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90章 我不喜欢你皱眉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觉得头皮有些紧,好像是被一只手抓着,让她不断地想,脑海里全部都是苏静的名字,英姑娘突然又说了刘刖的名字,一钻进她的脑海,就像是一只不合群的虫子,搅得她头痛,且心烦意乱。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抓几书屋。

     叶宋伸手捶了捶自己的额头,道:“别说,我不想听。”

     “可是,他有可能会死啊......”

     她很想安静下来,就陪在苏静床前,可是她没法安静。就好像各种事情似沉重的山一样堆积起来,压得她喘不过气。她轻轻握着苏静的手,问:“派人去找了么?”

     英姑娘见叶宋问起,立刻答道:“找了,到处都找遍了,可就是找不到!”

     “只要还没找到他的尸体,就是好事。说明她还活着。”她轻飘飘道,“让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军师去做先锋,谁的主意?”

     英姑娘沉默片刻,道:“他自己的。他说只有那样,他才可能活着接近南瑱大军。他把毒血直接喷到了南习容的脸上。”

     叶宋良久都没说话。后来她看着苏静的脸,问:“为什么会有战争存在,为什么会打仗?为什么这个世上会有他那样的人存在?”

     她知道自己已经失去理智了,快要被折磨得疯了。平时她甚少埋怨不喜埋怨,可如今她什么办法都没有了,她只能在心里默默地诅咒,像南习容那样的人根本就不应该存在这个世上。

     要不是他,就不会有战争,两国不会打仗,苏静也不会到这边境来,更不会受伤......全部都是因为有南习容!

     叶宋又问英姑娘:“南习容会死么?”她眼里泛着猩红的杀意,好像她恨不得南习容立刻就死。

     当然,在北夏这边没有人不希望他死的。

     英姑娘还是怔了一下,道:“不是必死的毒,但会传染得特别快。南瑱大军很快就会崩溃。可是现在,刘刖生死未卜,叶姐姐,你不能放着他不管。”

     叶宋轻声道:“我管不了那么多。”

     以前,如她所说,不管发生了什么,不管多么艰难,有苏静陪着的时候他们都一起挺过来了,没有时间觉得累。可是现在,只要她是清醒着的,看着苏静这样躺着不知道还会不会醒,她就会觉得好累。再也提不起勇气向前冲。

     她感觉自己就像是漂泊在茫茫大海中的一叶孤舟,没有任何的依靠和支撑。

     窗外响起了虫鸣,叶宋又侧头朝窗户看去,那里已经没有一盏生机勃勃的百日草了,破碎的瓷片孤独地摆在窗棂上,窗棂撒满了干燥的泥土。

     像是预示着什么 一样。

     叶宋倏地就站起来,走到窗边 ,把那枯萎的百日草和破碎的瓷盆泥土全部都处理了。现在她不要,不要苏静像这百日草一样了。 百日草一点也不顽强,反而很脆弱,离开了泥土和水就不能生长了,最后也只会变成一根枯草而已。

     英姑娘还想上前去劝说,被包子拉住,道:“英子姐姐,就让叶姐姐自己待着吧,反正王爷已经派了好多批人去找了。你想想当初白玉哥哥这样的时候,兴许就能明白叶姐姐的心情了。”

     英姑娘道:“我明白,我就是因为太明白,才不想叶姐姐这样消沉下去。从前她劝我的那些话,为什么她自己就不能明白呢,要是苏哥哥知道,他一定不想叶姐姐这样下去,不光是苏哥哥需要她,北夏也同样需要她。”

     包子道:“可是现在她不听谁的,就只听苏哥哥的。我们还是让她静一静吧。”

     叶宋把窗棂上的泥土全部拂落到外面,回头过来时房间里已经没有英姑娘和包子两个人了。她又坐回到床边,一再申明地对苏静道:“你不要像百日草那样,不要像那样......”

     她已经顾不上手上的泥会弄脏苏静的手,依旧握起他的手,手臂蹭着自己的额头,半垂着头,悄然红了眼角,呢喃道:“你说,我该怎么办......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离开我......苏静......”

