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09章 嫁给我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笑出了声,手指顺着叶宋的头发,“所以,这不就是了,我不勉强你,你也不要勉强我。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抓几书屋。但是知道你还活着,我就要更努力地活着,因为我想给你一切你想要的美好生活。除了我自己,把你交给任何一个男人我都不放心,只有我亲自呵护着才放心……”他开玩笑似的又说道,“你知不知道,只要一想到我不在了,你会嫁给别的男人,会和别的男人儿孙满堂,我就是闭上一只眼也会睁开来的。”

     他说得很轻松,可是叶宋听了很心酸。

     洞口里的白光像月光,幽幽送下来几片单薄的雪花。叶宋便知道,外面又开始下雪了。但是她觉得这洞里很温暖,只要抱着苏静,她就不会觉得孤单了。

     叶宋道:“那我们都活着吧,或者都死了吧,反正我现在已经找到了你,没有什么是更重要的了……我不会丢下你了,你也不要丢下我好吗?”

     苏静没有回答。

     叶宋便从他怀中仰起头,看着他的脸。她能感受到他现在很虚弱,忽然间脑海里就回想起一句苏静说过的话,他说他不会轻易答应他做不到的事情。这样一想,叶宋忽然就从苏静的怀里爬起来,苏静顺手捞了捞,却捞了个空。

     她险些都忘了查看苏静的伤势。

     叶宋蹲在旁边去扶他,因为哭过,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问:“你还能不能动?与其在这里等着援兵来,能动的话不如我背着你爬上去,我们都不会死的……”

     苏静无声地笑了笑,又试图把叶宋拉进怀里,但叶宋执拗着不动,他拗不过她,只好叹了一声,道:“实际上,我不能动了。”

     不等苏静说明白,叶宋就去检查他的全身,然后发现他半边肩膀全部濡湿了,而那只肩膀被头顶的石头给压着,根本动也动不了!叶宋站起来就往上伸着手臂去撑石头,用力撑了几下,石头却依然岿然不动。

     苏静道:“别费力气了阿宋,就这样吧。”叶宋不停,一个劲儿地继续撑,苏静拉了拉她的衣角,“你这样用蛮力,一会儿上面塌下来了,我俩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叶宋这才狼狈地收手,猝不及防被苏静一手揽进怀,抱着。

     “阿宋,如果这次我们都能活着回去,往后你的一辈子,由我来照顾好吗?”

     “好啊。”叶宋侧脸贴着他的胸膛,手拂在他的衣襟上,答应着他。

     苏静又道:“那你嫁给我好吗?”叶宋默然,他笑着说,“现在还想知道,当初那道长神仙给我泄露的天机是什么吗?”顿了一会儿,不见叶宋说话,“他对我说,以后你会嫁给我,成为我的妻子,与我儿女绕膝白头到老。”

     叶宋心头一悸,轻声道:“他真的这么说了?”她的脑海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家里上下张灯结彩红绸漫天,不是为了别人的喜庆,而是为了她自己的,从前不怎么期待,现如今听到苏静说了起来,竟有些隐隐的期待。

     要嫁人,是怎样一种心情呢?

     苏静道:“那时没有告诉你是怕你有负担,但我不会骗你,你知道我忍得有多辛苦么。我本不信命,我只相信自己的努力,可是因为你,我相信了天命安排,并因为那样美丽的安排而暗自窃喜着。将你扔出去的那一刻,我忽然感觉那老神仙在忽悠我,只是拿我一时开心,如果我们阴阳相隔了,我怎么有机会娶你……”

     “我也不信命,真正开始相信的时候,是你回到我的过去找我的时候。那时我就想,可能这一切早就是注定了的吧,原来小时候你就那么用心地在守护我了。我那时不能看见你,却能够感觉得到你。”

     苏静道:“你在转移话题。”

     叶宋张口就否定:“我没有,是你先说起这一茬儿的。”

     “那你还没有给我一个确切的答案。”

     叶宋只是更紧地搂着他的脖子,脸贴着他的脖颈,许多话明明就可以脱口而出,但是她不可以。承诺的重量究竟有多重,她是深有体会,她一直在还承诺的债,不能在这样不负责任的情况下再给苏静任何承诺。

     苏静手顺着叶宋的发,她挽发的发带松了,湿湿长长的头发流泻了满肩。苏静低低道:“不急,我还可以等,我还可以给你时间慢慢考虑,等你想好了再告诉我答案也行。只是我想,既然你不离开我,为什么就不能嫁给我?但这也只是我想而已……”

     外面不知道怎样了,洞口里落下的雪停了,依稀的一地白慢慢化去,又断断续续积累了白,化了白。

     叶宋和苏静,谁也没再说话。听着彼此沉稳的呼吸,以此为依靠。

     后来,苏静似睡着了,叶宋蹭了蹭身,见他的头靠在身后的石壁上,她觉得那样头一定会很凉,于是绕到他侧面去坐下,脱掉了身上坚硬冰冷的盔甲,手轻轻地扶过苏静的脖子,让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用自己的体温给他温暖。

     叶宋脸贴着他凉凉的额头,鼻子一酸,道:“值得吗?”

