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12章 有一个人知道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她不能放弃。只要一想起,榻上无声无息地躺着的苏静的灰白的脸,她就没有办法往后退,更没有办法往前强行进攻。她很想,让那一张脸恢复他本该有的光泽,很想看他睁开眼睛对着她笑,亦或是搓着手、跺着脚,站在冰天雪地里等着她,很有精神的样子。

     北夏的大军井然有序地往后撤。叶宋却骑着赫尘立在城下迟迟不动。

     苏宸害怕她心中已经有了决定,他几乎不用去想,就知道叶宋最后会怎样选择。最终,叶宋张了张口,刚准备说话,才发出了一个音儿,苏宸便在她身侧忽然出手,手刀击向了她的后颈。她眼前一黑,那一刻她心绪全乱,下意识里就知道被人下了黑手,而这个黑手正是苏宸。

     她心里急躁,但是却无可奈何。整个人都摊了下去,被苏宸及时搂在了怀里。苏宸抬头看了一眼南习容,眼梢往他身旁的南枢轻轻带过,虽是不经意间的一眼,但眸光深深让南枢不禁浑身战栗。苏宸随即调马就走,在叶宋的耳边轻声安慰着道:“不要做傻事,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你去送死,如果是苏静,他也定是死也不会愿意你这样做的。我们一定还有其他的办法。”

     其他的办法是什么办法呢?可是他已经等不及了啊……

     叶宋拼命想让自己醒过来,可是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死死压着她一样,让她不得苏醒。那压着她的东西很沉重,是一团黑暗。

     天黑的时候,叶宋也还没有醒来。苏宸坐她床边,吩咐英姑娘道:“就让她睡着,不然醒来就要做傻事了,这件事就交给你了。”

     英姑娘道:“放心吧,我也不想叶姐姐去冒险。”

     包子正把双手放在冰水盆里忙活着,这时双手捞起来,手指间拈着一张薄薄的皮,走向苏宸,道:“王爷真的要这么做吗,我总觉得王爷这样也很冒险……”可是,如果只有这样的办法才能够救苏哥哥的话,他内心里还是宁愿苏宸去冒这个险而不是叶宋。

     包子把那张皮贴在了苏宸的脸上。幸好白玉还在的时候,收他当过半个徒弟,教会了他怎么做人皮面具,他把面具给苏宸完完全全贴合以后,皱了皱眉头道:“虽然丑了些,但还凑合。白玉**没有亲自指导,我也只能做到这个份儿上了,王爷莫怪。”随后又给他贴了一点胡子,乍一看之下,十分丑陋,完全看不出苏宸原本冷俊的面庞。

     苏宸对着水面照了照,相当满意,道:“这样也总比让叶宋自己送上门去要好。”随后他穿上弄来的一套南瑱士兵的衣服,干脆利落地就离开了大营,连夜潜入了南瑱的京都里。

     苏宸轻功了得,这对于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反正他宁愿自己冒险,也不愿叶宋去冒险。叶宋没有功夫,若是只身前往,南习容又是何等变态,后果不堪设想。

     进城以后,苏宸直逼皇宫。他一路躲避着巡逻的士兵,一路摸索着地形。皇宫的地形他不熟,但他晓得南习容住在什么地方,只需要往皇宫里最灯火通明的地方去就行了。

     结果他找到了南习容。这夜深了,南习容还在殿上款待朝中文臣武将,丝竹袅袅,笙歌不停。北夏大军就停留在京都城门外,他们随时都有可能攻城,而南瑱将彻底覆亡不复存在,那些在朝的文臣和军中的武将们,哪里有闲心在这个时候来参加什么宴会。

     但是他们又不敢不来。因为是南习容亲自邀请的,若是不来,只怕还不等北夏攻城,他们就死得更快。因而殿上的气氛,有种难以言喻的压抑,大家看起来觥筹交错其乐融融,实则是在强颜欢笑不敢武逆南习容。

     南习容看起来是真的开心,仿佛国难当前压根就不存在。他让南枢在殿上跳了几支舞,跳得很是美丽动人。

     大抵谁也不能理解他现在的心情。因为他知道,北夏不会攻城,而叶宋迟早也会亲自送上门来。他才是决定人命运的那一个,他有什么好怕的呢?

