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女生小说 > 第一凰妃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21章 不甘心(上)

作者:九喵所属:女生小说书名:第一凰妃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双方火药味正浓,龙言虽然个子小但是脾气可不小,被云御渊这般一激,手中幻化出一双尺把长的金色龙纹双锏,劈头盖脸朝云御渊的面门袭来。

     云御渊却是连武器都懒得召唤,抬手一道浑厚的灵力打了出去。

     龙言见状,抬起双锏架在跟前,竟被云御渊生生的逼退数十步。

     这一幕看得龙族众人胆战心惊,要知道这龙言手里的金色龙纹双锏可是接近神器的存在,竟是一个照面就被云御渊逼迫至如此。

     若是再打下去……

     不止龙族众人这般想着,龙族之王也立刻出手了。

     云御渊见龙族之王出手只得收了灵力,一只手牵了墨扶:“看在龙王的面子上,放你一马。”

     龙言愤愤不平的还要架起双锏与云御渊打一架,被龙族之王呵斥了一顿:“放肆!胡闹够了!”

     “还不快退下!”

     龙言只好老老实实的告退。

     墨扶全程一言不发,心想果然还是云御渊在身边最为自在,不必这般束手束脚的。

     就在这气氛有些冷凝时,后方突然骚动起来,只听得有人道:

     “快看!是龙泽大人!”

     龙泽?他来做什么?

     只见龙泽径直走到两人跟前,将一个瓶子塞给了墨扶。

     “你的丹药。”

     龙泽并未说明这里面是什么丹药,然墨扶心知肚明。

     用来解除寒毒的丹药。

     龙泽的前来闹出不大不小的动静,原本云御渊是打算带着墨扶立刻启程返回七域的,但是被龙族之王给留了下来。

     龙族之王说两位都是有功之人,今晚设宴庆功。

     面对龙族之王的好意两人不太好拒绝,只得应下。

     离晚宴还有一段时间开始,云御渊从寒戮身上找到了墨扶之前留下来的传影灵石。

     墨扶从后头池子里刚刚沐浴出来,正好看见男人抓着那块传影灵石发呆,正愣住,突然就被抱了个满怀。

     “阿扶你这又是何苦。若是哪一天本王不在了,你要好好的活着。”

     男人身上淡淡的香味传来,墨扶拍了拍他的后背:“我这不是没有事么?”

     “来,替我梳头。”

     “你昏睡的那段时间可没有人帮我梳头。”

     墨扶一面说着,一面从云御渊的怀里挣脱出来。牵了男人的手就坐在了梳妆镜面前。

     “好。”

     云御渊说着,动作熟练的拿起来妆台上的梳子,认真的给墨扶梳起了头发。

     “没想到你手法越发熟练了。”墨扶拣了凤凰花钿递给男人,后者接过替她插上。

     随后男人又拣了一对并蒂海棠衔珠步摇给墨扶簪上,那海棠上镶嵌了好大的一颗鸽子血宝石,下面垂了珠串。将步摇上的珠串替他家小姑娘弄顺,云御渊这才收了手。

     “这龙族也是真的有钱。”墨扶随意抓了一把梳妆台上的珠钗感慨了一句,这里头样样都是极其精致华贵的物件,只不过清雅一点的珠钗倒是并不常见。

     想来还是与龙族喜欢奢华的物品有关吧。

     哪里知道身后的男人捏捏她的小脸:“阿扶可是嫌弃本王穷了?”

     穷?说笑话吧您!你这堂堂摄政王要是算穷的话,这天底下还真的没有有钱人了。

     暗暗腹诽几句,墨扶余光看见梳妆台上的一盒口脂,玩心大起:

     “来,闭眼。”

     云御渊不疑有它,老老实实的闭了眼睛。

     半盏茶不到的功夫,墨扶将镜子转向男人的脸,捂住嘴吃吃的笑:“好了。”

     男人睁开眼,只见镜子里出现一张涂满了腮红的脸,就差头上簪一朵大红花儿当媒婆了。

     淘气的某人正一点一点的往后挪,哪想很快就被涂了腮红的摄政王大人给一把扛起丢到床上。

     “这腮红红的不是地方。”

     当然最后两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只不过出席宴会的当口,墨扶的唇显得有些肿。

     本来这个肿可以用灵力消除的,哪里知道这个小气的男人放了话,说她若是将这肿给消了,就当众再次吻肿。

     面对这样无赖的某位爷,墨扶只好乖乖的服软。

     宴会上,墨扶百无聊赖的用筷子戳着碗里鲜嫩的鱼肉,一旁好脾气的某人正剥了虾放在她的盘子里,气氛融洽。然这副情景着实酸的一旁喝闷酒的龙言小太子心里头不停的冒泡泡。

     他龙太子好不容易看上的女人居然是别人的,早就名花有主的那种!

