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11章 拿什么交换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上了雪山之巅,入眼之处一片茫茫雪白,雪尘大得袭人,连视线都快看不清。叶宋的兜帽被吹翻,兜帽里全是落雪。她一寸一寸土地地摸索,那一步一小心的样子像一个白发苍苍的佝偻老人。

     苏宸走到她身边,将她头发上的飞雪拂落,把兜帽也整理干净,从新给她戴上。叶宋被冻得鼻涕眼泪直流,她来不及抬头看苏宸一眼,埋头一眼不眨地看着地面,对苏宸道了一句谢谢。

     只是一天下来,他俩几乎找遍了整个山顶,毫无所获。到天快黑的时候,两人才下山去,同时派往其他地方寻找的将士们也都回来了,没有一个人有找到英姑娘所说的雪应。

     英姑娘给叶宋兑了很浓的药,她知道自己不能在这个时候倒下,所以全部一一喝下。剩下的夜晚时间里,她都寸步不离地陪着苏静。

     而北夏这一天的行动,被南瑱探子无所遗漏地禀报到了南习容那里。彼时南习容十分震惊,桌案上堆砌着高高的奏折他也无心看,他没想到叶宋居然还活着。而他们到那雪顶上竟是去寻找雪应。

     震惊之后,南习容便带着得意的笑容笑了。这个时节,雪应早被采光了,岂会还有剩余的。且莫说这个,雪应是疗伤之药,而叶宋出现了苏静却没有出现,南习容很快便推断出来,他们找雪应定然是为了给苏静疗伤,而苏静受了很严重的不得不用雪应的伤。

     天不亮的时候,南瑱结集的几万军队趁此时机正面进攻北夏。

     北夏虽然损失了一部分军队,但而今的军队力量仍然不可小觑。

     叶宋一直守着苏静,苏宸连夜点兵迎战,没有去打扰叶宋。他想着这场战让他来打就好。只是后来外面将士们整齐划一的脚步声以及充满士气的呐喊声,像是一股激涌的力量,传进了叶宋的心里,也惊扰了营帐里的烛光。

     叶宋回神,重新穿上战甲,走出营帐,骑马入列。

     将士们看见她出现,连连呐喊得更加振奋。苏宸没有料到她会出来,驱马走到她身边,问:“你怎么来了?”

     叶宋的回答很简单:“南瑱进攻,身为一方主帅,我不能不来。”她看向前方,目光悠悠却坚定,“到处都找不到雪应,是他们自己上门送死,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一鼓作气打到南瑱皇宫,我就不信找不到我想要的。现在距离南瑱皇宫总共不过两座城,一路打过去不会花几天时间的。”

     当她想不出别的办法的时候,只有用最简单直接且粗暴的方式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这一向是叶宋的行为作风。

     两座城,不费两天的功夫就拿下了。南瑱的军队是临时军,他们没经过战场的洗礼和训练,配合没有默契,且军队里的士气本就松散、恐惧、没有自信。打起他们来,就像是一盘散沙,直往后撤退。

     那两座城也早已是两座空城,但却还有粮食没来得及撤走,反而给了北夏军队补给。北夏军直逼京都,南瑱满朝大乱,而这个国家风雨飘摇岌岌可危。

     所有人都相信南瑱走投无路了,就只有南习容一个人不慌不忙游刃有余,仿佛他自信自己能够力挽狂澜反败为胜。

     那一日,南瑱京都的城门紧闭。城外北夏大军兵临城下。

     那几万临时凑齐的南瑱军中,不知有多少当了逃兵。南习容愤怒,亲手斩杀那些临阵脱所的士兵,杀得疯狂,血溅满身衣袍。他像是一个恶魔,而那些死在他剑下的仿佛也不是他的子民。

     如此暴行以震三军,使得那些士兵们不敢再临阵脱逃,死守京都城门。

     南习容一身白衣染血,云淡风轻地登上城楼。风吹起他的衣角,那艳烈的红色,似冬日里盛开的梅。南枢照例跟在他身边,温婉如一朵雪莲。

     叶宋就在那城楼下,缓缓举起了战旗。只要她挥旗一声令下,北夏大军定然冲破这城门。到时候南习容就真真正正地国破家亡了。

     南习容低头看向叶宋,金色的面具有些醒目,嘴角的那弯笑容诡异而自信,略有些细柔的嗓音对叶宋说:“朕没想到,你又活了。竟能率军打到这里,真是百折不挠真英雄。”

     叶宋战旗一扬,掷地有声道:“等我破了你的国家,你若还有闲心,我再来听你废话也不迟。”

     刚扬了一下,南习容眯了眯眼,道:“你这么着急做什么,想得到什么?”这时边上有人送来一只硕大的锦箱。他把锦箱拎起来放在了一寸宽厚的城墙上,利落地打开了箱子。里面白色的东西顿时全部映入叶宋的眼帘。

     因为隔了一段距离,她看不清那究竟是什么,可直觉告诉她那就是她想要的,因为那一刻她的心也跟着提了起来。

     南习容怕她看不清,用了一方白手绢包扎起其中的一枝,那根茎上有着密密麻麻的小刺,小小的花苞雪白,但不会盛开,像是一支含苞欲放的白梅花一样。但是这样的特征,跟英姑娘讲述的雪应的特征一模一样。

     那就是雪应。南瑱皇宫里所剩下的全部雪应。

     果真,叶宋没再往下挥第二道旗。南习容笑容越发扩大加深,道:“朕想,你需要的是这个,因为北夏的战神还等着你用这个回去救他的命,朕说得对不对?”

