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20章 拉他一起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忽然睁开双眼,死死瞪着南习容,手攥住了他的衣襟。[zhua机书阅读网 wWw.Zhuaji.oRg南习容一点点拨开她的手指,那明黄的衣襟上,留下带血的指痕。

     是的,南习容就是要她死也不会瞑目。这样的话,她就不会那么甘心去死了。

     叶宋又昏昏沉沉地在床上躺了许多日,感觉每日都有人强行地往她嘴里灌汤药,但是她的舌头一直没有知觉,自己咽下去的东西感觉不出是甜的还是苦的。

     白日里昏睡,晚上的时候又是无比的清醒。她会挣扎着坐起来,将手腕和双腿上的绷带拆开,把结起来的痂又给撕掉,这样她的伤就反反复复不能好。

     因为只要她一直这样病着,南习容暂时就不能想出别的办法来对付她。若是她能够一直这样拖到苏静好起来就好了,但是她自己心里也清楚,那只是权宜之计,不可能一直坚持。她的身体一天天虚弱,总会有挨不下去的那一天。

     每天,支撑着叶宋的唯一念想便是苏静。此生若能够再见他一眼就已知足,这么久以来的坚持都值得了。

     撕掉自己身上结下来的痂时,会很痛。叶宋把一团棉被塞进嘴里,一边想着苏静,脑海里念叨着他的名字,仿佛那样能够减轻她的痛苦,然后她撕下自己的皮肉满腿鲜血淋漓。

     她无力地倒在床上,满头大汗,抽掉了嘴里的棉被,她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她绝对不能让南习容得到他想要的,就不能让自己好起来。一旦好起来了,南习容便会又下一步地折磨她,等到他自己满足了厌烦了,就会把她丢在一边。像上一次把她丢在冰天雪地里一样,她真是害怕那样的结果……她真是害怕撑不到再见苏静的那一天。

     但是后来,这件事还是被南习容给发现了。他亲自来给叶宋包扎,然后点了她的穴,让她彻夜动弹不得。

     黑夜里,南习容像鬼魅一样地坐在叶宋的床前,笑着对她说:“快些好起来,后来还有很多好玩的事情等着你呢。我们南瑱也不比北夏无聊的。”

     殿里的梅花开了几次,换了几次。叶宋能下床走动了,但嘴仍是不能说话。

     这天外头天气依旧很寒,但隐隐有一丝阳光从云层里泄露下来。叶宋从来没走出过这个寝殿,不知道这座宫殿外是何种光景,院外的梅花她也仅仅是通过斜窗去看。

     后来进来几个南瑱的宫人,一句话不说,架起叶宋便往外面走。

     他们带着叶宋去了另外一座宫殿。那宫殿与其他的地方截然不同,周围泉水环绕冒着氤氲之气,再往里走仿佛走过冬季一般,前方是一片春暖花开。

     整座宫殿都被温泉围绕着。

     那里面十分热闹。叶宋被带去一个偌大的花园里,花园中央有一个石头堆砌而成的深坑。南习容正坐在边上赏这冬日里的百花盛开。

     他身边坐着南瑱的小公主,穿的一身玫红宫裙,头发梳得整齐而灵俏,佩戴着浅色的小簪花,额头上留着整齐的刘海,衬得那双眼睛分外的灵动。

     她正吃着葡萄,把葡萄皮吐到深坑里,一抬眼见叶宋被架着过来,就露出好戏即将开场一样的笑容,用手肘掇了掇身边的南习容。

     南习容跟着抬眼,目光落在了叶宋的身上,悠悠地拈了一只紫葡萄来送进嘴里,笑道:“你这一养伤就养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许久不活络活络,怕是筋骨都要生锈了,朕让你来便是让你试试身手,看看你是不是还如从前那样厉害。”

     说着宫人便把叶宋推到了深坑边缘。那深坑足有一人多高,叶宋低头看下去,心里发凉。里面盘桓着一条巨蟒,更有小蛇无数。它们就像嗷嗷待哺的孩子一样,一个个摇头晃脑。

     那巨蟒身上的纹路深深浅浅,还能看见上面的细小鳞片,十分渗人。

     叶宋双脚抵着边缘,宫人推了几次都没能把她推下去。南习容一挥手,宫人便退去了一边,南习容这才不慌不忙地从座椅上站起来,掸了掸衣袍,缓步走到她身边,挑眉道:“怎么,不肯下去么?你害怕了?如若是害怕了,你大可以向朕求饶,朕看在现在心情还不错的份儿上,大约可以饶了你。”

     结果他等了一阵,不见叶宋开口说话,又自顾自地道:“朕倒是忘了,你现在还不能说话,你若是求饶就点头,不求饶就摇头。”

     叶宋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只是直勾勾地看着他。

     最终南习容和下面的蛇群一样耐心全失,一转身便一掌击向叶宋的胸口。叶宋内心里早已经有了决心,突然伸手拉住了南习容的袍角,南习容推她不开,她竟欺身而近,一把将南习容紧紧抱住。

     南习容从未料到过叶宋会有这样的反应,一时间直接怔愣了。而叶宋遭他一掌,内里翻腾,头毫无间隙地贴在南习容的肩上。

     不光是南习容没有料到,在场的所有人都没有料到。那南瑱的公主见状,直接跳脚大怒,指着叶宋道:“来人,快把这个贱女人推下去,她不知廉耻竟然敢染指皇兄!”

