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历史小说 > 大宋有毒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554章 神医!

作者:第十个名字所属:历史小说书名:大宋有毒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我没有病,王丈还是快去医治公主……”萧兀纳真想抡圆了给面前这张脸上来一下,这都什么时候了还瞎张罗。

     “啊,对对对,不过萧大人还是先去厢房里喝点茶耐心等候,公主殿下是女人,伤又在大腿上,您说是吧?”

     洪涛会治伤吗?他会个屁,孩子们平日里磕磕绊绊擦破点皮还能抹点酒精包扎包扎,贯穿伤,这是要开刀缝针的,只能等野战医院的正经医生来了才行。

     但他又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不会疗伤,平日总以王十八的师傅自居,有个神医的名头戳着,一会儿和萧兀纳谈判不是还有点依仗嘛。

     “我就在院里等着……王丈也是男人为何可以进入?”萧兀纳觉得这番说辞很有道理,刚打算不再纠缠就又有了疑问。

     “幼不避父、妻不避夫、疾不避医,萧大人过于迂腐了。来人啊,给萧大人搬把椅子,把茶也端过来,不可怠慢。”

     别看洪涛医术不咋地,可行业里的规矩说得头头是道,他浑身的本事都在这张嘴上呢,把萧兀纳唬得一愣一愣的。

     搞定了萧兀纳,回到卧室,周一日已经把应该做的前期准备都做好了,剪开裤腿先用酒精消毒伤口,然后拿细棉布堵住两侧的伤口止血。剩下的事儿她也不会,只能等王十八。

     “哎呀,算你命大,好像没伤到骨头,有没有划破血管就难说喽。”很久没见过这么健美的腿了,女人的腿。

     古铜色的皮肤比脸还细腻,不太突出但条理清晰的肌肉线条、大腿和小腿粗细长短比例搭配合理,让洪涛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只可惜一根钢弩从左大腿后肌肉群穿透,后半截还留在里面,破坏了美感。

     “本宫要把你的手剁掉!”耶律特里是条汉子,女汉子。这么重的伤愣是没晕,上身被周一日绑在了榻上无法挣脱,嘴还不闲着。

     “剁掉,这么恶毒,留着一只手本官也做不了啥,干脆这只也给你吧。”

     狠话洪涛听多了,要是这玩意能信自己早就被剁碎喂狗了。趁着王十八还没到得打算多占点便宜,不对,是多帮公主诊疗诊疗,这次换左手摸。

     “……”耶律特里不骂了,咬牙忍着疼和屈辱把头转向一侧,并把仇恨记在心底。

     “爹爹,孩儿来迟了,这位是……”王十八终于来了,穿着白大褂、提着皮箱,上面还有个红十字,真像民国时期的西医大夫。

     “先别管她是谁,弩箭贯穿伤,已经用酒精消过毒,就是血还止不住。”王十八来了,这条腿在美也得放手。

     “……怕是要动手术把弩箭取出来才行,孩儿去消毒器械,爹爹先为她麻醉吧。”王十八比王十还不是东西,居然命令养父打下手,一副高深莫测的派头,从皮箱里取出零零碎碎,自顾自的捣鼓起来。

     “放多少?”洪涛也是贱骨头,让干就干,还得不耻下问。没辙,在医学方面他已经指导不了王十八这个刚刚十三岁的小孩子了。

     人家能开刀做手术,能把伤口缝的和缝纫机一般整齐,目前已经带出来三四个水平差不多的医生,还在着手研究开颅技术。

     这些知识是自己教的没错,但全是点到为止,具体技能上屁也没教,都是孩子自己整天拿战俘里的伤兵练手练出来的。

     别的孩子都在军队、工坊、银行、政府里独当一面风光无限时,她就窝在不起眼的皇帝庙后面没日没夜的琢磨令人作呕的伤口和尸体。

     这是在大名府,百姓们还不信任新事物。如果到湟州和甘凉路,王十七和王十八只要出门,城里的街道上随处可见跪地行大礼的人。

     她们俩带着一群医生护士几年间从死神手中至少抢回来百十条人命,就连战俘们见了她们也是只有感激没有仇恨,获得尊重是应该的。

     “三滴……”王十八不是清高,是太天真了,医学之外的事情都不太懂。

     自己曾经多次强调过,医生最需要的不是同情心,而是没同情心。哪怕病人是亲爹亲妈,疼的直哭,该下刀也得下刀,这会儿要是动了感情病人就没救了,久而久之就成了这副德行。

     “你要干什么!不许过来!”眼看着洪涛用从一个透明的小瓶子里用一根透明的管子吸上来一些透明的液体,滴在一块白布上。

     然后带着一脸的奸笑走向自己,耶律特里本能的感觉到这些液体不是啥好玩意,并和自己有关,开始拼命挣扎。可惜周一日也上过航海课,水手结打得非常精致,别说是个女人,把萧兀纳绑上也挣不脱。