     叶宋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他手上的那株雪应,心里一下子就沸腾了起来。不错,她想要的就是那个,苏静等着用它续命,只要有了它,苏静就有可能活过来。他脑中的淤血就有可能被取出,而他往后余生都不用再担心会随时掉了性命。

     他的伤,是她造成的,也是苏若清亏欠的。倘若能够让苏静恢复如初,能够让自己不再时时刻刻都提心吊胆,不管付出多大的努力,她都愿意。

     叶宋当即抽出铁鞭,往城楼上袭去,她多想能够趁南习容不备而将他手里的那株雪应给卷下来。只可惜,鞭子不够长,南习容也早有防备,让她落了个空。

     南习容讥笑一声,道:“到了这个时候,你也还想着强取豪夺,不亏是北夏的一员猛将。你这脾气,跟朕倒是很像。看来你真的是很需要这个。”他对着叶宋挑衅道,“有本事你自己进城来拿,朕就只给你一个人。”

     赫尘不安分地踢着马蹄,苏宸适时拉住了叶宋的马缰,道:“他在激将你,千万不要上当。”

     南习容等了一会儿,都不见叶宋有单刀赴会的趋势,于是挑眉道:“你不想要么,不想要的话就算了,反正这对朕来说也没有什么用处。”说罢他从南枢手里接过一枚火折子,吹开了火星,竟当着叶宋的面把那株难得的雪应给烧了。

     烧了一株不罢休,还开始烧第二株,若无其事又道:“朕可以给你时间考虑,只不过你可得快一点了,不然的话等朕这里的雪应全部被烧光了,你想反悔可就来不及了。”

     叶宋紧咬着牙关,眼神愤恨极了,眼睁睁看着南习容烧掉了第二支。南习容道:“是不是觉得很无助,朕喜欢看你这样的表情。”

     “我要杀了你。”叶宋咬牙切齿道。

     南习容却毫不畏惧,道:“你可以杀了朕,甚至可以破了朕的城,朕不在乎,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只不过朕要让北夏战神同归于尽,这也不算全亏。你若有胆量尽管攻城便是,只要你敢,朕立刻就一把火全部烧了它们!”

     南习容他太自信了,把叶宋和苏静之间的生死之交一次次都看在眼里,相信叶宋一定不会为了这眼前的胜利而轻易放弃苏静的性命。他光是看叶宋那愤恨得恨不得把他撕碎的眼神就知道,苏静的性命远比这座京都要重要得多。

     所以三军候命之际,她迟迟没有下令攻城。连看着南习容多烧一朵雪应都觉得是罪大恶极的事情。

     这场仗打了这么久,南习容并没有站在胜利者的方位上,但是却没有哪个时候有他此时此刻这般解气。

     叶宋声音低沉似咆哮,道:“你到底想怎样,尽管说吧!”

     南习容手上动作一顿,将准备点燃的那朵雪应又放回了箱子里,笑呵呵道:“这么说来,你愿意和朕做这个交易了。”他指着箱子里的雪应,说得云淡风轻,“朕也不是贪得无厌之人,用这一箱极品雪应,换你北夏撤军。”

     叶宋张开双臂,一点犹豫也没有,立刻挥旗下令撤军。

     怎么南习容又道:“还有。”他一双狭长的眼眯成了一条缝,闪烁着幽冷的光泽,缓缓抬起手指,指向城楼下骑马的叶宋,掷地有声,“用你的命,换北夏战神的命。”

     三军沸腾起来,怒不可遏。苏宸在侧,气吼道:“你分明就是贪得无厌!”话音儿一落,只见副将惊呼一声,叶宋冷不防地抽出马鞍上的佩剑,苏宸连阻止都来不及。

     “叶宋!”

     叶宋将锋利冷冽的长剑横在自己的脖子上,面无表情,抬眼直勾勾看着南习容,道:“你若说话算话,这条命我现在便拿来交换。你若说话不算话,三军将士听令,我死以后,全力攻城,拿下南瑱!”大不了最终苏静没得治,她去陪苏静便是,这并没有什么好怕的。

     南习容不能不相信,叶宋这么说是绝对做得到的。在某种程度上,她和他一样是一个狠辣之人。所以他才一直想要留着她慢慢玩。他还从来没遇到过哪个女人像她这样果狠决绝。

     南习容轻笑道:“就这么让你死了,朕还真是舍不得。朕没有让你现在立刻用你自己的命换北夏战神的命,可能你曲解朕的意思了。朕的意思是,让你来当朕的俘虏。”

     苏宸听了愤怒极了,对叶宋道:“直接攻城吧,雪应我们还可以在别的地方找到的。”

     叶宋没有答话。她看着南习容举起一支火把,随时都要烧掉那箱雪应的样子……明明就在眼前,她怎么可能会放弃。就只需要那箱子里的一株,便可以救了苏静的性命了。别的地方都没有,不是找过了么。纨绔世子妃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