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02章 他来了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宸冷哼道:“不想干嘛,我倒想看看你们想干嘛。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抓几书屋。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想说什么就当着大家说,想做什么也当着大家做,干嘛鬼鬼祟祟的。”

     苏静笑意盎然,十足地挑衅,道:“我们也没想干什么,就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说说话。这样也碍着三哥了么?”

     苏宸道:“我也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听你们说说话。”

     苏静:“……”

     苏宸又道:“别以为现在她对你有两分好,你便可以得寸进尺。”

     苏静懒得给他计较,拉起叶宋就开跑,然后苏宸在后面坚持不懈地追。后苏静带着叶宋一拐角就隐匿在两堵墙的墙缝之中,墙缝比较窄,但恰好能够容纳苏静和叶宋两个人。叶宋不得已贴着苏静的胸膛,胸口略微有些起伏,奈何背后抵着墙,容不得她有退路。苏静手指轻轻往叶宋的唇上抚过,示意她噤声,然后叶宋一偏头就看见苏宸刚刚从墙缝旁边跑过,似正四处寻找着他俩,结果找了一会儿之后没有找到,就转去别的地方寻找了。

     良久,也没听到外面有动静。叶宋和苏静靠得极近,似乎呼吸着彼此的呼吸。这让她很不能适应,低声道:“好了,别闹了。”

     苏静这才回神,跟叶宋慢慢挤了出去。外面苏宸果然不在了,叶宋还来不及说话,苏静忽然凑过来,不由分说搂了她的腰,纵身往上面一跃,就带着她飞上了屋顶。

     头顶星子很稀疏,大抵是被月亮的光泽给掩盖了。屋顶的风却很大。

     叶宋在屋脊上坐下,苏静将身上披的衣裳裹在叶宋的身上,跟着坐在她身边,心情很好很好的样子。

     叶宋拢了拢衣角,指端的触感很柔滑,衣服上有着苏静身上的气息,她不经意间就能够闻到。叶宋坐在高处,往下面望,时而望见下面的苏宸在院子里穿梭,似急得跳脚的样子。不由好笑道:“好玩吗?”

     苏静身体一倒就躺了下去,一脸坏笑的样子,偏生又笑得很好看,道:“捉迷藏嘛,好玩啊。”

     叶宋嗤了一声:“嘁,幼稚。”

     他望着天边圆月,道:“别的一切我都可以让给他,唯有这一样我好不容易快要抓到了,别想我轻易让给任何人。”叶宋一愣,没有说话,他便对叶宋招招手,“阿宋,快躺下来,这样看月亮更好看。”

     叶宋闻言没有动。结果苏静又坐起来伸手就搭上她的肩膀,将她揽着又躺下去了。

     叶宋身体有些僵硬,听苏静在她耳边问:“你这样看,是不是觉得好看些?”薄薄的温热的气息拂在她的耳朵边,好似耳边的发丝也要跟着柔化了,叫她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躺着看好似看得更清楚一切,而月亮也更圆润一些。她依稀还能看见,月亮上点点坑洼和凹凸不平。叶宋嘴上硬邦邦道:“也没觉得多好看。”

     但是她和苏静一起躺在屋顶上,后来一句话都没说,一直欣赏着那月色,却觉得没有什么不好。

     大家吃完了月饼,叨嗑了一会儿就又各自回去睡觉了。叶宋一侧头,看见苏静不知何时闭上了眼睛,像是睡着了一样。

     他的睫毛浸着淡淡的银辉,整张脸的表情很安宁。叶宋顿了顿,“喂”了一声,见苏静没有回答,便以为他是真的睡着了,迟疑了一下,还是抬起手指往他下眼睑轻轻拂了一下,他的睫毛落在自己手指上的触感,就似被羽毛拂过一样,又轻又痒。

     叶宋又飞快地收回了手,唯恐被抓个正着,坐起来低头看时,见他还没醒,心里就踏实了一些,然后咳了一声,道:“天色不早了,要睡就回屋去睡吧,不然会着凉。”苏静身体才好没多久,不能久晒也不能久吹风。

     苏静被她攘了攘,如梦初醒的样子,拉着叶宋的手,就是笑得太狡猾,深刻地让叶宋觉得他刚才分明就是在装睡。苏静道:“叶宋,你以后每年,能不能都陪我过中秋?”

     叶宋默了默,看着他问:“这是你需要我答应你的事吗?”

     苏静点了点头,道:“暂时是,但我想保留我随时可以更改的权利。”

     叶宋眉梢抬得老高:“还可以随时更改?”

     苏静凑近,手指把叶宋的双眉缓缓拨下,随后笑眯着桃花眸,用只有两人才听得见的声音面对面道:“当然,你不是说了不管什么都答应我的,我不要白不要。”

     他表现出来的完全就是一个无赖。

     “这样吧”,苏静又道,“我给你一个机会,你可以反悔。你要是不想呢,现在就告诉我你反悔了,我就当做这个承诺没有发生过,只是当时为了鼓励我才不得已许下的承诺。”

     叶宋看着他的眼睛,他眼里写着认真。

     虽然当初是因为他伤重,叶宋才说出那样的话,但是当她冷静下来想一想,结果也还是一样。只要他没事,不管答应他什么都好。

     叶宋被他眼里的认真给刺激到了,一字一句道:“我叶宋说一不二,岂有反悔的道理,答应你的事情我就一定会做到。”

     苏静想了想,低低地问:“要是让你嫁给我呢?”