     “嘿嘿嘿……本官会法术殿下不是不信嘛,现在就让你尝尝它的味道。乖乖的睡吧,睡着之后就不疼啦。”

     如果有人说洪涛的笑容特别猥琐,周一日和王十八必须百分百同意。他那副德行根本不像位高权重的一品大员,街面上最不招人待见的流氓地痞都表现不出如此完美的下三滥样子。

     “把手拿开,本……呜呜呜……”可惜洪涛并不知道自己的模样有多烂,坏笑着把那颗头顶秃秃的脑袋搂在怀里,用沾上乙醚的棉布捂住了特里公主的口鼻。大约几分钟之后,这位浑身都是力量的公主就瘫软成一滩泥了。

     “十八啊,浓度还是有点高,这样会有醒不过来的危险。”放下已经昏迷的女人,洪涛对这次麻醉效果做出了评价。

     “她太激动,血液流动快效果就快,放到别人身上就正常了。是爹爹帮孩儿,还是再去叫二十二她们来?”

     王十八已经把需要用到的手术器械都消毒完了,正举着沾满了酒精的双手晾干呢,顺便回答了养父的建议。

     “得,今天便宜她了,好歹是位公主,由本官亲自上手比较对等。”洪涛一听,对啊,王十八没带助手来,周一日肯定干不了这个活儿,那就只能自己上了。

     他现在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大腿上的手术是不是该备皮呢?这件事儿以前好像忘了提醒王十八,要不今天就补上这一课!

     “爹爹,消毒!”还没想好该如何和王十八开口提备皮的技术,遐想就被孩子冷冰冰的声音打断了。

     手术做的很成功,唯一的瑕疵就是周一日看吐了。刀子刚刚切开皮下组织,露出白花花的皮下脂肪时她就吐了,好在没吐到伤口上。

     剩下的治疗过程由王十八指挥、洪涛协助完成。备皮没敢提,但特里公主下身的衣物肯定保不住,还得让洪涛拿着酒精棉布从肚脐一直擦到膝盖,尽可能的清除一切感染源。

     这一弩箭确实万幸,既没扎到骨头也没伤到大血管,就这么直挺挺的从肌肉里穿了过去,连重要的肌腱都没伤到,切开伤口只是为了不让弩箭尾部抽出时再造成二次伤害。

     虽然是无羽箭,可是弩箭的尾部也有四个棱状突起,王大头说这样的造型能增加弩箭飞行时的稳定性。听听,都有空气动力学思想了,简直是脱胎换骨般的进步。

     “爹爹,孩儿可有进步?”手术做完了,王十八也恢复了正常,满手的血迹都没擦就拉着洪涛撒娇。

     “太有进步了,你就是大宋第一神医!”面对这么一个学傻了的孩子洪涛也没辙,只能顺着她说。

     “还是爹爹弄的麻沸散好用,能让人昏睡不醒才能让孩儿学的医术释放自如,若像以前那般醒着开刀,十有八九都是疼死和吓死的。既然孩儿学艺还算过得去,爹爹能不能再把刨开肚子取小孩的医术多讲讲。孩儿用母羊试过多次,小羊有活的有死的,可母羊都死了,不知错在何处,不敢用在孕妇身上。”

     王十八和养父撒娇只有一个目的,打听新鲜医术。她从来不觉得养父狗屁医术不会,反而认为养父是不屑于做这些太低档的活儿,才启发自己去做,做好了一样才会教授下一样。

     “太对了,先别在人身上试,要循序渐进。记住这句话,失败是成功之母,任何技艺都得经历过千百次失败之后才有可能成功。你天赋很高,但恒心还有不足,不要急,慢慢来。”

     洪涛已经快找不到词汇忽悠孩子了,剖腹产啊,自己懂个屁,天知道为啥小羊存活率低而母羊全死了。但又不能说自己不会,此时如果这么讲王十八会非常伤心。她肯定觉得是自己不想再教她了,嫌弃她笨。

     这尼玛教育孩子是天下第一难,严了不是松了不是、教多了不好教少了也不好、眼界开阔容易跑偏,、眼界太窄又成了笨蛋。自己试了好几辈子连成功的边儿都没摸到,真愁死人了。

     “多谢爹爹教诲,孩儿明白了,周姐姐安好……”

     洪涛一肚子苦水,可王十八却满脸欢笑,就好像已经听到了答案,拎起大皮包带着一身一手的血迹就跑了出去,还破天荒的和周一日打了个招呼。这说明她的心情非常好,平时即便见到也顶多用眼神表示表示。百镀一下“大宋有毒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