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03章 无赖惯了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也跟着一起。既然归已都来了,到底是谁想见叶宋,那就不言而喻了。苏静也没想到,那人竟会冒这么大的风险。

     若是叫南瑱知道了他来了南瑱,依照南习容的做事风格,必定会穷尽所有一切也要抓住他。

     归已到了门口,掀开了营帐的帘子,对叶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而对苏静却一点也不客气,待叶宋前脚一进去,归已后脚便挡在了苏静面前,道:“贤王请止步,主子只想单独见二小姐一个人。”

     苏静与他僵持片刻,见他毫不放松,只道:“你们胆子还挺大的。”他又扬声对立面的叶宋道,“阿宋,有什么事就叫我,我就在外面。”

     叶宋一进去,一股暖气拂面,好似一下子从隆冬走到了暖春里。盆火里的炭燃烧得正旺,桌上的烛光也泛黄,将一人清落的身影映照在了营帐之上。

     苏若清。

     叶宋只觉得已经好久好久未见,他清寂得就似外面的飞雪。

     叶宋站在原地,未再往前走一步。苏若清正孤身一人站在沙盘前,似认真地看着沙盘里的地形,他手边的桌上,放着几卷半开半合的军事卷集,好似他等她的时候闲来无事刚刚翻过。

     叶宋这一进来,营帐里就溜进了几分寒气,也多添了几分人气。苏若清一下子便察觉到了,不由抬头来看,视线瞬间定格在叶宋的身上,黑白分明的眼里烛光闪烁,幽深的瞳仁变幻莫测。

     “阿宋,你瘦了。”许久,苏若清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如此。

     这一年里,叶宋都是在外奔波,吃的不像样,住的也不像样,怎么可能不瘦。只是叶宋看苏若清,知道他即便在宫里是锦衣玉食,实际上日子也不好过。相隔了这么久没见面,一时间叶宋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态度来面对他。

     唯一能想到的便是,叶宋曲腿跪在了苏若清面前,像模像样地以军人的方式揖道:“臣将叶宋,参见皇上!”

     苏若清的眸光淡了淡,道:“平身吧,我是微服前来,你不用多礼。”

     叶宋便又站了起来,道:“恕臣将斗胆直言,皇上这个时候来这里,很危险。若是被知道了,南瑱必定不会罢休,皇上还是早日回京吧,请皇上放心,等这边战事一了,北夏大军定会凯旋归来。”

     苏若清道:“我来只是想看看,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既然你知道我来这里危险,就不要行君臣之礼了。”他不会告诉她,他独独只是放不下她。忍了一年,他多想看看如今叶宋是个什么模样,北夏军民都传言,北夏第一女将军叶宋在战场上是如何的威风八面,和战神并肩作战,叫敌人闻风丧胆。

     所以,他才会不顾一切到这里来。

     许多事情他都一直在保持着理智,唯有这一次,是十足十地冲动了一回。但就是不知是否太晚。

     “是。”叶宋还是有板有眼地应了一声,才抬起头来看他。

     “外面下雪了,一定很冷。”苏若清道。

     叶宋回答:“还好,也不是很冷。”

     “听说你们今天夺下了南瑱两座城池。”

     “嗯,托皇上鸿福。”她也主动问了一句,“皇上什么时候到的?”

     “入夜时分刚到。”他能够想象,到了这里之后跟叶宋之间所剩下的,就只有这么几句简单的寒暄。纵使心中有千言万语,也仅仅是放在心中。

     叶宋在外杀了一天,声音一松懈下来,也渐渐透露出不可被忽视的疲惫,她在边上坐下,问:“皇上想要单独见我,有什么事吗?”

     苏若清顿了一会儿,才道:“没事,就是想要见见你,看你过得好不好。只没想到一来,这里便下这么大的雪,京中这个时节还没有落雪。”

     叶宋笑了一下,道:“在这军中,过得好与不好也不还是这个样,皇上完全不必要大老远地跑一趟。”顿了顿,声音有些缥缈,“这条路是我自己选的,到最后我也会把它走完。这是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

     “阿宋……我本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苏若清道,“如果可以,我想你只简简单单地做将军府里的二小姐,什么都不用担心也不用害怕,这样的话,我也不会只能眼睁睁看着你越走越远。”

     “我知道”,叶宋抬起头看向苏若清的眼睛,“但世事无常,许多事情不是想怎样就怎样的。以后兴许我都不会为你做什么了,等这里的事情一了,我的后半辈子,我想为我自己活,我想放手去做我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天高海阔,那才是我向往的。”

