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18章 恨她还要救她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南习容垂暮看了看叶宋,她的身子十分冰冷,好像断了呼吸。他脑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好不容易抓住了这个狡猾的女人,怎么可能就这样让她死去,好戏才刚刚开始。可是不管他说什么狠话,叶宋都不再有反应,就连嘴角那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也正一点点地消失。

     南习容愤恨不甘,咬牙切齿,附在叶宋的耳边迎着风雪道:“朕给你的那株雪应是假的,即使你现在送上了门来,北夏战神也一样会死。你很舍不得他死对不对,否则你不会冒这样大的险,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真的还有比她的命还要重要的东西吗?

     果真,叶宋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睫毛终于轻轻地颤了一颤,带血的手突然死死攥住了南习容的袍角。南习容立刻吩咐南枢:“去,请太医来。”

     南枢稍有迟疑,但最后还是领命去了。

     一路上,南习容都在对叶宋说:“以前朕觉得你既聪明又有勇有谋还有十足的胆量,现在朕忽然间改变了那个想法了。你不过也是个蠢女人,而且懦弱。只有懦弱的人才会咬舌自尽。你不是做好了准备,要拿你自己的命去换北夏战神的命吗,怎么,才连这点儿羞辱都受不住了?死了真的太便宜你了。”

     这世上,最让人变得勇敢坚强的是情;而最让人变得愚蠢懦弱的同样是情。

     “以前的你和现在的你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好好一个女人,就应该待在家里,有事没事上战场,那就是找死。”

     “呵,朕真要好好想想用什么样的方法才能让你生不如死。”他冷眼看着叶宋抓着他袍角的手又一点点松了去,语气凉薄如初,“不如,就用苏静来折磨你好不好,你若是死了,朕就想方设法也要杀了他。”

     那只手就又紧了紧。

     到了皇宫,太医已经在那里候命。南习容把叶宋放在了床上,用被子掩住她的身体,吩咐道:“给朕治好她的舌头,无论如何保住她的性命。”

     太医给叶宋治舌头的时候,他就坐在书桌前处理公文,把叶宋放在他的眼皮子底下。

     太医费了好大力气,才弄开叶宋的嘴,将她舌头上的伤上药包扎。罢后南习容只淡淡看了一眼,道:“把她手脚上的伤也处理一下。”

     南枢敛眉给南习容研磨,道:“皇上这么恨她,为什么还要救她?”

     南习容反问:“你恨吗?”

     南枢手指顿了顿,道:“妾身不恨。”

     南习容一伸手就把她捞进了怀,抬起她的下巴,眯了眯眼盯着她,半晌道:“但愿枢枢你心口合一。朕恨只恨她是北夏人,要是她和枢枢你一样,是南瑱人多好。”

     南枢只低眉笑了一下。既然有了她南枢,为何还要有叶宋;又或者既然有了叶宋,为何还要有她南枢?

     为了保住叶宋的命,这宫里的太医们是一刻都不敢松懈。尽管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南习容要救这个敌国的女人,但为了保住自己的项上人头,他们必须得努力。

     叶宋伤得极重,之前的伤寒也未愈,反而越发的严重起来,连续高烧了好几天,连太医们都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顽强的毅力。他们以为持续几天高烧,叶宋一定挺不过去,每天都过得提心吊胆。

     可没想到最后,叶宋的烧降了下来,身体也有复原的趋势。

     是她自己拼命想活,所以才会这么努力想要好起来。如若是一般人意志力稍微差了一点,又或者情绪稍微消沉了一点,那后果就另当别论了。

     太医对南习容说:“她有着极强的求生意志。”

     南习容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在雪地里咬舌自尽的叶宋,还会有这么强烈的求生意志。

     这个女人他自以为懂,但有时候又实在不懂。叶宋既然来了他的地方,就做好了以身赴死的打算,为什么这么屈辱也要坚强地活着。他只能往简单又简单的层面去理解和下定论,对南枢道:“女人再怎么坚强也有懦弱的一面,是不是她也是怕死的,就像枢枢你一样。”

     彼时南枢正受了南习容的命令给叶宋换药包扎,南习容明知道她厌恶这样做,却还是命令她来做。当时她只道:“可能是吧。但或许女人要的,皇上怎么也不会明白。”顿了顿,又道,“北夏军就驻扎在城外并一直没离开,朝中大臣都在看着殿下会如何处置她,是拿她去威胁北夏大军还是要了她的命以挫北夏军心。”

     “朕还没有想清楚。”南习容撩了撩龙袍,在叶宋的床边坐下,单手支颐,好像很有闲情逸致慢慢坐下来审视叶宋,“朕只知道不想她这么快就死去,朕要好好折磨她。不知等北夏战神醒来,发现她在朕的手里,会有怎样的反应。”说着他便缓缓勾起唇角笑了,说话的语气却一如既往地温柔而致命,“朕听说这两人情比金坚,都愿意为了对方去死,你说朕救活了一个,再让他当着这一个的面儿自刎于城楼之下,会不会很有趣?”

