南习容勾起嘴角笑了起来,面上却无一丝笑起来的暖意。他跳下马,站到南枢的面前,随后把她扶了起来,声音温柔道,“枢枢真是辛苦了,受了这么重的伤,真叫本宫心疼。”

     他当着那么多士兵的面,径直把南枢打横抱起来,走进了城门。或许在众多南瑱士兵看来,他们的太子殿下真是爱极了这位宠姬。南枢心中却感到凄凉,一只手攀着南习容的后颈,身子软软地躺在他怀里,这对她来说是无上殊荣,但除了表面应该有的,其余的什么都没剩下。

     南习容进城门时淡淡扫了她一眼,道:“枢枢疼么?”

     南枢有些委屈,尽量平稳,道:“疼……”

     南习容道:“一会儿上了药之后就不疼了。”

     当天晚上,幸亏叶宋赶得及时,回去的时候苏宸脸色异常苍白,英姑娘立刻连夜处理苏宸的伤口,帮他包扎止血,喝下汤药,他也挨不住失血过多后产生的疲惫,沉沉睡了。

     彼时天刚刚亮。

     而南枢也包扎了伤口,并且还是由南习容温柔地帮她处理,她从始至终都僵硬着身体,南习容顿一顿她便要抖一抖。

     南习容说:“枢枢,你不要害怕。只要苏宸死了,本宫就不会生你的气,过往的一切,本宫都可以既往不咎,从今以后你还安心地留在本宫身边。”

     怎知,几天以后,南习容却勃然大怒。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