     “若我是苏静就好了。真羡慕他。”良久,苏若清却说了这么一句话。让叶宋为之一愣。

     彼时苏静正蹲在营帐外面,天寒地冻,不管归已怎么劝他,他就是不走。他无心去偷听苏若清和叶宋的谈话,时不时跺一跺脚,搓着双手,一双桃花眼在雪夜里也能眯出迷人的弧度,仰头看了归已一眼,道:“你说你是铁打的么,我都觉得冷,你竟然还能在这里站这么长的时间。不如你进去和你家主子说说,让他有什么话快些说完,我跟阿宋都还没来得及吃饭,这又冷又饿的谁受得住。”他话说得很紧张,但脸上的表情却是一副悠然自得,一点也不显得紧张。

     归已木讷道:“贤王若是觉得冷,不妨先下去休息,等主子和二小姐说完了,自然就会出来了。”

     苏静拒绝道:“不行,哪有放着自家女人和别的男人独处,只顾自己去吃饱的道理?”

     归已忍不住翻了翻白眼,道:“二小姐是贤王的女人吗?”

     苏静回头看了营帐一眼,笑眯眯道:“在意识形态上,她已经是了。”

     归已还忍不住泼了泼冷水,道:“贤王还是不要太自以为是,还不知道最终二小姐会选择谁。而今贤王和二小姐在一处,不过是因为两国之战,一旦战争结束了,一切便又会回到原样。”

     苏静支着下巴瞧了瞧归已,一点儿也没恼,而是道:“你说我们阿青是怎么喜欢上你这块木头的?”

     归已抿了抿唇:“这与贤王无关。”

     苏静便扬了扬眉毛,风雪之中他的神情也一派悠然,道:“那二小姐选择谁,就跟你有关系了?”

     归已:“……”

     外面归已和苏静的对话声音不大也不小,恰恰能传到苏若清的耳朵里,而叶宋也听得隐隐约约。

     苏静的声音闲适自在,好似着寒冬风雪中的一股暖流,沁人心脾。而营帐里的气氛,也不那么僵硬了。

     叶宋微微低着头,不置可否。但脸上的表情,依稀浸着一丝暖意。

     苏若清想说,如果他是苏静,他便可以不顾一切地陪着她,任她天高海阔想做什么便去做什么。他也可以和她同甘共苦,也可以和她同生共死,还可以陪着她逍遥一世。

     然而苏若清后来的话,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因为连叶宋也说,这世上没有如果。而他也终究不是苏静,他是苏若清。

     当苏若清看着叶宋听到外面苏静说的话而脸上流露出来的表情时,忽然明白,许多事不是一个简单的如果和假设可以解决得了的,就算假设他是苏静,他也替代不了真的苏静。

     所以不论他想说什么,听起来都是苍白乏力的。

     结果苏若清道:“看来你们相处得不错。”

     叶宋点点头,道:“除了嘴上爱占人便宜,其他的都很好。在这边,贤王也帮了我很多。”提起苏静的时候,叶宋总算是自然了一些,看向苏若清,“他总归是皇上的亲弟,外面很冷,能否请求皇上让他进来暖和一下?”

     苏若清怔了一下,双瞳很是清寥,道:“你对他也很好。”

     叶宋笑了笑,道:“那是因为他对我很好,人与人相处,不就是这样么,你对我怎样,我便对你怎样。若不是因为他,我不知已经死了多少次了。从一开始到现在,不带任何目的全心全意为我着想的人,就只有他。”

     “他并非是什么目的都没有”,苏若清顿了顿,低声似叹息般道,“他想要你的爱。”

     叶宋心里有些苍凉,道:“这也并没有什么不对,因为爱本来就是世上最无私的东西。我能请求皇上让他进来暖一暖么?”

     苏若清不答反问:“你跟他在一起,开心吗?”

     叶宋挑了挑眉,道:“打仗的时候有多余的空闲去开心吗?只能说他让我有希望。”

     后来苏若清没再问什么,他来这里的目的本就只是想来看看她,现在看到了,目的达到了,为什么还要奢望其他。他内心里的苦涩让他明白,虽贵为九五之尊,他却要去吃一个王爷的醋。

     苏若清唤了唤归已,归已了然,才舍得放苏静进去。

     此时苏静都快被冻成一个冰人了,一边走进营帐一边搓着双手,双眉和弯长的睫毛沾染了点点白迹,头发也被濡湿,夹渣着冰渣雪花。

     他进去后抖落了身上的雪,一点儿也没有北夏战神的严肃样子,而是如往常的纨绔无赖一样,懒散地跟苏若清见了礼。闲聊几句之后,苏静问:“皇上吃过了吗?”

     苏若清便吩咐归已道:“去把饭食送来这里,给贤王和二小姐食用。”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