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00章 片刻之愉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吃着,想起了一事,对苏静道:“还有一事,上次我军中了鬼毒夫人的投毒之后,刘刖作为先锋冲到南瑱大军前面,把毒还给了南瑱大军,他失去了踪迹。后来我去找他,没有找到。你说刘刖会在哪里?”

     苏静道:“没找到尸体说明他还活着,南瑱那边也没传来消息,说明他也没有被南瑱俘虏。”顿了一会儿,又看向叶宋,道,“他有没有可能混到了南瑱军队里,不肯回来?”

     叶宋一愣,随即恍然,掐着筷子道:“这的确是他能够做得出来的事情。看起来斯斯文文柔柔弱弱,偏偏想法又多,净干些危险的事。”她是生怕刘刖再出个差池,没办法向她大哥交代不说,光是她自己那一关就说不过去。

     到底是跟了这么久的兄弟,陈明光的事还在叶宋的脑海里历历在目。

     叶宋道:“有没有办法把他找回来?”

     苏静道:“阿宋不要担心,他是个随机应变的聪明人,这么久都没有坏消息传来,就是好消息。现在还真不能大张旗鼓地去找他。”

     吃完饭以后,两人抹抹嘴就离开了厨房。回去时苏静可没再依着她,径直把她抱了去,闲庭信步地走回去。

     他将叶宋送回了她晚上睡觉的地方,月光落在苏静的白衣服上,衬得他恍若临世仙人,随时准备登月归去。叶宋站在门口,苏静对她笑着说:“进去睡吧,你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叶宋只是看着他,好像舍不得关上门。

     苏静转瞬又流露出一股无法抵挡的无赖气,道:“还是说如果你想邀请我一起睡的话,我这就进去。”

     说着苏静就一步步走上台阶来,眼看着就要挤进去了,叶宋却又突然关了房门,并未完全关上,中间留了一道一掌宽的缝隙,好让她能够看清楚苏静。她说:“等我睡了个安稳觉起来,你是不是还在?因为我总感觉今天晚上太累了好像是我一直在做梦一样。”

     苏静也凭着那缝隙看着叶宋,垂了垂眼帘,语气低低柔柔:“你要不信的话,你掐我一下。”

     他作势就要拉叶宋的手去掐自己,叶宋笑了一声,自己抽手躲开了,道:“没见你这么受虐的。那好,你回去吧,我这便要去睡了。”

     堪堪要关上房门时,苏静忽然又道:“阿宋。”

     “还有事?”叶宋抬眼看他。

     他凝视了叶宋一会儿,才道:“你说上京没有哪个男人有我好看,是不是真的?”

     叶宋愣了一下,随后低头缓缓笑开,道:“是啊。”

     月光也映照着她的脸,她笑得美极,半低着头且含蓄,将女子的美态展露无疑。谁说叶宋是一个不像女人的女人,那一刻在苏静的眼里,天底下没有任何女人能够及得上她的这一抹笑。以至于以后,他始终记着。

     叶宋关了房门,他还在外面傻站着。别人说他好看他不以为然,但叶宋说他好看,那就是真的好看。原来这美丽的皮囊,也不是一点用处都没有嘛。

     山原上的风,地势高的比地势低的大的些,绕着山体打着转儿地来回吹,连洞口外面也听得见那呼呼的风声。

     山洞里没有什么可以吃的,但能够喝的水却有。南枢醒来,怕苏宸难受,便去山洞深处,果然发现了山洞里面有层层冻住的寒冰,她便用自己的薄刃把冰块削了一些下来,捧在手心里又回到苏宸身边,用双手把冰块捂化,让冰水滴进苏宸干燥的嘴唇缝里。

     苏宸似有了些知觉,他觉得渴,于是蹭起头来想喝,最终唇碰到了南枢的手上,吮吸着她手上的水迹。

     南枢道:“别急,还会有的,我这就去给你取。”

     怎知,下一刻,苏宸却抱住了她,不让她走。南枢知道,她给他下的迷香,药效正在一点点减淡,而她的美梦也正一点点瓦解。

     南枢看了看苏宸,咬咬牙又从腰间的香囊袋里,用长长的指甲舀了一点粉末出来,放到苏宸的鼻尖,又让他全部呼吸了进去,道:“不管你多恨我,那些也是你该记得的。就算,只快活这一两天也好。”

     苏宸又陷入了沉睡,他似乎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梦里他最爱的人是南枢,过去的点点滴滴又在那短暂的时间里重新在他脑海中回放了一遍。

     他时而喃喃低语,听不清他究竟在说什么。

     南枢坐在他旁边,手抚了抚他冰凉的脸,随后缓缓褪下自己的衣裙,只留下身上穿的最后一件肚兜儿和一条亵裤。她又伸过手去解了苏宸的腰带,脱下了他的外衣,随后自己的身子柔软地覆了上去,再把苏宸的外衣裹在两人身上。她抱着苏宸的腰,静静依偎在他怀中,只是想用自己的身躯给他温暖。

     苏宸似乎因此而安沉了下来,不觉得冷了,身体与身体相贴,能够相互取暖。他没有意识地抱紧了怀中的人,做着他与南枢之间的梦。

     然而,即便如此,南枢看着外面的孤月,终于如愿地听到苏宸一声声呢喃着她的名字,极尽温柔,仿佛昨日。

     苏宸本应该是对她这么好的。

     南枢满足地抱着苏宸的头,轻声应道:“妾身在,妾身是不会离开王爷的。”