     她没有看见,屋子里烛火被窗外的风吹得摇曳,她低着头,而苏静苍白的脸依旧苍白,可那双阖着的眼帘,上面弯长的睫毛却仿佛受惊一样轻微地颤动了一下。

     他听得到,感受得到。因为他的心在这里,一直没有离开过。

     他能感觉到叶宋手指的温度,能碰到叶宋光洁的额头,甚至指尖她的呼吸如轻飘飘的羽毛一样落了下来......还有,他难过叶宋的难过。

     他一直拼命想要睁开眼睛,看她一眼。可是他尝试过多次,眼皮好似千斤重就是没法睁开,后来他又努力地抽动自己的手指。

     苏静的手指颤动了一下。叶宋身体僵了一僵。她等待许久,终于又感觉到他指尖颤动。

     叶宋猛然抬起头看向苏静,见他面容如一张柔软的纸,可如墨渲染的双眉却隐隐纠起。那一刻叶宋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带着欣喜若狂的意味,说道:“苏静,听得见我叫你对不对?听得见我说话,你不会离开的对不对?你一定会醒来的?”苏静没有回答,但那没有关系,他可以听叶宋不停地喊他的名字,“苏静,苏静......你不要皱眉,我不喜欢看见你皱眉......”

     苏静的双眉,又听话地渐渐平复了下去。唇边渐渐泛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容。在他还没有这样只能够躺在床上的时候,能够被叶宋主动拉一拉手,就是一件多么令人开心的事情,即使现在他不能睁开眼睛看,但他能知道叶宋握着他不离不弃地守着他,就已经够了。

     苏静努力曲了曲手指,试图回握着她。他动了动唇,唇边笑意似乎还在,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叶宋见状,立刻附耳去倾听,道:“你说什么,我听着,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结果苏静努力了半晌,终于像吹气一样,低而缠绵的声音伴随着他的呼吸钻进叶宋的耳朵里,道:“去找刘刖吧......我等你回来......”

     叶宋抬起头,看着他的神色,他又轻微地道了一句:“去吧。”

     叶宋不甘心地问:“你不会是想诓我走,然后等我回来你就不醒了吧?”

     苏静说:“怎么会......我只答应你我能做到的......”

     “那你能不能到答应我你现在就醒来?”

     苏静只是若有若无地笑,这回就没有回答了。叶宋站起身来,擦拭了一下眼角,道:“看来你委实没骗我,不会胡乱答应我任何事。”说着她重新拿起了自己的鞭子,临走前再回头看了他一眼,“你让我去找刘刖我这就去找刘刖,你就是让我现在去死我也会如你的愿,但你也要信守承诺,等着我回来。”

     说完以后她就走出了房门。

     外头祭奠三军的已经完成,苏宸连夜部署,率军趁胜追击南瑱。他没想到叶宋会在这个时候出来,看着叶宋招来了赫尘,便问:“你要一起吗?苏静怎么样了?”

     叶宋看他一眼,却道:“刘刖要求作为先锋接近南瑱大军,你竟也同意让他去?”

     苏宸哑了哑,道:“当时情况紧急,没有别的办法。”

     “但他是北夏的军师。”叶宋勒了勒马,点了几个兵,也没再和苏宸过多的计较,道,“你我分头行事吧,我先去找刘刖,随后跟你们会合。”不等苏宸回答,她就策马跑出去了。

     可是叶宋这一去找,当天晚上把方圆数十里的地方都找遍了也没有找到刘刖,他就好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还有一个可能,便是他被南瑱给抓住了。

     怀揣着这样的心情,叶宋颇有些急躁地去跟苏宸会和,连夜攻打南瑱。她带着北夏将士们,发起狠来,如奔腾猛兽,竟无人能挡。

     南瑱大军经由病毒传染,士气很快低迷,相抗衡之下犹如溃败之蝼蚁四处逃窜。最终南瑱节节败退,北夏大军夺回柳州。

     这一捷报连夜北传,举国欢腾。

     南习容继续往南撤,他看见柳州的城墙上最终插上北夏的战旗,愤恨至极。且攻打益州的时候,他又被刘刖喷了毒血,整个人脸上身上全长了一只只红肿可怖的水泡,平时阴柔俊美的半边脸庞都被丑陋所替代。

     他中毒最深,身上没有一丝力气,且感觉到体内一股热毒的气息翻腾来去,折磨得他的身体快要炸开一般。幸好南瑱士兵依照鬼毒夫人的吩咐去那雪顶之上采集了冰块回来,让南习容浸泡在冰水之中,才稍稍感觉到了好受一些。

     而鬼毒夫人则加紧时间研制解药。她尝试了多次,以病者为试验,死了好几个人,都没能找出确切的解药,总是病者的情况在服药之后立刻有所好转,可是她还来不及高兴之时,病者转眼就死去。

     南习容不能一天十二个时辰都泡在冰水里,虽然他觉得好受,但毕竟身体受不住。便有两个时辰起来,一旦出了冰水,他脸上身上的水泡就又开始疯狂蔓延。弄破一颗,便感觉到钻心的疼痛。

     平时侍奉他的下人们,害怕被传染上这样的病,言行举止都畏畏缩缩,恨不能离南习容十万八千里。因而南习容脾气尤其地暴躁。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