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92章 时间不多了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她想抽手,却不料被南习容一手扼住了手腕。南习容生生将她拉下了水,冰冷的感觉袭来,她一身裙子全被打湿紧紧贴在身上,显出曼妙的身材。南习容把她抵在浴池边缘,另一手指抬起她的下巴,一张脸缓缓靠近,南枢张大了眼。

     南习容抹掉她脸上的水珠,问:“觉得本宫这样很丑陋?”

     南枢摇了摇头,比起他脸上的丑陋,他眼底里的神色更让她胆战心惊。一旦她失去了主动权,就再也不可能反败为胜了。他眼底里的神情很温柔,可温柔的表象之下,很冰冷。

     南习容最终俯头,在她唇上落下轻柔一吻,道:“没有办法可以离开,那就不离开,永远留在本宫身边。”

     鬼毒夫人日夜不休,终于研制出来了一种药,她让人把药融入进大锅里,化做一锅锅汤药,给南瑱染病的每一个士兵都喝下一碗。很快就起了效果,士兵们的病情被遏制住了,虽然身上起的水泡暂时没有办法遏制,但精气神像是恢复了常态,甚至比以前更加的好。

     南枢来帮南习容取药,也想往铁锅里舀一碗去给南习容。然却被鬼毒夫人阻止,在她的药房里她给了另一枚丹药给南枢,道:“这个给殿下服用。”

     南枢低头看了一眼,又看向鬼毒夫人越发苍白的脸色,有些狐疑地问:“师父,这个跟外面大家吃的那些,有什么不同吗?”

     鬼毒夫人径直把装药的盒子塞到南枢的手上,道:“不该问的就别问,你只管给殿下吃下便是,我自然不会害他。”

     南枢手指握着盒子,指腹摩挲着,道:“难道他们吃的那些才是不对的?”

     鬼毒夫人道:“在国家大义面前,没有什么是不对的。”她背过身去,药房里烟雾渺渺,好似她置身其中只是一抹幻影,不愿意再在这件事上和南枢多说什么,而是道,“送去吧,送去之后再回来找我,我有事情交代你。”

     南枢再问:“这真的是给殿下的解药吗?”

     她等了一会儿,也不见鬼毒夫人再回答,最终还是转身就离开了。当她把药送到南习容面前时,南习容的面容已经邋遢不堪,脸上红包开始破裂流脓,他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拉下南枢的手抢过她手上的盒子,将里面的药丸拿起来毫不犹豫就咽了下去......

     随后他感觉到脸上和身上都没有那灼热烧心的疼痛了,身体里胡冲乱撞的热气也像是被一捧冰水给浇洗了一样,感到通体舒畅。

     南习容深吸了几口气,开始盘坐运气,调理自己的身体。等过了约莫小半个时辰以后,终于睁开了眼睛。南枢不由问:“殿下感觉怎么样?”

     南习容的眼神恢复了常态,道:“好多了,鬼毒夫人果真没令本宫失望。”他看向南枢,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没有了低落与暴躁,伸手握了握南枢的手,给了她一抹笑容,“辛苦枢枢了,外面的将士们怎么样,都服下药了吗?”

     南枢顿了顿,垂头道:“回殿下,将士们都喝过药了,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

     “很好”,南习容几乎控制不住下意识就想出门,号召南瑱的众多将士,给北夏一个狠狠的还击,“本宫一定叫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南枢道:“殿下刚刚服过药,师父过了,殿下眼下要好生休息,等明早起来就差不多会痊愈了。”当天晚上,南枢伺候南习容歇下之后,又按照鬼毒夫人的吩咐将行宫内外都用药草熏过一遍,行宫里的下人们也喝了预防的药,以避免病毒再次传染。

     等做好了这一切,夜已经很深了。

     名撒这座边城,不如苏州、益州那样山清水秀,也没有北夏的土地上那般树木葱郁,而更像是一片被绿草覆盖的原野。视野极其开阔,天空上的星子也格外的闪亮。夜里的风更大,白日里的视野更开阔。

     南枢回去找鬼毒夫人的时候,发现她并没有在药房。她四下找了找,才在一处高处的地方找到了她,她正望着茫茫夜色,不知在想什么。

     南枢走过去,问:“师父有什么吩咐?”