     宫人们当即围拢了上来。只是南习容始终没有下令,他们便不敢上前去碰南习容。他脸上的表情喜怒不定,如果叶宋坚持抱着他不撒手的话,可能到最后他便会心软了,即使叶宋不点头求饶他也不会再把她推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宫人们进退两难,公主破口大骂,一旁的南枢也快按捺不住要上前帮忙,叶宋贴着南习容肩上的脸,蓦地绽放出一抹笑容,随后抓扯着南习容纵身就往下跳!

     公主惊得大叫。两人一同滚落蛇窝,南习容想动用轻功往上飞,奈何叶宋就是死死抓着他不放,最后从喉咙里爆发出一声低吼,扒着南习容往下压。

     那一刻,叶宋的视线和听觉,全部被蛇的影子以及蛇信子的声音所吞没。

     是了,南习容要把她推下去,可她就是下地狱也会抓着他一起。

     那些小蛇一股脑地朝叶宋和南习容蜂拥而来,叶宋生怕南习容会跑掉了,死死扣着他的手腕。她的脸上爬了蛇,身上也被蛇勒着,几乎喘不过气来,连忙用空下来的一只手全把它们扒下来,有的缠得太紧直接被撕成了两段,她一甩手便往南习容身上扔。

     浑身密密麻麻被蛇的尖牙给咬了,这些是养在深宫里的宠物,因而不会有毒,顶多咬到了人会格外的痛而已。

     可这样的痛对于叶宋来说就是小巫见大巫。

     叶宋见南习容身上爬满了蛇,他的王者风度瞬间被败坏殆尽,看向叶宋的眼神就恨不得撕了她。但是她坚强不屈,又爬起来,骑在南习容的身上,随手抓过一条蛇就狠狠往他脖子上勒去。

     两人你一拳我一脚,在蛇窝里打得火热,浑像当初在药王谷的泥石流里那般。叶宋就是个发起狠来不要命了的女人,只要让她抓住了机会,她就是豁出去了也要让南习容感受到和她一样的痛苦。

     南习容被扼住喉咙,脸色一下就涨红了起来,呼吸有些急促,他狭长的双眼里满含怒气,可叶宋散乱的头发挡住了脸,直视下来双瞳却如寒冰一样泛着冷光,一火一冰。他伸出手去,摸到了边上的一块石头,手臂一捞回来就往叶宋的头上猛地砸去。

     叶宋猝不及防,受了他这一击,立刻便被磕破了额头,鲜血直流。那石头又棱角分明尖锐得很,南习容用的力道颇大,让她的额头瞬间血肉模糊。

     叶宋身体往后仰了仰,南习容得以趁机把她掀开,以便逃脱。只见他轻功往石壁上一蹬,人就飞了上去。

     然而,那石壁光滑,叶宋现在这样的情况根本没办法跳上去,她就只能看着南习容劫后重生一样对她露出挑衅的笑容,他想看看接下来叶宋会怎么做。

     因为,她的额头被磕破,血腥味溢了出来,成功地招惹了坑里盘桓的那条最大的巨蟒。它开始匍匐着身躯,寻找血的来源,也就越来越靠近叶宋。

     叶宋咬牙,嘴角一勾,蹦出一抹邪笑。她弯身捡起南习容砸她的那枚石头,又另一手捞了许多小蛇起来,在小蛇来不及缠上她的手臂时便奋力往上甩去。这下子,蛇得以逃出这石坑,顿时四处逃窜。上面宫人一片大乱,叶宋在下面就还听得见南瑱公主惊悚的叫声。

     他们要看戏,就要看个够本。不让她好过,那大家谁都别想好过!

     身后发出凉幽幽的蛇吐信子的声音,叶宋回身去一看,巨蟒已然至她身前,张了张嘴露出獠牙。就在它俯头来就准备把叶宋整个吞下时,叶宋用力挥舞着手里的石头,往它嘴里的嫩肉划去。顿时血腥溅了满嘴。巨蟒吃痛,又松了口,可是它却更加的愤怒了。

     紧接着巨蟒整个有一丈多长的身躯都摆动了起来,不失灵活地朝叶宋攻来,叶宋身后退无可退,一下不慎被巨蟒的尾巴给卷住了,它立刻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越卷越紧,一圈圈盘绕在叶宋的身体上,几乎把她裹成了一个大粽子,就只剩下双臂留在外面。这样一来,等它勒死了叶宋,叶宋就再无还击之力,而巨蟒便可以轻而易举地吞掉她。纨绔世子妃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