     要知道整个龙族不晓得有多少龙等着嫁给他,而他龙言的眼光又不是一般的高。且一开始以为是自己的吸引力不够大,哪里知道人家对他压根不来电!

     坐在高位上的龙后哪里不知道自己儿子的那点心思,只是墨扶是他们能轻易接触的不成?

     且不说墨扶是这现在唯一的一只凤凰,她身边的那个男人,才是最让人恐惧的存在。

     能够以一己之力单独接下金色龙纹双锏的一击——这样的人,才是让龙族忌惮的存在。

     一场宴会平静顺利的结束了,回去的路上,墨扶因为一时间贪杯多喝了几口龙族特酿的果子酒——那酒入口回甘,只是后劲颇大。眼下醉的一塌糊涂,被云御渊视若珍宝般抱了回去。

     回去的路上还嘀嘀咕咕的说着醉话,云御渊细细听来,却是听得怀里的小女人道:

     “云御渊你真的好赖皮!”

     “脸皮好厚的说。”

     “堂堂摄政王那么小气。”

     “……”

     墨扶被云御渊抱在怀里一路嘀嘀咕咕的,后头的几只早就自觉的散了,就连小白也被霜泽抱走了。

     众人:今天晚上挺适合赏月。

     回了寝殿,云御渊施法设了个结界,防止有人来打扰。

     将人抱到床上准备找醒酒的丹药,哪里知道墨扶竟是不松手,小脸红红的:“不许走……”

     云御渊被扯住衣袖,无奈的笑笑,只好将人耐心的抱在怀里,一面传音让寒戮回来找个丹药。

     被半路叫回来的寒戮表示这大晚上的找他来就为了个醒酒的药丸子?

     喂墨扶吃下解酒药,小女人这才醒过来,迷迷糊糊的又蹭了过去:

     “抱。”

     “要洗澡。”

     云御渊的眸底一片幽深,目光灼灼的看着迷糊的某人,声音有些低哑:

     “嗯?”

     然而某人依旧不怕死的蹭了蹭:“去洗澡啊。”

     尾音还故意拖得老长,像是羽毛在心里轻轻的一挠。

     云御渊沉默半晌,心道:这是你自招的。

     一把将人打横抱起去了后头的白玉池子里,水汽氤氲,平添了几分暧昧。

     然而不过半盏茶的功夫,某位爷黑着脸,被连推带搡的赶了出来。

     泡在白玉池子里的墨扶表示自己只是单纯想让这男人抱着自己来洗个澡,因为她懒不愿意动——谁要跟他共浴啦!

     天晓得她睁开眼的时候这男人正剥了她的外裳,老脸一红差点没一个爪子招呼过去。

     被赶出来的某位爷表示:……真冤。

     等墨扶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云御渊老样子的用灵力替墨扶烘干头发,然后抓了衣服就往后头的白玉池子里冲。

     墨扶懒洋洋的躺在床上,顺手拿了一本书解闷。殿外夜色正浓风正凉,有星子零星的点缀在其中。

     云御渊很快就回来了,墨扶看过去的时候,男人一身月牙白的寝衣,领口微开。长发用灵力烘干了披散在肩头,远远看去像是水墨画中蜿蜒的一笔,看得墨扶突然有些口干舌燥。

     急急忙忙将目光转回书中,腹诽一句妖孽。

     下一刻,墨扶落入一个坚实的怀抱里。

     将怀里小姑娘的书给抽走,云御渊用下巴轻轻的顶在她的肩头:“那书比为夫都好看?”

     “你好看。”墨扶偏过头与男人四目相对,嘟起嘴巴道。

     云御渊笑着亲亲墨扶的脸蛋,一只抱在她腰侧的手突然一松,一道泛了金光的灵力当着墨扶的面打了出来。

     两道灵力迎面撞上,掀起的气浪瞬间打翻了这殿内所有的摆设!

     “哪里跑!”

