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93章 叶青的大礼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这粮草支援,一定是在日夜不停地往边关赶。

     叶宋许久没见他,他没有什么变化,给人的感觉还是随时随地挂着一张愣愣的木头脸。苏宸点了点头,道:“远道而来,一路辛苦。”

     随后归已下令,让支援的队伍将粮草井井有条地搬运下去,但那一个个大箱子,却迟迟未有动作。他们只将大箱子卸下了马,整整齐齐地罗列在叶宋和苏宸面前,细细数去,竟有几十箱之多。

     叶宋看了归已一眼,道:“这是什么?”

     归已回道:“这是三小姐送给二小姐的礼物。”

     叶宋一愣,心里突然想起叶青来,感觉已经很久很久都没回家,不知道她长成什么样子了,从前的音容笑貌却依旧浮现在脑海,恍若昨日挥之不去。她心里紧凑地跳了两跳,有种强烈的预感,叶青送给她的是一件天大的礼物。

     她一步步走了过去,站在那一只只大箱子面前,抿唇顿了顿,随即捻住边角的蓝色麻布,一样手臂,就将麻布揭开了来,一看见箱子里面的东西,脸色的表情凝固住,双眼微瞠,随后竟缓缓勾起了一遍嘴角,从苏宸的角度看来,有几分英气逼人和俊朗倜傥。

     叶宋道:“阿青真是有心。”

     苏宸过去一看,把其余箱子上的麻布都揭开,只见里面整齐躺着的,竟是各种各样大小不一的武器,这些武器他从前见也没见过,但叶宋平时使用的机弩他却是知道出自于叶青之手,箱子里的大小机弩,就有千把之多。

     叶宋从里面挑捡了一枚极为小巧的袖箭,拢在袖子里,按动里面的机括,便有小小飞箭射出,直直射进对面的墙壁里,中间还有一根如蛛丝一样的银线,可以随意伸缩,叶宋靠着银线的牵引竟也能够飞檐走壁一番,最终落回原地。她将袖箭收起,问:“她怎么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准备这么多?”

     归已道:“皇上已经任命三小姐为军督造师,拨出整个兵部由她指挥制造这些,给二小姐送来。”

     叶宋似笑非笑道:“既然如此,阿青的好意我就心领了。”她找来副将,吩咐他把这些都收起来,按照需要派发给北夏的将士们。

     有了这么些好东西,苏宸自然也是面露喜色的,他忍不住好奇,随即也跟着这些武器一起离开了。归已舟车劳顿,便由叶宋引着他去歇息。

     苏宸也是知道,叶宋和归已之间有话说,他在给二人腾出空间。

     走了一会儿,叶宋便问:“阿青在家里怎么样?”

     归已实话实说道:“起初不怎么安分,天天都想着离京来投奔二小姐,后来皇上有任务给她做,她才沉下心来投入其中。来时,阿青也想要跟着来,只是兵部军械督造没了她不行。”

     叶宋叹了口气,道:“小妮子有些倔强,是要劳烦你多多看着。我爹和大哥大嫂他们呢,怎样了?”

     “二小姐放心,他们一切都好,只是镇守北疆,一时抽不开身来。”

     “这样挺好。”叶宋道,“我爹年迈,需得大哥大嫂照看着,这边有三王爷和贤王,能够扛得住的。”叶家军守卫北夏疆土几十年,从没有人守护过他们。叶宋觉得,家人在北方镇着便好,起码北方没再有战争,不像这边这样凶险。

     归已没说话,而是从怀中抽出一张粗糙的油纸信封来,递给叶宋,转而道:“三小姐托属下带给二小姐的信。”

     叶宋接过来,没有等到回到住处,便迫不及待地打开。

     叶青的字很娟秀很漂亮,她在这边已经很久很久都没有看到过写得这么整齐美观的信的,才粗粗扫了一眼,心中就有些酸涩。她开始从头第一个字,认真仔细地看,直到最后一个字,又反反复复地流连三四遍。

     归已也忍不住注视着叶宋的神情。

     他在来之前,原本是有怨气的,替他家主子苏若清有怨气。苏若清孤独了那么些年,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自己深爱的女人,把自己能给的全部的爱都给了叶宋一个人,可到头来她却不领情,最终离开了苏若清,让苏若清比从前更孤独。

     孤独本身不孤独,是在一个人领悟了什么是不孤独的时候,才明白孤独是什么滋味。

     而叶宋是罪魁祸首。

     可是,当归已看着叶宋一遍遍来回读叶青写给她的信时,她所有开心的、心酸的表情全部都写在脸上,可能她自己都还不知道,随便一个人都可能在这个时间里彻底地读懂她,因为她没有一点防备。

     归已突然又怨不起来。

     叶宋是一个骄傲的女子他知道,她能把叶青那样的丫头培养得引人注目、吸引人,就是一个非常厉害的女子。

     感情的事,没有谁能够说得清,就好比归已他自己原本打算终身不娶守护在苏若清的身边,原本以为他不会对世上任何一个女人动情,到最后还不是心中存有一份牵挂和执念。

     叶宋边看边说:“这丫头,竟说些没用的,家里鸡毛蒜皮的小事也絮絮叨叨半天......”

