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17章 她总归是娘们儿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唉,你这丫头,老朽都有些糊涂,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了。”

     叶宋想起苏静,唇边带着浅笑,道:“幸,当然是幸。”真的很幸运,从开始到现在,她身边都有他的陪伴……

     “丫头,只要你不要放弃,最后一定能得到你想要的。”

     她想要的是什么呢?她想要的是家人安康,朋友快乐,是那一帮和她出生入死的兄弟们到最后都有一个好结局。她想要苏宸最终遇到一个他想要守护的女人,苏若清彻底忘了她开始自己新的生活,还有苏静……她也是自私的,她想要苏静好好活着,不要忘了她。那样,她就会有勇气努力活着。

     或许很多事情,是一开始就注定了的。可是也得需要自己的坚持和努力。否则世事无常,她最后得不到她想要的。

     所以……

     叶宋浑身鲜血淋漓,身上的衣服都被磨破了,可以说是衣衫褴褛。她趴在那地面上,周围的雪都被她的血给浸红。

     她身边围着一圈南瑱将领,都是看热闹的,脸上流露出极度幸灾乐祸而又痛快的扭曲表情,时不时有将领抬脚去踢了踢叶宋的身体,穿着军鞋的坚硬的脚毫不留情地踩在她微微弯曲全是鲜血的手指骨上,道:“死了没?死了没?”

     叶宋的另一只手,忍痛得弯曲得更加厉害,指尖隐忍地掐进了泥雪里。另一将领见状就道:“还没死呢,你们看她的手,还在动!”

     “哼,命倒是挺硬的嘛!这臭娘儿们,不知杀了我们多少弟兄,是死有余辜!”

     叶宋双眼紧闭,一头青丝散落在雪中。她干燥的嘴唇一张一噏,仿佛在说着什么,但是又让人听不清楚。便有一人伏下身去,附耳去倾听。

     其他人都问:“她在说什么?”

     那人听到了,站了起来,眉梢也挂着残忍的笑意,道:“她说,”他习着叶宋断断续续虚弱的语气,捂着自己的胸口,做出痛苦不堪的样子,“所以……我不能放弃……”

     围着叶宋的将领们纷纷仰头大笑,像是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

     后来,又有一人蹲了下去,用手钳住了叶宋的下巴,毫不怜惜地抬起来,奈何她满脸血污让人看了很倒胃口。那人便随手抓了一把地上的雪往她脸上擦,把她脸上的污血都擦干净,露出了苍白的容颜。那人道:“早在战场上的时候,我就看这娘儿们有两分姿色,要是她不那么凶的话……啧啧,真是我见犹怜。就是不知道,要是让北夏人知道了,他们的北夏女将军此时正躺在这里遭人肆意凌辱,会是什么样的反应!”说罢,在场的南瑱将领又是一阵狂笑。

     随后他们纷纷抽出腰间的佩剑,一剑剑落在叶宋的身上,割掉了她身上褴褛的衣衫。让被衣衫遮掩的地方也一寸寸地裸露了出来。

     女人的皮肤,大抵都是光滑细腻吹弹可破的,就像南习容身边的宠姬,光是露一段脚踝在外面,就足以令人眼馋半天。但是他们没想到的是,当割掉了叶宋的衣服,看到她身上的皮肤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光滑细腻,连粗糙都算不上,根本就是新伤旧伤布满了全身。

     这是叶宋睁开了眼睛。尽管她的身体虚弱,连多动一下都觉得费力,但那双眼睛却无比的凌厉,一一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那种眼神像是虎狼一样,震慑人心。

     短暂的沉默以后,南瑱将领回过神来,把心一横,过去将叶宋拎起来,撕掉她身上的衣服,道:“一个要死的娘们儿,还怕她做什么!不管身体怎么丑陋,总归是个娘们儿,今天就让她知道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反正皇上将她丢在这个地方就说明由我们去了,等我们享用完了,再把她赏给下头的兄弟们享用!”

     “你瞪什么瞪!”一巴掌甩在了叶宋的脸上,重新打破了她的嘴角。这些将领变得更加的肆无忌惮起来。

     正当此时,身后传来一声怒喝:“你们在干什么,都住手!”

