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06章 死也不松手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的声音一下子把叶宋拉回了现实来,不等她催着赫尘往前跑,大家都在拼命地往前跑,苏静手里拉着赫尘的马缰,两匹马连着一起跑。

     可是北夏将士这么多人,争先恐后的,乱了方寸。叶宋和苏静的马前前后后,都是北夏的士兵,他俩不能让身下的马撒开马蹄子跑,否则就会踩上士兵。

     因而苏静和叶宋走得很是受限制。

     最终苏静把叶宋拉了下来,两匹马自顾自往边缘跑去超越北夏的士兵自寻生路,而苏静紧紧牵着叶宋的手,往前奔跑着。

     叶宋回过头去看,只见“碰”的一下,大山崩裂坍塌,雪海蔓延,雪白的海浪滔天而来,大有倾吞淹没一切的架势。

     她一面被苏静拉着飞快地往前跑,一面眼睁睁看着那些落在后面的同胞们,被海浪席卷,一下子就彻底被掩埋。她连呼吸都夹杂着冰寒彻骨的冰粒子。

     这股雪海巨浪,起码有数丈之高,这让叶宋的脑海刷地一片空白。

     她无法想象,当这股巨浪冲刷过后,除了死一样的寂静,就什么都不会留下。

     叶宋歇斯底里地大喊,让大家快跑。否则没有人能够活着逃过这股雪浪。两边的山体还在继续坍塌,雪石滚滚落下,连地面都开始凹陷。不用多费力,这径直就成了一个坟地。

     眼见着雪浪越滚越近,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叶宋也不知道他们还要往前跑多远。身后的空气里,满满都是冰渣子,一股脑从叶宋的后颈窝里钻进去,冻得她身体都快要麻木。

     苏静的脚印十分凌乱,他的气息很是不稳。

     叶宋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她自己正死死扣着苏静的手,不愿意松开。每一次都是这样,一到了危急存亡的时候,她便是习惯性地依赖他。

     可是,当时叶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没有她的存在,苏静便不会有那么多的不幸,很多事明明他都可以躲开的,却要强行凑过来……就好比现在,如果他们手拉着手一起往前跑,一定跑不出去的……他明知道这样他们两个都有可能会死。如果是他自己一个人呢?

     那结果毋庸置疑。

     苏静身手极好,轻功了得,若是他自己一个人,没有了她的拖累,一定能够安然逃离这场雪灾。

     叶宋动了动僵硬的手,怎知苏静生怕她松开了,握得死紧。她低垂着眼,看着两人紧扣的食指,均是被冻得通红。

     苏静仿佛知道叶宋在想什么,一边跑一边气急败坏道:“我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你休想!”

     雪浪当下,叶宋笑得云淡风轻,用力地喘着气,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堵着一样,又干涩又冰冷得难受,风吹红了她的眼角,她说道:“你那么紧张干什么,我只是手都快被你捏废了,你能不能松一点?”

     “不能!废了就废了,等回京以后我找全天下最好的大夫再帮你治好!英子就能够做到!”

     “我是想告诉你用鞭子,你这样牵着我跑得太拖累。”说着她就另一手匆忙把鞭子光滑的柄手递给苏静,自己握着有勾刺的另一头,“你拉着鞭子带着我飞跑,遇到前面有足够大的障碍物,你我还能互相牵绊,不至于被这雪浪给冲散!”

     苏静同样跑得费力,积雪绊住了他的脚,她耳边回荡着的同样是他带着喘息的沙哑的声音:“万一你松手了怎么办?”

     “我不会,”叶宋坚定道,“我不会松手。”

     她说:“我死也不松手,等战争结束以后,我跟你回去过一辈子!”

     战争还没有结束。他们就曾私底下无数次地设想,等回去以后怎样怎样。这是他们相互之间坚持的动力,也是最大的期望。

     或许这是叶宋有史以来最有勇气也最大胆的时候,她能将她的生命都豁出去,还有什么是不能说的。生死一刻,谁也不知道谁接下来会不会见到明天的太阳。

     再不说,或许就真的迟了。

     苏静身影一凛,再紧了紧叶宋的手。

     她说:“我不会离开你,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离开你!不是说好了,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我想和你一起生!一直到将来,头发都花白了,牙齿也掉光了……直到我钻进了坟墓里,到死都还记得,我的生命里出现过苏静这样一个男人,到死我都想牵着他的手,和他躺在同一具棺材里!”

     她几乎是咆哮出来的。将脑海里、心里,压抑的、顺其自然的想对苏静说的话,全部都说给他听。只是为了让他相信,她和他拥有着同样的坚持。

     叶宋在外,练就了一副粗野刚强的性子,她几乎已经忘了,一个女人应该怎样跟一个男人说情意绵绵的话……可能她对待苏静不够温柔,但苏静却是独一无二的存在。

     玄铁鞭的链子在寒风中凛凛当当地响,叶宋说完了那些,收起眼里泛出来的水光,问:“苏静,你信我吗?”