     南枢的舞,使得殿内的气氛渐渐缓和,谁都愿意欣赏美丽的事物。南习容便下令,让南枢下去一一给殿上的文臣武将们敬酒。

     殿外严寒,雪堆满了廊下石沿。但殿内炭火红旺很是温暖。南枢穿了一身轻纱薄裙,身姿曼妙,走起路来那摇摆的腰肢很是令人遐想。她赤着双足,足白如玉,踏在那红毯上,让大家眼睛都直了。

     不亏是南习容身边的第一舞姬。

     南枢一一给那些眼光乱放的大臣们敬酒,有的胆子大些,趁着南枢背对着南习容而南习容看不见,就往她身上揩油了几把,而南枢不置可否。

     苏宸并没有亲自见到殿上的场景,他觉得他来的时机正好,也不知南习容究竟是怎么想的,以为自己手里握有把柄就一定会胜利么。趁着这里有宴会,他便可以去别处寻找雪应的所在。

     结果哪想,苏宸在走了不多远,迎面就撞上一人,他左右都来不及闪躲。那人似乎也正往那边殿中宴会上赶,没想到迎面碰到苏宸,因为苏宸穿的是南瑱士兵的衣服,他愣了愣就问:“谁?”

     苏宸没有回答。

     这时巡逻队也跟着过来了。火光照亮了苏宸的脸,同样也照亮了对方的。苏宸仔细看去,只见那眼神丝毫不慌,也没有南瑱人的蛮气,倒是干干净净有两分斯文,尽管他脸上长满了络腮胡子。

     巡逻队管事的就问那人,道:“蛮将军,发生了何事?”

     他道:“这里没事,你们去别处巡逻吧,这位兄弟兴许是在宫里迷路了,我带他回去就是。”

     说话的这人,便是当初跟着南瑱大将军的副将蛮海,只是大将军死后,他又凭着自己的头脑当了另一名将军的副将。

     随着巡逻队远去,火光也跟着暗淡了下来。蛮海看了苏宸一眼,随后往偏僻的阴暗处走,道:“你跟我来。”

     苏宸眯了眯眼,随即就跟了上去。

     蛮海在雪林下停住了脚步,眼看着苏宸走了进去。他试探着说道:“宫里不允许你这样的小兵随意走动,你是怎样进来的?还是说你是北夏派来的奸细?”

     苏宸觉得,这人挑了眼下这个地方来跟他说话,真是太过于糊涂。若对方认出了他的底细,他大可以在这里杀了他,且神不知鬼不觉。

     于是苏宸直接用行动告诉了他,下一刻直接朝蛮海奔去,不费什么力气地就扼住了蛮海的脖子。他发现虽然巡逻队称呼蛮海为将军,但蛮海几乎没有武功,也根本没有反抗,他自己事先也都留了一手,没有在第一时间要了蛮海的命。

     蛮海顿感呼吸困难,伸手扒住苏宸的手,从齿缝里艰难地挤出几个字来:“王爷,是我……”

     苏宸一顿,即刻松了手。他的猜想不假,但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不得不对蛮海出手,遂低沉道:“果然是你,刘刖。”

     蛮海蹲在地上,喘息了一会儿,道:“王爷明鉴。”

     自从上次中毒事件之后,刘刖就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还真被苏静给说准了,他混进了南瑱的军营里,凭着自己的头脑还当了个一官半职。蛮是南瑱的族姓,因而他便更名为蛮海。

     蛮海就是刘刖,刘刖就是蛮海。

     苏宸问:“你怎么认出本王的?”

     蛮海道:“二小姐和贤王的事我都知道了,南习容以雪应来要挟二小姐,依照二小姐的性格为了贤王是一定会妥协的。王爷没让二小姐妥协,必然会采取行动。军中也便只有王爷有这般出入方便利索。”

     苏宸很佩服他,但现在不是说这些废话的时候,直截了当道:“没错,本王就是来取雪应的,你可知南习容将它放在了哪儿?”

     “我不知道。”蛮海如实道,“但有一个人一定知道。”

     苏宸敛眉不语,蛮海看了看他的神色,又道:“南习容座下的第一宠姬,南枢。王爷与其这么跟无头苍蝇似的去寻找,不如去找她。”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也没有什么避讳的了,遂直言道,“那南枢与王爷有过一段旧情,且南枢又衷情于王爷,如果王爷去找到她,兴许能说动她帮忙将雪应偷出来。这样王爷也能少两分凶险。”

     苏宸不置可否。从他内心来讲,他是很反感这样做的。且莫说南枢那个女人,他们之间如今已经了无瓜葛,却还要去利用她去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是大丈夫所为。而且他从来不屑于依靠女人来做事。

     见苏宸犹豫,蛮海便又劝道:“王爷,大丈夫能屈能伸,况且今晚正是个绝佳时期,若是错过了,要再想有机会可就难了。眼下最重要的是拿到雪应,这样才能救贤王爷,否则的话,二小姐也一定会再冒险的。”

     苏宸没有说话,但他脸上明显很不爽的表情说明他已经默许了此事。于是蛮海便起身,道:“一会儿我进去殿中赴宴,想办法让南枢自行出殿,剩下的就靠王爷自己了。”纨绔世子妃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