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05章 快跑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面对北夏大军压境,南瑱的军队和将领自然是惊慌。只不过,南瑱剩下的可用将领已经所剩无几。

     南习容坐拥江山以后,军中大权就交给了他当时的一名副将,那名副将便是一脸络腮胡子三大五粗的铮铮硬汉子一个,当初跟南枢有过露水姻缘。他成了南瑱的大将军。

     大将军身边,又带了一个副将。只不过这个副将却不如别的副将那样能征善战,而是一副瘦弱的样子,削瘦的脸庞上也长满了胡子,皮肤被冻得干燥而通红。

     他没有能耐杀敌,但是却有一副好的头脑,原本只是南瑱的一个毫不起眼的小士兵,因为某个机会之下给大将军出谋划策了,得到大将军的青睐因此才受到了提拔。

     此人叫蛮海。跟在南瑱大将军身边时,从不对外人多言。别的将领都对他不服气,看他不惯,有一次趁着大将军不在的时候要拿他去刁难审问,受了一顿鞭子,后还是南瑱大将军及时赶到将他解救了下来。

     因为蛮海,南瑱大将军力排众议。蛮海除了在军事上给他想办法以外,生活上也跟他分享经验,知道他与南枢有过一次对南枢念念不忘,便投其所好,教他等战事结后如何哄得女人开心。

     因而南瑱大将军才将他视作朋友一样的存在,那大将军也是个耿率之人,才因此与军中别的将领闹得很不愉快。

     跟北夏的交战在即,南瑱的领导阶层里就出现了内乱。不知为何别的将领知道了南瑱大将军与南习容的宠姬南枢之事,一边对南习容的厚此薄彼愤愤不平,一边又想尽办法拉南瑱大将军落马,最终南瑱大将军被同僚诬陷,道是胆大包天敢对皇上的宠姬做那等龌蹉之事,不等上报给南习容,军中将领便一致决定,取了南瑱大将军的首级。

     除掉了南瑱大将军之后,蛮海提出南瑱大军不能群龙无首,必须要选出一个新的大将军来。于是乎众将都争先恐后想当那第一大将军。结果彼此互相看不惯,等到北夏大军攻上来时,他们应付得手忙脚乱,一点也不相互配合,结果大败。

     蛮海也失去了踪迹。

     这个消息传到南习容的耳朵里时,南习容是大怒。他不能让北夏大军攻打到京都来,惊怒之下连忙召集数万军队赶往支援,这数万军队当中大半是守卫皇宫的御林军。

     南习容御驾亲征。

     越往前,叶宋他们对南瑱的地形就越是陌生,而且地面被厚雪所覆盖,要想摸清地形根本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已经先后排出许多探子,去探测前方的地形道路。

     南习容到了以后,不难抓到几个北夏的探子,一番严刑逼供也逼不出个所以然来。知道北夏正在探查附近一带的地形,南习容便主动将一幅地形图交由探子带回去。

     叶宋拿到了那份地形图,同时也不难变出,这不是北夏的探子,而是被易容的南瑱的探子,而这份地形图也多半是假的。

     一份地形图得来不易,北夏众将在营帐里反复商议。在这大雪之中,北夏的将士们拖不得,天气严寒不说,这样耽误下去很有可能损掉他们的士气。那地图是南瑱故意送来的地图,定是想请君入瓮,于是大将们纷纷建议反其道而行之。

     叶宋便问苏静:“你怎么看?”

     苏静思忖片刻,道:“依照南习容的性格,倒不如顺水推舟。”

     叶宋道:“的确,南习容生性多疑,也诡计多端,他之所以送了这么一份地图来,就是料定我们不可能相信,定然会反其道而行之,这样反而中了他的计。我们不如将计就计攻其不备,这地图究竟是真是假一试便知。”

     结果苏宸镇守大军后方,苏静和叶宋带领着一部分军队沿着地图前进。事实证明,叶宋和苏静的猜测果然是真的,南习容给了他们一份真的地形图。他们这一去,就与南瑱大军打个面对面。

     彼时南习容一身盔甲身披长毡,骑着一匹马站在前面,旁边他南瑱的战旗在风中迎着飘雪飞扬。南瑱的军队居于高处,占据着地理优势。而北夏的军队处于低位,整支军队在没有接到任何命令之前岿然不动。

     南习容狂傲大笑,道:“朕没想到你们当真顺着朕给的地形图来,若是反着来,朕就可以带着大军突袭你大营后方。只不过,这样似乎也不错,朕喜欢做两手准备。”

     叶宋看了看四周,道:“这里的地形,不适合交战。”