     墨扶眼尖,看见殿外一道黑影一闪而过,说着就要冲了上去,却被云御渊一把拉住:“莫急。”

     “再不急人就跑了!”

     墨扶的话音刚落,外头就传来几道打斗之声,不一会儿,寒戮捆了一个浑身是血的人进来了。

     对哦,她怎么忘了还有小豆丁寒戮她们。

     云御渊的目光在看向那浑身是血的人的时候直接变了,跟看一个死人似得:“本王问你话,你若是说便好,若是不说,还有这搜魂术。”

     那人原先还打算嘴硬,最后迫于压力下一五一十的招供了。

     深夜,龙太子宫。

     一道惨叫声划破夜空,瞬间惊了整个龙宫内的人。夜色下,云御渊一身月白色的暗纹长衫,踏着血色一步一步的走来。

     他的另一只手,则是紧紧的牵了墨扶。

     龙言在一干护卫的簇拥下出现的,在看见寒戮手中那个浑身是血的人之时,目光有些躲闪。

     龙族之王率先赶到,见此情景不由得大怒:“大晚上的悍然攻击我龙太子宫,尔等可是要与我整个龙族为敌!?”

     “龙王这话怕是说反了。”

     墨扶冷哼一声,在对面的龙群没有反应都没有之时拔高了声音道:

     “我倒要问问!龙族与魔族勾结!就不怕天下人为之唾弃吗!”

     这句话气的龙族之王三尸神暴跳:“你住口!你血口喷人!”

     “血口喷人?”久不出声的云御渊自月色下缓缓转过身,脚下的鲜血与身上一尘不染的月白色长袍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男人的眼尾似乎染了一层薄霜,一只骨节修长的大手缓缓举起,一道金色的灵力瞬间打在了那浑身是血的人的身上!

     下一刻,那人完全变了个模样:一身青黑色的皮肤,已然昭示了此人魔族的身份!

     “这人可是意图对本王极其本王的娘子出手。”

     “现在,可还觉得本王血口喷人了?”云御渊将墨扶往自己身后拉了拉,语调凉薄。

     就在这场面一度沉寂的时候,龙言出声了:

     “我的错。”

     站在龙族之王身旁的龙后闻言,似乎是受不了这个刺激,两眼一黑就往后倒了下去。

     场面一度混乱。

     七手八脚的将昏过去的龙后带走,龙族之王气的额头青筋暴起:“混账东西!竟敢跟魔族勾结!”

     连连骂了好几句,那龙言低头一声不吭。

     墨扶环顾四周:“龙二殿下怎么没看见?”

     墨扶口中的龙二殿下指的自然是龙诚,按理来说今天晚上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身为二殿下没有不来的道理。

     何况墨扶可是不止一次的听说这龙二殿下如何如何待这龙言好,而这龙言对龙诚的话也挺听的。就差说得天上有地上无了。

     “王妃可是在找本殿下?”

     自龙族之王的身后,龙诚被一群随从簇拥着前来。

     “见过父皇。”

     龙族之王点点头,显然眼下的情况让他很没有心情,一双龙目倒是上下打量了几分龙诚。

     龙诚就站在龙族之王身后,装作没看见龙族之王打量的目光,背对着月光疏疏一笑:“说起来惭愧,半路上听说母后出了事,这才赶来,一来就听见王妃寻本王。”

     “不知王妃找本殿何事?”

     云御渊手中的灵力幻化成一把长剑,幽冷的剑锋猝不及防的指向了面前的龙诚:“龙二殿下不解释解释,这魔族人如何混进这龙宫的?”

     来之前墨扶已经打听清楚了,为了避免出现龙言擅闯墨扶居处的情况,龙族今天晚上派在这附近的值守人员都是龙诚手下的。

     然而今天晚上闯进来的人却是口口声声说是龙言指使的。

     这里面若是没有猫腻,想来也不正常。

     墨扶冷眼看着,这般相似的情况她见过太多。这权利终究是个好东西,被迷了眼的人都会变得毫无感情可言。

     毕竟这皇家有几个跟云御渊这般和睦的?

     晚风卷起墨扶的衣裙,场面一度陷入沉寂。

     终于,龙言开口了:

     “不关二哥的事情,是本太子请的人。”

     说着,龙言眼圈红红的看着墨扶:“我实在没办法,听说有法子能够控制灵兽,故而才行此法。”

     “所以,这就是你跟魔族合作的理由?”百镀一下“第一凰妃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