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87章 她成了犒赏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南枢正在养伤,南习容突然从外面冲了进来,两扇房门都被他摔得支离破碎,可见他有多么的愤怒。因为前方传来消息,苏宸并没有死,只是受了点轻伤,而今又变得生龙活虎的。

     南枢张了张口还来不及说话,便被南习容一巴掌从床上扇到了地上,道:“你好大的胆子,竟敢欺骗本宫!”

     南枢心知肚明,偏头一口血吐在了地上,故作不知地问:“请问殿下……发生什么事了……”

     南习容蹲下,毫不怜惜地揪住南枢的头发,她吃痛地被迫抬起头来,却不敢看南习容的眼睛。南习容阴森森道:“你难道还不知道么,苏宸大难不死又活了。你不是跟本宫说,她中了你的毒镖,命不久矣么。”

     “妾身不知道……妾身什么都不知道……”南枢痛得狠了,感觉自己的头皮都快要被南习容给扯了下来,不由伸手去抓南习容的手。

     南习容再是一用力,迫使她仰起了头,道:“你看着本宫的眼睛,告诉本宫你不知道。”

     眼泪从南枢的眼角流出,她红着眼角道:“他纵然是中了毒,北夏有鬼毒夫人的女儿在……也能帮他解毒的,求殿下明查,这不关妾身的事……”

     “你还敢狡辩。”南习容缓缓俯下脸,与南枢鼻尖对鼻尖,语气凉薄,狭长的双目眯起,凉幽幽的手指抚上南枢满是泪痕的眼,道,“你知不知道,你跟了本宫这么多年,一个眼神,一句话,本宫都能分辨得出真假。”

     南枢眼帘一颤,脸色惨白。

     南习容一把将她推开,如弃敝履地把她丢在地上,冷声道:“进来!”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将领,是南习容身边得力的副将之一,一身冷金色的盔甲戎装,身材魁梧,脸上还有络腮胡子,一看便是一个三大五粗的大汉。

     这副将却很有礼数,没有逾矩抬头多看一眼,而是抱拳揖道:“殿下有何吩咐?”

     南习容看了那副将一眼,又低头看了南枢一眼,说出的字似一把把刀子刮在南枢的心上:“多亏有你,柳州才能得保至今。本宫的舞姬,这便给你玩乐,当是赏赐。”

     南枢伏在地上,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只剩下一具空空的躯壳。她头埋在地上,脑中嗡嗡苍白一片。

     她是他的宠姬,以前为了完成他的大业,他把她推离她身边,去引诱别的男人,苏宸便算作其中一个。后来,为了他的全盘计划,她不得不用身体去服侍别的男人,而今,她已经完全成了一样物品随随便便就拿去犒赏将士……

     那副将一惊,不由抬起头来,看了看两人,却迟迟未有动作。

     南枢忽然又哭又笑起来,声音沙哑不堪,道:“太子殿下,在你心里,枢枢究竟算什么……”

     南习容毫不动容,冷冷睨着副将,道:“还不动手,你是不愿接受本宫的赏赐吗?”

     南枢这个女人,对于男人来说是天生的***,能有几个人坐怀不乱。见南习容如此强硬地下命令,即便这副将是个正人君子也不得不从。于是他再揖道:“属下遵命。”

     南习容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就是要在旁边看着,看着南枢如何被***,权当是对她的一种惩罚。只有这样,下一次她才能学乖。

     那将领一步步朝南枢走近,南枢抬起头来,望着南习容,拖着自己的身子一步步往身后缩。她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她已经是残破之身,她可以为了南习容拿身体去服侍别的男人,但南习容不曾把她犒赏给将士当做赏赐,有了这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最终她会沦落成为犒赏三军将士的军妓。

     起初是因为信他,天下之大她唯一可以依赖的就是他,他带她住进自己的府邸,穿漂亮的衣服吃好吃的食物,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同时她也不可避免地爱上过他。这就像是宿命一样无法逃避,不论她跑了多远,她都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可也正是他把她送到别的男人怀里,让她一点点对眼前这个人死心。

     南枢害怕。只要她还活着她就免不了害怕,可是她又一直想要努力地活着。她乞求地卑微地望着南习容,泣不成声:“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妾身知错了……”

     南习容很享受别人臣服在他脚下的感觉。女人对他来说,实则和物品真没什么两样,他想要的时候便要,不想要的时候便不要。

     所以不管南枢怎么求他,他都不会动容。

     最终,南枢被那副将逼退至墙角,再无退路。副将还算稳重,对她道:“这是殿下的命令,姑娘便从了吧。”说罢解了自己的盔甲放在一边,蹲下身来粗糙的大掌便握住了南枢柔嫩的双足,顿时就是一通受刺激,用力地把她扯过来。