     南枢手顿了顿,敛眉温顺道:“皇上深谋远虑,妾身只怕永远也不及皇上十分之一。只是皇上纵然英明,也可能无法看透万事,妾身只是想劝皇上,不要因小失大,到最后什么都没有。”

     他过于自负了,以为所有的事都会如他所料想的那样发展。

     南习容眯了眯眼,看向南枢,道:“在朝堂上,这些话朕听得烦了,下了朝便想在你这里安静片刻。现在连你也跟他们一样,要在朕面前恶心朕吗?”

     他脸上没有什么愤怒的表情,但语气却凉幽幽让南枢习惯性地觉得渗人。南枢垂头道:“妾身不敢,妾身只是不想让皇上再冒险。皇上为此付出的代价已经太多了。”

     “滚。”

     他不想再听。

     南枢收拾了一下药物血步,最后还是退下了。只是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没有回头,道:“妾身敢打赌,再继续这样下去,皇上定会舍不得杀叶宋了。”

     “你以为朕会舍不得杀了你吗?”

     “妾身不敢。”

     南枢娉娉婷婷地走了出去。经历了这么些事,她早已经难过不起来了,她不过是就事论事,不想最后南习容输得太惨。但南习容太被自己所迷惑了。

     南枢走后,殿门半开半掩着。空气中也泛着冰冷,殿里的炉子被外面的冷风吹得渐渐凉透,但南习容感觉不到,叶宋也同样感觉不到。

     他对叶宋说:“你听见了么,她说朕舍不得杀你,其实不是朕舍不得,是朕想要你生不如死。因为死亡对你来说太轻巧了。既然你那么想要活着,你就陪朕玩儿下去吧。”

     南国有绵延不尽的雪景,也有盛开寒冬幽婷的梅花。

     以前南习容从不会有闲心来打理院落中的梅花,他不知从哪里听来,叶宋喜欢冬日里的梅花。等他注意到的时候,院落中的梅疯长得张牙舞爪,枝桠间孕育着野性而张狂的生命力。他便拿来一把剪梅的剪子,坐在满是落雪的石阶上,明黄色的衣袍被雪浸湿,他用那剪子一点点修剪院落里疯长的梅。

     他想减掉它们蓬勃野性的生命力,让它们按照自己所设想的模样乖巧地生长。后来南习容从剪下来的那些梅枝中挑捡出一些枝头有梅花盛开的,***一只长颈琉璃瓶内,摆放在了殿中的桌案上。

     叶宋恍恍惚惚间,好似嗅到了那梅花香。仿佛回到了从前,她还在相府里的日子,她只是单纯地睡着了,等到第二天天色一亮,推开窗叶,外面便是一片雪景。

     苏静陪着她在廊下煮酒。她记得,要和他一起赏一次梅。

     其实苏静比那梅花更好看,他紫衣逶地,素手执杯,一副懒洋洋地样子曲着一只手肘往身后一仰,眸中华光浅溢,便是一副令上京无数女子魂牵梦绕的模样。

     又仿佛,她还停留在了战场。寒风吹得紧,盔甲摩擦的金属声音十分萧瑟,雪地里绽开了梅花一朵朵。她不用害怕,因为始终有苏静陪着她。

     或许她是喜欢梅,原本是不喜欢的,但随着岁月流长她不知不觉间就喜欢了。因为那是苏静身上的味道,她喜欢的是苏静的喜欢。

     叶宋张口呢喃:“渴……”

     声音若有若无,而且枯燥难听。

     南习容还是听见了,道:“想喝水么?”

     他起身去倒了一杯凉水来,在她床边坐下,却迟迟没有把水送到她唇边。他见叶宋似乎难受得紧,很愉悦地欣赏着她的痛苦的神色,半晌才用手指头蘸了那么一点点放到叶宋的唇上。

     叶宋本能地咂了咂自己的嘴唇。

     南习容隔了半晌,才又往她唇上蘸一点点。他道:“你别忘了,你是来做俘虏的,想喝水就能喝水么。”随后他抬起手,将一杯水倒在了她的床头,响起哗哗的水流声,“但朕可以让你听到水的声音,这样,是不是就更加渴了?”

     不等叶宋回答,他一把扔掉了水杯。水杯在地毯上咕噜噜地滚了几周,孤独地躺在了角落里。南习容不等叶宋说什么,转身拂袖就走。

     半夜的时候,叶宋的殿里燃着幽弱的灯光。南枢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床畔,一身美丽的粉烟裙裳,静静地低头看着她。纨绔世子妃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