     两人竖着躺在洞口,头朝外。

     渐渐药效发挥了极致作用,苏宸似不甘于就这样被她抱着,也觉得身上裹着的那层衣衫甚是碍手碍脚,他的身体开始发热,线条肌理变硬,对南枢是有了反应。

     苏宸侧了侧身,让南枢柔软的身躯往他身体上蹭着,南枢渐渐也失去了力气,低吟了几声。她想念过去,她想要他,在他身下辗转承欢。于是身体变得如妖娆水蛇,又似水中鱼儿。

     苏宸迷迷糊糊,只觉得身体胀热不堪,再一侧身就把南枢压在了下面,随手就抽掉了裹身的外衣,手掌往南枢的胸前揉捏了几番,觉得不够尽兴,又粗鲁地一把扯掉了南枢的肚兜儿……

     “王爷……”恍惚间,南枢以为自己还是当年居住在宁王府的芳菲苑里的宁王的宠妾,她声声唤着,凑过唇去亲苏宸的嘴唇,轻咬他的耳廓,极尽挑逗。

     苏宸最后撕烂了她的亵裤,沉身一闯而入,在里面横冲直撞肆无忌惮。他一下下都没根尽处,南枢可以没有任何束缚地欢愉地尖叫,可以扭着自己的水蛇腰拼命迎合,她身下没有垫上任何衣物,是粗糙的地面,后背在上面来回摩擦几下,就磨破了皮,整个后背火辣辣的。但都比不上她此刻沉浸的快乐。

     后来她精疲力尽,苏宸还在她身上如狂风暴雨一般肆虐,带给她一波波快至顶峰的浪潮。她往后仰长了脖子,张着口声音也喊得沙哑,再也喊不出声来,灵魂仿佛也被抽干了似的,只剩下这空空如夜色的荒凉。

     她看着天上的月,整个世界也因着她倒头看而颠倒。不知不觉,抱紧苏宸的头已是满眼清泪。

     等到第二天苏宸醒来,身上的伤已经痊愈,连擦痕都没有留下。除了有些精疲力竭和饥饿以外,并没有别的不适。

     可是他一张眼,外面的阳光光线刺得他双目疼痛,他动了动肩膀觉得很是僵硬,结果低头一看,竟发现他怀中还搂着一个女人。

     苏宸还没看清楚女人长什么模样,下一刻本能的反应便是毫不怜香惜玉地把她甩开。

     南枢睡得很沉,一下子被苏宸甩到地面上,将她摔醒。她睁了睁疲惫的双眼,看着苏醒的苏宸,也没有任何惊讶,而是淡然地坐起来,理了理身上凌乱的衣裳,道:“你醒了。”

     苏宸定睛一看,见是南枢,脸色十分难看,仿佛刚才那抱她的举动就足够令他恶心几个月的,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南枢道:“王爷是不是忘了,王爷是和妾身一起掉下来的,幸好妾身发现这途中有这样一个山洞,才及时拉了王爷一把,也算是救了王爷一命。”她说着就站起身,手指顺了顺自己的头发,然后婀娜多姿地朝苏宸走来,顺带往洞口外面看了看,“今天天气还是不错。”

     苏宸当即拔剑出鞘,抬手就用剑锋抵着南枢的脖子,南枢停下了脚步,没法再往前走一步。她也不慌不忙,问:“王爷想在这里杀了妾身?”

     苏宸道:“别以为本王不敢,你这样的女人,死不足惜。”

     南枢垂了垂眼帘,自嘲地笑了一下,道:“要杀便杀吧,妾身不过是贱命一条。妾身始终比不得王爷狠心,心里再怨再恨,最终却还是没法痛下杀手。”说罢以后微微仰了仰白皙的脖子,缓缓闭上了眼睛,一副任君处置的样子。

     苏宸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已经好了,而且有伤口的地方还缠着布条,那布条和南枢身上衣服的颜色一样,心里就明白了个大概,虽然觉得恶心,仍是道:“是你给本王治了伤?”

     南枢复又睁开眼:“这里,除了妾身还有别人吗?”

     最终苏宸还是抿唇收回了剑,南枢在离他两步开外的地方坐了下来。而苏宸则将身上包扎伤口用的布条全部扯下来丢给她,道:“不要以为,你做了这些,以前的事就可以一笔勾销。今次,便算作一命抵一命,下一次本王依旧是不会轻饶你。”

     苏宸站在洞口往外看,他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多逗留,赶紧去找办法从这里出去,只见外面依旧是长长的斜坡,而这山洞距离上面又有很长一段距离,纵使他轻功了得,也没法从这里飞到上面去。这时,南枢在身后道:“是非对错王爷一向分得很清楚,只是这样,未免太薄情寡性了些。王爷心里依然有妾身,只是你不肯承认罢了。”她轻笑几声,不知是安慰性地说给自己听还是在故意说给苏宸听,“爱恨交织,没有爱哪来的恨,你心里有多恨妾身曾经就有多爱妾身,就跟妾身一样……”

     话还没说完,苏宸一个疾风转身,脚步往前挪了几步,伸手就冷不防捏住了南枢的脖子,一把将她抵在石洞的洞壁之上,手臂用力地抬高,使得南枢的双脚没法沾地,她双脚蹬了两下,一张苍白的脸就被涨得通红。

     苏宸冷冷地看着她,道:“你是不是恨不得本王现在就杀了你?”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