     几个将领回头一看去,见是蛮海一脸正气地站在那里。他看向叶宋的眼神,十分复杂,包含着折磨和痛苦,但是被他隐藏得很好。理智告诉他,他必须忍,不能不计后果地冲上去,否则身份一旦暴露,他必死无疑,而也不可能照应得到叶宋。

     可是,他是叶宋的军师。让他眼睁睁站在这里看着叶宋受辱,需得承受多大的煎熬。他根本不能想象,眼前这个毫无还击之力任人宰割的女人就是他认知里的叶家二小姐,她从来都不是认命的人,她不会让别人肆意妄为。

     为了苏静,她甘心承受这些。

     有南瑱将领嬉皮笑脸道:“哟,我们正直的蛮副将也想来分一杯羹吗,只不过凡事要讲究个先来后到,你先站边上排队去。”

     蛮海紧紧抿唇,随后变幻莫测的眼神恢复了平静,道:“在下不是来分一杯羹的,在下只是来提醒诸位将军,这个北夏的女人是皇上要的人,皇上没有下令之前,诸位将军还是莫要轻举妄动的好。”

     有人哼笑一声,不屑道:“你算老几?皇上将她丢弃在此处,不就是让她自生自灭么,不就是让兄弟们拿她解气么,你还敢把皇上都搬出来,不是危言耸听是什么!”

     蛮海道:“在下并非是危言耸听,皇上的脾气相信诸位将军都知道,他没亲口说的话,还是不要妄自揣测的好,不然到时候皇上追究起来,谁也担当不起这个责任。依在下之见,不妨上禀皇上,听听皇上的定夺再做这些也不迟。”说到最后,他眼里是明显的嫌恶不屑之意。

     这些三大五粗的南瑱将领本来就很不满意蛮海光凭着一张嘴就能坐到这个位置上,而今经蛮海一说是更加的不满,当即就有人上前去找他的麻烦。

     可就在这时,有一人惊呼:“不好!这娘们儿想咬舌自尽!”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叶宋的口中淌出艳烈浓稠的鲜血。连忙有一人蹲下去捏住她的嘴,只见她口中的舌头有好深的一道伤口。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蛮海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禀报皇上!若是这个女人就这么轻易死了,你们谁能担待得起!”

     众人忽然觉得蛮海说的是这么一个道理,于是立刻就派人去禀报了。

     一时之间,蛮海看向叶宋,心里复杂极了。他竟不知道,是让叶宋早早结束了这样的折磨好还是让她坚持到最后好。

     南习容之前骑马在城里跑了两条街,因着朝中还有要事要处理,因而一句话没撂下就把叶宋丢在了这里。他心想着,如果叶宋命足够大的话,等到他忙完了回去就把她捡起来继续折磨着。他完全相信,像叶宋那样的女人,是世上最顽强的女人,既然她做好了心理准备孤身进入到敌营里来,就不会这么轻易地死去。

     因而当有人来向他禀报叶宋快死了的时候,他很震惊并且愤怒。掀了满地的奏折就出去了,南枢也跟在他身边一起。

     这一刻她等了很久,现在叶宋成了阶下囚,她可以尽情地欣赏叶宋的丑态。终于可以报仇,终于可以让自己心里彻底痛快一把了。

     可是,当她看到叶宋奄奄一息地躺在雪地里,几乎是赤身裸体,她身上就只草草裹了一件蛮海的衣服,但衣不蔽体,身上全是新的旧的伤痕时,她忘记了报仇的痛快,只觉得惨不忍睹。

     她忘了自己有多可怜,只觉得叶宋是世上最可怜的女人,比她还可怜。

     南习容也惊了。愤怒的火焰并没有被雪的冰冷给浇灭,反而噌噌有越烧越旺的趋势。他扫视了一眼边上恭恭敬敬立着的南瑱将领,道:“她身上的衣服,谁撕的?”

     无人答话。蛮海亦是垂着头,但那一刻他着实是长长松了一口气。只要南习容没觉得开心就好,只要他生气就好,这说明这些南瑱将领着实违背了他的本意,也说明他不会再让一群男人去糟蹋叶宋。

     南习容见他们不回答,便又声音幽魅地问:“朕亲口下旨让你们这么做了吗?”

     “回、回皇上,末将以为皇上将她丢弃在这冰天雪地里……就是……就是……”

     南习容道:“怎么处置她,是朕该考虑的问题,她的命也是朕的,何时轮得到你们来插手!滚!”

     几名南瑱将领如获大赦,连忙退了下去。

     南习容负着双腿,睥睨着一双狭长的眸盯着地上的叶宋,面色归于平静,忽然抬了抬脚掇了叶宋一下,道:“还没死的话,就给朕撑着。你的命由朕来安排。”

     叶宋不可能回答他,她紧闭着的双眼仿佛永远也不会睁开,徒留嘴角的一抹鲜明的血迹,和那一抹若有若无的诡异的笑。

     好似在嘲笑他,在嘲笑整个世界。

     南习容不想让她就这么快死了,竟舍得放下身段,亲手将她抱起,往回走。

     此时,阴沉沉的天空中又开始落雪。雪花落在南习容明黄的肩膀上,和他修长得阴柔的眉间。叶宋的如墨长发,轻轻随风飘扬,夹杂着点点雪白。

     她轻得像一床棉絮,又像满天的飘雪。纨绔世子妃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