     归已道:“全是对二小姐的思念,阿青每天都在念叨。”

     “我知道,我知道”,叶宋道,“一个人在家里就是多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归已,我不在的时候劳烦你多照顾照顾她,回头我一定好好谢你。”

     “二小姐放心,我一定会的。”

     后来叶宋就把他领去一处空置的院落暂作休息,以有炊事营的士兵提前备好了洗漱的热水和热腾腾的饭菜。得知归已出来得急,并不会在这里久留,他只负责把东西送到,等明天天不亮就又会回去了,叶宋闻言也没有多留他,只让他好好吃顿饱饭养足精神,明天才好上路回程。

     叶宋转身离开的时候,归已忽然道:“二小姐,听说贤王病重了?”

     叶宋脚下顿了顿,道:“很快就会醒来的。”

     归已道:“二小姐一定很怨皇上吧。不然为何就不问问皇上在宫里过得好与不好。”

     叶宋垂了垂头,神色淡然,道:“我没空去怨他。他在上京可能每天会想很多东西会算很多,身体会觉得累,心里也一点不轻松,大抵就是不怎么好,可再怎么样饿了有玉盘珍馐,渴了有琼浆玉露,冷了有锦衣玉带。”他回头看着归已的眼睛,“你心疼他过得不好,但总比我们饿了没有吃的,渴了没有喝的,冷了也没有穿的,每天都在担心到天黑的时候还是不是活着强。他有让你问过我过得好与不好吗?”

     那一刻,归已竟无言以对。他想好的替苏若清说的所有好话,全部都被堵在了喉咙里吐不出来也咽不下去,十分难受。

     叶宋没有空闲去心疼苏若清,因为她连自己的死活都顾不上。那他又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说风凉话呢。

     叶宋见他不回答,兀自又转身,走出房间的门口时停下,又道了一句:“如果最后,苏静活着回去,我不会对他有任何怨言。”

     当天半夜,归已完成了任务就起身回程了。

     但北夏和南瑱的仗却还是要继续打下去。南瑱攻城攻得猛烈,并扬言北夏战神已死,否则就请北夏战神出来迎战,以此打击北夏大军的士气。

     可苏静睡着,没可能出去应战。但必须破了这个流言。

     窗户外的斜阳天,被火光照亮。连屋中光线也一闪一闪的。

     今晚的风向正好,英姑娘为了解决南瑱军队迫人的气势,要求主动跟随着一起出战。她觉得是时候跟鬼毒夫人做一个彻底的了断了。

     英姑娘等候在叶宋身边,看着她坐在苏静的床前。大抵是苏静不想要她这么拼命,近来老是习惯性地皱眉头,他抽动着手指想要握着叶宋的手。

     但叶宋老是用手指去戳苏静的眉心,说道:“不要皱眉。”她不喜欢他皱眉。她用尽量轻快的语气告诉苏静,叶青送了许多的兵器来,对抗南瑱很有利,即使南瑱的士兵再凶猛,也绝对不可能再踏上北夏的疆土半步。

     她对苏静说:“我们已经胜利了一半了,很快就能把南瑱打败了,说不定过年前这场战争就会彻底结束了。”说着便笑开了,“我猜,今年冬天,上京一定会大很大的雪,梅花会开得尤其好,到时候我们一起回去看梅花,你说好不好?”

     叶宋还笑着说:“他们都说,多次看不见你出去露面,南瑱那边都说你快死了。我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得逞,我要你好好活着,亲眼看着我们胜利,没有任何人能够诋毁你,北夏的战神是不会倒下的。”

     她说得轻柔,但眼神却无比坚定。

     起身时,她还对苏静说:“你等我回来。”

     这句话,说了不知多少遍。这仿佛就是一句誓言一个承诺,只有她跟苏静这样保证了,她才能拼着勇气活着回来。

     随后叶宋走到衣架旁,伸手取下衣架子上苏静的紫色衣袍,宽下自己的外衣,随手便把苏静的衣裳披在自己身上,她从容不怕地系好腰带,再取下苏静常穿的盔甲,穿在自己身上。即使不对着铜镜,她也能自己抬手,把头发扎成苏静那样子。

     “叶姐姐你……”英姑娘意识到了叶宋想做什么,瞠目结舌。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