     叶宋脸色一白,没有回答。苏静等了良久,也等不到她的答案,稍稍歪了歪头,半垂着眼帘,流光溢彩的视线落在了叶宋的唇上。他一点点靠近,就在咫尺相隔的时候又蓦地停了下来,对叶宋说:“没关系,我可以等。”

     她如今这个样子,还可以嫁吗?她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甚至认为都不用考虑了。她可以彻底放下过去,但是她的所有美好,都遗落在过去里了。

     这件事情就这样被搁浅着,彼此谁都当做没发生过,看苏静的样子他似乎也根本不记得自己问过那样一个问题。

     他依旧很有耐心地,对叶宋好。

     这世上,没有任何哪个男人对她,是不带任何目的地好。他们一起攻打南瑱,一起在战场出生入死、相濡以沫。

     直到苏若清的到来。

     叶宋绝对想不到,苏若清最终还是会亲自来。因为在她的印象里,这种关乎国家大运的行为,苏若清是绝对不可能这么冲动的。

     就好像当初下江南给苏宸取药的时候,他也只是眼睁睁送她走,而不是陪她走。

     这个冬天来得很早,或许是南瑱的冬天本来就早,且持续时间长。起初高高的山顶都被雪染白,空气里却很干燥,到后来半山腰、山脚都开始下雪。

     但大雪也没能阻止北夏大军前行的脚步。这下子,南瑱人似终于明白了过来,他们惹到的是一头沉睡的老虎,他们没能在老虎睡着的时候把它灭了,而今老虎彻底清醒,就更加没有可能灭掉它。

     这日,北夏大军连夺两城,守城的南瑱将士顽抗的都被斩杀,而贪生怕死的已经闻风而逃。这场战役持续到晚上半夜,半夜里下起了鹅毛大雪。

     大雪也掩盖不住地面上殷红的血迹。苏静和叶宋骑着战马,并没有第一时间回去,他俩在马上,举目望去,地面上像是铺了一层精美的雪地梅花图。

     战马粗哼着,呵出白白的雾气。雪花落在头发上,染白了叶宋的发。

     叶宋勒着马缰,赫尘便调了个头,许是因为寒冷,马蹄踢踏在地面上打着转儿,还不停地甩了甩尾巴。她面对着苏静,这时一片雪花落在她的睫毛上,她眨了眨眼睛,雪花瞬时融化成了水落进她眼里,眼里水光滟潋,笑着抬手举了举手上的鞭子,对苏静说:“你看,这敌人的鲜血,像不像冬日里的红梅?”

     苏静眼神一刻不停地落在叶宋的身上,像是知道叶宋在想什么,道:“像是像,但毕竟不是真的。你别想要敷衍我。”

     叶宋卡了卡,对苏静哼笑一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接下来想要说什么。”

     苏静悠然自得地说道:“你定然又是想说,既然这里这么像,不如就当做是在这里赏梅好了,将你欠我的那场冬日赏梅给补上。”

     叶宋竟无言以对。因为苏静说对了。

     苏静温温笑了笑,又道:“我要赏真的梅,阿宋,你就这么着急把你欠我的都补上么,然后好轻松地逃掉?”

     叶宋侧头看着他,道:“人最愚蠢的行为就是擅自揣测。”

     将士们将城里的吃的都收集起来,将还能用的兵器也收集起来,然后叶宋和苏静才鸣金收兵。回去的时候,苏静与她并驾齐驱,抬起手臂伸过去,一手拂落了叶宋头发上的落雪,将自己的披风解下来兜头就把叶宋盖住。

     大雪似乎冻住了空气里残留的血腥气,叶宋手指捻着苏静的披风,耳边响起马蹄声,不用看也知道他定是骑马跑在前面,赫尘不甘示弱,飞奔着跟在了后面。

     两人踏雪归去。身后将士们整齐划一的步伐是雪夜里唯一热闹的声音。恍惚间,叶宋又似嗅到了款款而来的梅花暗香。

     回到驻扎的地方,营帐里早已经备好了热腾腾的饭菜,等着他们凯旋归来。叶宋第一时间回去便是要烤烤火,她手脚在寒风里几乎都快被冻僵了,相信苏静也不例外,而且苏静还把自己的披风给了她。

     然今天夜里似乎有些不同寻常,营帐周围安静得很,也不见英姑娘和包子出来嘘寒问暖。

     归已板板正正地站在门口,似大雪也吹不动他。

     叶宋在十步开外就停下了脚步,心里一沉。归已一眼就看见了叶宋和苏静,终于肯挪动脚步上前,揖道:“贤王和二小姐凯旋归来,可喜可贺。”

     叶宋道:“可是阿青又让你送兵器来了?”

     归已道:“ 不是。”他看了一眼苏静,对叶宋道,“有人想见二小姐。二小姐请随我来。”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