     南枢一边蹬着脚挣扎,一边努力往墙角缩,她唯一的希望便是渴求南习容能够后悔,又泣道:“我真的知错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习容……”

     以前,南习容就允过她一人那么叫他。她以为多多少少能换回一点南习容的怜惜,可最后她失败了。

     南枢又被副将给拉了回去,并且粗鲁地撕掉了她身上薄薄的白衣,顿时里面伤痕累累的肌肤都露了出来,但这并没有阻止副将的动作。

     南枢的后背紧紧贴着冰冷的墙壁,她挣脱不了脚踝上的大手,只得一个劲儿地求饶,哭得梨花带雨的,忍不住叫人怜惜,道:“不要,求求你不要……”

     那一刻,她似灵魂出窍了一般,从来没觉得那么绝望过,眼神空洞地望着南习容的方向,却不知何时,南习容已经出去了,房间里没有他的影子。

     南枢脑袋里一片哄热混沌,她甚至都忘记了难过,只在将领身下似泣似吟。

     在南瑱,还没有哪个将领能得幸碰到太子的宠姬。而且这身下还是个绝色***,她的脸好看,声音动听,身姿更是万分妖娆,那将领越战越勇,也浑然忘记了自己是受命于南习容而不得已为之,只恨不能死在她身上。

     南枢不知道什么时候晕过去的,醒来的时候发现房间里点上了灯,外面的天色很黑。而房门却紧闭着,门扉也根本没有坏。

     这一切就好像是她做的一场梦,根本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床边有淡淡的阴影笼罩下来,她定睛一看,却是南习容正安静地坐在她床边。南枢本能地感到害怕,撑起身子就要往里缩。

     南习容拉住了她的手,温柔地让她好好躺下,道:“感觉好些了吗?”

     南枢不说话,只是看着他。

     他手指抚过她鬓角的头发丝,道:“你只是做了一个噩梦。”

     南枢看了看整个房间,什么都没变过,房门看起来也不像是坏过,这一切更像是一场梦。她做了一个毛骨悚然的梦。

     她没有什么话跟南习容说,南习容说什么她也只是简单地回答几句,随后南习容起身离开,她才道:“要怎么,你才肯放我走?”

     南习容道:“不是说了,除非这场仗赢了,除非本宫厌倦你了。”

     “你还没厌倦我么?”

     南习容道:“目前还没。”

     她不懂南习容,或者说从始至终都没有懂过。既然没有厌倦,为什么要那样对她?

     苏宸每天都要喝很多英姑娘给他配的药,搭配膳食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补充他流失的血气。而他根本就是来者不拒,尤其听话。

     想不到堂堂一个不可一世的王爷,也会任由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摆布。他相信英姑娘,正如叶宋所相信的那般,所以英姑娘让他吃什么他恨不得多吃一些,这样才可以快快好起来。苏静倒下了,如果他也倒下了,那就只剩下叶宋一个人。所以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倒下,他要陪着叶宋一起。

     英姑娘每日都尝试着帮苏静排出脑内淤血,起初几天还有点效果,能够排出一两小滴,但是后面都没有什么作用了,不管英姑娘怎么刺激他浑身穴道,再也没有淤血排出来,而苏静人也没有苏醒。

     英姑娘把这一情况告诉了叶宋,并道:“苏哥哥之所以现在还没醒,定然是因为他脑中还留有血块无法排出。”

     叶宋道:“你不是说他的血块全部被撞散了吗,怎么会没法排出?”

     英姑娘默了默,道:“我也只是诊断,没办法真掰开苏哥哥的头颅看他里面的情况。”

     “那你说要怎么办?怎么办才能让他苏醒?”叶宋回头,直勾勾地看着英姑娘。

     英姑娘垂了垂头,默然片刻,道:“对不起叶姐姐,我学艺不精......”

     叶宋回头握着苏静的冰凉的手,抵着自己的额心,仿佛要撑起的不是她的头,而是她的整个世界,她闭着眼睛,用自己的鼻梁蹭着苏静的手掌心,喃喃道:“不要说丧气话,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的......他不能死。”

     这么多天的等待,以及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希望,就在这一刻之间崩塌,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英姑娘她明白,因为她也真真切切地失去过。看到叶宋低着头,不断用苏静的手抵着自己的眉心,不断用他的手背贴着自己的鼻子,似乎想用自己的呼吸帮他温暖哪怕一两分,英姑娘蓦地有些明白,当初为什么苏静一直没有告诉叶宋他恢复记忆了,却还要一直守在她身边,大抵就是怕她如眼下这么伤心和难过。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