     鬼毒夫人特意在等她,见她来了转身便走,道:“你跟我来。”

     鬼毒夫人带了南枢去到自己所居住的宅院,里面是一个更大的药房,只是平时没有任何人能够不经过她的允许而进入到里面去,里面毒雾缭绕,擅自进去便会中毒。

     就连南枢,在宅院门口,也主动地驻足,不敢再往前踏一步。

     鬼毒夫人走了两步回头看了一眼,见她还杵在原地,挥一挥手,宅院里的毒雾都散了。她继续转身往前走,自言自语道:“不是这一行的料始终都不是,再怎么努力也不行。”

     南枢心里一沉,知道她指的是自己。大抵在她眼中,是这一行的料的,便只有她的女儿,所以她眼里从来都看不上谁。南枢压下心中情绪,还是抬脚跟在了后面。

     这宅院里也有不少毒物,没有鬼毒夫人的命令它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进去之后,偌大的药房里各种药材应有尽有,几个药柜子高耸得直接能挨上房梁。

     鬼毒夫人回头看着南枢,问:“这里的药材和毒都能够记下来吗?”

     南枢不大确定,所以没说话。

     鬼毒夫人便去拉开一个抽屉,里面堆满了一摞一摞的书籍,又道:“记不清楚不要紧,我全记在这上面了,每一味有什么用放多少量可以制成什么毒,上面写得清清楚楚,你只需要记住这书上记载的就可以了。”

     “师父......”

     鬼毒夫人看她一眼,继续又不客气道:“你不要太看得起你自己,我就只有你一个徒弟,如若不然,怎么也不会传到你的手上。我走以后,这里的一切都由你来管。”

     “师父要去哪儿?”

     鬼毒夫人看着她不语,脸色白得发青,她忽然背过身去,双手撑住桌面柜台,良久有些喘息,南枢看见她的脚边悄然滴下一滩血迹,她随手拭掉嘴角血迹,“我时间不多了。”

     苏宸和叶宋联手攻下柳州以后,继续进攻名撒。他们已经把南瑱成功地赶出了北夏的疆土,但只要南习容还没有主动投降,这场战争就不能停下,还要继续往前。

     苏宸和叶宋很有默契,一路进攻到南瑱的疆土上,北夏的士气大涨,他们终于能够扬眉吐气一番。

     这场战争在黑夜里进行。遥遥望去,名撒行宫里灯火辉煌。战火如陨落九天的星火,照亮了这片大地。

     但是苏宸和叶宋都没有想到,南瑱战士出来迎敌,他们身上的伤毒都还没有完全化解,但身上散发出来的戾气却十分惊人,他们比平时暴躁、嗜杀,连力气都扩大了数倍,整个军队很明显被整体强化了。

     北夏这边久攻不下,伤亡惨重。

     彼时,南枢站在高处,看见南瑱士兵的反应,总算明白过来鬼毒夫人给军队吃的药有什么不同了。或许那根本不是解毒的药,更像是让他们彻底发挥自己生命余热的毒药,如此才使得他们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最大地提高战斗力。

     南习容大喜。

     这时,鬼毒夫人如鬼魅一般站到南习容身边,道:“殿下谨记,这样的战斗力,仅仅能够持续三天,三天后药效一散,一定记得及时撤退。还有......”

     南习容面上仍有喜色,道:“还有什么?”

     鬼毒夫人沉吟道:“好似北夏战神重伤昏迷,至今未醒。”

     南习容一愣,随即笑得胸有成竹,道:“难怪,难怪,难怪本宫这几次都没有见到他,全让那叶宋和苏宸两人撑着。”随即他就挥舞着大旗,下令全军进攻北夏。这对于南习容来说,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刚好苏静又不在,他总算可以狠狠地出一口恶气。

     苏静病重将亡的消息,从南瑱大军传来,很快便在北夏大军当中蔓延。他是军队的精神支柱,在这个时候出了差错,流言四起,会极大地挫伤北夏大军的士气。

     北夏军队驻扎在柳州,又迟迟进攻不下名撒。

     而南瑱大军又一刻不停地在城外叫嚣。他们的士兵已经变得不正常,若是僵持下去铁定讨不了好。

     北夏撤不撤军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情,若是主动撤军了,就意味着他们就又往后退了一步,眼睁睁看着南瑱军队践踏自己国家的土地,可不退北夏的将士们又即将面临着惨重的伤亡,正待北夏的将领们商议之事,后方支援来到。

     这次带队南下的人是归已,他没有带来多少军队,而是带来了朝廷筹备的充足的粮草和后面押运的一个个大箱子。大箱子均是用蓝色麻木遮掩着,看不清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

     北夏将士翘首相迎,总算有一丝欢欣鼓舞。有了充足的粮草,他们才有力气打胜仗。

     彼时,叶宋和苏宸大开城门相迎。两人就并肩站在城门正中央。为首的归已,跟他的主子一样,穿了一身惯常的黑衣,袖口紧束,看起来十分干练。

     进了城,归已翻身下马来,走到叶宋和苏宸面前,面无表情地揖道:“见过王爷,见过二小姐。”虽然他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说话的声音,以及脸色上流露出来的疲惫,无不彰显着赶路的辛苦。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