     良久,苏静才恍恍惚惚道:“能不能答应我,就算不嫁我,娶你的那个男人也不能是我大哥苏若清……”叶宋身子一僵,他像在说混话一样,絮絮叨叨地说道,“因为他是皇帝,永远也不可能把你看做是最重要的……他不能给你独一无二的爱,横在你面前的永远有江山更重要……我真怕你,不会快乐……”

     叶宋倒抽一口凉气,眨了眨眼睛,便又不受控制地掉了眼泪,“你在说些什么傻话?”

     苏静弯了弯嘴角,若有若无地笑了一下,道:“阿宋,我忽然觉得有些冷……”

     他这话一出,叶宋去摸他的手,摸他的脸,发觉全都是冰冷的。那袖子上的濡湿也早已经冻成了血冰渣一样……她连忙把苏静的盔甲也脱了下来,把有冰渣的袖子扯掉了,俯下身去,用自己的身子贴着他的,他只有一只手能动,用力地从叶宋的腰间横过。

     “我怕,你再不回答我……以后会没有……”

     叶宋不想听,不想听他接下来会说那些不吉利的话,因而打断了他,伏在他耳边呵着气低哑地说:“你会介意吗?”

     “介意什么?”

     “我在最好的年华里嫁给你三哥当了宁王妃,我成了一个与王爷和离过的下堂妃,还有苏静……”她好像很紧张,紧张到声音颤抖,眼角水渍贴上了苏静的鬓发,“我又和你大哥好上了,我把我一切的美好全部都给了他……我算是个什么女人呢,这样的女人有什么是值得你留恋的呢?我所剩下的,就只有这伤痕累累的身体,和一颗依旧跳动着的心,但……”

     “有那最后一样就够了。我要的不过就是你的心。”

     “是因为那颗心里有你么?即便是这样,我也配不上你。”叶宋喃喃道,“就算没有那颗心,你也可以娶一个貌美如花、保留着她一切美好并且爱你的女人做妻子……”

     “那你会介意我的过去吗,过去我和你一样也有过爱人,还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你会介意吗?”

     叶宋一顿,她忽然间发现,她心里没有多余的一点点空间去介意,她只会更加的心疼。

     “我认定你叶宋便是你叶宋了。我们两个,都是有故事的人,但是这一点也不丢人,也不会成为追逐幸福的绊脚石,因为有故事才有了得失,才会更加地珍惜眼前,我为什么要介意?”他道,“我若是介意,一开始便不会那么爱你。”

     叶宋笑了两声,听起来像是在笑,却还带着哭音,道:“你总是说得这么有理。”

     “那我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你也不嫁吗?”苏静故作轻松,一点儿也不轻松,“你再不说,可就没机会了啊……”

     “我若是答应你了,你会好起来吗?”

     苏静认真道:“我发誓,我一定不会就这么死去。”叶宋抬身注视着苏静,他低垂着眼,嘴角似还含着笑,有些狡猾又有些较真,“我知道你不喜欢受人威胁……”

     话没说完,他瞠开了桃花眸。

     只见叶宋搂着他的脖子,忽然凑上前去,闭上了眼睛吻上他的嘴唇……她吻得同样认真,鼻尖摩擦着他的呼吸,小心翼翼地舔了舔他的唇,很轻柔,像是对待绝世仅有的珍宝,罢后稍稍离了离他的唇,呼吸也变得有些热了起来,对他说:“你威胁我也没关系,我不会生你的气。如果你能好起来的话,等我该做的都做了就嫁你,好吗?”

     苏静许久才回过神来,然后摸着自己的嘴唇,吃吃地笑了,像个讨着了糖吃的孩子,一下子就变得有了些精气神,问:“能不能再来一次,刚刚我没在状态。”

     “……”叶宋默默地去理苏静的伤势,当做什么都没听见。

     从小石洞里漏进来的光线,由雪白刺眼渐渐变成了昏暗,若仰头望外面看去,还能看见深青的天空,夜空无云,点缀着星子,澄澈极了。

     叶宋不知道苏静还能撑多久,尽管苏静一直笑着说没事,无论如何他也会撑下去,叶宋好不容易答应了那么好的事,他的努力和付出好不容易换来了令人欣慰的回报,他不会舍得就那么死去。

     苏静说,那么多的艰难都挺过来了,这次也会和前面的一样,只要熬过去就好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