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15章 就说我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当苏宸揭开上面的一片琉璃瓦往上看时,恰恰看见南习容正压在南枢的身上。本书同步更新百度搜抓机小说网。

     她好似一直知道苏宸跟着她。当是时,她仰着下巴,脸颊上布满了绯红,唇齿轻启间与南习容交颈相拥,南习容头正埋在她胸前,她一张眼,便看见房顶上方苏宸看下来的眼睛。

     她挑衅一样地对苏宸绽开一抹笑,然后叫得更加的大声,扭腰扭得更加的卖力,在南习容的身下极尽欢愉,好似在对苏宸说,你看,就算没有你,也有人爱我,我不需要你的容身之所,这里就是我的容身之所。

     苏宸看着,觉得恶心。这世上怎么会有南枢这么令人恶心的女人。只不过,同样也因为南枢,眼下南习容情欲缠身属于意识最为薄弱的时候,若是他在这个时候能够一举杀了南习容……那么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苏宸抿着唇,眼里杀意顿显。正当他离开了房顶,准备从侧面窗户翻进去时,怎料这时突然巡逻队就又转到了这边来,看见窗户那边有暗影一闪,立刻惊呼:“有刺客——”

     苏宸被发现了。

     外面顿时足迹声乱作一团。南习容忽然从欲生欲死的快感当中回过神来,他没有多做停留,下床穿衣,看了南枢一眼,道:“你在这里待着,哪里都不要去。朕出去看看便回来。”

     南枢将被子盖在自己的身躯上,脸上红晕未退,乖顺地点点头,道:“妾身等着皇上。”然后她便眼睁睁看着南习容走了出去并关上了寝殿的门。

     南枢确信南习容不会再回来了,立刻便翻身而起,站在龙床边,用力抬起厚重的床板,床板下面有一个暗格,暗格子里摆放着的,就是前两日的那只锦箱。

     来不及迟疑,南枢立刻去打开那只锦箱,定睛一看,里面果然是一箱蓬松的雪白的雪应。这就是苏宸想要的东西……

     她小心翼翼得拿布帛包住了手,去取了其中很小很不起眼的一株。小到就算是南习容也发现不了有这么一株不见了。但雪应的根筋上有密密麻麻的小刺需得小心,稍不注意刺进皮肤里了,就会失去知觉。

     宫里有很多用来疗伤的药膏里,都掺杂着这雪应,自是极其珍贵的。它不仅能缓解疼痛,还能让肌肤恢复如初,南枢寻常带在身边的南习容所赐的药膏里,便有这个。

     南枢把小株雪应收起,关上了箱子,再把床板放下,将龙床稍稍整理了一下以至于看不出什么痕迹来,随后就穿上自己单薄的衣裙,趁着南习容还没有回来,就从窗户翻了出去。

     她在寒风中跑了很久,士兵在找苏宸的踪迹,她同样也在找苏宸的踪迹。只是到最后也没能找到。

     这时天快要亮了。

     大抵是苏宸真的不想多待一刻,所以才要离开的吧,结果就被发现了。如果是他多忍那一刻,发现她的良苦用心,可能他此时已经拿到了雪应了。

     最后宫里的士兵也没能找到苏宸的影子,苏宸应该是已经逃出皇宫去了。彼时南枢站在宫楼上,迎着风,看着东方渐渐升起的一轮朝阳,阳光呈浅金色,将整个大地都照耀得夺目,却没有丝毫的温度。南枢伸出手去,碰到了阳光,依旧是觉得很冷。

     连日以来的风雪天,终于有放晴的迹象了。

     她有那么一刻,被苏宸打动过。就算是以后都不能和他在一起,她也想有个容身之所,安安静静地度过自己的余生。只是,好像不太可能了。

     最终,苏宸空手而回。

     英姑娘和包子翘首期盼着苏宸能够带着雪应回来,结果只能更加的沮丧,道:“如今还能有什么办法,苏哥哥快要撑不下去了……”

     苏宸第一时间去看叶宋,确定她还躺在营帐里便放心了。这一夜失败了还有下一夜,不论用什么办法,他就是不能让叶宋去送死。

     叶宋又躺了整整一天。她像是睡沉了过去,连苏宸叫她都叫不醒。英子说道:“昨天晚上用了药以外,今天基本上没有给叶姐姐用什么药,之所以她还没有醒,约莫是太累了。她自己愿意睡着的时候,别人是叫不醒的,除非她自己睡醒来。这样也好,正好可以给叶姐姐养她的伤寒,不然的话,她不顾惜自己的身体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好。”

     这样说着,为了不打扰叶宋,大家都出去了,留叶宋一个人睡在营帐里。

     然而,到天黑的时候,包子去给叶宋的营帐里换炭火,发现营帐里空空如也,不由急忙跑出来告知苏宸道:“叶姐姐不见了!”