     四周都是山,若是动静闹得过大,很容易引起雪崩。在南瑱,雪崩是最平常见惯的事情。可是两军一旦相遇,战火即燃,要选交战地点可容不得他们。

     正当这时,南习容已经急不可耐,命人鸣战鼓,随后率先抽出腰间佩剑,高高举起,下令杀下去。

     苏静对叶宋道:“没办法了,只有边打边撤退。”

     于是苏静高高举起战旗,在空中挥舞着张狂的动作。他每挥动一个动作,北夏大军齐齐看着,就意味着一个命令。

     战旗一挥,北夏大军得到命令,齐齐往后退。

     而迎面南瑱军队从高地冲了下来,他们的杀喊声能让战场上的每一个士兵都感到热血沸腾。

     最终免不了一番兵哥铁马、刀剑厮杀。

     鲜血妆点着一地的白。空气当中也被兵器摩擦出温度。

     叶宋依旧与苏静一起并肩作战,一人远攻一人近攻,配合得天衣无缝。那荡气回肠的杀伐声,因着四周山底的回响,而浑然不散。

     苏静说,不管她做什么,他都会陪着她一起做,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绝不反悔。

     他一直是这么做的,一直拼尽自己的全力来保护叶宋的周全。

     而叶宋,也再舍不得他受伤,她也想保护他,用自己的双手。

     临近末尾了,她总想着等战争结束了,她可以有很多很多的事情做,包括答应苏静的那些承诺,她都要一一去兑现。尽管是在这冰天雪地里,希望却像这雪光一样越来越光明透亮。所以,在这南瑱疆土的每一天,她的心情都不被察觉地带了丝丝的轻快和雀跃。

     大军出行前,叶宋和苏静骑马并肩走在一起,马蹄踏在雪上,也没到了马的膝盖处。因而马走起路来都颇为不便,一摇一晃的。叶宋手里攥着马缰,侧头看着苏静,他的肤色被衬得和雪一样白,微微眯起的双眼似两弯深深月牙,那翘起的睫毛上,点点雪白,分外好看。从叶宋那侧面的角度看去,鼻子俊秀挺拔,下面的唇泛着浅淡的粉色,是个十足的美人胚子。她说:“ 今年不能一起回上京过年了。”

     苏静笑着回答道:“没关系,反正往后还有许许多多个过年,我们都可以一起过。”

     那个时候的北夏,赶走了战争的气氛,虽然萧条,总归是宁静。京都里,大年初一那天,百姓家的小孩终于按捺不住出门上街,捧着街边的积雪揉成雪球跟小伙伴们一起打雪仗。不知是谁,点燃了新年的第一串鞭炮,噼噼啪啪响彻街头巷尾,京都至此才回过神来,有了一丝新年的新气象。

     叶宋似笑非笑道:“好啊,可以一起过。”

     眼下,鲜血不光洒在地面上,也洒在两人的身上。两人浴血奋战,不知疲惫,为了他们共同的美好的愿景。

     北夏带来的将士们撤退不及,被围堵在了这山地之中。而当叶宋抬头看时,四处不见南习容的影子,她告诉苏静:“不对劲!立刻撤!”

     苏静转头就带领将士们往回路杀出一条血路。

     苏静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南习容最恨叶宋,如若是两军光明正大地交战,他一定第一时间冲上前来找叶宋算账,可是这一次他却没有,他只在一开始的时候作为南瑱首领现了一下身,待南瑱士兵英勇无畏地冲下来时,他人却不见了!

     这其中定有什么阴谋诡计。

     将将这样一想,突然四周传来轰轰轰的声音,如远雷临近一般。只是被掩盖在杀喊声中,北夏没有几人能够听见。可叶宋尤其敏感,她刚开始一进入到这个地方时第一担心的便是会引起雪崩。

     而南瑱士兵,常年生活在南瑱,对于这样的声音却是司空见惯,地面轻微地颤动着,他们瞬间便明白过来即将会发生什么事。结果还不等南瑱士兵主动当逃兵逃跑,他们的将领便大旗一挥下令极速撤退。

     叶宋见状,也高举战旗,大喝一声撤。

     随后双方将士恋恋不舍地分离开来。叶宋和苏静立刻带着大军往来时的路返回。

     然而,他们将将行到山地入口处时,按理来说,那边的山体并没有遭到太大的动静的干扰,比起发生雪崩的可能性比之前那个地方还要小。可这时,地面的震动却越来越强烈,耳边都是那雷鸣轰隆声,人站在地面上都东倒西歪很难站稳,就好像发生了地震一般。

     北夏将士们手足无措。

     当叶宋缓缓抬头去看时,只觉得天空和山体一样,白得炫目。寒风刮起了她的发丝,在空气里飞舞凌乱。

     有什么东西正摇摇欲坠。

     “阿宋,快跑!”耳边是苏静的暴喝。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