     身后雪浪如豹子一样张开了大口,越来越近。

     苏静道:“我信。但你若敢骗我,我一辈子不饶你。”

     “那你还不赶紧抓着!”

     苏静抓着叶宋的手一松,叶宋连忙就挣脱开来,将鞭子的柄手塞进了他的手里,他往臂间挽了几挽以牢固地握着鞭子,就在雪浪铺天盖地压来的瞬间,叶宋一下子便被苍凉的白给淹没了去,苏静飞速地提气,飞蹿而起,恍若冲向天际向往翱翔的雄鹰,倏地猛一扬手臂,生生将叶宋从雪浪的风口浪尖里拉了出来。

     叶宋望着苏静的背影,不由发笑。苏静在少了她的束缚,果真在前面跑得极快,她就像是他的累赘,跑着跑着就被他拎起一段距离。

     即使这样,雪浪也还是在逼近。

     叶宋连连被呛了好几次。她想,就算苏静一辈子不饶她,她上了黄泉路,也都无从得知了。她虽骗他,但那些话都是真的,她只想让他相信……除了那一句。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

     曾经的誓言,在顷刻间变做一句戏言。

     无关其他。只想他好好活着。不要到死了,都还在为她受罪。

     苏静,够了。不要再挣扎了。

     玄铁鞭一松,啪地一下摔打在雪地里。苏静忽觉身后一轻,他的身形也跟着惯性地往前倾了倾,待回头去看时,整张脸比雪还白。

     叶宋身后是丈高的雪浪,凶猛如野兽。她似精疲力尽地站在地面上,积雪没过了她的膝盖,她再也走不动。脸色白皙如上好的羊脂凝练,墨色的飞舞的发与漫天的白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身上的盔甲披风,因为承载了太多的冰渣,再也飘逸不起来,笨拙地垂落着。

     叶宋对着他笑,笑着笑着突然大哭了起来,冲他拼尽全力大喊:“你跑啊……否则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生平第一次,苏静看她哭得如此绝决惨烈。看她像个倔强的孩子,认定了一个方向,就宁死不回头。

     他知道,她不会轻易哭的。她这么哭,一定是即将失去了她最重要的东西……

     为什么非得要这样?即使到了现在这个时候,也要狠狠地把他推开,甚至为了骗他,而说出那些他以前从来不敢奢望的甜言蜜语……

     仅仅是为了骗他。而他居然相信了。居然相信她真的不会松手。

     她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她若死了,他的心也便跟着死去了。她如眼下这般绝望地活着,才是真真正正让他生不如死。

     怎么能放开她呢?怎么舍得她那样孤独无助地哭泣呢?

     就算,前一刻她对他所说的那些甜言蜜语,转瞬全部变成泡影,他也要她活着。就算从此以后变成陌路人、仇人,她做鬼也不会放过他,也要她活着。

     不会有机会让她变做鬼的。

     苏静面对汹涌澎湃的雪浪,他转身,脚下飞快一蹬,就冲叶宋飞奔了来。他眼角通红,泛着泪光。清澈的眼泪,迎着寒风,顺着眼角往后飘飞了去。

     就算这辈子都做不成夫妻,他也努力过了。所以他并不后悔,只是有些遗憾。

     叶宋看到他回来,脸上写满了惊恐。她做出最凶恶的表情,说出最恶毒的话语,都不能阻挡他的脚步。

     头顶,雪浪已经张开张狂的架势,冲着叶宋就如恶兽捕食一样兜头扑下。就在那千军一发之际,苏静猛地往叶宋那边甩过了铁鞭,缠住了叶宋的腰际,又如前几次那样生生把叶宋从雪渍里面拉了出来,用力地收臂,抱紧在怀。

     他蓦地俯下头,在叶宋的嘴唇上重重狠狠地咬了一下,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说过我不饶你!”可转瞬之间,却又在她耳边婉转低喃,“也罢,先前你说的那些,我权且当做什么都没听到,我一点都没当真,你就忘了我。”

     说罢以后,叶宋惊恐地伸出手去,想拼命抓住苏静的衣角。她太害怕,这一松手,以后永远都不会再有机会了……这一生,最想要做却没有做的就是仅仅抓住他的手,她一直都在伤害着他,即使迫使自己远离他,也不能停止那样的伤害……只是他的衣角太过湿滑,生生从她的指缝里滑落。苏静再猛地一扬臂,鞭子卷起了叶宋的身体,将她奋力往前扔。

     这一扔,竟扔远了十丈有余。

     她眼睁睁看着苏静离她越来越远。而苏静运了浑身功力才达到如此效果,自己脱力,连站也站不稳,曲着一条腿跪在了地上,张口便喷出一口鲜血,落在了雪地里。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