     叶宋不知何时离开了营帐,她的床榻上的被窝已经冷透。

     苏宸二话没说,立刻就去马营里找叶宋的马,果真发现连赫尘也不见了,于是便又骑马出去追。叶宋去了哪里他心知肚明,受不住劝一股脑往南瑱京都城门方向跑去。军中副将见他如此冲动劝也劝不住,为了避免他有什么意外,带着北夏士兵便跟着跑出去。

     马蹄扬起雪尘,苏宸心急如焚,还觉得不够快。他不知道叶宋走了究竟有多久,还能不能追得上,但他一刻不停地祈祷着,但愿能够追得上,但愿一切都还来得及,但愿叶宋还没有做傻事……

     她无声无息地出了北夏大营,竟没有人发现。或许有人发现,但都是小兵,面对叶宋只有恭敬让行的份儿。她太了解大军的驻扎情况了,离开的时候避开了绝大多数人的耳目。

     远处的城门跃入了苏宸的视野里,渺小得就只有一个小黑点。苏宸猛一扬马鞭,马儿吃痛跑得越发凶猛,前面的小黑点越来越大,依稀有了城楼的影子。

     当他跑近的时候,口中呵着白雾,鬓角和双眉都被寒风吹得挂满了白晶晶的霜花子。而叶宋此时,正立于那城楼之下,单枪匹马,无所畏惧。

     她的背影,给人的感觉始终坚韧刚强,不管前方是天堂还是鬼门关她都不会退缩,更不会倒下。那高高挽起的长发,被风吹得横了起来,丝丝渺渺。

     城楼上沾满了一排弓箭手,他们手中的利箭正对准了叶宋。苏宸不顾身后众将的反对,驱马就朝她跑去,几乎是咆哮似的出声大喊:“叶宋——你给我回来——”

     后无退路,她怎能回去,又回哪里去?

     但是苏宸不能眼睁睁看着她放下一切防备孤身进入到敌军的阵营里,他不能想象她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南瑱人恨她恨得咬牙彻骨,恨不能扒她的皮吃她的肉喝她的血,她就这样进去了,还能够完好无损地回来吗?

     或许,再也回不来了。所以,只要他还有一口气在,就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做这样的事。就算是苏静,他也宁愿自己去死也不会愿意她这么做的!

     然而,苏宸这一轻举妄动,城楼上的弓箭手立马抬高了手里弓箭,对准了苏宸,只怕苏宸一跑到他们的射程范围之内,他们便会立刻放箭。

     正当此时,叶宋猛然甩起自己的长鞭,在寒风之中呼啸如龙吟,深黑色的铁鞭亦游龙似的毫不留情地朝苏宸击去,直扫苏宸面门。只要是苏宸不躲开,她定能一鞭子把他的整张脸毁个稀巴烂。

     关键时刻,苏宸忽而从马背上窜起,飞身躲开,往后退去。叶宋转而手腕一翻转,铁鞭气势凛冽地在他的马的马蹄前方不足一尺处深深扫过,积雪飞溅,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那匹马仿佛也受到了惊吓,高高抬起了前蹄,在雪野里高昂地嘶鸣着。

     苏宸又惊又怒,吼道:“你究竟在干什么!”

     叶宋面无表情,冷琉璃般的双瞳也没有什么光泽,她若无其事地收回了鞭子,对苏宸朗声道:“以此为界,你若敢再往前踏一步,信不信我立马就死给你看。”

     苏宸瞳孔猛地一缩,他信。叶宋对她自己,比谁都狠,只要她这么说了,她一定做得出来的。苏宸道:“叶宋,你到底想怎样,你以为你这样做就伟大了吗,你以为你用这样的方式救了苏静,他知道了以后就一定会感激你吗?他不会想要你这么为他牺牲你自己的,醒醒吧!你快回来,跟我回去,回去看看苏静,他还等着你……”

     只有苏静对她而言才是重要的,那样重要的程度是谁也无法比拟的。苏宸没办法自己劝动叶宋,他唯有希望能用苏静劝动叶宋。

     叶宋垂了垂眼,弯长浓密的眼睫毛轻微地颤动了一下便覆了下去,掩盖住了她琉璃瞳孔的颜色,和里面深沉不可自拔的哀痛,她回过头去,淡淡道:“等他醒来的时候,你不要告诉他我来了这里,你就告诉他……就说我战死了。”她既然来了这里,便没有打算活着回去。苏宸让她清醒,但是她现在觉得自己无比的清醒,正是因为清醒着才能感受到痛彻心扉的疼痛。对她而言,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她好好活着,而再也等不到苏静来睁开眼睛。

     要生一起生,要死一起死。但如果其中有一个人必须要死呢?叶宋还是觉得那个该死的人不是苏静,而是她自己。

     如果这一劫过了,往后她一定信守自己的承诺,将这句誓言进行到底。

     如果有如果就好了。

     苏宸气得大骂,声音粗野而狂躁,吼道:“叶宋,你真他妈是疯了!你从前的骨气呢,你的桀骜不驯呢,你不是最讨厌别人威胁你了么!为什么要委曲求全,为什么不抗争到底,率领北夏大破他南瑱,就算苏静上了黄泉,他也是笑着去的!你这蠢货,你回来!你不想想你自己,那好,你想想皇上,你想想叶家,叶家大将军,你大哥叶修,大嫂百里明姝,还有义妹叶青!你好好想想他们!”

     随着苏宸说的那些话,那些她关心的家人一个个浮现在她的脑海里,还有一个与自己基本上除了君臣已经没有别的关联的苏若清,想起他们又能如何呢,起码他们都还好好地活着,而苏静不行。

     叶宋决定了的事,就不会回头。

     这时,城门缓缓打开。南习容骑着马从里面悠哉地走出来,身边两排士兵整齐划一地小跑着出来,将城门守着。纨绔世子妃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